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 一 纽约:购房

追逐马甲 收藏 13 2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8/[/size][/URL] 纽约:购房   星期一上午,坐落在纽约曼哈顿市中心的这家房地产中介公司,外面的大招牌金红闪光,里面却静悄悄地听得到钟表的滴答声。皮特喝着咖啡,跺着双脚,平日里忙得晕头转向,突然的清闲使他一时无所适从。   正在这时,一对穿着时尚、气质高雅的东方男女走了进来。皮特高兴地轻吹了一个小哨。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8/


纽约:购房


星期一上午,坐落在纽约曼哈顿市中心的这家房地产中介公司,外面的大招牌金红闪光,里面却静悄悄地听得到钟表的滴答声。皮特喝着咖啡,跺着双脚,平日里忙得晕头转向,突然的清闲使他一时无所适从。

正在这时,一对穿着时尚、气质高雅的东方男女走了进来。皮特高兴地轻吹了一个小哨。他太喜欢外国人了,是他们带来的国外资本导致纽约的房价居高不下。多少人下了飞机,找到他皮特这个房地产经纪人,买了房子就走,留下的豪宅就是这些国际富人身份地位的象征。

同时,正是这些异乡人害苦了纽约人,本地人的收入绝对跟不上狂飙的房价。皮特幸运,托福于火暴的纽约房地产市场,使他得以进入了高收入的行列。攒了十年钱后,当皮特终于在中心公园附近购得了自己的如意公寓时,他这个买卖房子的男子汉居然失控,第一次打开属于自己的房门时,他的两眼酸酸的,看不清任何东西。

“早晨好!请问我能为你们做什么?”皮特迎着来人,脸上显露的是好莱坞影帝汤姆·克鲁斯那价值一百万美元的微笑。

美丽的女人抿着嘴,严肃的男人回答:“先生,你也早!我们看中了一处房产,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

“太好了!很愿意为你们效劳。”皮特搓着手,心中一片灿烂。

他赶忙介绍了自己,然后得知男人叫泰德,女人是丽丽。

伺候着刚结识的财神们在皮椅子上坐下,皮特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们想好地区了吗?纽约可是个恼人的大城市。”

“我把房子都找好了,只需要你带我们去看了。”

“噢,OK!”皮特迅速打开了电脑,找到了全美国房产互联网,他赔着笑脸,“请问您相中的房子在哪一区?”

皮特最愿意带人去看曼哈顿的公寓,或者长岛的豪宅。在纽约这些最牛气的地段,最小的单元开口起价就是一百万美元。买卖成交后,他拿房价的百分之三到百分之六不等,一笔绝对优厚的收入。

“不是在纽约市。请问你的业务涵盖全纽约州吗?”泰德问得有些不自在,他的英语打起了结巴,而且显出了浓重的口音。

“这两个人不寻常。”皮特是匈牙利人,二十年前通过国际偷渡组织来到纽约,落脚后在同乡的帮助下,在美国申请了难民。他苦苦等了十年才得到批准。而正式成为美国公民,宣誓效忠星条旗,只是在三天之前。什么人他没见过?只是皮特不像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他凡事不重原则,只讲谋生手段。

“当然,当然。美国是共和制,房地产也是共联,只要你感兴趣,我可以帮你买到旧金山湾区的房子。”

“我并不想去西海岸。我们相中的房子在纽约上州的五指湖边。请问你知道这个地方吗?距离纽约市大约有三百公里。”泰德的语气平缓下来,他需要一些练习的机会,他相信他的英语很快就会运用自如。

“最近纽约人时髦于购置湖边别墅,因为人们越来越注重环境和景致了。五指湖地区可是炙手可热的风景胜地,所以那里的房价一直和纽约同步飞涨。我经常带客户去那里,买卖过几处房产,对五指湖的地理了如指掌。你们今天算是找对了人了,我马上就可以带你们过去。”说着说着,他赞美起来,“真是美丽的地方,那山、那湖、那葡萄园、那满坡的牛羊……那里真是世外桃源。”

