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忧虑中国崛起将令美国抛弃日本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尚斌报道 近期以来,有关日本担心自己被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冷落和孤立的报道连篇而至,一种悲观失落的情绪似乎笼罩了日本主流精英和媒体。在朝核问题以及全球金融危机等重大事务上,日本都感觉到美国对中国热情有余,对自己这个传统盟友则透露出丝丝寒意,并由此产生了一种“被美国抛弃”了的失落感。


接连碰壁日本感到“被美国抛弃”



日本《选择》月刊11月号刊文总结说,随着美国比以往更加强化美中关系,“美国与日本等盟友的关系正在削弱”。一个很明显的例子是,在日本时间10月12日的一大早,天还没亮,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就接到了布什总统的来电,“我们将在30分钟后宣布解除对朝鲜的指认”,即将朝鲜从美国的“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中除名,而这是日本所一再反对的。文章说,布什的话中没有丝毫商量的口吻,这“好似晴天霹雳,击得日本政府措手不及”。该文说,“美国在朝核问题上做出让步,实际上是对中国在该地区大国地位的认可。同时,也意味着日美同盟关系的贬值。”日本同志社大学政治学家村田说,将朝鲜从该名单中除名并在最后时刻通知日本,这使日本人产生了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选择》上的这篇文章还说,华盛顿还拒绝了向日本自卫队提供下一代F-22“猛禽”战斗机的请求。文章说,自冷战结束以来,朝鲜半岛和台湾海峡就一直是美国在亚洲军事行动的热点地区。但是,布什政府却将外交重点转移到了强化美中关系上面。面对俄罗斯苏-35和中国歼-10对F-22的挑战,美国拒绝向日本提供其最先进战机的举动“显然”是由于华盛顿认为同加强与东京的军事关系相比,缓和同北京的关系更为重要。



11月19日,国际上多家媒体纷纷报道了中国取代日本成为美国“最大债主”的消息。美国《华盛顿邮报》称,这反映出北京对美国经济影响力的急剧扩大,意味着美国将“迫于无奈更加依赖北京”。对此,自上世纪90年代早期以来便一直是美国最大债主的日本忧心忡忡,担心自己成为国际金融市场的“配角”。《日本经济新闻》19日称,在金融危机的形势下中国依然增持美国国债,这表明两国加强了经济依存关系。日本共同社说,这“或许将进一步增强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发言权”。《选择》月刊文章称,美国一超独霸时代曾发挥作用的日美同盟到了“变化的时刻”。在美国眼中,日本列岛将被当成“配角”一样看待。



在最近刚刚召开的华盛顿金融峰会和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上,日本同样有被美国乃至国际社会“冷落”之感。共同社21日报道说,在日本首相麻生太郎等20国集团(G20)领导人出席的金融峰会中,“日本的存在感非常稀薄”, “在峰会上看不到日本的身影”。麻生在接受美国《华盛顿邮报》的采访中宣传了自己的大手笔,但却连该报的一条小标题都没有讨到。麻生还向《华尔街日报》投了稿,结果文章只刊登在了该报的亚洲版和欧洲版上,美国版并未刊载。在峰会闭幕后麻生召开的记者会上,外国记者到者寥寥。另外,日本还曾希望先于其他国家与美国当选总统奥巴马建立紧密关系,并计划在APEC会议期间安排麻生与其会谈,但“却遭到了拒绝”。



中美首脑与日美首脑之间的会谈时长也成为了日本担忧的对象。共同社22日报道说,在APEC峰会期间,中美首脑举行了长达1个小时的会谈,比日美首脑会谈时间长一倍,后者才30时分钟。报道认为,这反映出布什执政八年期间中美关系的扩大和深化。共同社文章还根据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20日发布的《2025年世界局势预测报告》分析称,美国认为未来世界将迎来一个美中印“三足鼎立的”时代。日本可能“埋没于美中两个大国之间”,面临着不得不大幅调整外交战略的形势。



短期内美日同盟不会发生重大改变



针对日本媒体一片唱衰日美关系的声音,《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了日本JCC新日本研究所副所长庚欣。庚欣认为,虽然从长远来看,美国在亚洲地区对中国的重视将不断增强,但至少在短期内美日同盟关系不会发生重大改变。他说,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在经济上,目前都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替代日本在与美国同盟关系中的地位和作用,日本同美国的合作是全方位的。他说,日本近期感觉到了一丝失落感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解释:一个是日本同中国比较的结果,中国在朝核问题和金融危机等方面的作用很大,日本有压迫感。另外还与奥巴马当选美国下一届总统有很大关系。在美国的两个执政党中,日本认为共和党对待日本更好些,因此民主党奥巴马的上台令日本感到些许紧张。不过,基于美日之间存在着安保同盟等重大利益,美日同盟在短期内并不会发生重大变化。同时,日本的实力也没有真正大幅减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