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主旋律 (二)新生入校 (三)祖先的警告

微笑的大鹰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6/


[熊,别睡,快说你答应我的事。]伸手掐住泰迪的脸,咬着牙说道。

[好啦,好啦,好痛,快放开,我马上就说。]求饶的拉开脸上的手,泰迪先把坤达抱住,调个两人都舒服的姿势后,才慢慢说道:[其实我的祖先曾经向日本最有名的阴阳师安培晴明拜师学艺,明确的说我也算是安培晴明的传人。我们家有个传统,凡是满18岁的男生都要完成家族派给的修行任务。]

[拿你的修行任务是什么呢?]坤达等不急泰迪慢慢的说,就迫不及待的问。

[哈哈……你别急,我不正要说吗!]轻抚了几下坤达的背,泰迪又继续说道:[上个月我接到祖父从日本发来的邮件,要我到南岭学院开始我的修行,我修行的任务就是查清楚南岭学院的传说。]

[传说?南岭有什么传说?]对于生长在富贵人家的谢坤达桌面可能知道那些个们间的鬼神传说呢,所以在听到泰迪说南岭的传说,才会有此一问。

[你不知道吗?听说在很久以前,也就是南岭的创始人,在一次傍晚外出散步时发现南岭后面的竹林里有人吵架,他就赶快上前去劝架,可是他找遍了整个竹林,也没有找到吵架的人,接过第二天书院就死人了,还是创始人的未来女婿。]停了停,泰迪又调整了一下姿势,道:[南岭基本上就没有变动,只是把原本主任住的地方建成了现在的男女宿舍,而那片竹林,被封了,不过应该还在,只是被宿舍后面的高墙挡住了。]

[竹林?你是说我们宿舍后面是竹林?]谢坤达就和小孩子一样,脸上的表情很是可爱。[那南岭的创始人叫什么?他是个怎样的人?]对于泰迪口中南岭的创始人,坤达表现出很感兴趣的样子。

看到坤达如此可爱的表情,泰迪忍不住偷亲了口,[南岭的创始人是个书生,他叫谢文轩,他的妻子叫婉儿,有一儿一女。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谢文轩对于官场并没有兴趣,带着妻儿来到这深山中建了这院校,当起了教书先生。]

[好奇怪的人,他还和我……]

就在坤达向说什么的时候,原本关上的窗子突然开了,从外面吹进来一阵阵风,很冷的阴风。

蝶在花前

月下的你太过美丽 让我为你留恋

我的房间 有你留下的倒影

让谁一笑为红颜……

又是那晚的那首歌。

[泰迪熊~~]坤达吓得抱紧了身边的人,对于灵异这方面的东西,坤达是很怕的,因为小的时候遇到过类似的事情的惊吓,从此就留下了无法抹灭的阴影。

[别怕,没什么的,她只是很无聊,这样吧,我们和她聊下天好不好?]泰迪安抚着瑟瑟发抖的坤达,顺便了解下为什么要在半夜唱那么悲伤的歌。

[什么?]本来就怕了的坤达,在听到泰迪还要和那个什么的聊天,几乎是整个僵在那里了。

[没关系,有我在呢,忘啦,我可是阴阳师,放心,我会保护你的。]坚定的眼神看着坤达,等着他的回应。

面对认真的泰迪,看向他深邃的眼眸,好像着魔般的坤达点头道:[恩,好的。]

