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1/




马上的鬼子呜哩哇啦了几句,把战刀向空中一挥,鬼子兵开始跑步向前,一会儿越过了躲在草丛中的武一林和麦草。

武一林把麦草放到大树下,感觉浑身上下汗津津的,身上被蚊虫叮咬的地方经汗水一浸,像被麦芒扎了一般刺痛瘙痒。武一林望着前面隐隐灯火的村子焦急万分,“大雷这下出不来了。”

身后突然又响起了马蹄声,武一林赶紧闪身蹲在树后,他看到两匹战马正飞奔而来。借着朦胧的月光他看清楚是鬼子兵,心中禁不住一阵狂喜,拔枪瞄准了鬼子,啪,啪,马上的鬼子毫无防范,先后一头栽倒了马下。武一林纵身过去双手一伸,两把铁钳子就将一匹马的缰绳牢牢地握在了手里。武一林把麦草放到马背上,回身拽过鬼子的枪背在身后,飞身上马两腿一夹,战马前蹄腾空一跃在月光中向着一条小路斜刺里飞驰而去。

黎明时分,武一林打马带着麦草来到尹上村外,村里静悄悄的,他稍稍放慢了马速来到一座幽雅的四合小院外下马轻轻叩打门环。

门内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谁在外面敲门?”

“是我,武一林。老先生,快点儿开门。”武一林压低声音回答。

老人一听武一林三个字赶紧拉开门栓,风尘仆仆满面倦容的武一林还有趴在马上昏迷不醒的麦草把老人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老人家,他受伤了,昏迷不醒,来向您求救。”武一林语气有些急迫。

老人一眼瞟到麦草受伤的胳膊,急步走到门外向四处张望了一下,一抬手示意武一林牵马赶紧进院,随后把门插上。

武一林在老人的帮助下把麦草抱到屋里,“他挂花了,高烧昏迷不醒。”

老人麻利地把手放在麦草额头试了试,翻了翻眼皮,手指搭在脉上把了会儿,把胳膊上裹的染红的布带撕开,“先给他退下烧,你的腿一瘸一拐的是不是也挂花了?”

“对,在城外的一个树林里遭遇了鬼子,鬼子人多我们人少,吃了亏。”武一林艰难地把裤管挽起来,露出了红肿的小腿。

老人盯了下武一林的腿伤,回身从药箱里拿过来一个精致的小瓶子,从里面倒出来两颗药丸,掰开麦草的嘴把药丸放进去又灌了一勺水。“你躺到床上我先把你的腿弄好,是不是里面也进去一个黑枣。”

“老先生还是先把他的取出来吧,他在高烧,我还能坚持。”武一林艰难地把腿动了动。

“刚给他吃了退烧的药,要把烧退退才能给他做。”说着老人用手示意武一林躺到床上去,“还像上回那样生愣愣地挖出来吗?要不先麻醉一下吧,你老弟都快成在世的关公了,你能挺得住,我看着却心疼。”

“上回不是为了节省时间嘛,你看现在已经恢复的好好的了。”武一林把左胳膊伸开又弯起来,笑呵呵地。

“看看,这都化脓了,再来晚了你的这条腿也会给废了,这回我配出了一种新药,可以让你少受罪了,为这药我可熬了好多个通宵的。这回熬夜那老婆子竟没有骂我一句。”老人说着先在伤口四周撒上一些药末。

“那是咋了?你老先生也是惧内的呀!”

“这都沾了你的光,我说是专门给你们用配的药,那老婆子还夸了俺呢,说这夜熬得值。”老人展开一个包裹从一堆刀剪中拣出一把锋利的小刀来,又拿过一个酒葫芦打开把酒倒进一个碗里点燃,就把小刀放在火上烧,待火红了才小心翼翼地用刀子开始一点点刮伤处的烂肉,武一林闭着眼闻到一股浓浓的药味还有烧红的刀子碰到自己的皮肉发出的丝丝拉拉的响声,随着一缕缕焦臭味弥漫了屋子,一颗子弹被老人用一个小钳子夹了出来。

“这回不怎么疼了吧。”

