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的舞步 一 039

過山風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4/[/size][/URL] 039 第二天上午,大秦在网上公布了一段名为《秦保军大战白衣鬼》的视频。其内容是秦保军先冲进一间房子里,然后把一个身裹白袍的家伙痛打了一顿。其实也就是孔英文昨天晚上拍摄的秦保军冲进仓库,然后痛打佐愉民的那段视频。 下午,秦保军在孔英文的陪同下来到医院慰问佐愉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4/


039



第二天上午,大秦在网上公布了一段名为《秦保军大战白衣鬼》的视频。其内容是秦保军先冲进一间房子里,然后把一个身裹白袍的家伙痛打了一顿。其实也就是孔英文昨天晚上拍摄的秦保军冲进仓库,然后痛打佐愉民的那段视频。


下午,秦保军在孔英文的陪同下来到医院慰问佐愉民。秦保军向医生询问了佐愉民的病情。医生说佐愉民伤势不重,几天以后就可以出院了。秦保军得知佐愉民用不了几天就又可以冲锋陷阵了,喜出望外,亲自来到病房探望佐愉民。秦保军说:“愉民哪,你辛苦了!你是我大秦的钢铁长城!你要早一点好起来!大秦不能没有你呀!”


“我知道!”佐愉民坐在病床上,对站在他跟前的秦保军说道:“其实这样的伤算不了什么!我特别抗打!对了,秦三爷,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唉!别提了!”秦保军道,“你从楼梯上滚下来以后,突然从楼上冲下来一个穿白袍子的!他好像跟你有仇似的,二话不说就照着你身上又踢又打!我看你的擀面杖掉在地上,就捡起来把他揍了一顿!后来爱瑞斯和黑地滋来了,我就把那个穿白袍子的交给他们了!”


“幸亏秦三爷运用卓越的军事才能及时将敌人击败!”孔英文道,“要不然,佐兄恐怕性命难保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佐愉民说,“原来是秦三爷救了我!多谢秦三爷的救命之恩!”


“愉民哪,不要这么客气嘛!”秦保军道,“我怎能忍心让你被奸人所害!?”


“秦三爷真乃仁慈之主!”孔英文道,“天下苍生可真是有福了!”


“对了!”佐愉民说,“爱瑞斯他们在干什么!?他们把钥匙还给咱们了吗!?”


“他们哪敢不还!?”孔英文道,“秦三爷不但让他们把钥匙还给咱们,还让他们对昨天晚上的所谓调查作出解释!他们刚才约咱们今天晚上到公园里去,声称要把事情解释清楚!”


“会不会是爱瑞斯设计的奸计!?”佐愉民说,“想趁机把我大秦扼杀在摇篮之中!?”


“秦三爷也是这么想的!”孔英文说,“他本想让你护驾,可惜你现在有伤在身!”


“哼,哪能因为这点小伤就耽误了大事!”佐愉民说,“我马上就出院!今天晚上我就跟在秦三爷身边,看谁敢造次!?”


在黑地滋的客厅里,黑地滋,爱瑞斯和风无畏正围坐在一张桌子旁。


“白色奋进党?”风无畏把手里那碗碧螺春放在桌子上,“原来租用那间仓库的是他们。”


“嫌犯的确是这么说的!”黑地滋两肘支在桌面上,十指交叉着靠在自己的嘴上,双眼注视着风无畏,“您知道关于这些人的事!?”


“我只是听别人提起过。”风无畏说,“听说他们经营毒品生意。”


“是的!”黑地滋道,“据说他们正在跟一个叫姬现龙的人合作!您听说过这个人吗!?”


“他是我舅舅的儿子。”风无畏说,“没想到他正在靠这种手段敛财。”


“能说得详细点吗?”爱瑞斯靠在沙发背上,跷着二郎腿,双臂交叉着放在胸前。“我想知道你舅舅家里都有哪些人。”


风无畏:“我的舅舅,也就是飞龙帮的头领,叫做姬飞龙。他有四个儿子,从大到小依次是姬跃龙、姬惕龙、姬现龙和姬潜龙。”


黑地滋:“很好!一家子都是龙!”


风无畏:“在飞龙帮里,我的舅舅独揽大权。他把城市划分为四个区域,每一个区域分给一个儿子管理。”


“那您呢!?”黑地滋说,“您的舅舅没分给您一块领地吗!?”


“他给了我一片荒山野岭。”风无畏说,“我在那建了一座庭园。你们曾经去过。”


黑地滋:“毒品交易是不是飞龙帮的主要资金来源!?”


风无畏:“那倒不是。飞龙帮虽然是靠种毒起家,现在却极少接触。”


黑地滋:“那么姬现龙为什么参与毒品交易!?”


“我的舅舅已经六十多岁了。”风无畏说,“我那四个表兄为了夺位,多在私下培植自己的势力。他们虽然都是我舅舅的儿子,却都不是一母所生。三哥一直在想方设法壮大自己的势力,他多次拉拢四哥,可是四哥一直置身事外。看来三哥虽然势单力孤,却不想放弃,所以他参与犯毒,也就不足为奇了。还有,最近飞龙帮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黑地滋:“是什么!?”


风无畏:“我的二哥死了。”


黑地滋:“被你的第三个哥哥杀死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风无畏说,“听说他是在家里看恐怖片的时候被吓死的。”


爱瑞斯:“这可能吗?”


“不是没有可能。”风无畏说,“二哥的母亲是我舅舅的表妹,所以二哥天生薄勇寡智,对大哥唯命是从。”


黑地滋:“近亲结婚!?”


风无畏:“二哥一死,大哥就断言三哥是凶手,所以他们现在已经公开反目了。”


“这是很自然的!”黑地滋说,“您的舅舅如何处理这件事!?”


“还不清楚。”风无畏说,“大概要等到二哥下葬的时候才会知道。”


黑地滋:“什么时候!?”


风无畏说:“这要看他们什么时候能找到陪葬的人。”


“陪葬!?”黑地滋说,“把人活埋!?”


“当然了。”风无畏说,“而且我舅舅天生迷信,非要找一个八字和我二哥相和的年轻女人。”


黑地滋:“这么说水房的那个老太婆绑架钱芬的目的就是用她来陪葬!?”


“我想应该是。”风无畏说,“她只要随便找一个人送到我舅舅那去,就算立了大功。一个陪葬的人,谁都不愿接近,又有谁会去查证她的生辰八字呢?”


“您的家庭可真复杂!”黑地滋说,“那么那张扑克牌呢!?我们在那个老太婆那得到一张印有梅花九的扑克牌!那其实是一张磁卡!”


“只有飞龙帮的骨干成员才有。”风无畏说,“借助那些磁卡可以进入飞龙帮的一些秘密地点。”


爱瑞斯说:“看来形势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恐怕接下来会更复杂。”风无畏说,“因为默悍魔德的儿子就要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