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警察摔死人案续:警察串供称其系自杀(图)

cengkeji 收藏 4 531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李胜利的父亲李清武手捧儿子遗像


李胜利之死



检察机关最终通过调查勾勒出了当时的情况。



2004年9月19日,吕秋玲拒绝向李胜利转让移动收费厅,又害怕李的妻子来找事,便找到其胞弟吕留生商量。当日下午,吕便找到了他的朋友——该辖区片警李立田,商量如何教训李胜利。


李立田想出了一个办法,他要吕留生去买一把刀,然后由他以警察的身份来裁定李胜利带刀来营业厅闹事,警方可以李非法携带管制刀具而对李拘留15天。吕于是去周口市中州商贸城一个老太太的摊上花10元钱买了一把木把尖刀,交给了李。



2004年9月20日上午,李立田在派出所和副所长冷飞、民警孟军伟商量了“修理”李胜利的计划,然后带着张伞、许磊两个实习民警开车埋伏在移动收费厅边,见吕留生将李拦住后,李立田趁乱把尖刀放到李胜利的车篓里,然后将李带到派出所,留置在二楼值班室。



在值班室里,李胜利试图劝说吕留生放弃对他的报复,被拒绝。



为了酬谢帮忙的警察,吕留生在位于周口市文明路的一个饭馆点好了酒菜。派出所来了两辆警车,副所长冷飞、女警察王海宇、李立田等七名警察和一名叫贾学会的男子到场,贾是一个外地农民,租住在派出所旁边,是派出所的线人兼零工。席间,吕做了一个自我介绍,要警察朋友好好收拾一下李胜利。



在警察畅饮期间,李胜利在派出所里似乎感受到了威胁,他央求人家借给他手机打电话通知家人,终于有人借他手机,但却无法接通电话——他家电话因为欠费停机,电话亭的话筒坏了。



李胜利最后拨通了吕秋玲的电话,央求她放过他,被吕秋玲拒绝。



下午2点左右,喝完三瓶白酒和一箱啤酒的警察和吕留生回到派出所。李胜利被警察们带到了三楼北起的第三个房间,这是一个前派出所所长办公的套间。



李立田在后来的调查中供述,他进入房间后对着李胜利开骂,“听说你是一个地痞,经常去找事,今天你还不老实,可要收拾你”,并问刀子是不是他的,李胜利坚决否认。



吕留生冲上去扇了李胜利两个耳光,李胜利想还手,被贾学会按住,吕揪住李的领口往里屋拖,李开始大喊救命。



李胜利左脚上的袜子被脱掉,然后被堵住了嘴。吕抓起一件衣服蒙住李的头,一手抱住李的头,一手开始殴打李。李再也看不见、叫不出。



吕的行为显然鼓舞了其他警察的暴力欲望,冷飞、李立田、孟军伟、张伞、许磊、王海宇和贾学会一拥而上对李拳打脚踢。七八分钟后,李胜利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李立田此时还在踢打并不住地叫骂。



李胜利还是没有动弹,吕留生弯下腰去掐了掐李的人中,李口鼻流血,呼吸微弱。



李立田和吕留生说,把他从楼上扔下去,就说他是跳楼自杀。



身为派出所领导之一的冷飞想了几分钟,“觉得警察打人的事情不能被外界知晓”。他对李立田的建议没有明确表态,只是说他负责把楼下的人都召集到其他房间里。



涉案民警在后来的供述中说,他们心想如果刑讯逼供并导致人重伤的事一旦暴露,他们将被开除出警队,还将承担伤者的医疗费用。中国一些地区警方殴打或者虐待犯罪嫌疑人,造成了诸多事故和恶劣影响,刑讯逼供被列入警务督察重点,力图遏制“警察打人”。

李立田想出了一个办法,他要吕留生去买一把刀,然后由他以警察的身份来裁定李胜利带刀来营业厅闹事,警方可以李非法携带管制刀具而对李拘留15天。吕于是去周口市中州商贸城一个老太太的摊上花10元钱买了一把木把尖刀,交给了李。



2004年9月20日上午,李立田在派出所和副所长冷飞、民警孟军伟商量了“修理”李胜利的计划,然后带着张伞、许磊两个实习民警开车埋伏在移动收费厅边,见吕留生将李拦住后,李立田趁乱把尖刀放到李胜利的车篓里,然后将李带到派出所,留置在二楼值班室。



在值班室里,李胜利试图劝说吕留生放弃对他的报复,被拒绝。



为了酬谢帮忙的警察,吕留生在位于周口市文明路的一个饭馆点好了酒菜。派出所来了两辆警车,副所长冷飞、女警察王海宇、李立田等七名警察和一名叫贾学会的男子到场,贾是一个外地农民,租住在派出所旁边,是派出所的线人兼零工。席间,吕做了一个自我介绍,要警察朋友好好收拾一下李胜利。



在警察畅饮期间,李胜利在派出所里似乎感受到了威胁,他央求人家借给他手机打电话通知家人,终于有人借他手机,但却无法接通电话——他家电话因为欠费停机,电话亭的话筒坏了。



李胜利最后拨通了吕秋玲的电话,央求她放过他,被吕秋玲拒绝。



下午2点左右,喝完三瓶白酒和一箱啤酒的警察和吕留生回到派出所。李胜利被警察们带到了三楼北起的第三个房间,这是一个前派出所所长办公的套间。



李立田在后来的调查中供述,他进入房间后对着李胜利开骂,“听说你是一个地痞,经常去找事,今天你还不老实,可要收拾你”,并问刀子是不是他的,李胜利坚决否认。



吕留生冲上去扇了李胜利两个耳光,李胜利想还手,被贾学会按住,吕揪住李的领口往里屋拖,李开始大喊救命。



李胜利左脚上的袜子被脱掉,然后被堵住了嘴。吕抓起一件衣服蒙住李的头,一手抱住李的头,一手开始殴打李。李再也看不见、叫不出。



吕的行为显然鼓舞了其他警察的暴力欲望,冷飞、李立田、孟军伟、张伞、许磊、王海宇和贾学会一拥而上对李拳打脚踢。七八分钟后,李胜利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李立田此时还在踢打并不住地叫骂。



李胜利还是没有动弹,吕留生弯下腰去掐了掐李的人中,李口鼻流血,呼吸微弱。



李立田和吕留生说,把他从楼上扔下去,就说他是跳楼自杀。



身为派出所领导之一的冷飞想了几分钟,“觉得警察打人的事情不能被外界知晓”。他对李立田的建议没有明确表态,只是说他负责把楼下的人都召集到其他房间里。



涉案民警在后来的供述中说,他们心想如果刑讯逼供并导致人重伤的事一旦暴露,他们将被开除出警队,还将承担伤者的医疗费用。中国一些地区警方殴打或者虐待犯罪嫌疑人,造成了诸多事故和恶劣影响,刑讯逼供被列入警务督察重点,力图遏制“警察打人”。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