得到坤达的同意,泰迪拉着他来到阳台,到了阳台才发现筱均俊和阿弟都已经在了。

[呵~我们是朋友嘛,所以一起呀。]阿弟往自己的胸前一拍,男人与男人间的友情尽显无疑。

四人互看了一眼,都不禁笑了起来。就在四人还沉浸在友情中时,那悲伤的歌声又传来了,不过这次,歌的内容不一样了。

蝶 在花前

月下的你 太过美丽 让我为你留恋

我 的房间 有你留下 的倒影

让谁一笑为红颜

江南梅雨 还在细说春晓分外艳

小桥流水落花飘浮

又见到雨花潜

我 煮酒浇愁 夜未眠

谁把春风得意拂袖你蜜语甜言

回想天天的月月的年年的 我在你身边

当年红墙绿瓦驳落的碎片

为你铺满 成飞语流言

谁赏月落乌啼为何繁花飞满天

你我朝朝的暮暮的时时的 飞蛾扑火焰

画下你容易 很难留心底

逝水 成往昔浮流年

雾 在水榭间

吻你的脸 太多香甜 让我随风飘远

爱 从未改变

仿佛昨天 转眼回到离别那一年

江南梅雨 还在细说春晓分外艳

小桥流水落花飘浮

又见到雨花潜

我 煮酒浇愁 夜未眠

谁把春风得意拂袖你蜜语甜言

回想天天的月月的年年的 我在你身边

当年红墙绿瓦驳落的碎片

为你铺满 成飞语流言

谁赏月落乌啼为何繁花飞满天

你我朝朝的暮暮的时时的 飞蛾扑火焰

画下你容易 很难留心底

逝水 成往昔浮流年

窗外月落 寒山却悬挂

彩云间

等月老 做媒我和你

一线牵

谁把春风得意拂袖你蜜语甜言

回想天天的月月的年年的 我在你身边

当年红墙绿瓦驳落的碎片

为你铺满 成飞语流言

谁赏月落乌啼为何繁花飞满天

你我朝朝的暮暮的时时的 飞蛾扑火焰

画下你容易 很难留心底

逝水 成往昔浮流年

……

[熊,你要听到什么时候?快坐正经事。]被歌声[刺激]到的阿弟见到大家都沉浸在歌声里,忍住心里的不爽,大声的[吵架]三个还在[迷茫]的人。

[对哦!]反应过来的泰迪马上拿出法宝,口里念念有词,不一会儿,四周的空气就变得寒冷。

四个人紧张的望向歌声发出的地方。

在宿舍阳台前五米的地方是学校的长廊,那里慢慢的出现了一个白影。白影在渐渐的清晰起来。是个女生,过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长长的白袍完全衬托出她姣好的身材。

[你姓甚名谁?]泰迪大声的问道,俨然一副阴阳师的架势。

[民女姓谢,名莹莹。]女鬼居然回答了,声音并不像猜测的那样阴森尖锐。

[为什么要半夜扰人清静,七月早以过去了,为何如此频繁的出现?]应其他三人的要求,泰迪又问道。

自称是谢莹莹的女子沉默了几分钟,才慢慢道:[我并不向伤害任何人,只想为我爹伸冤。]

[谢莹莹?啊!]想到什么的坤达突然叫道:[我想起来了,熊你刚才不是才和我说过的嘛,南岭的创始人谢文轩不是又个女儿就叫谢莹莹吗?那她会不会是……]坤达不是很确定的说。

[对吔,小达达你针是聪明牙。]被点通的泰迪兴奋的抱住坤达就猛吃豆腐。[小达达,你也姓谢,会不会也和……]

[你想太多了!]没让泰迪把话说完,坤达就打断了他的话。并不是很喜欢和谢文轩扯上关系,不知道为什么。[熊,别开玩笑了,快问问题吧,就快天亮了。]察觉自己太紧张了,坤达赶忙转开话题。

[对哦。]想到正事,泰迪马上变得很严肃。[谢莹莹,你爹有何冤屈,你速速说来。]

[在我十九岁的那年,家里来了一个和尚,这本没有什么,因为家父是个书生,对于诗经很有钻研。就留下那和尚,每天一起研究、探讨经文。大约半年后,和尚有一天把我父亲约到竹林说了些什么,此后三个月我的未婚夫突然猝死林中。而后父亲就封了这竹林,后来……]

远方天际转白,太阳升起来了,女鬼渐渐失去踪影,故事只开了个头而已,也许明晚她还会来。

[熊,她不见了,我们也回去吧,一晚上就耗在这里了,都没好好的睡觉。]阿弟首先往自己房间走去。[去补眠了,还好今天没课。]接着筱均俊也打着哈欠回房了。只剩下泰迪和谢坤达留在阳台各自想自己的心事。

看向太阳升起的地方,欣赏着美丽的朝阳。坤达想着泰迪的那句玩笑话。自己真的和南岭的创始人谢文轩有关系吗?[呵呵~]自己都觉得很可笑,自嘲的笑了下,留下还在想什么的泰迪回房去了。

昨晚看到的星相,不会错的,坤达就是些文献的转世,可是为什么他的女儿却还在这里徘徊呢,带地是为了什么?有什么目的?

