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主旋律 (四)新学年开始了 (四)新学年开始了

微笑的大鹰 收藏 0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6/[/size][/URL] [开学典礼就要开始了,请所有的师生到体育馆集合。重复一遍,开学典礼就要开始了,请所有的师生到体育馆集合。]广播站的广播员用她甜美的声音提醒大家开学典礼要开始了,瞬时整个南岭变得热闹起来,新生老生都前往体育馆,一时间整个校园都是人。 [泰迪熊~]这声音响彻整个校园。 走在前面的泰迪在听到这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6/


[开学典礼就要开始了,请所有的师生到体育馆集合。重复一遍,开学典礼就要开始了,请所有的师生到体育馆集合。]广播站的广播员用她甜美的声音提醒大家开学典礼要开始了,瞬时整个南岭变得热闹起来,新生老生都前往体育馆,一时间整个校园都是人。

[泰迪熊~]这声音响彻整个校园。

走在前面的泰迪在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后,并没有停下转身理会他,而是加快了自己的步伐,全速向体育馆前进。

[泰迪!该死的,你跑什么?我会吃了 你不成?]嘴上泰迪的阿弟没好气的吼向落跑的泰迪。

被阿弟追上的泰迪,现在想装不认识都不行了,一时整个校园就看着两个帅哥在玩[追跑]的游戏。

来到体育馆,泰迪脱力的考着坤达的肩膀大扣的往自己的肺里送新鲜的空气。

[怎么了?有鬼追你啊,跑那么拼命。]看到泰迪挂在自己身上喘的和狗狗一样,坤达忍不住调侃他一下。

[小达达,你说什么?你很不乖哦,居然也学会调侃别人了,说,是不是弟和俊教你的?]被阿弟追了整整一个校园的路程,终于到了体育馆的泰迪一进到体育馆就看到谢坤达向自己招收。本想好好休息一下的泰迪就听到谢坤达那没心没肺的一句话,火一下子就冒了起来。

[呵呵~好啦,别想不开看,不就是叫你泰迪熊嘛,至于这么生气?平时不都是这样叫你的吗?你是生的哪门子气?]对于泰迪的火气,坤达觉得莫名其妙。

[你不知道,这只熊把自己的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就在泰迪想反驳什么的时候,筱均俊来到回答了坤达的问题。

[俊!来啦。]

和筱均俊打个招呼,坤达继续和泰迪聊天。

自己找了个位子坐下,看着前面的泰迪和谢坤达,筱均俊的脸上原本还带着的笑容,现在被面无表情所代替。

[同学们,请安静,开学典礼马上开始,去哪个大家都坐下……]

[铃……]

随着放学的铃声,开学典礼也顺利圆满的结束了。剩下的就只有新生到格子的见识见格子的半之人和领取上课用的书本了。

泰迪和谢坤达是新闻系,他们被分到一个班,阿弟和筱均俊是及实习的,他们不再一个班,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四个平时的联系。

转眼开始正式上课已经一个月了,已经到了10月了,天气渐渐变冷了树叶慢慢的变黄枯萎,走在校园操场的小径上,就有如下雨般的下着叶雨。

操场上坤达和泰迪在和新认识的朋友打篮球。

[熊~达~走啦,弟叫我们去音乐教室,他说有事情告诉我们。]筱均俊站在操场边大声的喊道。

[筱均俊!你想死吗?]听到筱均俊的喊声,泰迪立马抓狂,追着自己的好友满操场的跑。

[喂,我不等你们了哦,快走啦,一会阿弟等急了。]在旁边一直看着的坤达笑着催促还在大脑的伙伴。

听到坤达的话,三人告别朋友,来到学校的音乐教室。三人到时,阿弟已经等在那里了。

[弟,你蛮早的,找我们什么事?]向前和阿弟打个招呼,泰迪直接问道。

[你们还要不要调查竹林和春梅会?]阿弟和平时不一样,此刻的阿弟脸上的表情很严肃。

[你查到什么了?]死党就是死党,果然连想什么都知道。筱均俊很关心竹林的调查,这关系着他们几个人的姓名。[快说。]筱均俊催促到。

[这就说,你别急,我今天去学生会报道,顺便熟悉一下工作环境和一些交接手续,我无意中翻阅了历届学生资料,你们猜怎么着,我看到了文春梅的档案,她是大我们十届的学姐,档案上记载,文春梅是当时的学生会主席,不过令你们想不到的是,春梅会并不是她创办的。]阿弟娓娓道来,把自己调查到的资料和奇怪的事情告诉大家。

[弟,你是说,春梅会并不是文春梅始创的、这是怎么回事。]坤达问。一般用人名命名的都是本人,为什么这个春梅会是这种结果。

[对,创办春梅会的并不是文春梅,而是她的好朋友,李美妍,她是当时的学生会副主席。她创办春梅会就是为了调查竹林的传说,而且当时给予他们最大帮助的,就是文春梅,还有就是告诉李美妍竹林传说的,也是文春梅。]阿弟把从学生会调查来的这些全部说了出来。

