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社会怎么了?

学言 收藏 16 837
导读:这一段时间里,中国历史学界有件事情变得越来越热闹,但是也越来越让人看不懂。那就是所谓的“阎崇年事件”。这两天闲暇没事的时候,在网上大致的查看了一下关于这件事情的起因以及发展过程,不看不知道,看过之后,内心真是百感交集,既感到悲痛、又感到愤怒。 事件的起因是因为阎崇年教授在百家讲坛上对晚明到满清一朝的历史的讲解,有人不同意他的学术观点,然后就在签名会上动了手。呵呵……!“动了手”,这是一个无论怎么听都和学术拉不上半点关系的词,但是我觉得它不得不被用到这里,因为有人已经在用行动去玷污学术的神圣了。有人说有很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一段时间里,中国历史学界有件事情变得越来越热闹,但是也越来越让人看不懂。那就是所谓的“阎崇年事件”。这两天闲暇没事的时候,在网上大致的查看了一下关于这件事情的起因以及发展过程,不看不知道,看过之后,内心真是百感交集,既感到悲痛、又感到愤怒。

事件的起因是因为阎崇年教授在百家讲坛上对晚明到满清一朝的历史的讲解,有人不同意他的学术观点,然后就在签名会上动了手。呵呵……!“动了手”,这是一个无论怎么听都和学术拉不上半点关系的词,但是我觉得它不得不被用到这里,因为有人已经在用行动去玷污学术的神圣了。有人说有很多人都在玷污学术,但是这并不能掩盖和淡化又一个人的玷污,因为学术无论在什么时候他都是神圣的,是真实,那些玷污他的人总以为自己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但是却不知道他拿到的却只是一个已经腐化、变成粪便的玩意儿。

从阎崇年被打,一直到现在,事件的发展越来越让人感到奇怪。尤其是那些在这件事情之后出现的人和事,那些试图在这件事情里“寻找积极意义”的评论,那些对这件事情几乎一面倒的进行支持的媒体,还有哪些扯着虎皮做大旗,抱着出气心态的人,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这件事情的发展完全变了味。

文化之争自有文明的解决办法,鲁迅先生当年说“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不知见到这一幕会作何感想?而且,打人的小子不是到了现场吗?正好和老阎捉对厮杀呀,有本事把他驳得张口结舌,批得体无完肤!如果他不理你,那是他理亏、丢脸,大可以拿个喇叭来个现场演讲。什么都不干,一巴掌过去,算哪门子本事?像街头无赖一样,实在是有辱斯文!


一个30岁的年轻人当众掌掴一个74岁的老人,就像孙子打爷爷,就算你有天大的理由,终归是“忤逆”一个。非但不能打倒他的观点,还无端端为他争取了许多同情分,岂不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每个人对世界都有自己的认知,阎崇年的观点可能不符合你的认识,他对批评意见充耳不闻可能也让人恼火,但一个人对自己观点的坚持,无论其是对是错,总好过人云亦云,或是风吹两边倒。“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伏尔泰的这句名言不是最为评论者们所钟爱吗?果真如此,又如何会对“我不同意你的意见,就掌你的嘴”暧昧态度呢?


在如此明显的是非面前,所应有的只能是谴责,任何引申出来的所谓积极意义都是非常危险的。不要在“掌掴”里迷失方向,保不齐哪一天那巴掌就掴到了你的脸上!

这是引用东方网的新闻(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梁剑芳 选稿:袁野)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有人同情阎崇年,有人同情那个打人者。我们先撇开这件事情不谈,我们先谈学术上的争论。学术之上的争论是常有的事情,学术之上没有争论才奇怪。你如果觉得你的观点是对的,那么你就去表达你自己的观点,去争取更多的人的认可。学术权威的建立不是建立在强权权威之上的,是建立在大众认可之上的。因为学术就是学术,他是任何人、任何外在力量都不能改变的。打人者说渴望对话,但是所谓的对话,尤其是学术上的对话不仅仅只有你来我往直接面对面的争论,而且这种面对面的争论所起到的效果也是不好的,广为应用的是通过学术文章来争取更多的支持者,以此来批驳对方的观点,彼此寻找大众的认可是对话的一种,而且这也是最为常见的一种。毕竟做学问的人都说自己是斯文人,不愿意跳出来争得脸红脖子粗,他们觉得那样有辱自己的身份,这是知识分子,尤其是中国的知识分子一种特有的矜持。

但是动手打人,说实在的,我怎么都不愿意把打人这个词和学术讨论联系在一起,因为我觉得这是对学术最大的侮辱。就如同“台湾行政院”里的上演的全武行是对民主的侮辱一样。没有进行面对面的讨论,说是学霸,那动手打人是什么?不愿意进行直接面对面的对话无外乎有几点原因:第一,是看不起,那这真是什么什么霸了。再一个是不愿意,觉得没有必要。学术上的事情,同一个观点谁都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在学术上没有人敢说自己就是绝对的权威,谁也不可能在学术上一手遮天。你有你的观点,我有我的看法,相互比较、彼此竞争没有什么不可,不一定就要面对面的进行辩论。最后一个是心虚,是这个人不学无术,这种人不配讨论学术。