[啊~想不明白,不想了,我们回去睡觉吧,小达达……]想到脑袋打结的泰迪终于放弃了,转身想叫上坤达一起再去睡个回笼觉的,却发现只剩自己一个人傻傻的站在那里、一阵风吹过……

[好冷,回去睡觉了。]裹紧外衣,发着抖跑会卧室,补眠去了。

次日醒来,感到肚子饥肠辘辘,看了下闹钟,已经是晚间的八点多了,睡了一天了,难怪肚子会抗议。

走出房间,其他三个人还在睡,房把上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来到坤达的房门前,轻轻敲了几下,几秒钟后,门就打开了,坤达好像早就醒来了。

[泰迪?有事吗?]早就醒了的坤达在房里待的很闷,正准备出去走走,房,门就响了起来。

[达,你现在有空吗?一起去吃完饭,好吗?]

[好,阿弟和筱均俊呢?]只看到泰迪一个人,坤达还一位大家都出去了呢。

[还在睡,我马上就要去叫醒他们了,已经很晚了,我想他们也一定饿了吧。]说完就走到阿弟的房前,叫门。

四人来到学院外面,本想找个店铺随便吃点的,结果——四个人并排站在南岭的大门外,面对着漆黑一片的景象。[喂!熊,店呢?人呢?饭呢?这什么鬼地方,什么都没有,只有大片的树林和路,我们要吃什么?风?空气吗?]已经饿昏头的阿弟见到这种景象,在被寒风吹了三分钟后,终于爆发了,冲着提意大家一起出去吃一顿好的的人——泰迪大声的[质问]。

面对阿弟的怒火和其他二人的责备的眼神,泰迪好似没有反应,依旧就是那副嬉皮笑脸的表情,[你们,真是的,这里当然没有你们需要的了,但是山下有,所以……]

[走!向美食进军!]在筱均俊的带领下,一行四人飞也似的向山下冲去,为了自己肚皮的未来,迎风而去。

在山下吃饱喝足的四人满足的回到学校,就在经过学校教学楼的时候,突然吹来一阵阴风。

[大家小心,有情况。]身为阴阳师的泰迪很快就发现有点不对劲了。

拿出纸符,在四人周围设下结界,小心翼翼的往四人所住的公寓前进。

[熊,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阿弟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紧张感,看来和阴阳师做朋友,还要有一颗够强的心脏,否则肯定会英年早逝。

[别担心,有我呢,弟,你和俊先保护坤达回公寓,这里交给我就好了。]别有深意的看了眼还搞不清楚状况的谢坤达,然后对阿弟和筱均俊说道。

[恩,好的,你自己小心一点。]和泰迪那么多年的朋友了,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好朋友的想法呢,既然泰迪说要自己和俊一起保护谢坤达,就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与泰迪默契的点下头,就和筱均俊两人带着坤达快速的向公寓冲去。

回到公寓,三个人才松了一口气。

阿弟和筱均俊都累倒在沙发上,只有谢坤达在走来走去,不时的向外看。

门响了,泰迪回来了。三个人关心的向前询问状况,在沙发上坐下,泰迪才给大家讲他们离开后发生的事。

在坤达、阿弟和筱均俊离开后,泰迪就把那个见不得人的东西抓了出来,不是别的,就是前晚他们见到的那个谢莹莹。

[你是说谢莹莹又出来了,她来做什么?]阿弟自从跟泰迪成为朋友,只见过鬼和妖怪躲他,像今次这么主动接近的,还是头一次。

[是,她要我代话给坤达。]

[我?]突然被点名,谢坤达显得很错愕。

[嗯,是的,,她要我告诉你,千万不要接近竹林,否则就会有危险。]泰迪照实把话传到了,看着三人脸上的不解,自己也想着其中的用意。[坤达,你也是姓谢,难道,你真的和谢文轩有关系?]泰迪打趣的一问。

不过,坤达可不局的这是玩笑,[我能相信你们吗?]

