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燃油税的诸多好处之外,有一个坏处也是现实的——当前情况下开征燃油税,很可能增加消费者负担。逐渐醒过神来的舆情,很形象地演绎了由大声叫好到一片质疑的转变过程。

最新的进展是,来自全国各地的1773位车主23日“联名上书”国家发改委,请求先给成品油降价,再讨论燃油税的开征。而来自国税总局的消息则是,燃油税费改革会和成品油价格下调同时进行,且不会拖到明年(11月24日《北京晨报》、《上海证券报》)。国税总局的态度,也许更多代表了决策者的倾向性意见,消费者的支出增加,也恐怕真的不会拖到明年了。


就理智以及用车公平而言,1773位车主不会盲目反对燃油税。这一次“联名上书”,其意就是想把已经箭在弦上的燃油税给搅黄了。最现实的利益在于,不先降价而热衷开征燃油税,这实际剥夺了消费者享受降价的权益。或言,是否开征以及如何开征燃油税的讨论,已经被利益方所利用,暂时不降价以及等待明确指示,实际成为尽量维持眼前高收益的借口。因为按照目前实行的成品油定价机制,在国际油价大幅下跌,且已持续数月的情况下,中国早就该降价了。有报道说,成品油迟一天降价,石油巨头即可多赚3亿元。但中国的油价不仅迟迟不降,却反而热火朝天地讨论开征燃油税——以目前情况判断,即便燃油税和成品油降价同时进行,消费者支出增加也是显而易见的。


自然,中国不太可能比照其他国家,在燃油税上实行高税率。可即便30%的低税率,在目前油价下降的情况下,消费者每升汽油至少也要多支出0.5元。国际油价已经跌破每桶50美元,中国汽油零售价已比美国高出50%,就算是在降价的同时推出燃油税,也无法回避这样的抱怨——取消养路费的损失,又靠燃油税给赚回来了。所谓吃小亏,却赚了个大便宜。


很明显,这就是让消费者极其恼火的地方。无论是燃油税还是石油巨头的零售价格,都在消费者钱包上斤斤计较。而如此算计之下,哪怕燃油税自身的公平性显而易见,哪怕消费者其实并不反对燃油税,现实的利益得失,也必定使得消费者很难认可燃油税真的择到了机。恐怕,择到机的恰恰是税加费——名目繁多的过路费依然存在,而它们,实际是用车消费的大头。


发改委说,一旦开征燃油税,将同步取消公路养路费、航道养护费、公路运输管理费、公路客货运附加费、水路运输管理费、水运客货运附加费等六项收费,政府还贷二级以下公路收费站点恐怕也要撤销。可这样的改革与其说力度大,不如说加剧了人们对收费名目繁多的怨愤。即便没有燃油税,二级以下公路收费也是原本要取消的。除了养路费,其余的五项收费,对于绝大多数开车人来说,则几乎根本不知道。


人们原本已经麻木,甚至已经自行消化了的收费,这一次再被郑重其事地拎出来,所谓旧恨未去又添新仇,一个看上去很美的改革,正常的讨论却以消费者蒙受损失为成本,如何算是择到了机呢?那1773位车主的诉求,确实说了出大家的心里话。(转自人民网 强国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