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滏阳 第五章 27、血战葫芦泊

东风几度 收藏 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0/[/size][/URL] 拿下了塔楼的外围碉堡,小野并没有连夜进击。黑夜是属于熟悉葫芦泊地形的忠义军的,既然失去了偷袭的先机,他不想让他的士兵们冒险。小野在等待天明,等待汽船的到来。 一夜无事,柳黑子并没有趁着夜色派人来骚扰。除了少量的哨兵警戒,小野让刚刚经历过战事有些疲惫的士兵们就地休息了一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0/


拿下了塔楼的外围碉堡,小野并没有连夜进击。黑夜是属于熟悉葫芦泊地形的忠义军的,既然失去了偷袭的先机,他不想让他的士兵们冒险。小野在等待天明,等待汽船的到来。


一夜无事,柳黑子并没有趁着夜色派人来骚扰。除了少量的哨兵警戒,小野让刚刚经历过战事有些疲惫的士兵们就地休息了一下。


天放亮的时候,三条汽船用汽车从滏阳河拖过来了。为了防止划破船底,每条船船底都套上了硕大的木头垫子,拉到葫芦泊岸边时,木头垫子已经被土路磨得面目全非,但汽船丝毫无损。小野对此很满意,和负责运输的军官开玩笑:“还以为你们会学埃及和阿拉伯人的做法,用滚木推过来呢。当初建金字塔、攻克伊斯坦布尔就是那样做的。如果真用那种笨办法,估计我们的进攻必须推迟两天。”


汽船下水,日军士兵登船完毕,马达开始轰鸣,船首划开波浪,向塔楼的方向驶去。


早晨的葫芦泊宁静而美丽,金色的阳光撒满波光粼粼的湖面,茂密的芦苇丛在晨风中顾盼摇曳。汽船的轰鸣打破了这种宁静,许多水鸟被惊起,掠过水面飞向天空。


对于泊中的碉堡,小野是忌惮的。汽船毕竟不是战舰,是扛不住密集火力攻击的。但小野也清楚,从碉堡群的配置看,对塔楼外线的防御忠义军绝对是下了很大功夫的,这得天独厚的葫芦泊,柳黑子他们绝对会充分利用。不用测量就能猜出,凡是建碉堡的地方,肯定是扼交通要冲,也是至塔楼的必经之路。至于其他地方,要么是芦苇丛生根本过不去,要么是水极浅,船从那里经过只有搁浅的份。


小野硬着头皮下令,直接进攻泊中的碉堡,拔掉前进途中的“硬钉子”。离碉堡还有很远,芦苇丛中就断断续续射出了冷枪,不少日军中弹一头栽入水中。小野命令向水边的芦苇丛自由射击,同时加速向碉堡前进。


汽船的前面横着不少渔网,再往前行有缠住螺旋桨的危险。几名自认为识点水性的日军士兵跳下水,想去割开那些渔网,刚下水就像被什么东西拖住,没怎么挣扎就迅速沉了下去,不一会儿水面上泛起了血色。


“水里有人!”日军们惊呼,开始向水里射击,子弹扑扑钻入水里。水面上漾出了鲜血,几具尸体浮了上来,有下水日军的,也有忠义军。


“继续射击!”向水里漫无目的打了好一会儿枪,就连许多鱼都中了弹,反着白白的肚皮漂在水面上。几名日军第二次下水,刚刚下刀割开几道口子,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机关,水面上响起了一阵阵的爆炸,渔网连同日军士兵一同崩上天空。障碍倒是清除了,几名士兵的小命也丢了。


“八格牙鲁!”小野骂了一句。许多日军脸上也露出了惊恐之色。这个葫芦泊,这个忠义军,的确不好对付。


这时,从芦苇丛中闪出了一条条的小船,船头上用麻袋堆着掩体,边射击边向三艘汽船围过来。汽船上的日军接连中弹,立即开始还击。


小野看着这些木船,嘿嘿冷笑着下命令:“开炮轰击!”


