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使命 第一部 第五十九章 牵涉大事

而山 收藏 1 6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



胡里晨大惊:“此事万万不可,集团军警卫营调上去了,集团军司令部的安全谁来保护?”他想想,建议:“既然特种兵营是为了最后的巷战,不如让第九军组织军部的文职干部增援第36师?”

杨诚志瞟一眼,大摇其头:“不可!除非所有的部队都打完了,否则,便是还有一个兵,我们也不能动文职干部。”在杨诚志眼里,文职干部是整个指挥体系完整畅通的保证,而每一条适当的命令及时地下达到各作战单位,各作战单位协同作战所产生的效果要远远大大于让文职干部上战场去杀一两个敌人。当然,文职干部培养的成本、周期要远远大于其它士兵,这也是杨诚志不让文职干部轻易投入战场的主要原因之一。

“集团军司令部的安全怎么办?”胡里晨还是放不下心。

杨诚志道:“让第十军的特种兵营进城接替集团军警卫营的保卫工作!”

“通知马陵!这是给他的最后一点援兵了,要他悠着点打!”杨诚志忿忿道。

双堆集第36师师部,马陵正呼呼地睡着大觉,他已有二十八个小时未好好地睡一觉了。

“师长!师长!集团军司令部电话。”第36师师参谋长聂清清轻轻叫唤。马陵比他小八岁,但他打心眼里佩服马陵的指挥,其它高级将领他不知道,但从师一级的将领中,他认为马陵绝对数一数二。

“什么?敌人又打上来了?”马陵从睡梦中惊醒,跳起来抓着钢盔便走。

“师长!不是敌人打上来了,是电话!集团军司令部胡里晨参谋的电话!”见马陵的疯颠模样,聂清清未感一丝好笑,反而一阵怜悯涌上心头。师里很少有人知道马陵乃林逸的妻弟,但聂清清知道,这也是聂清清对马陵佩服的地方之一——马陵从不向外炫耀这种特殊身份,也从未向知道他这种身份的人显露过凌人盛气。

“哦!电话啊?说什么了?”马陵揉揉眼,试图尽量清醒自己。他现在的样子,蓬头垢面,如非身着一身迷彩服,与一个乞丐没啥分别。自俄军进攻以来,他还未洗过一次澡,双手油黑油黑,平日里一个英气俊美的大帅哥变成如此模样,不知肖晶看到了作何感想?

“司令部丢来一句话,增援来一支部队!”聂清清道。

马陵坐下来,还是有点走神:“什么话?”

“务必守住双堆集!”聂清清说,接着向外叫道:“警卫员,为师长端盆洗脸水来!”三点钟时,马陵从前线回来,警卫员为其端来一盆水,可进屋一看马陵已呼呼入睡了。

“增援部队有多少?”马陵摇摇脖子,随意问。

“集团军司令部的警卫营!”聂清清没有说人数,却报出增援部队的名头。

“什么?又是警卫部队?”马陵这回彻底清醒过来,他陷入深思中。这说明两个问题,哈尔滨城已十分危急;集团军保住双集堆的决心异常坚定。

马陵长叹苦笑,他情愿不要这支增援部队。

“通知各部队作好准备,打点起精神,天又快黑了!”马陵站起来,往外走。双集堆处的战斗有点奇怪,这里白天稍安静一点,到了晚上则是炮声轰鸣,火光冲天,仗打得激烈,如白昼般。

“集团军警卫营怎么办?”聂清清追上一步问。

“先让他们呆着,不到时候不要用他们!”马陵可不敢把军部的警卫营打没了,又把集团军司令部的警卫营又消耗掉。

他的话音刚落,外面轰天的炮声响起,今夜俄军的进攻又开始了。

东部,松花江下游依兰段,这里是中俄东北战场的另一主战场,这里的情况不同于哈尔滨城的战斗,此处人民军不存在后勤补给的问题,负责进攻的人民军第三集团军的第十一军与第十二军火力完全占优势,但因人民空军没能完全阻断北岸俄军的增援,所以他们一直未能把优势转为胜势。但这种情况随着人民军第九集团军的第三十三军与第三十四军的到来发生了转变。同时,人民军空军对松花江江面轰炸强度的不断加大,也对俄军的后勤补给支援造成了很大威胁。

