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隼行动 第五章 第五章:第一节

shxfq9011 收藏 1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9/


“立即通知我们的杀手,把此车给截住。”

“我已经通知了他们,从行车的路线上来看,准备在第二条街区将该车给截住。”

“把事项的安排内容,立即传达给他们。”

“是!先生!”

但是另一个屏幕里出现的内容,引起了缪维切尔的注意。“那是什么人?”他问道。

屏幕里出现刚收到指令的杀手身后,紧紧地跟随着一个粗壮的汉子,此人正奋力地推挤人群过来。操作员定格了出现意外情况的图像,对此进行放大处理,认清了是一名警察。

“见鬼!”一旁的操作员失口说出了声:“有理由相信,杀手引起了该名警察的注意。”

“那么赶紧吩咐他进入地铁车站,借此将警察摆脱掉。”

警察切尔思,推开公用电话停的玻璃门,那人正好打完电话,对方谦让一下同他擦肩而过,只是迟疑了一下,就只能去瞧视该人的背影。须时,为自己过多的装模作样感到讥笑。电话亭对他有什么用?身上配备着目前最为先进的通信设备,真她妈的可笑。对自己的做着感到好笑,并气恼地走出电话停。

抬头仰望天空,午后的太阳正灼热无比。他摆晃脑袋,努力驱走身上的疲劳,不论怎样,眼角余光一直紧紧瞅视着,前面行走之人。并且紧紧地跟在后面。

大街上行人摩肩接踵,被盯视的人提着手提箱不慌不忙,走得很快。没有躲闪,镇定自若。纽约警队的切尔思警官,是个体形高大的男人。有一张圆胖,但不是整个脸部,额头部分就非常的消瘦,让人一看极不相称,仿佛是一个葫芦式的脸型。上帝可真有创造力,单薄的嘴唇,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跟屁眼一般大小。他就是这样一种类型的男人:同事们不喜欢他,罪犯们恨他,甚至连妻子也厌恶。但是能到上司的器重,干起事来一丝不苟,简直像一架机器。很少睡觉,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妻子难守空房与人厮混,好好地教训了她一顿,得来的结果是离婚。只是他对此事毫不在乎,很久以来,就一直认为那婆娘是累赘。他自认为诡谲狡鸷,在四十岁的年级做到中尉,弯路走得太多,可是非常地清楚,晋升的大门己向他展开。他可是一个雄心勃勃与具有远大抱负的人。

不管任何乔扮的罪犯,如果让他碰上,大脑后层的肌肉就开始跳动。因为长久以来,一直认为这种肌肉的跳动是携带一种神谕,每次试着去做,正确的比例相当高。该种评定的话语里,多少抹去了不正确的比例,不过这怎么去说呢!在很多年前,在那次世贸大厦遭受飞机撞击塌倒之后,很多的警察从此都犯上了神经质似的敏感症状。由其该事件之后,新进入警界的年轻人,他们全都经历了多疑性的训练。警觉性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当看到电话厅里那个打电话的旅客,他大脑后层肌肉就出现鼓跳的症状。自然,他对此不会放过。跟在后面,同样走得很快,不想让此人从视线里消失。跟随他走过了几条街区,脑海里的认定在层层地叠加,疑点很多,就在决定要对此人进行盘问,必要的时候把他带到警局里去。没想到跟踪之人,跑了起来,朝地铁的入口跑去。

怀疑被确定,疾步追赶。并通过身上的步话机向同行求援,希望在地铁站里将他截住,可是此人仿佛明白对他不利的布局,竟朝另一个地铁出口奔去。

切尔思跑得上气不接下去,奔出地铁出口上到街面上。

“现在处在第七大街,请求援助,请在第七街口设堵,一个身着灰色风衣的汉子,一定将此人截住。”

“好的!伙计!我们五分钟赶到。”

切尔思朝前面跑步行走的汉子发去命令:“站住,先生!我需要问你几个问题。”

然而该人并不在意发去的话语,竟然选择了一条胡同。警察更为粗鲁的话语发出:“站住,先生!不然我开枪了。”

这时候前面跑着的汉子,放慢了脚步,并没有回头,仍然朝胡同的另一头走去。他再一次加快速度奔去。身上的步话机传来同行的询问:“你现在怎样,情况怎样?”

