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罅称雄 第四章 第二节:厄运的转折点

shxfq9011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2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23/[/size][/URL] “阿姨!你请坐!”小男孩说完话之后,跑向他的房间。在门边时对自己的父亲说道:“晚安爸爸!晚安阿姨!”然后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你请坐,女士!”苏轲十分歉意说道。该房间从来没有来过女人,很多的方面,用女性的目光来看是不协调的。“请问你需要喝点什么?”说这话的时候,扭头去看儿子朝他房间跑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23/


“阿姨!你请坐!”小男孩说完话之后,跑向他的房间。在门边时对自己的父亲说道:“晚安爸爸!晚安阿姨!”然后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你请坐,女士!”苏轲十分歉意说道。该房间从来没有来过女人,很多的方面,用女性的目光来看是不协调的。“请问你需要喝点什么?”说这话的时候,扭头去看儿子朝他房间跑去的背影。突然他仿佛看到了一个本之不应该存在的人影一闪。

“上帝!不!”他在说此话的同一时间里,朝仍站在房中,正要就坐的女士做出了一个存在危险的手势。

玛格丽特·露茜,顿时被对方示意的手势,一时半晌给弄僵了。就在随着他的目光落点,去寻找使屋主顿感惊恐的内容之时。那间房屋的门,被粗暴地推开。一个早就躲藏在房间中的人,出现在门口。而且该人的手中还握着一把枪。如此陡然间的变化,让人接应不瑕。握枪的人来到了客厅,东亚人不由地往后退步,整个客厅让对方占据了大半的面积。

乌黑的枪口散播着死亡的恐惧。露茜脑海里的第一个印记就是;去提取有关情报人员的资料。然后去将它进行比对,去寻找是否又是前来追杀她的情报人员。只是很快答案就得了出来;没有任何的迹象表明是与她有关联。也许是入室的窃贼!真该死!这样的情况真是糟糕透顶。一时没有了,应对该起事件性质的任何经验。她把目光不自然地转向了屋主,只见他的双眼紧紧地盯着持枪的男子,脸上很平静,平静的让人深感绝望。她本能地有所举动。

“别动女士!”握枪的人,说话的声音里,有一种努力克制下来的愤怒。她只好就范,一双大眼睛来回地,投视屋主与不明身份的握枪之人。

很快!露茜敏锐地从两名男人对视的目光中,得出到了一种可靠的信息来。那就是:两人似乎曾经是认识的。他俩在用目光交谈,一个目前还无法获知的事情内容。只是她依然无法去弄懂,这个看起来如同绅士一样的东亚人,会面临不可预测的事情。这也许是他们社区里,因某件事情而引发起了冲突,都是东亚人!可能……。她有了一种想法。

“你是谁?”苏轲朝举枪对准他的人问道。这种问话对露茜来说,证明了刚才所有的猜测,是一点也没有粘上边的,她更是不知所措了起来。

“我会自我介绍的。”握枪之人冷不防地抬起了脚,有力的踢击,使屋主倒在地上。

“先生!我有一个提议。”玛格丽特·露茜试着说:“您不必激动,先生!我会说服屋主,并对您的这趟行程,将会拿出一个更好的方案来,我保证您会得到您想要的东西。”

“这正是我来这里的准确打算。”

“非常好!先生!”虽然在她的心中,很讨厌碰上这类似的事情。可是已经遇上了此种事情,她努力地、试图想拿出一点能力来解决它。“我的这个包里,有三千美金,先生!您可以拿着它走人,或者,屋主还会提供一些,您不会有负来此一趟的。”

她把挎包由身后挪到身前,并且将它打开,放到身边的桌子上,让它敞开着。希望对方能够看到里面的钱。而在提包的内侧,那里面有一把防身用的迷你手枪。通过这种方式之后,对即将有把握去,获得相抗衡的武器,可以说是往前大大地进了一步。

“对不起,亲爱的女士!我所希望得到的东西,不是指金钱!”她在面前的做法,自然而然地表露出,已经把他当成了入室行窃之人去看待。“我所要的东西是他的狗命!”

说完该话,壮汉立即冲到被他踢倒于地,如今正想爬起来的人身边,再一次地踢去有力的一脚,让对方重新仰倒在地上。他用枪指着苏轲头颅,青筋暴跳,同时咬牙切齿。

“你躲不过接受惩罚的命运,谁也不行!”

“我想你就是:横霸坚尼路上,越南帮派中的一名成员?”

“我很欣赏你的见解!”该人一阵猛烈的脚踢,使得苏轲在地上翻滚。时不时地发出无法克制的疼痛与呻吟声。女郎对此种情景有点惊然的举动,早已被持枪之人的眼角余光瞥见。“别动!”枪口对准了她。“如果想赶在他的之前去见上帝的话,我会很乐意去做的。”

“对不起,先生!我是一个碰巧遇上他的局外人。”玛格丽特·露茜道。

“这个只能容我怎样来认定。”他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得到她的惊恐之状后。对准她的枪口,再一次地加重刚才的话意,让她增加深刻记忆似地点点她之后,才转朝向苏轲。更为恶狠狠的话语,直接冲着地上的人说:“我同意你的猜想,本来就一点也没有错。”

“能够准确地找到我,我想你一定是到过何叔的堂口。”

“我承认你的分析能力是顶瓜瓜的,这是我的一个计划构成里的内容。”

“你杀害了他们?”苏轲的双眼睛,射出了极度的仇恨目光。

“你对此事看来很沉痛?我喜欢见到你的绝望表现,是的!”