现在回过头去看阎崇年事件,第一个跳出来打人的,出发点是一种愤青的心态,这是可以理解的。只是我不明白的是,如果我们把满清认为是外国人,是异族,那么东北这块土地怎么算?那可是辫子们的发源地。很多人恨满清的腐败、不愿意承认满清的历史是中国的历史,先不要说这是不是一种逃避,但就说满清时期那么多汉人在各个方面作出的贡献怎么算?有人会说,没有满清这些人也会出现,但是历史就是历史,不是说可以假设就可以假设成什么的。我们不能因为看穿越小说看的多了,就认为历史是可以改变的。

再说这件事,打人者出于民族荣誉感,出于激愤,这可以理解,虽然我不认同这种方式。但是那些在随后出现的那些所谓的民间“草根学者”们的跟进,那些毫无历史责任感的人,或者是其他目的的人的心态就值得商榷了。最让人感到可笑的是,有的所谓草根学者跳出来要和阎崇年讨论的平台竟然是一本小说。天啊!这是什么时代啊!打人者引用国外判处右翼纳粹学者三年徒刑的例子,但是因为学术问题动手打人,拿着一本小说去探讨学术问题,尤其是历史问题,那还不让那些洋鬼子笑掉大牙。好像没有听说在国外有什么人因为学术问题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打人的,更不要说拿着一本小说去探讨学术问题了,而且这本小说好像还是一本网络小说。总而言之,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心里,这首先是对学术的不尊重,更是对我们这个民族的历史的不尊重。

那些所谓的“草根学者”说自己的小说所引用的都是正史,是完全可信的。先不要说这一句话有多少漏洞。既然说是真正的史料,那就去做成学术论文,或者是写成真正的学术文章,然后再来。这首先是对学术本身的尊重,也是对你的对手的尊重,更是对自己的尊重。如果拿着一本小说去探讨学术问题,那么这就不是用玷污学术的话语可以比拟得了。这是对学术、对对手更是对自己的侮辱,你既然不尊重别人,那么别人何须尊重你呢?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

再说所谓的“学霸”。“霸”字有掌控一切的意思,这种掌控还必须是绝对的控制才能算得上是“霸”,把这个字用到一个大学教授身上,我们是应该庆贺我们现在的语系更为发达了呢?还是应该为我们胡乱篡用我们的汉字而感到悲哀呢?而且,我觉得他阎崇年应该感到高兴,因为他的对手已经把他的抬到了学术上至高无上的地位了。但是我们再把视线往这件事情之前看看,好像没有人说他阎崇年所讲述的就是绝对正确的,是不可批驳的。打人者在文章里说他曾经尝试着去沟通,但是没有得到回应。然后随后跟进的那些所谓的“草根学者”就大肆的批判阎崇年的所谓“学霸”行为。但是,很奇怪的是,除了这些大帽子,真正的学术文章却很少。

再一个,说阎崇年依仗自己的身份,压制不同意见。他一个大学的教授能有多大的能量,他可能会有遮天蔽日的能力?压制不同声音,在传媒技术发达的今天,连国家机器都不敢说能够做到百分百,更何况他一个大学教授,就是他再有声望也不可能。再说他利用学术权威压制民间学者,这就更可笑了,阎崇年除了讲自己的专业之外,好像没有其他的身份可以让他做到这一点。这个年头只要花钱什么文章都可以登载,如果想要发表自己的观点,随便找个杂志,只要稍稍的花点钱就可以登载首页,但是为什么没有看到呢?反倒是那些所谓的“草根学者”如同贴大字报一样,满天飞的批判。