[奇怪,文春梅当时身为学生会主席,完全有能力自己成立春梅会啊,为什么却是她的好朋友李美妍创办,这其中一定有文章,最重要的是,文春梅是怎么知道竹林传说的,这些都很奇怪,值得调查。]泰迪分析道。[阿弟,你是这届的学生会主席,平时出入学生会很方便,关于文春梅和李美妍,就拜托你去查了。]

[OK。对了,你们那边怎么样?有什么进展了吗?]阿弟很爽快就答应了调查文春梅的事。

[还说呢,每个学长姐,只要疑问到关于竹林传说的事情,就和哑巴一样,什么都问不出来。]坤达泄气的说道。

[谁说没结果的,我这边就有一个知道内幕的人。]就在大家都在为调查没有结果泄气时,筱均俊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振奋人心的话。

[哇列?俊,你怎么找到这个人的,那个人不是在骗我们吧?]

[是啊是啊,俊,你那么好骗的说。]

[俊,你千万要看清那人呀。]

[你们三个……]被三个人一阵抢白,筱均俊的[怨气]达到了顶点。[想找死的话就吱一声,我很乐意亲自送你们一程的,还有,只是弟和熊就算了,怎么来坤达也~气死我啦~]充满怨气的吼声久久回荡在空旷的音乐教室里。

[呵呵~对不起啦,俊,别生气嘛,你说你知道一个了解内幕的人,是真的吗?]首先觉得不好意思的谢坤达很没诚意的道歉。

[嗯,是真的,不过,我不晓得他愿不愿意把她知道的都告诉我们。所以我们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的好。]筱均俊知道这是朋友之间联络感情的方式,也懒得再跟他们生气计较,既然坤达都已经先道歉了,自己又怎会再执着。只是……

[看吧,我就说俊是被骗了,那个人一定是看上俊了,想保养他,所以才骗俊说自己知道竹林的事。]

[对对对,我赞同你的观点,你看俊,长的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整个就一小白脸的标准长相。]

[对,这种长相,最受那些个兽欲很强的欧巴桑的欢迎和喜爱。]

[嘿嘿……你们三个,个哦我适可而止!]筱均俊这次真的受不了了。也不管身边还有别人,举起手上的课本就丢向三个没心没肺的好友。

整个小云都听得到这四个家伙的吵闹和笑骂声。

时间就和流水一样,转眼泰迪四人开学已经三个月了,除了每天要上必修的课,还要在闲余时间去学习选修的课程,至于竹林、春梅会,也就没有时间去过问了,直到有一天,坤达无意中听到学长提起竹林的事情,四人才又开始调查此事。

中午,校园因学生午休显得那么的安静,甚至有点阴森。是到了冬天的关系吧。

公寓前的长廊上,只有四个人还在精神的聚在那里,不用问,那必定是泰迪他们四人了。

[熊,你说的那个学长他会来吗?]已经等了一个小时,被风吹到浑身发抖的筱均俊问。

[不知道,不过学长答应说会来的,我想,他不会骗我们的。]坤达也很冷,不过,他更想知道竹林的秘密。

就在四个人在互亏聊天时,长廊尽头有人来了。

[郝学长,你来啦!]始终没有说话的泰迪,首先看到依约而来的学长。

[对不起,被老师叫去有事耽搁了一下,希望你们没有生气。]郝文凯,新闻系三年级学生,新闻社现任社长,品学兼优,为人和善,脸上总是挂着牲畜无害的笑容。

[没有,郝学长,你不是依约来了吗?我们有怎会生气。]泰迪对这位媲美完人的郝学长非常有好感。

五人分坐在长廊两边的长椅上,互相认识介绍完后,阿弟首先切入正题。[郝学长,请问你真的知道竹林的秘密吗?]

郝文凯依旧是那牲畜无害的微笑。面对明显很紧张的四人,不紧不慢的说:[是的,我知道竹林的秘密,我不仅知道竹林的秘密,我还知道关于你们的秘密。]轻瞄了下四个一脸惊讶表情的学弟。郝文凯又继续说出另四人更惊讶的事情。[泰迪,你是阴阳师,是安培清明的传人,阿弟,外号萧公子,最大的特长就是有瞬间记忆,还很会洗黑钱,筱均俊,俊杰电子公司的二公子,电脑奇才,曾经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入侵美国国防部的电脑主机,导致半个美国的电脑处于瘫痪状态长达三个小时,很了不起。至于你,谢坤达,你和泰迪……呵呵~还真是孽缘啊。]

四个人在听完郝文凯的话,全都呆了。郝文凯是怎么知道他的底细的,这个郝文凯又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会知道这么多?