一种讥嘲在嘴角上升了起来,而它的消失就像升起时候的那般快速,迅速地被刚冒出来的仇恨神态给取代。调转过来的枪口,对着苏轲的手臂放了一枪,竟没有击中,子弹通过消音器没有发出多大的声响,也许是他自己因为激动,碰巧对方正好移动胳膊,将地板打了一个洞,失误了,但是机会很多,整个局面仍然是由他控制。他再一次对准对方的大腿想开枪的时候,有一种由身后传来的声音,使他的决定不得不推迟,因为有一个小孩子跑了过来,并且是朝他奔来的。

“你不能伤害我的父亲!”小小的苏睢,冲动地跳起来扑向持枪的人。他抱住对方的大腿,用无力的小拳头击打着。自然,在小孩的脑海里,仅只存在一个单纯的概念;不懂人事的年级,往往使这种概念只有一个方向:“我不许你伤害我的父亲。”

一个小孩!此人的小孩!有一秒钟在考虑这个问题,而得出的结果是很明确的,那就是不会留下任何能活动的人。他提起脚来踢甩,想摆脱小孩子的纠缠。不曾想到竟抱得很紧,不得不用手来瓣开那双小手,想随后将他甩脱。只是这种短暂的处理过程,让转折恰当地降临到了现实之中。

玛格丽特·露茜从坐位上,扑身过去,伸手够着茶几上的手提袋。从中掏出了那把防身用的手枪。其速度就像安亚打开珠宝盒一样的快速。

虽然房中的所有变化,都处在杀手的监视之下。他立即调转枪口,要将构成威胁的因素解决之时。从露茜的手枪中,射出来的子弹击中了他,继后又是连续的三枪。上帝已经被枪声给吵醒,自然是不能再去拒绝,由枪械送来的人。


与此同时,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监测室里,工作人员都是满负荷地忘我工作着。一排排的,各式各样的监控设备,它们都是最新换上的精密仪器。

尽管在美国,他们时常总是向世界上的众人宣称,美国的公民是多么的注重个人的隐私权。事实上这是一席空话。美国中央监测局,是不会受困于任何的压力。这个部门又分为众多,细仔针对某件事情的独立操作部门。尽量去监测别国的信息,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而在他们的本土,这个部门也分派出了,一个独立的部门来应付,在他们看来是对国家有可能,造成不稳定因素的人,和各种社团,进行电话窃听,与监测。有时会动用太空中的高空之眼,那颗定位的卫星,来获取他们想要的一切资料。

于是好莱坞以中情监测局为素材,拍摄了一部电影。翻译到中国来的影片名为:《国家的敌人》,我们可以掷开好莱坞式的剧情安排。就能从该故事里,窥视出美国中情局的做法与这个部门的能力。

贝利是这个部门的主管;他坐在他的办公室里的大椅上,听取着部下的汇报。当部下朝他做完汇报之后,将由他来做出一个决定。

“先生们,还有什么高见?”他圆滑地将该要做出来的决定,推给众多的部下来提出。

“我认为这是一个机会!”

当贝利遵求的目光,投射到另一个部下的面上时,该名部下也十分地赞同,前一个人的意见。

“我个人也是赞成这是一个机会,这样就能够让他们都浮出水来,让他们两败俱伤。”

“没有技术难题?”他再一次地朝答话的部下问道。

“没有,先生!我们已经破解了他们的密语指令,我们要做的就是;切断他们去落实的通讯。事实上这一切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中,然后,将他们的电子信号,转到我们的仪器上,发出让他们去执行的事项命令就足够了。”

“好吧!我同意。”贝利决定道。因为没有人不想,将自己家里清理得干干净净。

玛格丽特·露茜,接到了向她打来的电话信号。她所处的地理位置,早已经被中情局监测到了。现在她以处在高空之眼的定位观测范围之中,已经被中情局锁定。事实上,她刚才与保罗·马西科的通话,也是中情局布下的圈套,他们命令着此人与她通话。时间可以由他来决定要通多久,但是超过十秒钟就足够掌握了她的踪迹。中情局局长,贝利朝部下下达了命令之后。他的手下人,各自立即回到他们的岗位上去开始工作。在一间单独开辟出来的房间里,在这里面骤集着,许多监测与反监测方面的专家。各式各样的设备仪器被操作了起来。

对她的监视资料在屏幕中给显示了出来。

只是对她刚刚认识的一个人,一个亚洲人,一点也不熟悉。也许是一般的人,也许是:但是不能放过任何的一切,这是原则。对这个人需要去调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