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八十五章 弥勒之乱(八)

gaoyu19840128 收藏 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URL]    江洛琪兄妹偕同罗士信、长孙无垢和六个护卫剑客一行十人来到扶风郡府的城东破庙。还未去到近前,突然被十几个彪形大汉拦住去路,当先一人袒胸露乳,长相甚是彪悍,他很不友好的向江大美女亮了亮手中的兵刃,威吓道:   “江家大小姐,这里不欢迎你,你还是速速离去吧,否则修怪我们手里的家伙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江洛琪兄妹偕同罗士信、长孙无垢和六个护卫剑客一行十人来到扶风郡府的城东破庙。还未去到近前,突然被十几个彪形大汉拦住去路,当先一人袒胸露乳,长相甚是彪悍,他很不友好的向江大美女亮了亮手中的兵刃,威吓道:

“江家大小姐,这里不欢迎你,你还是速速离去吧,否则修怪我们手里的家伙翻脸不认人!”

江洛琪闻言不屑一笑,叫退挡在身前的护卫,催马来到队伍之前,冷冷言道:

“我爹爹身居弥勒教护教大法师,教主不在,教中就属他老人家最大,本小姐是他的代表,你们在这里开会,我怎的就不可以来?!难不成你家主人在这里密谋什么不可告人之事?!”

“你别在这里装好人!教中之人谁不知道,老教主就是被你所害,你还有脸提他老人家!”,那壮汉恶狠狠的盯着江洛琪,声有悲切道。

“哼哼哼...”,江洛琪一阵冷笑,声音听着是那样的甜美,品着却也是那样的恐怖,道:

“笑话,现在满城的人都知道老教主落在了官府的手里,你们还要这样诬蔑于本小姐,你们到底是何居心?”

咦?罗士信闻言奇怪的看了看江洛琪兄妹,他们不是说向天问在他们手里吗?现在怎么又扯到了官府头上了?江仲武见罗士信一脸的茫然,遂向他挤了挤眼,意思是以后再向他解释。

“哈哈哈...”,那壮汉闻言一阵狂笑,然后怒指着江大美女道:

“你这妖女别在这里放屁了,你敢说老教主的被擒与你江家无关?!算了,老子也没工夫与你纠缠,快快离去,否则老子今天就要你好看!”

“放肆!你是什么身份,敢这样与我家小姐说话?!你不要命了!”

江洛琪身边一个护卫向那壮汉怒声喝道,然后看了看江大美女,等待江洛琪的示意,只要大美女一个眼神,他就马上冲过去将其斩杀在当场。可是江洛琪今天出奇的好脾气,居然没有发飙,她示意那护卫退下,然后用马鞭指了指那壮汉,淡淡道:

“要我好看?哼哼,你要是有那本事话,就不会站在这里老老实实与我说话了。本小姐知道你不是做主之人,去告诉你家主子一声,就说本小姐前几日在城外青竹林抓了他养的几十条疯狗,你问他还想不想要回去!”

“疯狗?”,罗士信闻言不禁有些诧异,不由得开口问道:

“师妹说的是那些刺客?”

江大美女没有做声,只是淡淡一笑,算是默认了。罗士信见状心中很是不爽,明明答应自己放人,转身又全部再抓起来,这不是明摆着把自己的话当放屁吗?

江洛琪看出罗士信脸色不善,知道这厮犯了小心眼儿,赶忙换上一副天真可爱的笑容,甜甜道:

“放心,洛琪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就是。”

江洛琪的笑容对罗士信杀伤力是太大了,别管她犯了怎样的错,只有换上这副娇滴滴可人的表情,罗士信就怎么也气不起来了。

那壮汉眉头也是一皱,看来他明白江洛琪的意思,对于几十个兄弟的性命,他可没有做主的胆气。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通禀一声。”

壮汉向左右吩咐几句,然后转身向破庙而去。不多时,他再次回到江洛琪一行人等跟前,抱了抱拳,冷冷道:

“我家少主有请!”

“前头带路吧...”

.......................

江洛琪留下两个护卫照看马匹,江仲武和罗士信护在江大美女身旁,小美女由另四个剑手保护,然后众人在那壮汉的引领下一同步入对面破庙。

庙门之外门可罗雀,庙门之内却是另一番模样,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守卫之森严程度丝毫不逊于那皇宫大内。站岗之人虽然都身着普通百姓的服饰,可貌相气势却是彪悍异常,尤其当他们看到江洛琪一行人的时候,目光中更是怒火中烧,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

虽然江大美女没有言明,可是看到这样的场景,罗士信也猜得到这里是什么地方,若是估计得不错,这里八成是向家人的地盘儿。就是不知道江洛琪今天哪来的闲情逸致,怎么跑到这个龙潭虎穴里来,人家正愁抓不住她,这丫头倒自己送上门来。

不解归不解,罗士信却是不敢掉以轻心,这里是人家的一亩三分地儿,弄得不好,怕是又要血战一场。罗士信偷眼看看江仲武和江洛琪,这兄妹俩倒是自得的很,丝毫没有深入虎穴的觉悟,嚣张之态,连罗士信看得都很是不爽。