太多的为什么了,谁能给他们一个答案。

[你到底是谁?]还是阿弟比较冷静,第一个反应过来并问出大家心中的疑问。

郝文凯看着阿弟,眼神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我?郝文凯呀,你们的学长,前任的学生会主席。怎么?还有什么问题吗?]一贯的悠闲语调,轻飘悦耳,只是此时这声音听在泰迪四人耳中,却很恐怖。

被郝文凯看得浑身发毛,原本就在风中吹到发抖的阿弟,现在更觉得冷到骨子里了。但是,这些都没有比竹林重要。[学长,既然你这么了解我们,应该知道我们现在最想知道什么吧?]

向阿弟送去赞赏的目光,郝文凯依旧不紧不慢的说:[当然,我今天来,不就是要告诉 你们的吗?别急,今天下午是全校老师开会的日子,所以全校没课,学生可以自由挥动。]郝文凯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然后转身继续道:[你们还没吃饭吧,走吧,去我家,我请你们吃饭,然后再慢慢的告诉你们想知道一切。]

泰迪四人弄不懂这个学长了,不过有一点很肯定,那就是郝文凯很恐怖,这种人最好不要得罪,否则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所以泰迪四个人虽不是很服气,却很俗辣的选择了跟着郝文凯奇遇他家,至于会发放生什么事,那就是后话了,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下了南岭,四人跟着郝文凯来到公车站前。

[不会吧,还要挤公车?]泰迪小声的嘀咕着。另外三人也点头同意。

还没等他们四人抱怨完,就见郝文凯拿出手机,拨了几个号,响了一声然后挂掉。

[诶,熊,你猜郝学长刚才在给谁打电话呀?]坤达用手碰了下身旁的泰迪问道。

[不知道,应该……]

没等泰迪说出自己的猜测,在他们面前就停下了一辆加长林肯。只见司机下来后,为郝文凯打开车门并很恭敬的说:[少爷,请上车。]

[哇列?]四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郝文凯不慌不忙的以很优雅的动作上车,并在司机光上车门前轻飘的丢来一句[上车。]

司机为郝文凯关上车门后,就回到车上了,刚从惊讶中回神的四人愣愣的自己打开车门,上车。等到大家都坐稳后,车缓缓地驶出车站。

[怎么了?你们脸上的表情很可爱哦,学弟们。]上车已经三十分钟了,还没见到四人回神的郝文凯很[好心]的[唤醒]他们。

[呃~]被郝文凯轻飘诡异的声音吓醒的四人,尴尬的干笑着。还是阿弟比较冷静,[学长,你这也太夸张了吧。]

[是吗?学弟,你坐这辆车不高兴?]听到阿弟的话,郝文凯脸上马上表现出很受伤的表情。[阿弟,你讨厌我吗?]

[哈啊?]被郝文凯突然的表情和问题搞的一头雾水的阿弟,很是哭笑不得。[学长,讨厌你和坐这辆车没有关系吧?]无奈,为什么会有这种爱耍宝的学长呢?还有,我为什么要讨厌他?

[哈哈~果然是可爱的学弟。]看到自己预料中的结果,郝文凯满意的笑了。[我很中意你呢,阿弟。]

[诶?]完全吓到的阿弟,看着露出恩恶魔微笑的郝文凯,嘴角抽搐。该死,又被耍了。

经过一个小时的郝文凯恐怖惊吓后,郝文凯的家终于到了。站在壮观豪华的住宅前,泰迪四人再次发出不可思议的[哇~]

[各位!]立于豪宅的门前,郝文凯优雅的伸出右手做请的姿势,[请进!]说完后,转身进入豪宅,为大家带路。

还是愣愣的跟着郝文凯走。[我终于体会到那句,一如豪门深似海的名句了,,这也大的太恐怖了吧。]一直没有说话的筱均俊,终于忍不住发出自己的感慨。[我们不会就这样被谋杀后弃尸吧。]

[死俊,别乱说,小心打你。]被筱均俊说的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坤达没好奇的吼道。

[哎呀呀~可爱的学弟,吵架可是不好的哦!]就在坤达和筱均俊在吵闹的时候,郝文凯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餐厅就要到,你们一定是饿坏了。]说完又自顾自的往前走。