注意到泰德脸上的不耐烦,皮特赶紧停止了唠叨。按照泰德的指示,他在电脑键盘上劈里啪啦地敲打一通,再点击了几个链接的视窗,荧屏上便出现了泰德的意中家园。

皮特心中暗自高兴。因为歪打正着,泰德相中的房产对他是再熟悉不过了。这座城堡风格的山顶住宅,曾经属于美国最著名的悬疑小说家亨利。亨利是在半年前死亡的。他的猝然离去,为遍布在全世界的亨利书迷们,其中包括皮特本人,留下了一个超出他所有悬案的无解之谜。

皮特看了泰德一眼,决定只要客户不问,他就一概装傻,不提亨利之事,先带泰德看了房子再说。没有人愿意买死过人的房子,而优秀的房产经纪人的本事,就是能以高价甩出最难脱手的房子。

丽丽凑了过来,看到电脑上正在放映着幻灯片。第一张照片,色彩斑斓,一座尖顶的豪宅,半隐半现于金秋的森林中;第二张,教堂般高顶的客厅里,那美丽顽石镶嵌的壁炉中,火光融融;第三张是满壁玻璃的男主人卧室,格调古朴凝重,窗前有古罗马式的豪华浴池……

丽丽的胃里好像打碎了五味瓶,又是酸甜苦辣咸全有。她和泰德相处四年了,到底还是跟不上他的千变万化。这不,他又对她来了一次突然袭击。本来他和她商量好了,到了美国,就安家在长岛的富人区。因为不管泰德在中国是何等人物,一旦进入纽约这个城市中,他就会淹没在多民族、多肤色的人山人海里,结果必然是融入其中。她也向他表示了乖顺:先老老实实陪着他隐藏一段时间,等风声平静后,一切的一切可以慢慢享受。

没想到周末的两天,当她在旅馆中埋头研究时装杂志、电影画报的时候,他已经不声不响地找到了他们的定居地,而且改变了主意,远离大城市,要安静地躲在这山中的树林里。丽丽虽然早已厌倦了他们下榻的这个古董式旅馆,迫不及待地想要拥有自己的大房子,可她这个城市姑娘的确是怕极了山林,不习惯乡下。

丽丽心神不定。泰德察言观色。只有皮特在大呼小叫,并添油加醋地评论着这幢设计独特的城堡建筑。幻灯片继续在电脑中显示:春夏秋冬,不同时辰,房子的主人可以在巨宅不同方向的阳台、晒台、露台上极目放眼:湖光山色多变,朝霞夕阳绝伦……

似乎不经意中,皮特问了一句行话:“请问先生以何为业?”

泰德只是淡淡地回答:“家父在香港创下的产业,我无心经营,到美国退休来了。”

皮特不再废话,赶紧打电话给远方卖主的中介,订好了看房的时间,就是三个小时以后。

当他们三人坐进了皮特那豪华型的CADILLAC大车里,丽丽假装生气,她撅着嘴,几次把自己的手从泰德的掌中收回。

皮特拧大了音响,德沃夏克《自新大陆》的旋律,漫出了车外,飘荡于纽约州迷人的春色里。泰德把丽丽搂进怀里,“又和我闹起小性子来了?”

丽丽最讨厌泰德的明知故问,“你不是说好了要在纽约郊区买房子吗?现在骗我!根本不在乎我的意愿。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住在这穷乡僻壤,我干什么?难道想让我变成白毛女给你表演芭蕾舞?”