一行人随那壮汉穿过天王殿,来到大雄宝殿前的广场,好家伙,不算四周岗哨,这里聚集了足有上百人。他们见江洛琪等人进来,纷纷向左右闪开,为他们让出一条路来。大美女也不客气,丝毫不理会两侧之人怨毒的眼神,大摇大摆的从中走过,径直去到大雄宝殿之前。

大雄宝殿门前伫立四人,一前三后。罗士信定睛一看,只见当先一人背手而立,一身黑衣长袍,腰间系带,三十多岁年纪,头上无毛,天灵盖前点有四个戒疤,看样子他应该是一个和尚出身。他身后三人两男一女,两个男的都有五十多岁年纪,女人年轻一些,可也得有四十出头儿。

“无事不登三宝殿,江小姐今日屈尊前来,到底所谓何事,你直说吧!”

那光头男子当先出声,虽然话还算客气,可是他的神色却是不善。江洛琪闻言淡淡一笑,轻声言道:

“向大哥这话说的就不在理了,洛琪身为教中之人,我爹爹又是本教护教大法师,向大哥在此聚众开会,洛琪怎的就不可以来呢?”

听两人的对话,罗士信猜到此人就应该是传说中的向海明。整体来看,这家伙模样倒也算威武,可是眉宇间却缺少一种霸气,给罗士信的感觉是,他充其量不过是一个黑帮老大而已,再往高看,怕就是没那个能耐了。

“你这妖女还有脸说自己是我教中人,教中兄弟死于你手者,怕是你自己都数不清吧!”

向海明没有开口,他身后一个老者却率先发难,指着江大美女的鼻子恶狠狠的指责道:

“你说,我齐老弟是不是在你手里?!”

向海明并没有阻止那老者质问江洛琪,只是眯缝着眼看着江大美女,看样子他也很想知道答案。

“穆先生,您老这话儿从何说起,我什么时候杀害过本教兄弟了?还有你口中的齐老弟,既然他是你的兄弟,怎么倒向我问起他的下落来了?如果您老需要洛琪帮忙找人,洛琪倒是可以帮忙,只不知你那兄弟姓齐名甚呢?”

对于老者的指责,江大美女丝毫不以为意,虽然她明知道老者口中所指之人就是青竹林那些刺客的首领齐毅戚,可偏偏要装可爱充无知,不紧不慢的反问道。

“你!”

其实指着鼻子互相对骂并不是高技术含量的气人,像江洛琪这般才软刀子割人,才是恶心人的最高境界。那老家伙被江大美女气得不轻,抄家伙就想动手,还是那向海明稍有些理智,抬手止住了暴怒的穆老头儿,冷冷的向江洛琪道:

“江小姐,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不错,刺杀你的那些人是我派去的,原因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我现在只想知道,你怎样才肯把我的那些兄弟放了!”

“哼哼哼...”,江洛琪闻言一阵冷笑,掷地有声的问道:

“原因你知道,本小姐却不知道!今天当着这么多兄弟的面前,向大哥能否把话说清楚,我江家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为什么非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哈哈哈...”,那光头向海明也是一阵狂笑,反唇相讥道:

“你们没得罪我,可你得罪了我教千千万万的兄弟!自从你接手你爹的权利,就不断的清除教中异己,还是刚刚穆先生的那句话,我教死于你手的兄弟,怕是你自己都数不清吧!”

“向海明,你说话可要讲凭据,你说我害死教中兄弟无数,证据呢?拿出来啊!”

说着江洛琪冲光头向海明一摊手,向他要证据。这一时间让向海明上哪里去找,别说向海明自己,就是江洛琪身旁的罗士信,也都感觉大美女在强词夺理,可是对方还偏偏驳不倒她。看向海明脸色有些难看,江大美女冷冷一笑,又道:

“哼!先前说我谋害了老教主,指使教中长老不断的攻讦于我,把本小姐逼走大兴,可现在官府已经贴出告示,言明老教主是落入官家之手,你还有何话说?!现在你又说我残害教中兄弟,却又拿不出证据。你这样陷害于我江家,容不得我们在教中立足,那清除异己之人,怕就是你自己吧!”

论起诡辩的功夫,向海明哪里是江妖女的对手,一番言辞下来,向海明被噎得脸色阵青阵白,两眼直冒火。

“哼!我不与你这丫头做口舌之争,我只想知道你怎样才肯放了我那些兄弟?!”

“你向海明不仁,我江洛琪却不会不义。那些人既然是教中兄弟,我自不会为难他们,回去之后我就会放人。不过洛琪到想问问,你召集众多教中尊者、坛主在此开会,到底要干什么?”

向海明把头一歪,不屑的道:

“这与你何干?”

江大美女闻言诡异一笑,道:

“你不肯说,那让洛琪来猜猜...我教十二尊者来其三,七十二坛主也来了大半,而此时官府又贴出告示,说我教教主在他们手中,搞出这么大的阵容,莫不是为了商量如何营救教主他老人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