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中的"朗咸平:四万亿救市与藏富于民"

AOSEPT 收藏 0 147

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各国纷纷拿出救市计划,而中国的四万亿救市计划无疑是最引人注目的了,刚一公布便博得了全球一片欢呼。面对救市计划,很多经济学家也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在这里我也谈谈我的观点。

救市计划本身这个思维,我也是坚决支持的,因为在经济要陷入萧条的时候,包括美国和欧盟等等,都是由政府出面来挽救经济,当然他们的形态是挽救金融机构,可是你最近也可以发现,欧美政府目前也出来拯救企业,所以这是一个世界的潮流。从这个层面上来讲,我们政府投资四万亿拉动内需的做法是符合和世界潮流的,同时这种积极参与的态度,也是我所赞成的。

可今天我要讨论的不是目的的问题,而是手段的问题。因为我们对于目的都有共同的观点,所以现在我们探讨的就是路径的选择,也就是手段的问题,我希望在这里提供一些自己的想法,能够让政府在做决策的时候能有一些其他方面的考虑。

我们中国这几年的经济发展,他的拉动主要靠着地方政府不断地推动GDP工程所导致的,因此我们GDP构成中消费比例过少,我们的消费从90年代的60%降到现在的百分之三十几而已,而我们的所谓的固定资产投资大幅增加,到了去年已经高达55%以上,那么这个比例太高,消费是欧美各国的一半,投资是别人的一倍,这种经济发展的模式,是扭曲的,是畸形的,在一个阶段有它的积极作用,但长期是有害无益的。因为这种固定资产投资,这种GDP工程的投资,目前的效率已经太差了,和90年代相比,我们现在需要花上3倍的投资才能创造同样的GDP。那么为什么是这样,就是因为我们这个做的太多太乱了。

我们要如何分配这笔四万亿资金,我认为我们应该把这笔资金投入到和民生必需品相关的消费品等等,也就是说,我的理念就是要拿这笔钱,让老百姓更富裕,真正的藏富于民。那么如何藏富于民呢?就是让企业的利润增长,让老百姓的薪水增加,让老百姓的财富增加,这才是这次提升内需的步骤,而不是又继续投资在过热,或者是效率极其低下的基础工程上。而且这种投资还有一个更大的差别,就是我们目前的基础工程是一**买卖,投完之后就没了,但如果能够按照我的思维,把整个资金流向转到企业,转到个人,把我们这个投资营商环境改善好,让企业家更愿意继续投资,企业的投资能够创造效益,比如他能赚到100块的话,他们可以经营转投资,而转投资呢,又必然能产生乘数效果,这个乘数效果会滚雪球,越来越大。只要企业能赚更多的钱,他才会给他的员工更多的薪水,这就是我所谓的让民营经济更富裕,而不是让国有经济更富裕,而让民营经济更富裕才是真正的藏富于民,而只有做到真正的藏富于民,才能构建真正的和谐社会。而这种所谓把四万亿资金从追求GDP的增长转到民间财富的增长,这种思路的转变才是我所认为的科学发展观。所以我认为我们在意识形态方面,在思想方面,我们已经具备了做好的基础,从中央政府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积极反应可以应证,可是我们目前还是在四万亿的用途方面缺乏更深入的讨论与分析。

所以我建议政府将来不要再片面地追求GDP的增长,因为GDP的增长和我们老百姓的财富关系不大,我们追求什么呢,要追求企业利润,员工薪水,老百姓财富的增长。只有这种思维的转变才是符合真正的科学发展观。只有这种思维的转变,才能真正藏富于民,构建真正的和谐社会。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