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五卷 广南》 一南下1

mulinsen444 收藏 1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URL] 不知不觉,以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大宋却没有一点平静,完全是多事之秋。 保康军节度节,待卫步军司都指挥指吴珙奉命,率步军司人马赴广南平定摩尼教的叛乱。抵达广南之后,在容州勾属山,和藤州岑溪两地,竟都被摩尼教的人马杀得大败,折兵三千余众。现在退守梧州,封州,昭州,浔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不知不觉,以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大宋却没有一点平静,完全是多事之秋。


保康军节度节,待卫步军司都指挥指吴珙奉命,率步军司人马赴广南平定摩尼教的叛乱。抵达广南之后,在容州勾属山,和藤州岑溪两地,竟都被摩尼教的人马杀得大败,折兵三千余众。现在退守梧州,封州,昭州,浔州,象州一线。又教摩尼教连战数场,均是败多胜少。一时之间也无力再向摩尼教发动进攻。


而这时摩尼教乘势分兵三路,由赖文政率军在藤州与吴珙对持,由李金率一路人马向东,坟占了德庆府,新州和南思州。另一路由陈子明率军向西,连续攻占了贵州,横州,钦州,以及邕州左江道等地。


整个广南西路共计二府三军二十州,一下子被摩尼教占去了琼、容、雷、化、高、廉、钦、横、贵、新、郁林、南思、等十二州,昌化、吉阳、万安三军,加上属于广南东路的德庆府。一时之间摩尼教声势浩大,教众以有三十多万,席卷了大半个广南路,地方千余里。


消息传到临安,朝堂震动。谁也没有想到摩尼教军竟会如此厉害。身为宰相兼枢密使的虞允文也吃惊不小。原先他根本没有对摩尼教的叛乱太在意,以为不过是乘着大宋北伐,南方军力空虚才给摩尼较占了空子。派出了大将吴拱和大宋最精锐的三衙禁军,平乱之后,虞允文有时还觉得是牛刀杀鸡,谁知道吴拱到了广南,竟然连吃败仗。


要知道吴拱是将门之后,精通兵法,也是曾经战功绰著的大将。曾与李显忠、成闵、并列为岳飞、韩世忠、张俊之后的“三大帅”而且所带的步军司禁军无论是装配,经验,素质都是大宋最好的军队之一再加上当地的厢军,人马共计也有七八万,不但不能平定叛乱,反而被打得丢城弃地,造成了叛军的声势越来越大,以经超过了当年的李顺、王小波之乱和方腊之乱。虽然还不到和大宋朝分庭抗礼的地步,但也隐隐成了心腹大患。


而且现在整个广南西路的赋税、徭役都己停止。还影响到广南东路的各项收入。仅广州市泊司的收入就己少了一半。广州市泊司每年的商税可以高达三四百贯,是大宋重要的财政收入来源。更重要的是如果被金国得知了消息,乘机起兵伐宋,那么大宋将陷入两面夹击的困境中。那时恐怕可真有亡国的危险了。


赵眘急忙招集虞允文、梁克家、陈俊卿、龙大渊、刘珙等执政大臣商议平定广南的大计。


陈俊卿首先道:“现在广南局势危险,万万不可轻视,依我看应谈增兵,可以调一部份殿前司的人马去广南。”


虞允文道:“现在京中的三衙禁军只剩殿前司一支了,岂能轻易调动,一但调动了殿前司,临安出了事情该怎么办。”


梁克家道:“现在北方的居势渐渐安定下来。是不是可以从江淮,或是襄鄂一线抽调一部份人马,由韩彦直或是李显忠领军去南方平乱呢?”


虞允文摇摇头道:“这也不妥,虽然现在北方的局势渐渐稳定了,但谁能保证金兵不在南侵。一但调兵南大,远隔千里之外,如果金国再度南侵,那赶都赶不回来了。”


刘珙道:“居广南的告急文书看,虽然吴珙连番失利,但其中也有地利不熟,水土不服等原因。吴拱军的实力尚在,所以我以后暂时无需增加兵力,何况临阵换将,也犯兵家大忌啊。”


虞允文点点头,道:“说得在理。”


刘珙又道:“但我以为应当在广南设制置使督战,并传语吴拱,努力住战不得维俣军机。以观其效,然后再作决定。”


陈俊卿听了,点点头道:“那么当派谁为广南制置使呢?”