以前依兰战场由第三集团军参谋长顾勇指挥,现在为首先彻底解决东部依兰战场的问题人民军增援部队不断加大,鲁万常也亲临依兰战场组建依兰战场前线指挥部,任命顾勇为前线指挥部总指挥,下辖第三集团军第十一军、第十二军、第九集团军第三十三军、第三十四军;空军第三战斗机师与第三轰炸机师协同作战。

增援部队第三十三军与第三十四军到位后,人民军士气大振。在前线指挥部第一次联合军事会议中,顾勇首先明确指出占领依兰城东西两面的翠麻岭与三树山两个制高点是决定整个战役胜利地的关键,因为占据这两个制高点,便能控制住整个松花江江面,便能切断北岸俄军的援助,这一点与另一端的哈尔滨战场何其相似?

公元1875年8月20日五点,天还是蒙蒙亮,三颗信号弹射上天空,借着尚未亮透的天空闪出嫣红的曳光,人民军东面的第十一军第44师与西面的第十二军的第48师同时向翠麻岭与三树山发起进攻。

三树山并不是山上只长有三颗树,而是许多的树,甚至可以用密茂来形容。对于三树山战略位置的意义,俄军同样有着清醒的认识,他们在山上置有重兵把守,并设有一个十门火炮的轻炮阵地,但俄军真正厉害的还不是这点,而是俄军在三树山周围挖了一个三米长两米深的沟壑。

不填平沟壑,休想冲得上去,面对这个难题,第48师与军工兵营积极商量对策,决定以火力压制敌人,在三树山四周强行搭建二十个渡板桥。

整个搭桥的过程,就是一场人民军战士前仆后继英勇献身的过程,一架架四五米长的云梯“啪啪”地倒下横架两岸,马上便有背着木板的战士冲上去铺设。一块一块木板接连过去,许多战士便是在铺设木板中牺牲了,他们有的掉下了沟壑,沟壑到处是木削、铁藜、地雷等,有点爬在云梯架上,人却死了,后面上来的战士,为了加快铺设速度,只得含泪忍心地把战友们的尸体拔下沟壑中。

一个小时的激战,第48师仅架设好三架渡板桥,冲过去的人民军战士要么战死,要么退了回来,当然,俄军沟壑附近第一线与第二线的防御阵地遭到人民军炮火的彻底遭毁。

中午时分,工兵部队从实战中重新改进的云梯架投入使用,这次的云梯不能再叫云梯,而应叫云板,因为除了两头有两个空位利于抬拿外,中间已全被木板密实铺盖,这样便省却了再派人去铺木板。

真可惜了先头因铺板而牺牲的战士们,也气炸了幸存下来的战士们:“先头他们想什么去了?怎么不早想出这种云板啊?”

这次的横渡顺利许多,二十多架渡板桥成功架毕,人民军蜂拥而过,保证了人民军进攻部队的数量。

傍晚时分,三树山首先被第48师攻下,俄军被歼三千余人;一个小时后,东面第44师攻下翠麻岭,俄军被歼四千余人。当晚,人民军在两个制高点设置重炮阵地,开始用火炮封锁松花江面,这比用轰炸机封锁有效得多。第三轰炸机师被解放出来,他们开始执行其它轰炸任务。

公元1875年8月23日上午八时,人民军依兰前线指挥部向依兰城发动总攻,随着总指挥顾勇中将的一声令下,人民军万炮齐发,顿时依兰城周边变成一片火海。人民军分东、西、南三路进攻,东面是第十一军;西面是第十二军;南面是第三十三军与第三十四军的136师、第135师,其第134师与第133师作整个战役的预备队。

总攻的当天歼灭俄军两万余人,晚上,三路人民军已把五万余俄军压缩到依兰城周边两公里范围内,大部分俄军被迫退入城中,了无外援的他们已成了瓮中之鳖。

激战一整天攻守双方均精疲力竭,整个战场安静下来,除了担任警戒的部队,士兵们都进了梦乡。但人民军依兰前线总指挥部的灯还亮着,作战参谋们还在忙碌,总指挥顾勇还在精心筹划着明天的攻城战。

顾勇是林逸的第三任军务秘书,也是林逸颇为赏识之人,跟随林逸几年,他那冷血的性格也改变不少,不再强求为达目的而不计损失了。

依兰战役牵涉到一件政治大事,昨天,林逸亲自与顾勇通过电话,强调:依兰战役只许胜不许败,四天之内结束战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