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初期对喇嘛教的整顿

横扫千君 收藏 0 295

摘要:明太祖洪武年间(1368—1398年)和明成祖永乐年间(1403—1424年),曾对元代以来宗教界的腐败现象进行了一番整饰.从明代文献所显示的资料看,整饰的主要对象是"西僧"和"西天僧".元、明时期的西僧,专指藏传佛教徒,俗称喇嘛.西天僧,则指来自西域的方僧.就整顿的内容来看,重点是考核僧、道徒的业务知识及端正其人格形象,从而净化寺观的氛围.明初对西僧队伍的整顿,还有一个有利条件即乘西藏黄教推行的宗教改革,因势引导,减少阻力.


明初的宗教整伤有其深刻的历史背景.其一是:元代僧、道徒的成分相当复杂,几乎来自社会各阶级、阶层,且人格形象极其污秽.他们离经叛道,不守清规戒律,声名狼籍,为世俗所不齿.元人张养浩:<<归田类稿>>卷2<<时政书>>庚戍年(1310年):"臣见方今释、老二氏之徒,畜妻育子,饮醇啗腴,萃逋逃游惰之民,为暖衣饱食之计……今日诵经,明日排‘好事’;今年造某殿,明年构某宫;凡天下人迹所到,精蓝胜观,栋宇相望……臣尝略会国家经费,三分为率,僧居二焉."可见当时的僧、道徒鱼龙杂混,良莠不齐,竟有来自逃犯和游惰者.他们不是化导为善的清教徒,而是沉溺酒色,吃荤饮腥,借作"好事"(指祈求福佑的祷告活动)而聚敛财物的恶人.国库收入,三分之二用来修建寺庙宫观及其他佛事.<<历代名臣奏议>>卷67<<治道门>>引郑介夫奏议:"今国家财赋,半入西蕃(指吐蕃僧人)……今张天师纵情姬爱,广置田庄,招揽权威,凌烁官府,乃江南一大豪霸也……僧道词讼数倍民间,如奸盗杀不法事,彼皆有之矣……僧道全免徭税,愚民多以财产托名诡寄,或全舍入常住,以求蔽役."张天师,指一方道教的首领,或道教初期"传道者"之称.可见僧道徒无异于贪官污吏,土豪恶霸.<<元史·本纪·成宗>>载:"富户夫避差税,冒为僧、道,且僧道作商贾有妻子与编民无异."富户冒充僧道以逃避赋税徭役,且僧道徒经商牟利,聚妻生子.<<明史·周广传>>:"喇嘛尤释教所不齿,耳贯铜环,身衣储服,残破礼法,肆为淫邪."更有甚者是西僧、西天僧中的所谓有"道术"者,出入宫中,向皇帝、诸王传授"房中术".,号"演揲儿法".<<元史·本纪·顺帝>>说:"哈麻及秃鲁贴木儿等阴进西天僧于帝,行房中运气之术,号演碟儿法.又进西僧善秘密法(亦房中术也),帝皆习之."元顺帝遂广采民间处女,日以继夜地纵淫作乐.明初,僧、道徒,尤其是蕃僧的恶习,积重难返,祸国殃民,危及明王朝的统治,故整顿僧道,势在必行.其次,整顿是为了"以夷治夷",或者说是"以番治番".吐蕃之俗"尚释教",僧人最受尊敬,唯僧之言听,唯僧之命是从.僧人参决国事,领兵征战,垄断诉讼,调解部落争端.明朝初年,官军经略蕃区时,遭到吐蕃的抵抗.明太祖为了招抚吐蕃部众,遂起用西僧充当土官,发挥他们在蕃部中的影响,达到不战而降,不乱而治.因此,通过整顿,重新改变西僧的形象,就显得格外重要了.<<明史>>卷330<<西域二·西番诸卫>>:"洪武初,太祖惩唐世吐蕃之乱,思制御之.唯因其俗尚,用僧徒化导为善,乃遣使招谕."明内阁大臣梁储也说:"西曾之教,邪妄不经.我祖宗朝虽尝遣使,盖因天下初定,藉以化导愚顽,镇抚荒服,非信其教而崇奉之也."①这两则史料是"以夷治夷"的最好脚注.