刚炒热的气氛突然降到了零点。四个人只得默默的跟上郝文凯的步伐。

走了大概十五分钟吧,在郝文凯的带领下,四人老大一间有半个学校那么大的房间,装潢豪华奢侈。

[好了,各位可爱的学弟,这里就是用餐的地方,请入座吧。]已近房间就很自觉入座的郝文凯招呼道。

四人找了位子坐下,就见郝文凯摇了几下他手边的摇铃,只一会的功夫,就进来十几个身穿女仆装的用人,把准备好,热气腾腾的食物摆上餐桌。

[熊,你说这个郝文凯到底是何方神圣?]阿弟一边用餐,一边用眼神询问泰迪。

[不知道,完全查不到他的身家背景。]泰迪回道。

午餐就在郝文凯的压力下结束了。四人又被郝文凯带到他的书房。

[哇塞!这大的还真是离谱吔!]这次换坤达感慨了。

书房比市中心的书店好要大,整排的塞满书的书架整整一百多排。很壮观的景象。

[请坐,不要客气!]郝文凯走到大型的落地窗前面的书桌旁,先为自己和泰迪四人各倒了一杯红酒。等到大家都坐定后,郝文凯继续说道:[你们一定是想问我归于竹林吧,我也不和你们绕圈子,就直说好了,我是知道南岭竹林的事,而且我也知道文春梅和李美妍,因为,李美妍是我的小阿姨。]轻啜了口杯中的红酒,走到窗前,观看窗外的景色。

[学长,那你能告诉我们有关竹林的事吗?带地当年春梅会为什么要调查竹林,李美妍为什么又要以文春梅的名字命名自己创办的会团呢?还有,三年前,春梅会是在什么原因下解散的?]阿弟一开口就是重点,这也是大家最想知道的。

[嘿嘿……你们看问题蛮犀利的嘛。想知道就别插嘴,听我说就可以了。]郝文凯的脸上再也没了那微笑,取而代之的,是很严肃的表情。

四人很识趣的没有再出声,接下来,就是郝文凯的叙述了。

当年南岭的创始人谢文轩在机缘巧合下,结识了一个修行中的和尚,这和尚是广元寺的海空和尚,和尚每天都会和谢文轩研究探讨佛学。就这样过了半年,有天和尚把谢文轩单独约到竹林见面,并告诉他自己发现的怪事,起先谢文轩不是很相信,但是和尚说出家人不打诳语,而且经过半年的相处,谢文轩也体会到和尚在佛学上的造诣,最后还是相信了。和尚告诉谢文轩,他最近几日傍晚时分来竹林喂信鸽时,都会听到准林里传来吵架的声音。说完此事的第二天,和尚就因寺中事务告辞回寺了,此后两个月,都相安无事,谢文轩也就把和尚对他说的事忘到了脑后了,结果两个月后出事了,谢文轩的小女儿谢莹莹的未婚夫瑾书暴死早竹林深处,瑾书的尸体上没有任何的伤口,衣衫完好,也没有打斗的痕迹。

瑾书死得离奇,使得谢文轩想到和尚临走时对自己说过的话,于是傍晚的时候,谢文轩一个来到了竹林,他要验证和尚说的是否属实。

果然,谢文轩听到了吵架声,他寻声往竹林里,寻找吵架的人,竹林是谢文轩一手种植的,他最了解竹林到底有多大,可是今次他却觉得竹林突然变得好深远,大约走了有一个时辰,还不见到竹林的尽头,平日大概不到一刻钟就到了,吵架声似乎越来越近了。不放弃的谢文轩继续向声音的来源寻去,不知走了多远,突然眼前出现了亮光,谢文轩以为前方就是重点了,但是老天爷却跟他开了个不小的玩笑。亮点处只是一汪湖水,发光是因为倒映在湖水中的月亮。湖的右上方有一块石碑,上面刻有字,谢文轩走向石碑,凑近查看碑上的字,不看还好,这一看,可把谢文轩吓出一身冷汗。石碑上刻着[诅咒碑]三个先后的大字。就在谢文轩举棋不定的时候,湖的左边突然出现一个白色的人影。

月亮就在此时好像更亮了,亮度刚刚好可以让谢文轩看清楚对面人的长相和穿着。

一个人,一个女人,身穿白色长衫长裙,双手放于胸前,身材曼妙多姿,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小嘴,皙白的肌肤在皓洁的月光下,更显苍白。一头乌黑秀发不受束缚的随意披散在身后。此景看得谢文轩里不开视线。

就在谢文轩沉迷在没人美景无法自拔时,吵架声突然又传进他的耳朵里,从沉迷中清醒过来的谢文轩再次不舍的看了湖对面的人,把心一横,再次向着吵架神传出的地方前进。

大约又是一个时辰,谢文轩已是满头大汗,身体疲惫了,就在谢文轩快要坚持不住倒下之时,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了,写文献竟然走出竹林了,回到自家庭院中。

回到家的谢文轩,心系着湖边的那抹身影,此后连天谢文轩又进入了竹林,可惜竹林变得和以前一样,什么都就没有,抬守望去,进入眼帘的,全是翠绿的竹子。哪里还有石碑、湖和没人呢。

失望而回的谢文轩为了不被别人发现这林中的秘密,就命人封了竹林,不准任何人进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