刘珙道:“我以为范成大可担此任。”



不过这些事情和杨炎已没有关系,他本也不是功名心重的人,罢官在家也落清闲。只是想到自己和赵倩如从此无缘,有时想起来,竟然十分痛心,由其是在翠微亭前,赵倩如看他的眼神,总是在心心浮显.


万显声和乙休是他的婚事以经取消,住了几天也就走了。光衍又来了几次给严蕊看病。看病之余,也和杨炎纵谈阔论。光衍虽是佛门弟子,但见识广阔,诸子百家都有涉及,杨炎平时只喜看兵书,其他的书籍着得很少。但常和光衍一道谈古论今到也增长了不少见识,也对诸子百案产生了兴趣,反正在家里闲着边没有事,因此也看了不少别的书,不懂之处就去向先衍请教。光衍不奈其烦,详细解释。两人到是成了忘年之交。


而静养了一个多月之后,严蕊的伤势也大有好转。虽然还不能下地行走,但也不用俯卧在床上。流苏感念她是不愿诬陷杨炎才遭受酷刑的,又知道了严蕊的身世凄凉因此对严蕊既感激又同情。对严蕊的饮食起居,煎汤熬药都亲自过问。


时间长了,严蕊也知道了流苏是杨炎青梅竹马长大的,杨炎现在做不成驸马了,将来一定会娶流苏为妻的,又见流苏温柔和顺,心地善良,也对她心存好感,两人相处到也不错。


另一方面,杨炎府地的修建并没有因为他的罢官而停下来仂然继续施工。按杨沂中的说法,反正地也买下来了,该拆的也拆了,该建的也建了一大半了,那公就不要半途而废了,一口气把它修好算了。


杨炎一想,也有几分道理,反正所有的钱都是杨沂中出,自已罢了官虽然没有官俸,但田产还在,靠着这些田产,也是够修好以后的开支。眼看就秋收了,马上就有钱进帐,杨炎想今年到是可以在家里陪着流苏安安稳稳过个好年了。


不过这一天杨炎忽然接到虞允文的请柬,请他到西湖上一见。


如果是别人的邀请,杨炎可就不去了。但唯有虞允文例外,一来虞允文是少数杨炎怀有敬意的朝中大臣,二来也是因为虞公亮的关系,因此也只得前去赴约。


残阳西下,晚霞绚丽,虽然时至黄昏,但西湖岸边仍然游人如织,流连于湖光山色之中。这时正乏复未秋初,秋风送爽,吹弗着岸边的重柳,摇摆不定。


杨炎极目远挑,西湖水波疡漾,湖面上渐渐升起薄薄的水雾,却如弥散的哀愁。环湖的群山重叠,琼台玉宇若隐若现,湖中游船如梭,映衬着夕阳,都被笼罩上一层金黄的颜色。阵阵轻盈的丝竹声乐的乐器声,和歌妓曼妙的歌声传来,倒是一片休闲自在的景像。


杨炎忽然想到,自己虽然在临安住了好几年,却还从来没有在西湖上荡舟游玩。如果等严蕊的伤好以后,闲瑕无事带着她和流苏在西湖上荡舟游玩,听严蕊弹唱,到也是一件赏知乐事。


这时一艘画舫朝杨炎缓缓驶过来,虞允文正在舟中向他朝手。船靠岸边,杨炎蹬上画舫,船层的哨公竹槁轻轻一点岸边,画舫平平稳稳向湖中划去。


杨炎走进舱中,对虞允文施礼道:”杨炎见过相公.” 见虞允文在一张圆桌之后安然稳坐,桌上放着四样小菜,一壶酒,两付碗筷,显然是在等他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