洪武、永乐两朝对蕃僧及道教的整顿,大致是:


"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令天下僧道赴京考试给牒,不通经者黜之.其后,释氏有法王、佛子、大国师等封号……皆一时宠幸,非制也."②


如上所述,元末明初,汉蕃僧道徒有真有假,其道德修养及文化素质极差,能识读经文者,寥寥无几.元、明时期的西藏及缘边蕃区,已处于黑暗的农奴制的统治下,教育极其落后,文盲率远远高出内地,出家者几乎全为文盲.通过集中考试,合格者发给度碟(即证书);不及格者,淘汰之.这是一次最为务实的大清洗,使冒伪者无法蒙混过关,纯洁了宗教队伍,净化了寺院宫观的环境.朝廷赐予的法王、佛子、国师等封号,是对蕃僧于经典有深厚工夫者的一种褒奖,非是一种制度.


"永乐时,诸卫僧戒行精勤者,多受刺麻(喇嘛)、禅师、灌顶国师之号,有加之大国师、西天佛子者,悉给以印浩,许之世袭,且命一岁一朝贡.由是,诸僧及诸卫土官辐辏京师."③


如果说明太祖从学识上、业务上筛?>ν?使其敬业笃学,那么明成祖则从佛教的戒律上净化西蕃僧的人格形象,并对那些戒行精勤者赐予崇高的封号,以资鼓励.与此同时,明成祖还将诸如喇嘛、禅师、灌顶国师、佛子封号制度化、世袭化,以坚定其修行的信心与恒心.最后一条整顿的内容是明成祖废除了西番僧对司法的干扰与破坏.元代及明初,西僧"每岁必因‘好事’奏释轻重囚徒,以为福利."④或者国师、佛子、法王有病者,亦奏请释放轻重囚徒,使国家的法制遭到破坏.<<明史·郑赐传>>:永乐四年(1406年),西域贡献佛舍利,郑赐因而奏请释放囚犯.明成祖说:"梁武、元顺溺佛教,有罪者不刑,纪纲大坏,此岂可效!",梁武帝、元顺帝都是佛教虔诚信徒,不忍杀生,有罪者往往得到赦免,故而法制大坏,腐败现象比比皆是,旋遭败亡.明成祖引以为戒,不准僧、道奏请释放囚徒罪犯.


明初的宗教整顿,在僧俗界产生的影响是不可低估的,尤其在对西藏的管理方面,是具有意义的.洪武、永乐二帝所赐封号对象,盖为西蕃高僧(即藏族僧侣).如永乐朝封授的大宝法王、大乘法王、大慈法王、阐化王、赞善王、护教王和阐教王,他们皆为西藏僧人,都有一定的分地进行管辖,并直接受明朝政府的册命和管理,代表明王朝镇抚其部落.根据明政府制定的僧官制度,僧官分为法王、西天佛子、大国师、禅师、喇嘛各等级.法王是最高级僧侣,奉朝廷的封授,行使地方职权.法王以下的僧官也都由明中央政府任免.僧官本人或其所遣使节的频繁朝贡和明王朝的丰厚回赐,进一步加强了汉蕃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但应当指出,这种"贡""赐"关系,实际上已演变成一种贸易性质,即"朝贡贸易".成祖以后诸帝滥赐封号,所封法王、国师、禅师、佛子、僧官等,"不可悉数,其徒交错于道,外扰邮传,内耗大官,公私骚然,帝不恤也."⑤据成化元年(1465年)礼部统计:宣德、正统间(1426年至1449年)入贡的不过三四十人,景泰年间(1450至1457年)起数渐多,至三百人,天顺间(1457年至1464年)就达二、三千人.到嘉靖十五年(1536年)猛增到"四千余人".⑥明武宗尤崇藏传佛教,自号大庆法王,"好习番语,引入豹房,由是番僧复盛",⑦成为国家的一种灾难,"四方奸民投为弟子,辄得食大官,每岁耗费矩万."⑧明王朝所封的大宝法王、大乘法王,皆可"领天下释教",对内地佛教产生直接的影响(拟有专论).尽管明初对西番僧的整顿曾带来"岁耗费矩万"的副作用,但却换来西唾的宴然.<<明史·西域>>:"追成祖,益封法王及大国师、西天佛子等,惮转相化导,以共尊中国,以故西唾宴然,终明世无番寇之患."


注:①<<明史>>卷331<<西域三·乌斯藏大宝法王>>

②<<明史>>卷74((职官三·僧道录司>>

③<<明史>>卷330<<西域二·西番诸卫>>

④<<元史>>卷202<<释老传>>

⑤⑦⑧<<明史>>卷331<<西域三·大慈法王>>

⑥<<明史>>卷331<<西域三·大乘法王>>


作者简介:王树民,男,原西藏民族学院历史系,教授.(西藏民族学院,陕西咸阳市 712082)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