[当然,我们不是朋友吗?]筱均俊激动的说道:[从我们第一次见面,相互认识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

[呵呵~~我知道,你不要那么激动。]见到三人因为自己的不信任,激动的样子,谢坤达心里暖暖的,眼睛湿湿的,有朋友真好,尤其是这种两肋插刀,知心的朋友。[那么大家一定要帮我保密哦!]

[那当然!]三人一口同声道。

[其实谢文轩算是我的祖先,我从来没见过我的父亲,从小就被外公带着,我外公叫谢士贤,母亲叫谢明敏。至于我的祖先谢文轩是不是南岭创始人这就不知道了。]想了想,又继续道:[我外公就是谢氏集团创始人,我是他的继承人,不过,我一点都不想接管外公的公司,我比较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

[真有那巧的事情吗?达,你的外公没有对你说过关于谢文轩和南岭的事吗?]阿弟是个侦探迷,自己又有一个好的头脑,思考和看事情都比别人细心,而且往往都会是最后的正确答案。[听你说你的祖先和南岭的创始人应该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吧。]

听到阿弟的话,坤达认真的回想着。[啊~我想到了。]

[想到什么了,坤达?]三个人激动的追问道。

[好像是的,在我16岁时,我外公送我一本日记,说是里面有关于我们家很重要的秘密,说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以不要打开看它。]坤达不是很确定的说。[我不知道那本日记和这件事情有没有关系。但是可以看看,也许对我们有好处。]

[可是你外公不是说不到外不得已不可以看吗?那我们现在看了不太好吧。]筱均俊担心的说。

[也许那本日记里,就有我们要的答案也说不定。]泰迪沉默了几分钟,有继续道:[南岭有两个传说,一个是竹林,另一个,就是自中世纪开始南岭就有一批优秀的人才自发组成的一个专门为学生解决各种麻烦的协会,叫做春梅会,春梅是取自春梅会的创办人,文春梅,只是,这个协会在三年前就解散了,原因不知道,外界传说是因为春梅会内部的人员不合,这才解散的。]

[那这个春梅会又和竹林有什么关系?]

[哇~~弟,你真是太聪明了,真是内行,被你问到重点了,在春梅会解散前,他们正在调查竹林的传说。]泰迪详细的把自己调查的结果告诉大家。

[那为什么春梅会在那之后就解散呢?他们不是还在调查吗?什么原因使他们停止了调查呢?]坤达对于竹林和春梅会是有所耳闻的。

伸手在坤达的脸上摸了一把,泰迪用很赞赏的眼神看着他,嘴上也不忘夸几句。[Bin-Bo!小达达,你真是太聪明了,是的,因为春梅会有人死在了竹林。]

[可是,竹林不是封上的吗?那些人是怎样发现尸体的?]阿弟想到竹林一直都被公寓后面的高墙挡住。

[嗯,是呀,不过昨天我有趣后面那堵墙检查,发现那面墙有修补的痕迹,而且年代不是很远,这就说明……]泰迪说到一半停了下来。

[这就说明在春梅会解散前,那面墙就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原因破掉了,所以他们才能在竹林里发现春梅会会员的尸体。]没等坤达和俊追问,阿弟就把话接了过去。[不过,为什么墙会破呢?这值得查清楚。]

[嗯,是的,我也这样觉得,这样,我来分配一下工作,明天是开学典礼,我们就先作为准备日吧,然后我们分为两组,弟你和俊一组,因为你人缘强,俊是电脑高手,你们一起查春梅会的事,我和坤达就去查竹林和谢文轩,这样可以吗?]

[OK!]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