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暗恋因缘[第一军团]

庚家模范生 收藏 8 177
导读:[size=14]2002年初秋,刚开始的大学生活,让从南方小城初到长春的我无所适从。我经常一个人游走在校园内外,企图窥破这座我即将寄身四年的城市。 那时候的校医院和林业宾馆之间有一排破旧的小平房,一家鲜花店寂寞地躲在那里,看着人民大街上的车来车往。我已经记不起当时是什么原因走进那家花店,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绝不是去买花。花店里有扑鼻的花香和舒缓的音乐,一位30多岁的大姐安静地坐在吧台后面整理自己的CD与杂志。事隔多年,我与她如何开始的交谈都已经印象模糊了,但是我清楚地记得她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你喜

2002年初秋,刚开始的大学生活,让从南方小城初到长春的我无所适从。我经常一个人游走在校园内外,企图窥破这座我即将寄身四年的城市。


那时候的校医院和林业宾馆之间有一排破旧的小平房,一家鲜花店寂寞地躲在那里,看着人民大街上的车来车往。我已经记不起当时是什么原因走进那家花店,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绝不是去买花。花店里有扑鼻的花香和舒缓的音乐,一位30多岁的大姐安静地坐在吧台后面整理自己的CD与杂志。事隔多年,我与她如何开始的交谈都已经印象模糊了,但是我清楚地记得她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你喜欢赖声川吗?”


赖声川是谁?我一脸茫然。


那位大姐很兴奋地开始给刚从高中教科书里爬出来不久的我讲赖声川,讲这位“台北剧场最闪亮的星星”,讲让她如痴如醉的话剧《暗恋桃花源》。我安静地听着,脑子里开始想象那些冲突的悲喜故事。她还送给我一张艺术电影与戏剧的名单,上面密密麻麻写着杨德昌、侯孝贤、王家卫、金基德等人的作品,名单的最后,是赖声川和他的电影与戏剧。


由此,我记住了赖声川与他的《暗恋桃花源》。




2004年暮春,彼时的师大有一个很优秀的社团叫做“花音剧社”。剧社在校园里演出和聚会,在浮躁而现实的校园里追寻着戏剧梦想。我一直远远地关注着他们、欣赏着他们、羡慕着他们。直到有一天,我在图书馆门前的告示栏里看见了这样的海报:


花音剧社《暗恋桃花源》……


噢,我终于可以去看看传说中的经典了,终于可以去看看那些悲欣交集的故事。在这个校园中,还有这样的一群追梦人,彼此温暖,也温暖了角落里默默关注他们的我。


但是我最终没有走进音乐厅去看花音版的《暗恋桃花源》,原因很简单:我期望第一次看这部话剧是正襟危坐、由始至终地观看赖声川先生亲自导演制作的版本,不希望别的版本先入为主地占据了我对这个故事的感觉。


我向花音剧社的同学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和无奈的歉意,我甚至不知道他们的演出最后是否获得了成功,演出的那个晚上,我坐在图书馆四楼南侧的理科阅览室里面看书,心中暗暗在想:他们的大笑之后会不会有人流泪?




2006年深冬,急于回家过春节的我和一群老乡一起挤在T121喧嚣拥挤的硬座车厢里。春运时期24个小时的旅途让人烦躁,我在弥漫着方便面味和各地方言的车厢里昏昏欲睡。就在这无意间,我看见坐在我对面的同学手里读着一份《南方周末》,报纸朝向我这一版上写着醒目的标题:暗恋因缘。


报纸上有好几张《暗恋桃花源》的剧照,我清楚地看见了林青霞浅浅的笑脸。我的睡意全无,小心翼翼借过了那张报纸。


那一期的《南方周末》用了足足两个版面介绍赖声川与他的《暗恋桃花源》。我开始了解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开始了解《暗恋桃花源》背后的丁乃竺与赖梵耘,还有林青霞、金士杰、李立群、黄磊、袁泉、何炅、谢娜、喻恩泰,还有很多与这部话剧息息相关或命运相连的人。