说阎崇年依仗学者身份歧视所谓“草根学者”,那请问,阎崇年能够成为教授,能够成为一名学者,那说这些话的人去干什么了?怎么没有能够成为一名教授或是一名学者呢?有人老是在批判所谓的精英,但是请问你为什么没有成为精英呢?如果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精英了,那么也就显示不出那些精英们的高高在上了。有人说自己是因为没有机会受到更好、更高的教育?难道这个社会上的人都没有机会吗?有人说是因为学校,那么这个社会上没有成才的人都是因为学校吗?不能够成为一名专业的学者,作为业余的学者也可以,平时发表一些文章,探讨一下学术,也并不妨碍正常的工作啊?那为什么平时看不到这些人的身影呢?有些人说是权威在压制不同的声音,是出版社腐败。天啊!如果你真的想去表达自己的观点,你是真的热爱学术,就是你把你锁在密封箱里,你都有办法把你的文章拿出去发表。但是很可惜,在这件事情之前,好像根本没有什么文章出现。“打人”事件出现之后,这种文章却如同是雨后的春笋一般的冒出来,然后都说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而有些媒体和个人也是一面倒在挺这些人,那么请问你们的观点是否能够经受得住考验?如果你们觉得可以经受考验,那好请把它出版成书,让他在大众之中传播,然后让更多的人去认识,去了解。不要说有人压制,出版不了,既然现在有些媒体在后面摇旗助威,那么出版一本书,发表几篇文章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改革开放30年了,中国有很多人别的没有学会,倒是学会找借口了。美国人说自己不安全是因为外在的威胁,是因为中国、因为连饭都吃不饱的朝鲜,因为那些还在为自己国家发展而奋斗的国家。现在有些中国人也学会了这一套。一个没有工作的年轻人,要么说社会不公平,要么说学校学不到东西,要么就说政府太腐败,所有的原因找过一遍后,我们会发现,唯有一个他没有找的原因就是他自己,他从来没有回过头去审视一下自己,他从来不去看是这个社会拒绝接纳他的原因是因为这个社会,还是因为他自己身上不具备锲入这个社会的条件。

现在很多的年轻人把自己的安全、把自己的幸福都建立在别人的身上,好像是这一切别人都应该为他提供。他渴了,别人应该给他倒杯水,然后抵到他的手里。他困了,别人应该给他铺张床,然后等他睡下,还要给他盖上被子。他想要钱,别人就应该给他提供工作,然后所有的条件都要按照他所想的。但是,现实的世界不是这样的,全世界六七十亿人口,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要求,要是这个社会都能够按照每个人的要求满足一切,那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我是想像不出来,因为我觉得那是人类的末日,世界没有了差异和竞争,还是人类世界吗?

我们再看阎崇年事件里的那些所谓的“草根学者”,他们这些人不也正是这种心态吗?把自己的成功建筑在别人的认可上面,他们说要与阎崇年对话,其实骨子里还不是想借助阎崇年的名头来树立自己的名望。如果在辩论中战胜了阎崇年,那么他们自然可以自豪的宣扬自己如何如何的了不得。如果失败了,他们自然无所谓。而且失败对他们来说不也正是一种出名的方式吗?但是,阎崇年没有出来迎战,这种结果是他们无论如何不想看到的。无论那些所谓的“草根学者”,还是那些背后的人,要的是阎崇年的迎战,而不是视而不见。这种方式我怎么看怎么觉得眼熟,这与文化大革命里的批斗简直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们不仅要问了,我们的社会怎么了?是什么腐蚀了我们民族固有的自力更生的传统,是什么让我们失去了我们民族最引以为豪的自我反省?我们在批驳别人这不是那也不是的同时,是不是应该回过头去看一看自己,看看自己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合适,看看自己有什么地方与社会格格不入。这是我们的传统,是整个中华民族能够得以延续,而且经久不衰的基础。如果我们丢掉了这个基础,那么我们的民族就再也谈不上什么明天了。

对历史、对学术的争论是件好事,是一件与国家、与民族都大大有益的事情,春秋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也同样出现过争论,而且非常的激烈,齐国稷下学宫里的争论更被视为一种学习的方法,如果这件事情仅仅是学术上的观点差异而兴起的争论,那我真是高兴,睡着了都会笑。但是这件事情发展到现在,在学术这件神圣外衣下的那股酸腐的名利味道却越来越浓。无论作为哪一方,在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发展、糅合刚刚进入“角色”的时候,拿学术来进行如此卑劣的炒作,那么此人虽万死亦难赎其罪。

最后多说一点,在打人者写文章里的。他里面引用了一组数据:截至20日,人民网投表决,认为阎崇年该打占91.9%,而支持阎的只有4.8%

可见公道自在人心。但是,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我想问这位朋友,中国有多少网民?中国又有多少人?在这些网民中有多少是对这件事情感兴趣的?又有多少是对这件事情一笑了之的?而那些对这件事情感兴趣的网友当中,有多少人是抱着一种严肃的历史责任感来看待整件事?又有多少人是出于看热闹的心态?又有多少人是抱着愤世嫉俗的心态?历史不是属于少数人,也不是属于部分人的,他是属于整个民族的。打人者既然想要在这件事情上让大汉民族警醒,那就拿出实际行动出来,这个实际行动可不是让人看笑话,而是真真正正的从事实上证明你的观点是正确的,并可以得到大众的认可,你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你的行为不是幼稚的、不是荒诞的、更不是哗众取宠的,证明你是站在正义的一方的。你在文章里既然说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那么只要你努力的去发掘历史,然后形成一整套完整的学术体系,你就可以证明你自己行为的价值。

本文内容于 2008-11-26 10:06:38 被szw1976编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