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国强军,人民空军加速现代化建设.

香港《镜报》近日发表署名仲一平的文章说,近来国际上炒作"中国威胁论",一个重要论据就是中国连年军费增长的比例很大。其实,如果仔细研究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国防建设的历程,就可看出这是"忍耐"多年后的一种厚积勃发现象。中国国防建设开始实行"富国强兵"全新政策。


这篇题为《中国国防实行"富国强兵"新策》的文章原文摘录如下:


中国在国际上崛起的势不可挡,使美国、日本等国在军事上的猜忌也日益增长,要求"增加透明度"成为近年来对华交涉的重要内容。自1998年以来,中国政府每两年发表一份"国防白皮书",2007年8月起又正式宣布参加"联合国军费透明制度",申报军费开支和武器进出口情况,国际上的种种非议仍有增无减。除去一些别有用心的渲染,有些人只看到近十年来中国国防投入每年以百分之十几的比例增长,而没有看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军队建设的众多历史欠账需要补偿。若是全面地看待中国国防事业的进程,就可以对现在的发展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从此减少误解、减少猜忌幷增加信心。


国防建设结束"忍耐"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中共十七大的政治报告中,首次提出了"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程中实现富国和强军的统一"。这句意味深长的话语,表达了中国领导人在国防建设上开始实行的一个全新政策,即改变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军队建设为经济建设让路的提法,注重二者同步发展。目前中国的GDP总量按外贸汇率计算超过30000亿美元,已仅次美国、日本居世界第三,若按联合国货币基金的平价购买力标准计算则早已是世界第二,国防投入增长到这一位次,也才符合中国的大国地位。


1978年末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改变了过"左"的内外政策,确定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那时中国的GDP总量居世界第八,科技总体水平更是落后几十年,加上以往的国家领导人因长期对战争形势估计过高,国家经济总量与军费开支的比例严重失调。1979年中国的GDP总量不过4030亿元人民币──当时折合 2500亿美元,同年军费开支却达220亿元,再加上国防科研费和民防费用等开支,实际上国防投入占国民经济总量的7%以上,占政府财政开支的四分之一。在世界各大国中,这一比例仅次于苏联,对百废待兴的中国是一个沉重负担。邓小平在确定改革开放的决策时,在国家诸项大笔开支中只能从国防费中挤出钱来,于是从1980年以后逐渐削减军费和减少人员,1985年又正式提出"军队要忍耐"的口号。


解放军的这一"忍耐",使全军由临战型转为和平型,武器装备更在多年间处于"简单维持型"。在1986年以前的七年间,解放军总员额从590万人减少到320万,军费在物价每年上涨百分之十几的情况下限制在200亿元以下。至1990年,军费总量只有209亿元,按美元汇率在世界上降到第十几位,还不如台湾和韩国。这区区军费之数,当时除发官兵的薪金和津贴外,连训练费都不足。从1987起,时为中共总书记的赵紫阳同意军队以生产经营弥补经费不足。从那时起,全军出现了忙于经商创收的风气,虽然每年成百亿元人民币的收入以勉强补上了开支缺口,却严重干扰了正常工作,也助长了腐败现象的出现。这时全军除特殊的个别装备外,兵器方面基本处于只研究而不生产的状态。


当时邓小平能下这种非凡的决心,是看准了国际形势非常有利,美苏两个超级大国都在拉拢中国,短期内不存在严重的外部威胁。1991年苏联瓦解后,美国对华开始采取部份打压措施,邓小平仍提出"韬光养晦"的方针,不搞对抗,在国防事业上仍坚持"忍耐"方针,从而保障了经济建设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有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自九十年代末以来,国际形势有了很大变化。中国在钢、煤、水泥和机械等主要工业品的产量上都已居于世界首位,且有了"世界工厂"之称,综合实力的软肋恰恰显现为科技创新能力和军力的不足。在这种形势下,按中国国防白皮书公布的数字,自1999年之后军费投入的比例才超过国民产值增长的比例。由于近八年来中国每年的GDP增幅达9%,军费平均增长百分之十几幷不算太多,但在国外看来却是一个很不得了的比例。


多增军费理所当然


中国历来宣布的"国防费",按照白皮书中的列举的细目来看,实际只是解放军的维持费,即只包含武器装备采购费、军人生活费和日常维持费(训练、施工和执勤等)这三大项。负责边海防和内部防卫的武警部队由公安费开支,国防科研和军工企业的科研费等也不在其内,因此西方专家认为真正的"国防费"要比实际公布的数字高一倍或更多。2007年国务院公布国防费(实际是现役军队维持费)为3509亿元,比上一年增长17%,扣除物价上涨因素其实际增长还是有限,且仍带有对前些年欠债的补偿性质。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至九十年代,解放军在十几年间因"忍耐"而遗留下大量问题,尤其表现为军人待遇低和武器严重落后这两项。按国防白皮书中的数字,现有军费三分之一要用于"人头费",即解决现役官兵的薪金和衣食住房。按现有230万军人计算,人年均也不过5万元左右,幷不高于经济发达地区的职工,因而下一步还有继续提高的必要。武器装备方面的欠账更为突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前期,解放军的武器大都落后世界先进水平二十年以上,此后十几年间又处于"简单维持"而极少更新的状态,目前全面换装武器更需要巨额采购费。


空军更换新战机任务最急迫


以解放军陆军而论,进入新世纪时现役数千辆主战坦克绝大多数仍为五九式,系1959年定型的苏联T-54A的仿制品,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生产型虽有改进,却大都磨损严重且性能早已过时。中国虽研制出有国际先进水平的九六式、九九式坦克,前者单价却在千万元以上,后者单价超过2000万,仅计算全部的车体换装费就至少需要数百亿元,此外还要加上同样巨额的附加设备和弹药费用。


现代海军更属靠金钱和高科技堆积起的"贵族军种",中国在实行忍耐的十几年间服役的大型水面舰只仅为两艘排水量四千吨级驱逐舰(即前些年的"出访明星"112号和113号),进入新世纪后原有的几十艘驱逐舰、护卫舰大都服役期满、性能落伍亟待更新,潜艇也同样如此。以中国从俄罗斯军购的单价而论,一艘七千吨的"现代级"驱逐舰已需六亿多美元,一艘常规"基洛"潜艇需两亿多美元,国产的同类舰艇也不会便宜多少。


现代空军的装备费同样近乎天文数字,中国空军需要更换飞机的任务又最为急迫。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的上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