我对报纸描述的这样一个桥段念念不忘:1986年冬天,赖梵耘6岁,住在台北近郊阳明山的一个大房子里,她家大门从来不锁,不停有叔叔阿姨进进出出。屋外的风呼呼地灌进来,她照例打完电动,躺在客厅沙发上睡着了。沙发后面,妈妈丁乃竺照例跟金士杰叔叔在排戏,这次排的是爸爸赖声川的《暗恋桃花源》。


我在春运拥挤的火车车厢里,闭着眼睛想象20年前阳明山上的那一幕,陶醉了整个旅途。我诚恳地向那位同学索要了那张报纸,工工整整地叠好放进我的行李箱里。那张报纸被我从火车上带回了家,再从家带到了长春,又从长春带到了北京,如影随形,精心呵藏。




2008年仲夏,赖声川导演《暗恋桃花源》在中国大陆公演第100场。当时正值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近一个月,剧组决定第101场作为赈灾义演,演出的收入将全部用于在四川灾区援建一所希望小学。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心中默想:我要看这场表演。


第100场是一块里程碑,第101场则是一条新的起跑线,正如《暗恋桃花源》的男主角江滨柳的扮演者黄磊所说:“现在是开始,让我们怀着爱前行,为了每一个需要爱的生命与灵魂。”在我看来,这既是面向灾区的祝福,也是他们自己的人生勉励。


演出在一个周末的午后拉开帷幕,北大百年讲堂显得拥挤不堪。我约小悦同学同去,我们都是话剧的爱好者。我们一起去看一场演出,浅薄的我没有能力预料未来的事情,生活也像一场戏剧。


我在黑暗中看见舞台上的灯光渐渐亮起来,像梦一样慢慢浮上来。


空旷的一座剧场,一个剧团从后门进来,排练《暗恋》:一出关于一个台北老人回忆1948年在上海的一段凄美爱情的舞台剧。江滨柳(黄磊饰演)战后在上海与云芝凡(黄磊的太太孙莉饰演,另一个版本是我的老乡袁泉饰演这个角色,很遗憾我没有看见)相识,但这对情侣因内战而在1949年失散了。江后来到了台北,十年后结婚,过着平安宁静的日子,但几十年心中一直无法忘记年轻时在上海那段最美丽的岁月。

一直到前几年,大陆开放了,江滨柳正式托友人到大陆打听云芝凡的下落,才发现原来1949年云芝凡也逃离大陆到了台湾,他一直不知道。虽然江现在已经年老,住在医院,但他仍以年轻时的大胆精神,在报纸刊登一则寻人启事,寻找云芝凡,寻找他早已逝去的梦想……


很明显,这故事是剧团导演自己的爱情故事,他好像是想让他失去的梦想再现在舞台上。他随时都陷入自己的回忆中,随时都对男女主角表示不满。他们虽然努力去演,但却不能完全体会导演的意图。

当戏正在排演的时候,另外一个剧团来到剧场,打断了《暗恋》,他们说场地是他们预定来排演古装闹剧《桃花源》的。这出戏非常大胆地改编了陶渊明原来经典的文学作品:


无能渔夫老陶(喻恩泰饰演)的老婆春花(谢娜饰演)在外面偷汉子,老陶一气之下划小舟往上游而去,竟来到“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绝境桃花源。此地的老百姓是在古代避乱才住进来的,对历史一无所知。在这仙境中,老陶惊讶地发现春花和奸夫袁老板(何炅饰演)也在这里。后来他明白其实他们并不是春花和袁老板,他痛不欲生之后在夫妻俩的帮助下,在桃花源定居下来,过着神仙般的日子。可是他依然想家,决定要带春花到这人间仙境,但是当他回到老家的时候,看到的却是残酷的现实……

