男子活埋邻居2幼童 司法鉴定为"习惯性冲动"(图)

就是 收藏 6 287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1岁的邻居叔叔突下黑手,幼童兄弟俩惨遭活埋!这起骇人听闻的“活埋案”,是去年发生在丽江城外一处偏僻荒山上的事。昨日,该案由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丽江市玉龙县法院开庭进行二审,凶手被指控故意杀人罪。审理进行了半天,法庭宣布将择日作出终审判决。目前,司法鉴定已将被告杀人的原因归结为“习惯性冲动”,即并无杀人动机。


挖好坑后称


躺着可以看飞机


昨日9时许,被告人张荣被押上玉龙县人民法院大法庭的被告席,对这个法庭,他应该已经比较熟悉了——此前的8月份,他也是在这里接受丽江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理和公开宣判的,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他不服,很快就提出了上诉。和一审出庭时的情况一样,张荣很平静,不曾流露出任何激动或复杂的情绪,整个审理过程中,他的话虽然不多,但思维非常清晰。


张荣21岁,家住丽江市古城区金山乡新团村委会,和被害人和俊东(10岁)、和俊鹏(7岁)兄弟是邻居。根据丽江中院一审判决书所认定的情况,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2007年9月23日10时许,和俊东、和俊鹏两兄弟到邻居张荣家玩耍,之后,约张荣一同出去钓鱼。在3人走出家门准备去钓鱼的路上,张荣突然产生了要将两兄弟杀死的念头。当晚,张荣将两兄弟带至丽江市古城区七星二街蓬莱居宾馆502号房入住。


次日上午,张荣以“去看飞机”为由,将两兄弟骗至丽江市古城区七河乡七河村委会仁和村山上。上山后,张荣随即摸出身上携带的跳刀,开始在地上挖坑。小兄弟俩很好奇,问叔叔挖来干什么,张荣笑着回答,挖好了坑,就可以躺在里面仰着头看天上的飞机了。


坑挖好后,张荣从附近的松树上折了3根树枝,叫两个孩子躺进坑里。兄弟俩觉得很好玩,和俊东首先跨进去,仰躺在了坑底,随即,和俊鹏也进去了,俯卧在哥哥和俊东的身上。


接着,张荣便用3根树枝去卡和俊鹏的脖子、腰部及腿部。被弄疼的弟弟叫了起来,下面的哥哥也害怕了起来。


此时的张荣已经凶相毕露,完全不顾两兄弟的挣扎和哭泣,迅速把挖出来堆在坑外的泥土朝坑里推。渐渐地,两兄弟的手脚被掩埋在了土里,然后是身体、头部……直到全部被埋在了地下。


作案后张荣逃离了现场。经法医鉴定,被害两兄弟均系被泥土阻塞口鼻部,压迫胸腹部而窒息死亡。


邻里的矛盾


已经是陈年往事


张荣何以如此残忍地对两个天真的孩子下手,并且是用骇人听闻的活埋手段?一审判决中称,张荣与两兄弟的家庭之间“关系较好”,没有杀人动机。尽管如此,本报记者还是在采访中发现了被告与被害人家庭断续交恶的种种蛛丝马迹。


和刚、张润梅夫妇都是丽江市古城区金山乡新团村委会村民,他们于1996年恋爱结婚,并陆续生下了和俊东、和俊鹏两个孩子。和刚只上过小学,张润梅也只有初中文化程度,他们主要在家务农,农闲时间偶尔进城打打短工,收入很有限。


案发前,两个儿子一个刚上小学一年级,一个上四年级,成绩都不错。村完小离家里有三四里路,两兄弟平时都手拉着手自己上学放学,从没出过什么意外。


和家院子旁边紧挨着的,就是张荣家了。张家的铁门大约有两米高,据说是村里最富裕的家庭之一,还长期请着工人。多年前,张家就买了第一辆微型车,卖掉后,又买了辆夏利,之后又买了辆捷达。但在大约今年4月份的时候,连这辆捷达也卖掉了,也就是在那之后不久,全家人搬进了城里居住,村里的这处房产一直闲置,大门紧闭。


记者在村里采访时,见这道大铁门已经有了几个大洞,锁也坏了,而房内到处都是尘灰,结满了蜘蛛网。“门是我踢烂的。把我两个儿子害死了,他们全家就逃跑了,再也没回来过。”和刚愤怒地说着,同时又难以压抑地踢着铁门。


这座大宅院原本很热闹,张荣的爷爷、父母、姐姐及女友都住这里。几年前,父亲上山采矿时意外身亡,几个月后,奶奶在家中上吊自杀,当时,只有张荣独自在家。张润梅说,因为老人死得“不正常”,当时,一些亲戚来质问张荣,张荣曾拿出一把长刀在亲戚面前挥舞,对峙良久,所幸事态没有升级。


