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终结日 终结日,你说吧,我在听。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终结日,你说吧,我在听。 秦芳就在舒梁旁边,只不过舒梁看不到而已,别人也看不到,只有一个人可以看到。 童明。 。。。。。。 童明转身看着舒梁的旁边,他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没错,就是秦芳。谁能说秦芳不是个漂亮的女人,不论是身材还是容貌,都是一流的,老天爷给了她如此出众的外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终结日,你说吧,我在听。


秦芳就在舒梁旁边,只不过舒梁看不到而已,别人也看不到,只有一个人可以看到。

童明。

。。。。。。

童明转身看着舒梁的旁边,他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没错,就是秦芳。谁能说秦芳不是个漂亮的女人,不论是身材还是容貌,都是一流的,老天爷给了她如此出众的外表,而她却没有能有机会珍惜这一切。不对,不能说是秦芳没有机会珍惜,而应该说是秦芳没有那么好的命去享受这一切。

秦芳也看到了童明发现了她,她那对儿无瞳的眼睛依旧向童明眨了几下,言外之意就是希望童明不要声张。童明此时此刻暂时不打算喊出来,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

屋子里的人都僵硬的站在原地。

“我们怎么办!”刘庆在问大家,更是在问政委。

“我们干脆闯出去吧!”老陈说道。

“不行!外面是什么地方我们不知道!”政委说道。

“不知道也比在这里好啊!”

“政委,我先出去看看吧!”刘庆问道。

政委摇了摇头。

老陈看着舒梁,却说出了愤愤的话:

“舒梁,就是你,是你把我们带到这里的!”

“我?我?”舒梁委屈的看着老陈,可是转念一想,可不是吗,其实一切都是因为他,于是舒梁不再辩解了。

“老陈!你不能怪舒梁!”政委有些在责备老陈。

“可是,可是,他!哎!”老陈叹着气,别过了头,不说话了。

舒梁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一语不发,他有些内疚,严重的内疚,殷月在舒梁的左边,轻轻的拍了拍舒梁的肩膀,可是舒梁却没有抬头看左边的殷月,而是抬头看了自己的右边。因为舒梁忽然觉得自己的右边有一股子凉飕飕的感觉,就好像有一股阴风吹过。

没错,舒梁的右边站着的是秦芳,舒梁看不到,不知道为什么,也许秦芳不想让舒梁看到自己吧。可是为什么童明就可以看到呢,不知道为什么,也许秦芳想让童明看到自己吧。

秦芳的手臂已经抬起来了,慢慢的伸向了舒梁的脖子,她的目的从动作上看来似乎很明确,她要掐住舒梁的脖子,可是就在她的手已经将舒梁的脖子掐住的时候,秦芳却总也不去使劲了。

童明一直在看着,他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以表示他什么也没有看到,可是这还是没有逃过殷月的眼神。殷月发现了童明的表情变化,主要是看到童明的眼神虽然是在盯着舒梁,但是更像盯着舒梁的身边。

殷月迅速一把抱住了舒梁,使劲的把他往自己这个方向拽了一下,只见舒梁的脖子上瞬间就出现了一道裂痕,那明显就是女人的长指甲划伤的,但是没有多少血。

大家都看到了,舒梁也感觉到了,那尖利的指锋从自己脖子上划过的感觉。

“有人!”殷月大喊了一声!

秦芳再也没有隐藏的必要了,她放声大笑,整间屋子不大,打出都充斥着秦芳的恐怖的笑声,随后她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是你!”刘庆先大吼了一声。

“这是谁啊?”政委没有见过秦芳,他问着刘庆!

“她是无瞳怪人!”刘庆其实也就知道这些了。

秦芳并没有理会刘庆和政委,而是面对着舒梁,缓缓的走了过去。

舒梁并没有后退,他把殷月向后推了推,也示意大家都靠后,因为他知道,秦芳是冲着自己来的。

“你要干什么?”舒梁厉声问道。

“哟!你怎么这么大声呢?不要这样啊,人家很害怕的,而且,你以前也不是这样的哦!”秦芳低声细语的说道。

“舒梁,他是谁?”政委问道。

“政委,以后我慢慢告诉你!”

