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8/

日本“木屐革军”之战争机器试运营

人口净利用率与军事动员机制

随着世界步入工业化时代,战争的含义得到了扩展,把以往定义为准备阶段与善后阶段都列入到战争范畴内,从而形成一个链条,这个链条就是战争机器的生产线。一些个军事家常利用战争机器来打败另外一个国家,不过却在避免实兵接触,进行军事对峙而不进行接触行动拖垮对手,这是苏联在二战结束后最为常用的手段。

自二战结束以后,苏联在东西两线前后分别与中土两国进行军事对峙,单方兵力便接近百万人,战后土耳其需要发展,而把年轻的劳动力人群安置在部队,无疑是一种浪费,为的是保障安全,可生产所得却需要大批量的购置军事装备,最终排除了土耳其日后可能成为苏联心腹大患的隐患。可在东线,这一套就失效了,当时的中国,基本上没有明确的军民之分,一个人通常都有两个身份,一个是军,一个是民,革命生产两不误,中苏两国军事对峙的结果就是中国向与苏联接壤的地区派遣了建设兵团,巩固了边疆地区。直到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才意识到,苏联与中国军事对峙的手段是错误的,这样不但使得双方在接壤地区的真空区消失,反而使得中方在边境线上建立了一个个人口堤坝,如若需要,人口堤坝就会决堤,这是俄罗斯深为恐惧的。

人口对于军事的影响是可以肯定的,但似乎人口因素对战争的影响是划分高科技战争与低科技战争的标准。诚然,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口对于战争的影响在减少,既然是有影响,那研究还是有必要的。不知何时起“我们生来就是被包围”的这句话成为了出现频率较高的语句,丝毫不亚于时下的“不抛弃,不放弃”,但能够用这句话来形容一个国家,恐怕选项会很少,以色列就是这样的国家。以色列能够取得历次中东战争的秘诀在什么地方?答案是多方面的,仅列举人员方面的,以色列的军事动员机制很成功,有着很大一批经历战争洗礼的军官,还有庞大的海外势力做后盾,制造舆论声浪。有的人说,以色列与中国奉行的体制是相同的,我只说异同点,中国不是直接向以色列取经,是借道新加坡,而以色列则是直接向中国取经。军事动员机制是可以成功复制的,而经历战争洗礼的军官则是需要后天培养的,新加坡虽然被包围,但近代除了被日本侵略外,没有经历过战争,故而只能通过军事演习来积累经验。至于后盾,这点关乎国家战略,部分人认为新加坡的后台是中国,毕竟同宗同祖,部分人认为新加坡的后台是英语系国家,这也是中国同新加坡关系起伏的因素之一。

全民皆兵这个理念,不是任何国家都能成功运用的,能够成功运用的国家必定是与中国渊源颇深的国家,除中国外仅有朝鲜与越南,这就反应出一个问题,庞大的人口若是没有先进的动员机制,就是一种人口负担,反而会成为战争的阻力,就如同美国的反战群体一样,如今的中国,同样存在这样的问题。若是把战争必成一部机器的话,那么国家就是一个车间,若是有过多的不参与生产经营的人,造成的结果就会适得其反。也就是说,人口对战争的影响是受动员机制的影响,利用率越高,战争潜力空间越大,相反,战争阻力就越大。

原有反战阻力与改变天秤两端

和平实质上就一种托词,日本人热爱和平就是最好的诠释。日本人的热爱和平是分对象的,对待强国热爱和平,是因为自身的实力不济,对待弱国热爱和平,是因为自身的懦弱胆怯。日本是世界上唯一受到原子弹攻击的国家,故而导致的国民心理也是独特的,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说,也并非难事。对待核,日本人是特别敏感的,甚至达到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地步,就美国核舰艇进驻日本,日本人的反对是因为恐惧。而这也为美日安保条约提供了阻力,可以成为日本撕毁美日安保条约的理由,原因就是日本人惧核,而日本同样可以因为这个理由,去和朝鲜发生一场战争,就因为朝核问题,这都是会得到日本民众支持的,只要有效控制,完全可以转换为军国主义。日本可以很巧妙的把侵略分成两个步骤,当和平走不通的时候,战争是唯一的备选选项。

日本热爱和平的人,是缺乏勇气,缺乏自信的人,他们始终无法相信日本凭借军事实力可以最终战争其他国家,毕竟失败的阴影对他们太过沉重了,他们付出了许多,才换来了今天的成就,不会因为一场完全可以避免的战争就放弃眼前的一切,即使在夸谈牺牲精神,也是无法达到的,原因在于这些人与日本右翼政客的思想存在断裂。而日本政客也放弃了指望这些人支持战争的观点,故而通过修改教科书,把战争延迟到下一代。可问题随之而来,战后日本的生育率一直不高。这里面的原因是比较多的,有日本人把精力放在工作上,也有日本人人均住房面积狭小的因素,还有日本人的压力过重,总之,人口上不去,修改教科书的效果就无法达到最大化。故而日本鼓励剩余,提出的口号是“少工作,多生育”。在中国周边国家,俄罗斯、日本都是鼓励多生的,换句话来说,中国下一代人的区域竞争更为激烈,面临的战争威胁也更大。