两个剧团为争夺剧场地引起纠纷,剧场又找不到管理员,只好商量同台演出,可是却发现戏总是有相似与冲突的密切联系。一边是《暗恋》,一边是《桃花源》,一边是悲痛的重逢,一边是滑稽的无奈。而在这一切之中,一个不知道从何而来的陌生女子徘徊在剧场,她到处寻找一位也许存在也许并不存在的男子……


大笑之后的我们都沉默无语,剧中人老陶最后的一声长叹,写尽命运多舛与情缘错落,让每个能够读懂其中无奈与失落的人泪下潸然。正如船山先生所言:“以乐景写哀,以哀景写乐,倍增其哀乐”,这幕引人哄堂大笑的悲剧,把我们无情地解构、分析、塑造,让我们在空寂的笑声中感受到这真实彻骨的悲凉。




我曾经读到一些剧评人的评论,他们认为很少有哪部戏剧作品能像《暗恋桃花源》这样,引发那么多样态迥异的评论和纷繁旖旎的联想。在这部历久弥新的话剧中,有人看到离别,有人看到错过,也有人看到奇特的戏剧结构和悲喜互现的剧情,更有人看到台上台下迷乱的时势与人生。

有人打了一个比方,《暗恋桃花源》就好像是舞台上一座特别的流动迷宫,每个人都可以从不同的入口进去,从不同的出口出来,而在迷宫中的旅行过程,每位观众看到和体验到的虽然相似却并不雷同。好似幼年时迷恋的万花筒,每当视角转换一次方向,它就又一次改变了神奇的面目。


我也曾经在这万花筒中看见五彩斑斓的世界。


但是我们都在长大,我们都在老去,我们都在改变。不光是我们,时代亦然。年少无知的我仿佛是这滚滚时光洪流中的一颗石头,被冲刷、被打磨、被翻转、变得越来越没有棱角,而且乖戾、轻薄、浅陋、狭隘。我没有能力知道和安排明天的事情,就像我没有能力认识和审视今天的自我。可是时光的河水依然在流淌,激荡的时候就像两个戏班在一个舞台上混乱的表演,没有秩序,也没有妥协;平静的时候就像四十年的沧桑与等待之后,江滨柳的千言万语只剩轻轻一句:芝凡,这些年,你有想过我吗?


当时只道是寻常。


我走了很长很长的路蹒跚前行,但是一直也到不了家。我做了很多很多的梦朦胧睡去,但是一直也不记得结局。我读了很厚很厚的书囫囵吞枣,但是我在那些汪洋恣肆的文字里读到沈从文的这句温暖的话:“我走过很多地方的桥,行过很多地方的路,吃过很多地方的饭,喝过很多地方的酒,在最好的时候,爱过最好的姑娘。”我把目光放回去,逐字逐句再读一遍。那些话燃烧成一团火,火光熊熊,灼疼了我噙着泪的眼睛,接下来的刹那我自己也被点燃,火照亮了那些黑暗,烧毁了那些丑恶,但是倏忽间只剩下一堆灰烬,我木然躺下,然后在瞬间恢复平静的无尽黑暗中放声哭泣。


卡莱尔说:未曾哭过长夜的人,不足以语人生。




光阴荏苒,我在许久以后回头,去回望这部我曾经那么期待的话剧,读到了这样的几句话:或许最美的永远在过去,或许最美的永远在未来。也或者,最美的其实就在这一刻——我们同舟共行的这一段路,无论苦与乐。《暗恋桃花源》陪我们一同走过这段探寻诗意或者失意人生的道路,也一同展望一个新的秩序和时代的到来。


那一刻我仿佛回到了多年以前的那些黄昏,饱食芬芳的我们从绿野出来,由东向西走在落叶遍地的文昌路上。我们大步向前,前面楼群间的远方尚存朦胧的光明,黑沉沉的夜色在身后紧追不舍。天空与大地,黑夜与白昼,皆以我们为界线移动,年少的我们轻快矫健的脚步,踩踏在昏昧的时光之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