“丧事办了好几天,我们帮了他家很多忙。张荣这孩子本来就不坏,平时关系就比较好,他一直叫我和我老公姐姐、哥哥。我大儿子上学后,他好几次买作业本来送给我大儿子,两个儿子也是比较喜欢他的。”张润梅回忆,“不过,他脾气还是有点怪的,平时也几乎不干地里的活,只是断断续续地开家里的出租车,想开就开,想休息就休息。”


一些村民介绍,早年,和、张两家之间曾因两家院子相邻位置的使用,而发生过一次直接的矛盾,吵过架。这次矛盾的结果是,两家原本的过道被和家填上大量土壤,种上了少量的庄稼,另一条小路在旁边被开辟了出来。从此之后,两家人外出时,就可以不必再直接经过对方的门口。


办案人员称:找不到任何可以成立的作案动机


“总的来说,案发前,我觉得我们两家的关系还算比较好。”对于两家的矛盾张润梅说。正因为这样看待彼此之间的关系,所以,案发后见到两个儿子的尸体时,她和丈夫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2007年9月23日14时许,张润梅从地里干活回家,见张荣坐在她家院子里撕苞谷,两个儿子在旁边玩耍。她见屋里的电视开着,就交代把电视关上,然后就出去了,约17时,又回到家做饭。但饭做好了,两个儿子却没像往常那样按时回家。


张润梅到隔壁张家询问,张荣的女朋友刘霞(化名)说,张荣带两个孩子出去钓鱼了。过了几分钟,刘霞又跑过来反问:“他们钓鱼的回来了没有?”这话让张润梅感到有点奇怪,于是,她们一起到村子附近的鱼塘去找人,直到深夜22时许,既没见到孩子,也没见到张荣。这时,张润梅接到张荣姐姐的电话,说张荣刚独自回来过,说他没带走孩子。


这下张润梅夫妇真的紧张了:两个儿子究竟哪里去了?他们连夜召集亲戚朋友和邻居,外出寻找。


夫妇俩彻夜无眠。第二天大早,他们就向当地公安机关报了案。随后的几天,他们打当地媒体的新闻热线求助,又刊登寻人启事,还自己印制了启事,在方圆二三十公里的范围内广为张贴,但依然没有孩子的下落。


张荣成为了夫妇俩、众多村民及警方唯一怀疑的对象。据张润梅称:张荣在被她质问时,曾冒出一句“今年我打算要结婚,可我杀了两个人,所以没法结婚了”。这话让她听得心惊肉跳,但她想继续追问时,张又什么都不说了。


在离家几十公里外的七河乡山上的一个土坑内,两个孩子的尸体被挖了出来。9月28日8时30分,警方终于来电话,通知这一噩耗。“接到这个电话,惊喜了那么一瞬间,但我立即就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我的两个儿子已经被残忍地害死了!”张润梅说着就热泪长流。


“张荣怎么可能对‘关系较好’的邻居孩子下此毒手?”这是围绕在所有办案人员心头的一个“?”,因为他们找不到张荣有任何可以成立的作案动机。


“人格障碍”能否救他一命?


正是由于此案的难以理解,许多谣言开始在乡村里不胫而走,在这些谣言中,作案者被描述成了一个远比“活埋”这一手段更加不可思议的“恶魔”。“听说两兄弟的骨髓被他给抽了”、“连器官都被人给取走了”——记者刚到村里采访,就有村民这样说。


张荣家属为其委托的辩护人杨昆律师觉得这可以理解,“因为他们彼此之间关系真是挺好,貌似没有任何理由作案,但既然手段确实是这么残忍,所以谣言就把作案者妖魔化了。”


张荣归案后,被指控为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认为其手段极其残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应该依法严惩。经过一审,张荣被处以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尽管一直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但张荣表示不服,提出了上诉。同时,向张荣索赔76万元,但只判赔了7万元的受害者父母也提出了上诉。


昨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玉龙县法院开庭二审。和刚、张润梅夫妇坚持其原来要求76万元赔偿的诉讼请求。这对农村夫妇非常凄凉,两个儿子一下子全都没了,而他们又都已经做过了绝育手术。从理论上说,张润梅可以再做个恢复生育能力的手术,但和刚担心有心脏病的妻子无法承受。


张荣作案的原因,最终被归结为“习惯性冲动性控制障碍”和“冲动性人格障碍”——分别来自于大理和云南省两家精神病鉴定机构的两份鉴定报告,结论虽不尽相同,但都分析认为张荣的情况属于“人格障碍”。但同时也分析认为,这不属于可以免除刑事责任的精神疾病,不影响张荣在作案时的自我控制和辨认能力。法庭还查明,张荣的家族并无精神病史,而且,平时他的精神状态都正常。


根据以上鉴定结论,辩护律师试图为张荣作罪轻辩护:“虽然这不是精神疾病,但毕竟不太正常。我觉得不排除他被改判死缓或无期徒刑。”


刑事附带民事人则强烈要求对张荣处以极刑。他们的律师还拿出了张荣家中有房产、汽车及刚刚出售过一处房产、有大额资金的证据,要求判决其赔偿两个孩子的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损失费76万元。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