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茅台嫌酒贵 人事局长怒扇大爷两耳光

抗日华军 收藏 5 315
导读:喝茅台嫌酒贵 人事局长怒扇大爷两耳光

来源: 四川新闻网(成都) 核心提示:19日,剑阁县人事局局长在县城城郊一家渔庄请客。结账时,称用餐时所买的茅台酒味道不对,而且价格太高,随后与卖酒的大爷发生口角。仗着酒兴,他当众给了大爷左边脸上一巴掌、右边脸上一巴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剑阁县委组织部公示牌上的曹正直照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挨打的大爷严友富



四川新闻网9月21日报道 -大爷:“我简直想都没有想到,活了63岁,却被不到40岁的外人莫名其妙打耳光”


-群众:“那个局长一边叫人记下老太爷的铺子名称,一边用手扇老太爷的耳光。”


-剑阁县人事局办公室主任:“曹局长主要还是想节约用钱,人事局花钱很紧张的,修房子等还有欠账。”


19日中午,剑阁县新县城下寺镇吉祥巷居民小区,70岁太婆唐桂英当时正在严友富家的铺子门口:“我正在摆龙门阵,就看到一个男的跑过来,左边给了老太爷脸上一巴掌、右边给了老太爷脸上一巴掌,把老太爷打到柜台边上的冰柜上扶起。”


19日,剑阁县人事局局长在县城城郊一家渔庄请客。结账时,称用餐时所买的茅台酒味道不对,而且价格太高,随后与卖酒的大爷发生口角。仗着酒兴,他当众给了大爷左边脸上一巴掌、右边脸上一巴掌。对此事,人事局办公室主任袁术健说,“曹局长主要还是想节约用钱,人事局花钱很紧张的,修房子等还有欠账。”


大爷:“小时候我爸妈都舍不得打我”


19日19时许,吉祥巷居民小区,天已经完全黑了,但巷口的严家旅馆仍然灯火通明,很多人围在这里,议论“耳光事件”。人群的中心,是一位头发花白、戴着眼镜、满脸愁容的大爷。大爷名叫严友富,今年63岁,小巷里的人,都叫他“老太爷”。


大爷说:“我简直想都没有想到,小的时候连我爸爸妈妈都舍不得打我,活了63岁,现在儿孙满堂了,却被一个不到40岁的外人莫名其妙地打耳光!”


这都是一瓶茅台酒引起的。当日中午12点过,大爷铺子隔壁“雪丽红渔庄”的老板娘张晓玲来到铺子上,说要一瓶飞天茅台、两盒软中华、两盒软云烟。渔庄老板娘张晓玲说,其实雅三的客人自己带了两瓶茅台酒来,喝完了才向他们要的另外一瓶茅台。


客人:“我是人事局局长曹正直”


这种高档酒,渔庄没有库存,有客人要这种酒时,都临时去老太爷铺子拿,客人结账后再和老太爷结账。张晓玲说:“下午1点半,雅三的客人要走了,一个人过来结账。”她当时正在算账,那个三十多岁的男的突然说,你卖的酒980元,那么贵还是假酒,并叫结账的人不准付钱。


“他这样一说,我就告诉他,酒和烟都是从老太爷那边拿过来的,要不你把390元的饭钱给我,烟酒的费用你直接到严老太爷那边结。那人不干,一边拍桌子一边说,我是人事局局长曹正直,我的车牌号是川H30031。你去把那个卖假酒的喊过来。”在场的很多人证实了曹正直“自报家门”的具体说法。


张晓玲没有办法了,于是把老太爷喊过来。


争执:“一进门,那个人就说我卖假酒”


听到有人说自己的酒有假,严友富马上起身来到雪丽红渔庄。“我进去后,就看到正对着渔庄门口的大厅餐桌旁边,坐着一个把鞋脱在地上、脚板放在凳子上的30多岁的男子,喝得有点醉醺醺的样子。”“刚一进门,那个人就指着我说,你老狗?的卖假酒。我说,你认为是假酒,可以找质监部门和工商部门鉴定,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看我们吵起来了,渔庄对面曾家乡土菜的老板何桂英把我劝回家。”


老太爷被何桂英劝走了,那个局长也被劝走上了车。“但是眨眼工夫,局长又下了车,不听人劝阻,向老太爷的铺子那边走过去。我跟着过去,就看到那个局长一边叫人记下老太爷的铺子名称和店招上面的电话号码,一边用手扇老太爷的耳光。”


账单:“消费1500多元,还没有结账。”


由于“耳光事件”正是中午,巷子里的很多人目睹了经过。但张晓玲担心的是:到现在,还没人结算饭钱和烟酒钱。“到现在,那个曹局长在我们这里消费的1500多元,一分钱都还没有结账。”


张晓玲翻看了19日中午渔庄雅三包房的消费清单:4公斤鱼320元;4份雪丽红酸菜32元;面皮豆花各2份共12元;素菜3份9元;鸳鸯锅18元;茅台酒一瓶980元;软中华两盒140元、软云烟两盒60元,总共消费1570元。张晓玲说,“他们吃的菜并不贵,只有390元钱,主要是酒和烟贵。”


人事局说法


酒价太贵曹局长想节约钱


昨日上午8点半,剑阁县人事局办公大楼。周六,办公区域大都门窗紧闭,但有一间挂着“办公室”牌子的屋子,房门虚掩。敲门进去,人事局党支部委员、办公室主任袁术健正在屋里。


听说想见曹正直,袁术健说,曹局长目前不在剑阁新县城,前晚回50公里外的老县城去了,由于生病上午在医院输液治疗,目前联系不上,也不知医院的名字和位置。


记者请他把曹正直的手机或者住家电话提供一下,袁没答应,让记者留下联系电话,“我会转告曹局长,让他打电话过来。”见不到曹正直,记者希望袁术健将事发时一起陪吃的几名局工作人员找来,或者告知他们的电话。袁术健说:“他们都回剑阁老城去了,不在新县城。”


下楼时,记者见到那辆川H30031牌照的越野车,正停在大楼前。


袁术健表示,19日中午吃饭时,他因为有事要忙没去,但后来从几个渠道了解了一些对方与曹局长冲突的大致情况:“绝对不像严家人说的那么厉害,大家就是推搡了几下。严老太爷当时用关卷帘门的铁钩打了曹局长,至今曹局长身上还带有伤。”


袁术健称,事情冲突就是起因于一瓶茅台酒的价格,对方菜单上写的是980元,“这个贵得离谱哦!”因为他们平时喝的价格大都在700元-880元,“就是‘剑门大酒店’(当地最豪华的酒店)里嘛,也才850元一瓶嘛!”袁术健说,去吃饭时曹局长带了两瓶茅台酒,大家喝得高兴,两瓶酒喝完后还不够,所以就让饭店的老板娘到外面买了一瓶,一喝就觉得不对味儿,而结账后居然收那么贵,局里的人就很生气。“所以大家就为这瓶酒有了争执。”袁术健说,“曹局长主要还是想节约用钱,人事局花钱很紧张的,修房子等还有欠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