汽船上的六零炮开始发威,不少木船被击中,炸成了碎片。水面上狼藉一片,到处漂着木屑和尸体。那些木船在日军密集的火力之下,根本无法靠近汽船,发挥近战的威力。


小野正在得意,突然右边的一艘汽船熄火了,接着船底响起了爆炸声,许多日军士兵被摇晃的船体抛下了水。那艘船虽然没有被掀翻,但是船底被炸出了一个大洞,湖水顺着大洞咕咕向上冒水。原来忠义军以那些木船为掩护,趁着日军向木船开火应接不暇之际,悄悄派“水鬼”潜到船底,用网子缠住了螺旋桨,并引爆了手榴弹。


小野下令营救落水的日军,但还是有好几个做了忠义军“水鬼”的刀下之鬼。水面上乱成一片,许多人惊恐地挣扎着、呼喊着沉入了水底,还有许多人拼命向剩余的两条汽船游来。


忠义军的那些木船则趁乱向汽船加速前进,力图包围实施近战。小野见势不妙,狠狠心命令放弃救助那些落水者,全速冲向那些木船。许多日军士兵徒劳的在水面上挣扎着,眼睁睁看着“救命稻草”离他们越来越远。


汽船与木船迅速接近,凭借高速度,钢制的船首如切豆腐般把木船迎面劈开。两艘日军的汽船在水面上横冲直撞,就像老鹰捉小鸡,追逐撞击着那些躲避的木船,没用多长时间,湖面上的木船已经全部沉没。一些忠义军的落水者浮出水面,杀红了眼的小野下令——全部击杀,一个不留。机枪疯狂地向那些落水者扫射,鲜血染红了湖面。


站在岸边指挥的柳黑子眼睛都要喷出血了,脱下上衣想往湖中跳去,他要亲自下水为那些死难的兄弟们报仇。柳黑子被身边的杨鹤龄紧紧抱住,杨鹤龄劝道:“司令,这时候可不能意气用事,第二道防线恐怕守不住了,当下最重要的是准备下一步。”


柳黑子狠狠跺了一下脚,黑着脸红着眼一声不吭向寨墙走去。


面对着前面的碉堡,小野这次学了乖,远远就停下了汽船,一面让士兵们不停地向水面和芦苇丛中射击,防止忠义军的“水鬼”们接近;一面命令船上的六零炮实施集中齐射,不断轰击那些“拦路虎”,直到轰塌为止。


碉堡接二连三地中弹,没来得及发挥作用就被炸塌,里面的忠义军弟兄全部阵亡,无一幸免。


看着前面已经没有了障碍,汽船开始全速开进。岸边忠义军的战壕里射出了密集的子弹,试图阻止汽船靠岸。


顶着枪林弹雨,付出了不少伤亡,汽船还是靠岸了。日军呐喊着跳下汽船,淌着齐腰的湖水向岸上逼近。忠义军的弟兄们拼命向日军射击、投弹,但是被汽船上的炮火压得抬不起头来。


留下一小队弟兄掩护,忠义军的大部开始向寨墙撤退。负责掩护的忠义军抽出了背后的大刀,拿起了身边的红缨枪,跳出战壕与登陆的日军开始了肉搏。


喊杀声、惨叫声与刀枪刺入身体的声音响成一片,战斗血腥而惨烈。最后,战壕内外躺满了尸体。


望着死尸狼藉的战场,小野坐了下来。一天一夜的战斗,这些所谓的土匪,所谓的乌合之众,让他的部队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一,战况的激烈程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塔楼,只剩下了最后的屏障,从忠义军的表现看,丝毫没有示弱或投降的意思,接下来的抵抗势必更顽强。小野下令,据壕防守,防止忠义军反扑。


士兵们损失惨重,也非常疲惫,要不要寻求增援?小野问自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