“我处在七大街的街口胡同,目前仍由我控制局面,你们可以在胡同口截住此人。”

“好的,我们已经到达。”

此时此刻,胡同口传来刹车的制动声,一辆黑色的轿车头出现在胡同口,随后是整个车身,可是该车不是警车。切尔思对行走的人扑过去,一把揪住,手臂的用力点,让此人失去重心,跌撞到建筑物的墙上,有样东西掉了出来,是一把带有消音器的手枪。对此人拥有该种物品,不可能让警察还有礼貌去对待。

警官手握着枪,把枪口按在对方的后脑勺,让该人驮在地上是最安全的做法。他准备从腰间去掏手铐。从轿车上下来两名身着黑色西装,表情严肃的人,这俩人朝警官大大例例地走来。一个人的手中握着证件,展示地拿在手中。

“我们是FBI,警官!我们在执行一项任务。”

切尔思认真看过,没有错!在该人将证件放回口袋里去的时候,另一人伸手将地上的人拉起来,掉在地上的枪很快被拥有者捡起放回口袋里。仅回过脸来,恶狠狠地盯视警官一眼,随同FBI上车去。另一位朝警官做了一个手势,不是致礼也不是告别,仿佛是无意间的举手投足,真他妈的轻慢无礼。真他妈的倒霉透顶切尔思!警官内心念道,汽车启动开走,与此同时,有两辆警车开来,停在先前停车的地方,从车上下来几名警员。看到切尔思伫立的警官,顿时,大家一同扭头去望视驶出胡同口,即将进入大街去的汽车。

“嘿,切尔思!”一位警员招呼道。现在大家全都扭过头来。已经让他们看出什么来。

“是联邦调查局的人。”他耸了耸肩告知道。

有几位本之朝他走近的人,听到该话转身回到车上。

“听着切尔思!这种事并不是经常发生,但是并不是说,就没有机会碰不上。”

最后那辆车的警察也上了车,还没有上车的最后一名警员,站在车门旁,意思很明显是想让他搭车离开。警官垂头丧气地走去。突然,两辆警车上的接收器传来警局的呼唤。

“报告你们的位置?”

“二十一号和二十五号警车在第七大街的一条胡同口。”有一名警员汇报准确位置,“有何吩咐?”

“你们离现场最近,听着警官们!离你们有三条街区的地方出现谋杀,现在你们赶快赶到现场去。局中的勘测技术人员即将到达。目标地点是迪纳森公司大厦。”

两辆车的警笛声响起来,朝目的地开去。真见鬼!他骂骂咧咧地钻进警车发动开走。

与此同时,在CTM大厦较高的一个层次里,在一套边临商业展区的套房里。善妮把刚才打去电话的内容向大家说出来之后,该种主意立即得到曾中的认可。

“这是一个方案,”他接过话题说道:“到设在中国的分厂去,这是一个好主意,反正你过一个星期即将前往。你认为还有何样的事项需要办理?”

“哦!”凯茜一时没有了主见。还是扬进代替她分析出了成因。

“你想弄清哥哥是否还生存在人间,你需要弄清这些,还有就是为何事而遭到杀害?”

她连连点缀着头。“我想这是最直接的问题。”扬进扫视众人,得到一种请求分析下去的鼓励神态,于是继续说:“只是你的哥哥是为什么人,什么机构进行工作呢?不可得知,还有就是……,”想到同她经历的事件,感到内容很深邃,仅用几句话是说不清楚。“这是一件什么样的东西呢?”

大家的目光全投在金属球体上。扬进伸手将它拿起来,细看了一番后仍然放回原处,“有一伙身份不明的人一定要得到它,看来它有某种特殊的用途,就连凯茜的哥哥也在电话中一再叮嘱,好好地保护它。”

“我赞成善妮的方案。”曾中插入话来说道:“你还是带着物件躲远一点,静观事态的变化,事情已经发生,尽管结果不知如何,可是物件在手上这就是主动。”