这时候,童明走到了舒梁旁边,他刚想说话,却被秦芳打断了。

“怎么,你要干什么,你们俩想一起和我。。。。。。?”秦芳笑了,这时候的笑声只能用淫荡来形容了。

舒梁没有回答,他觉得很尴尬。

秦芳突然变了脸色,冲着政委等人说道:

“你,你,你, 还有你,都给我出去!外面是你们的世界,这里没有你们的事!”她指的是政委、刘庆,老殷,还有老陈,言外之意,舒梁、殷月,还有童明要留下。

“你少废话,你要干什么!”刘庆怒骂道。

“刘庆,你先听她的,你们先走。”舒梁轻声的对刘庆说道。

“那不行!你们留在这里干什么!”刘庆不愿意离开。

“你们就在外面等着我,也许她有什么秘密要告诉我。”舒梁说道。

刘庆还是不愿意,这时候,政委说道:

“刘庆,我们先出去,如果里面有什么事,我们马上进来。”

刘庆没有办法,只好慢慢的走出了这间屋子。

舒梁让殷月也走,但是秦芳却要殷月留下,原因很简单,殷月是枉死地狱的人。而大家对童明也留在了里面感到很奇怪,尤其是老陈。

。。。。。。


屋子里就剩下秦芳、舒梁、殷月和童明了。

童明说道:“好了,你终于来了,你要说什么?”

秦芳笑了笑说道:“你知道的太多了!”

“我知道的,不也是你知道的吗?你的怨气怎么还是那么深!”童明说道。

“怨气?你还知道我有怨气!”

“秦芳,你攒到什么时候?”

秦芳苦笑着,似乎她内心之中有着比别人更多的酸楚。

“我要攒到什么时候?我要攒到你们都消失的时候。”

舒梁和殷月在一旁听着他们俩的对话,一会儿明白一会儿糊涂的,尤其是殷月。而舒梁,则还顾及着秦芳和自己那一段荒唐的经历,她很想让殷月先离开。

“秦芳,我有一个要求。”舒梁开口了。

“恩?好的,你说吧!”

“我想我和你单独的谈一谈!可以吗?”

秦芳微笑着看着舒梁,那笑容就像一个就别了情人的温婉女人一样,一点儿也看不出是无瞳怪人。

“可以吗?我们单独谈一谈。”

秦芳看着童明和殷月,似乎是在征求他们的意见,而后又无视了他们的存在,说道:

“好!你们俩出去!”

殷月不想走,但是舒梁的眼神告诉她,没事的,童明拉着殷月走出了屋子。

。。。。。。


舒梁,秦芳。

一间不知道是哪里的屋子。

“童明跟我说,什么什么终于要来了,那说的是你吗?”舒梁问道。

“也许是吧!”

“你是那个攒眼睛的小女孩吗?”

“哈哈哈,你看我像吗?”秦芳放荡的笑着。

“我不知道,但是我希望你是!”

“希望我是?为什么呢?”

“因为那样的话,我还觉得你不完全是坏人,你也是受害者。”

“那有什么用啊!哈哈哈哈!受害者!!!!”秦芳的笑声很刺耳,就像无瞳怪人的鸣叫声。

“你到底是不是?”

“只能说曾经是了吧!”

“你能告诉我,我为什么要有十天吗?还有,为什么童明也和我一样,要剪断自己的喉咙?我这十天要做什么?还有那些无辜的人是不是都是你杀死了他们?”舒梁越问越激动。

“如果我只能告诉你一件事,你选哪一个啊?”

“那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要自杀!”

“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我也有条件!”

“你说!”

秦芳不说话了,她慢慢的脱去了自己的外衣,舒梁看着,似乎知道他要做什么了,秦芳的曲线又一次的暴露在了舒梁面前。

“来!爱我。。。。。。”秦芳的挑逗几乎是不可抗拒的,即使在如此恐慌和紧张的气氛之中,舒梁也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躁动。

秦芳向后退着,身后有一排沙发,而舒梁则是木然的跟着上前了。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