“我们去的地方可不是什么穷乡僻壤,是全美国最受推崇的五指湖地区。这地方得名于像手指头一样狭长的五个湖泊,它们深陷在群山之间,美如梦幻。原住的印第安人认为天地的大精灵选中了这块圣地,然后把自己的手印深深地刻下。我去过湖边山顶上著名的康乃尔大学,那可是美国有口皆碑的最美丽校园。以后你习惯了那里,就会明白纽约钢筋铁骨,不是人住的地方。”

“噢,原来你是让我陪着你做山中居士了。”

泰德故作玄虚,“考你个问题,你知道喜儿和大春在太阳出来后,下一步要干的事情是什么?”

“结婚呗!”以丽丽的机灵,这问题难不住她。只是她现在的心情很矛盾,她并不希望和泰德分享。

泰德开始情深意长地亲吻她,先让她浑身酥酥麻麻,然后语重心长地开导她,“伊甸园中,只有亚当和夏娃两个人,他们是上帝的宠儿,要什么有什么,拥有着全世界的一切。他们的条件不能再优越了,可夏娃还是经不得狡猾毒蛇的诱惑。她不仅害苦了自己,还把她的男人拖下了深渊。丽丽,你最明智,明智的女人是不会给自己的男人找麻烦的。亚当和夏娃的悲剧不能在我们两人身上重演,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丽丽甜蜜地笑着,“你是说,我是你身上的一根肋骨,是属于你的。既然咱俩是一个人,那这所房子,就应该我们共同拥有,对吧?!”

泰德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自然了。只要你听话,不再绷着脸,我就会把我们这第一所房子,放在两人共同的名下。”

丽丽把头钻进泰德的怀里,听他在自言自语:“女人聪明过头了也不好。可谁让男人们都是傻瓜蛋,还是喜欢最聪明的女人。”

又胜了一个回合,丽丽心满意足。她之所以离不开泰德(对,从此不再提那个立地成仁的李思德了),是因为这个男人太具有挑战性了。而她,每和他打完一仗,便辛苦得只想睡个大觉。

是得抓紧时间好好休息休息。她的男人自从踏上美国的土地,就好像年轻了二十岁,白天黑夜地要她不够,温柔如水,热烈似火,让丽丽真有居住在伊甸园的感觉。她太困了,靠在他的肩上,浑身惬意,她在泰德的轻拍中沉沉睡去。

泰德马上掏出了他的手机电脑,这是目前他与外界联系的最重要工具。虔诚地在自己的胸前划了个十字,啊,这十字可是为母亲而求助的。他今天一定要得到老妈的信息,他已经等得太心焦了!

手中的荧屏上,果然显示出了妈妈的名字:付老师。他一时没敢动弹,深呼吸了几下,试图将体内的血脉全部打通,逐渐克服了心中隐隐的恐惧后,他这才敢点击下去。

付老师从来都是严肃认真的,写起电子信来也不例外:

“阿德,事至如今,我这个当妈的真是糊涂了。你不是因为反腐败而被提拔重用的吗?怎么现在被声讨为最阴险狡猾的贪官?难道你真的得罪了谁,陷害你的力量通天,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自从你出事后,我的门前,领导、同事、亲戚、朋友、学生……从来没有间断过,记者们更是翻墙越门地试图挖掘小道消息。我可真被烦死了,最近心口一直疼痛,晚上睡不着觉。

“我不明白,你难道不能想想别的办法?为什么偏要选择假自杀,真逃亡。你这个行动太可怕了,超出了你老妈的承受能力。

“你难道会像人们所说、报纸报道的那样,贪污了上千万的人民币,然后因为被揭发,知道逃不过死刑才畏罪自杀?告诉妈妈,你在国外的存款,我孙子在美国读书的费用,不是你受贿所得吧?

“我这一生,只有你一个儿子,锐儿一个孙子,让我永远牵肠挂肚。你们两个能在美国相依为命,这是我眼下唯一欣慰的事情。

“但如果你欺骗了你的生身母亲,上天就会遗弃我们全家,灭顶之灾便不可避免。”

看完信,泰德的两眼开始发直,他又一次尝到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的滋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