通过鼓励生育,来完成右翼思想最大化,麻生太郎这一手也算水平范围内的手笔。可麻生太郎的巧妙之处在于把小渊优子这个年轻女性推上少子化担当大臣,这一招,就把生育人群锁定在青年夫妇中,可这个时期,却与工作黄金期相重叠,产生了一个问题。不出乎意料的话,日本对教育加大住宿话,这样便于传播右翼思想,也可以放置家长干涉,激辩是过激的思想,由于缺乏沟通,家长也难以纠正。如果说日本公立教育被非右势力把持,可日本右翼势力完全可以把重点放在私立教育上。也就是说把私立学校搞成民办军国主义学校,这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吧?在通过东大来向政府输送,这样一来,日本政府就有一批右翼生力军,而且人数相当可观,最终达到天秤两端能够满足自己的视角要求。需要注意一点,日本并不需要搞什么军事化训练,日本民间就很尚武,把军国主义思想确立在私立学校,把军国主义行为下放到民间,这将是日本军国主义发展的必然趋势。

为三个集团寻找时间巧合

日本对中国的历次战争,是由三个人群发起的。由武士完成的是羽柴秀吉时期的远征朝鲜半岛,倾其所有的对中国的试探。第二次是由商人发起的倭寇扰边。至于侵华战争,需要分两个时期来说,前期的主要对手是德国与俄国,这个时期的主体是武士与商人,武士需要战争来立功,来确保武士阶层的社会地位与法外特权,而商人则需要扩大产业。到了后期,对手成为了中国,这个时候日本的武士与商人都受到了中国的打击,针对武士中国有许多赴日留学归来的军事将领,达到了知己知彼,而对商人,则是抵制日货,这个是致命的威胁。从而两者由攻转守,与此同时,日本忍者势力崛起,他们收集关于中国的一切信息,他们主导侵华战争。他们是忍者而不是武士的最大防伪识别标志是他们在失败后不会切腹自杀,因为日本武士道是重死,而忍者流派则是重生。

如果是要发动战争,必然是动员所有势力集团,正所谓是一致对外。随之,就需要为三个不同人群寻找一个共同点,而这个共同点必须体现到时间上,才会得到认可。对于武士来说,他们是最渴望战争的,也是最迫切需要战争的,他们要通过一场新的战争来证明他们的能力,证明国家的忍辱负重并不是他们造成的。所以田母神俊雄要辩解,而麻生太郎也巧妙的利用这个契机,完成了人事调动。换下一个武士,换上一个忍者。田母神俊雄的继任者是外薗健一朗,此人原是防卫省情报本部本部长。如此安排自然是为了试运营战争机器,大致上相当于当机器出现故障的时候让厂家的技术人员前来维修一般。不过现在中国工人数量很少,不知这种表达是否恰当。

麻生太郎需要打压新武士集团,因为这个集团并不认同文职化的条约。很可能造成日本政治出现陆军大臣与海军大臣拒不入阁就导致内阁破产,如此一来,日本政治就算是倒退了。文人和武人对待战争有很大的不同,文人知道适可而止,而军人则会被自己创造的胜利冲昏头脑。军国主义总是要有个比例的,日本军国主义是失败了,可没有军国主义的日本的问题也很多,所以只能是采取混合结构。在对待第一术科学校校长宫下今朝芳时,就体现出了麻生太郎的这种理念。性骚扰就被革职,对于不了解日本的人来说是无可否非的,可是日本人不但喜欢性骚扰,还喜欢同性恋,这是很正常的,毕竟日本道德的约束力很低。日本只是简单的认为,当作是一种消遣,不要影响人生大事就会相安无事。可恰恰是不会影响人生的事情影响了宫下今朝芳的仕途,很难排除麻生太郎借题发挥的因素。战争的胜利总是被犯错最少的一方所拥有,当战略制定者与战略执行者不统一的时候,就会或多或少的发生偏差,在不同集团之间交替更是如此,所以麻生太郎要集制定者与执行者于一身,力求避免偏差而引起错误。没有人能预测到战争的胜负,但总会为胜利尽最大努力,正所谓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中国内需案一出,日资企业受到了很大影响,颇为讽刺的是丰田汽车下降销售车辆至60万台。当商人们用和平维护的利益无法得到扩大的时候,他们就会选择战争,而他们的既得利益得到减少,则会加速思想转弯。日本商人是不可以小看的,他们是日本军官最大的接收方,他们是日本维持和平的重要纽带,他们创造了日本的经济繁荣,可这种繁华在流失。他们的金融帝国日益走向没落,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放手一搏,这句话的意义凡是受过中国影响的国家都明白,日本自然也不会陌生。就拿日本汽车工业来说,他们对华主要销售的是轿车,他们的越野车与卡车数量是很小的,他们甚至会有钱而不去赚。原因就在于轿车可以锁定车辆在现有交通道路上形式,而越野车受道路的限制很小,可以成为军事力量的交通工具,而卡车则可以改装成自行火炮等装备或者是运输战略物资,不能不说日资企业完全是服务于国家战略的。

日本虽然没有什么像样的军事动员机制,但可以通过教育手段来进行动员,学生军的战斗力是不容忽视的。在高低两国端口实施有效管控,无疑会为战时管理工作减轻一定负担。日本在为下一代筹备一场战争并非是空穴来风,就连俄罗斯的强势总统梅德韦杰夫都说不希望把与日领土争端交给下一代解决,而我们呢?还在被情感所累,其实我们简单点不是更好吗?就是简单的为下一代而战,为明天而战。放下包袱才能走的更远,蹲下才能跳的更远,我们的先烈为我们这一代人与日本而战,为什么我们不能为了我们的下一代为与日本而战?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次指出,对日并非是复仇,言下之意就是说我们要继承先烈为下一代而战的精神。

(未完待续)

2008.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