说完此话之后,朝扬进暗暗地使了一个眼色,对方很快理会。马上抱以符合的点头。

也在这个时候,室内的电话响了起来,那是来自商贸大厦底层,停车场管理处打来的电话,里面的内容是:凯茜所属公司董事贾德派来的车已经驶到。她把信任的目光投向扬进,自然是邀请他作陪。

扬进欣然同意,金属球吸引凯茜的目光,她不知怎样去处理它。

“我认为留下它是安全的,真正的问题全在它的身上。”他对女友说道。

“我来保护它!”曾中说。

大家一起站起来敬送俩人离开房间的时候,曾中把扬进唤住,显然有一番话要叮嘱他,这次他俩用上了中文的地方语进行交谈。这是两人家乡的地方方言,俩人说得很快,虽使房间中还有其他的中国人在场,他们也无法听得懂。

“也许这是一个圈套,扬进!”曾中交待道。

“你是说凯茜公司里的董事贾德!”

“不,不!”曾中摇了摇头。“可能他的初衷并没有错,安排派车来接凯茜也没有错,只是该车的司机就要另当别论,想想你与凯茜整个经历的过程,我从你们叙说的情节里,有一种估计性的认定,要找回物件的人,在通讯技术方面上,绝对存在窃听的手段。”

“我同凯茜前往贮物处--。”

“想一想,他们怎么会知道。”

“我明白了。”

“你能明白这一点,让我放下不少的心。”

扬通点点头,挥手向大家道别,同凯茜一起前往下楼去的电梯。

送别凯茜离去的商业伙伴们,回到室内的时候,那个放置在桌台上面的铁球,被曾中拿在手中紧紧地握着。他朝众人致礼之后,走进了另一个房间。在该房间里,他有条不紊地忙碌起来。

一个如同圆桶式洗衣机式样的物体,被他打开了外面的包封物,手在上面触击了某个按键,立即从该物体的一侧伸出一个,好似盘状式样的网状物。这个铁球式样的物体,被安放在盘状式样的网状物里。伸出来的盛载物体的盘架,托着铁球慢慢地缩了进去。他把盖子给盖上。动手把该仪器延伸出来的一根连线,事实上是一条数据线,将它与一旁桌子上摆放的手提电脑相连接。拿过一把转椅坐在桌前,手指灵活敏捷地敲击键盘。洗衣机式的仪器开始工作,一系列的数据向电脑传送,显然该仪器可能是一个带有扫描器功能的仪器。

手提电脑的液晶屏幕,微微地闪烁了一下,安装于电脑系统里的运用程序运行起来。一个成三维球形物体的图像出现在屏幕上,随着仪器对金属球体物不间断,全面的连续扫描,金属球体如同剥去外衣一样,呈现出三维立体的球形截面图。一旁许多条状框显示出数据的读取进度,它们在慢慢延伸。直到每条数据读取条全部填满,液晶屏幕再一次地闪烁一下,满屏的二进制数字组不停地读取,延伸。而他的目光一直落在下屏端,显示读取数据的时间上。现在是什么事也干不了,只有耐心等待。

可是放在桌面上平滩的手掌,此刻不停地弹敲桌面的手指,反映出一种兴奋的心理状态。的确,现在对曾中来说,他的内心里是欣喜若狂。因为奉命寻找的物件,竟然如此不可思议地出现于面前,真是不可思议地高兴得让人不敢想象,如此的偶然,意想不到的出现方式,将会带来何种不可预测性的不测呢。纵观事物的发展,事物本身总是有它本身的必然因果关系,事实上是:它真实地出现在面前,在曾经有过的臆想里,那是奉命前来美国的途中,对任务完成的可行性,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一直对此处于猜想中。只是最终事实有出意外,连做梦也不曾想到,会这么快就能够找到物件,而且还是通过一个意外的偶然事件。

如果将其归纳到离奇的范畴之中,这种归纳的方式,很贴切地符合事情发展的实在性质。然而对于有关离奇的惊然性,它是在半个月前发生的。

地处乡镇西北的那块土地,在几年前,那里还是一片荒堙,经过乡镇村民的努力,同时那块土地,是镇长魏征长远计划中的项目。经过两次奉命行动得来的资金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在原乡镇的旁边,建设成一个基础设施建设完好的崭新城镇。而原来的乡镇所在地,已经是厂家营集,大量的资金被吸引过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