正在这时,一个小脚老太太一挑帘子奔了进来颤着嗓子,“老头子,不好了,麦联那老东西刚才趴在咱家墙头上往里东张西望了半天,正好让我瞧见。我咳嗽了一声,他就出溜下去没影了。这老东西这阵子老往据点里跑,他这一走准没好事,八成是去给鬼子送信了吧。”

“不好,他肯定是看到院子里的马了?”武一林急得一抬身子想坐起来,伤口一疼又躺了回去。

“这老东西越老越不出息了,好好的一个闺女被鬼子兵糟蹋后跳河死了,他蔫了没几天就跟据点里的特务队队长胡鹞子呱嗒上了。”老人摇了摇头。

“他闺女给……,他奶奶的,这些狗日的。闺女都死了他还跟鬼子伪军打恋恋,也忒没点儿出息了。”武一林皱着眉头。

“还不是为了那口酒,没了闺女他更是破罐子破摔了。”老人把烧红的刀子放在了麦草撒上药末的伤口上,盯着满面泥污的麦草看了会儿,然后飞快地下了刀子刮起烂肉。“这孩子家是哪里的?是你的队员吗?”

“不是,这小子有种,敢闯进鬼子宪兵队去闹腾,我是在那里遇到他的,还不知道他家是哪里的。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看着这孩子很眼熟,像在哪里见过一样。”老人继续专心地运转着手里的刀子,“老婆子,快去给老弟弄点儿吃的,多准备些给他带上,我一完活就让他们赶紧走。”

“不用你说,我早就预备下了。”说着老太太端着一碗面条荷包鸡蛋走进来。“武队长,赶紧吃,鸡蛋补身子,这会儿是来不及了,要是来得及我就把那老母鸡宰了给你熬汤喝,好让你早点儿把伤养好多打鬼子,他们太祸害咱老百姓了。”

武一林早就饿得前心贴了后心,撑着身子坐起来接过面条,“大嫂,我就不客气了。你放心,这鬼子会早晚被我们打光赶走的。”

一碗面条还没吃完,就听外面有狗在狂咬。“不会这样快就来了吧?快出去看看。”老太太答应一声颠着小脚一阵风儿似的刮了出去。

武一林三口两口把碗里的面条鸡蛋扒拉到肚子里,把嘴一抹,“咋样了,还要一会吗?”

“这就完活,你赶紧下来走走你那腿能行不?我担心你的腿无法走路,可在这里又藏不住你们,只能让你们走。麦联这老东西,哪天真想给他一刀。”老人说着已经把麦草的胳膊包扎好。

武一林从床上下来伤腿不敢用力,一走一拖拉,“没关系,只要把那黑枣取出来我就不怕了,不是还有匹马骑吗?”

“要不把那孩子留下,你自己快走。”老人把几张饼还有一些药包了揣在武一林怀里。

“不用,这孩子我还是带上吧,留这里我不放心,来我背他出去。”说着武一林把身子一躬靠在炕沿边。

“老头子,快点儿,麦联带着十来个人到了胡同口了。”老太太在院子里小声喊着。

“你搭把手我来背他。”老人一听用力一把把依旧昏迷的麦草背到了自己身上。

武一林顾不得伤腿的疼痛,疾步跨到院子里拽过马缰绳一脚踩住马镫飞身上了马,伸手接过老头背上的麦草一拖抱了上来,“老先生,大嫂,多保重,后会有期。”说完一提缰绳在马上一趴身子打马出了院门。迎面正好碰上麦联带着特务风风火火地赶了来。

武一林看到这伙人并没放慢马速,反而两腿一夹马的肚子用鞭子猛抽马的屁股像一阵狂风忽地朝着特务队卷了过去。麦联和特务们吓得往后一退,等他们明白过来武一林的马已经哗的冲出去了老远。

“站住,站住。”胡鹞子举起胳膊把张着的大嘴用力闭上在后面大声喊。

“鹞子队长,我在马一刀家看到的就是这匹马,不能让他跑了,抓了他我好换酒喝。”麦联着急地又是拍手又是跺脚。

“还不快追,不能让到手的八路就这样从眼皮子底下跑了,他妈的,一群笨蛋。”特务们一听这才在后面朝着武一林啪啪地开了枪。

枪声中武一林飞奔到村子外的大路上把胡鹞子等特务远远地甩在了后面。战马顺着大路迎着冉冉升起的红日消失在尘土飞扬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