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 卷六 第一百零七章、责任和义务

华文庸 收藏 39 2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3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38/[/size][/URL] 我忽然有点担心,暴风雪暂时过去了,很多小动物都跑出来晒太阳,大草原上可吃的东西都从雪底下钻出来,狼们是不是又该大群的出来活动了,那些小鼠小兔的不够狼们填饱肚子,狼会不会跑来吃牧民的羊? 一定会!我心里打着鼓,跑到屋外看圈里的羊,多吉大叔正打开羊圈,羊们撒欢似地一窝蜂涌了出来,到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38/




我忽然有点担心,暴风雪暂时过去了,很多小动物都跑出来晒太阳,大草原上可吃的东西都从雪底下钻出来,狼们是不是又该大群的出来活动了,那些小鼠小兔的不够狼们填饱肚子,狼会不会跑来吃牧民的羊?


一定会!我心里打着鼓,跑到屋外看圈里的羊,多吉大叔正打开羊圈,羊们撒欢似地一窝蜂涌了出来,到处乱跑,咩咩地叫。


我问多吉大叔,为什么把羊都放出来?


多吉大叔抬头又看了看天色,说:羊们都快憋疯了,趁着天气好,把羊赶到背风坡的草场上去吃点草,昨天有人去看了,雪下面的草根还带绿呢!再过两个月,天气一转暖,新的草芽也就长出来了。


我不大放心就这样把羊赶出去,总感觉在雪天里放羊是件很危险的事,今年不比往年,大批的外地狼迁入这片区域,往年本地狼在天气好的时候,吃吃小鼠小兔的就可以填肚子,今年未必了,僧多粥少啊!


多吉大叔叹了口气,说:没办法,今天必须得去了,羊群可不能光靠吃干草,得吃点新鲜东西,再说这天气吧,别看这两天都大晴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过不了两天,还会有一场暴风雪,到时再封了山,羊群这一整个冬天都难过了。


我说:好吧,大叔,我陪你一起去,再带上大黑,咱们还是小心点好,大草原上的狼多,年今又比往年多,羊可就是咱们的命啊,少一头我都心疼。


多吉大叔憨厚地笑,他听我说“咱们”,显然我已经融入这个大草原了,心情格外的开心,但还是说:大黑就不去了,让她在家好好反省一下。


我故意说:大黑不去,万一遇到狼怎么办?两条腿的可比不上那些四条腿的跑得快,到时候背着大叔一起跑,我可不敢保证不会出什么差错,哈哈。


多吉大叔也笑了起来说:放心吧,就算遇到狼,咱们也不怕,别看大叔是个老棒子了,真要遇到狼,那可是拼了命的跑,你还不一定追得上呢!


玩笑归玩笑,大黑终究没能和我一起去放羊,她还在接受征罚,一只獒蹲在家里,面壁思过,我一路上赶着羊群,看着羊儿们撒欢地跑,想着大黑孤独无趣地傻坐在屋里,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些原本都是我惹出来的错,却要连累大黑受苦。


一路上,我不吭声,跟在羊群的身后,多吉大叔在前面赶着羊群,外面的雪好白,被阳光一照,明亮的刺眼,这里没有墨镜,我们只能把帽子拉得很低,遮挡反射过来的雪的白光。


我的双脚在雪地里走,脑子却仿如飞进了天堂,大黑都知道自我约束,自我责罚,而我在一次又一次犯错的时候,却始终鼓不起勇气来自我批判,只是一次又一次地逃避,逃避我的责任和身边的现实。


我这算是个什么人?连一只獒也不如吗?


我咬了咬嘴唇,飞快地追上多吉大叔,说:大叔,我打算过了冬就回去了,我想清楚了,我不能再这样虚度光阴,我还很年轻,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我要像大黑一样,尽自己的力,做自己该做的事,勇于承担责任,而不是再一味地去逃避现实。


多吉大叔看了看我,笑了,摸摸我的头发,说:肖兵啊!人啊,活在现实里,就永远得围着现实走,逃避得一时,也逃避不了一世啊!像你这样的人,就不该留在这里,我早知道你要走的,也没想过要留你,等天暖了吧,大叔送你。


我说:好,不过大叔你到时得送我点什么,我要留个纪念,太子、王子、公主还有格格,我不打算带一只走,可能也早就没我的份了,我知道,既然是獒,就应该呆在獒应该呆的地方,就像我们人类一样,不管是人还是个动物,都有自己的责任和义务,该是哪儿的,就应该去哪儿,可千万不能乱了套,家乱了还能治,社会乱了那可就全乱了。


多吉大叔是个老牧民,他知道很多大草原上的道理,那都是从几辈子人的辛苦生活中淬炼了来的精华,对于社会国家这么个大道理,他也许明白,但是不明说,只是笑着,再次地抚摸我的头,就像是关爱地抚摸他自己的孩子。


去背风坡的草场要走很远,站在草场边上向远处望,可以看见大片的树林子,那里是狼群的边界线。


我担心突然间不知就会从哪儿钻出一群狼来,然后疯狂地冲进羊群,开心地大块朵颐,于是血花飞溅,羊毛乱飞,羊们凄惨的哀鸣惊天动地。


我时刻警惕着,在脑子中一遍遍幻想着准备与狼搏斗的场面,多吉大叔忽然喊我过去,他挖开一个雪洞,拨拉着下面的草根,草叶还带着微绿,根部已经黄得有点发烂。


多吉大叔掏了掏草根下面,说:看,这都是被野兔子啃过的,鼠子在下面还打过洞,这片背风坡,兔洞鼠洞也最多,今年天气冷得厉害,草根都早被鼠兔们拱过了,有些根都刨出来露在雪地里,冻烂了,还不知明年开春能不能发芽。


要是不能发芽了,那怎么办?我问。


多吉大叔说:还能怎么办?这么大的草场,荒了一块,就等于是荒了一片,荒地会漫延,沙土一层层铺过去,活着的草皮也会被沙土埋死,大草原上的草皮每年都会荒掉一大片,我这个老骨头是看不了多久了,就是不知道格桑那一辈的娃们看着这大草原还能看多久,等他们再放羊的时候,估计就要走很远很远去找羊群能吃的草了。


我沉默,不出声,这不是人力暂时性就所能及的,也不是一个人就可以办到的事情,这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和弥补,可惜的是,没有在大草原生活过的人又能么能意识到这样日渐逼近的危险?美丽的大草原,你还能为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坚守多久?


羊群吃厌了干草,欢快地在雪坡上跑,一边拱雪层下面没烂掉的草叶吃,洁白的羊群和洁白的雪融合成一片,很美的景色。


不知道几百年后,地球上还会有草原存在吗?没有了草,这些吃草的羊们又该到哪里去?牧民们靠什么生活?我们餐桌上那些美味的牛羊菜肴又该用什么做出来?


我们准备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回去的半路上,遇到了几只狼。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