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第二章 为了祖国 第五十节 日本女人

金满马甲 收藏 11 45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88.html


嘹亮激昂的冲锋号响彻夜空,狗蛋瘦弱的身形被战火剪映成一幅昂首挺胸的巨像。

“冲啊——”无数条身影在号声里扑向河滩,点点刺刀如雪光闪动。

这些誓死捍卫家园的中华男儿,以生命激荡起一曲勇气之歌。生命只有一次,有此刻的迸发,便已足够,他们便永远不会死去。

强渡到北岸的日军,被国军以身躯与刺刀,硬生生地逼回到河里。国军的迫击炮、轻重机枪朝河面全力开火,没有几个日军活着回到南岸。


“周简,还剩多少?”杨玉成精疲力竭地半躺在战壕里。

“22个……”周简在往牛牯手腕上扎绷带,牛牯原来黑红的面膛,变得灰扑扑的。

“刚上来那些新兵呐?”

“都在河滩上……“

杨玉成望向那片被尸首覆满的河滩,国军弟兄全部向前躺着。

“连长……我对不住你……”


四月二十八日,日军第56师团主力猛攻腊戍,城内国军奋力抵抗,击退日军数次进攻。入夜以后,日军炮火不停,一夜之间,日军工兵架桥成功。二十九日拂晓,日军在飞机、大炮、坦克掩护下,强渡腊戍河。新编第29师先头部队伤亡殆尽。后续零星赶往前线的29师部队,由于失去了指挥系统,到一车被消灭一车。二十九日下午二时,腊戍失陷,日军在战略上切断了中国远征军回国的主要通道,从此,中国远征军不可挽回地走上了总溃败的道路。


东线腊戍失守前,西线英军在孙立人新编第38师的掩护下,疯狂地向印度溃逃。中路第96师在平满纳与日军血战八日,以鲜血与生命赢得的宝贵时间,既未能用来保护腊戍之门户,又未能集中击破任何一方之敌。可叹史迪威、罗卓英仍在在四月二十七日下达了进行曼德勒会战的命令。日军在占领腊戍后,以一支快速部队在坦克掩护下向曼德勒回蹿,中路同时以55师团星大队快速挺进,威逼曼德勒。在此态势下,史、罗二人不得不放弃幻想中的曼德勒会战,于三十日命令各部队向八莫、密支那后撤,以图从密支那返回中国。此时第200师正开到罗列姆,并未发现敌情。参谋团命令200师东进归人第6军,由军长甘丽初指挥。戴安澜坚持执行杜聿明的命令,率部向八莫、密支那北进,以归还第5军的建制。




五月的缅甸,烈日当空,灼热的空气将人挤压得透不过气来。滇缅公路上,人流车辆汇成一条灰色的长龙,朝着中国方向缓缓地移动。这些由溃兵、华侨、难民组成的人们,脸上神情凄惶。他们都有着黑色的眼睛,黄色的皮肤,他们是中国人,他们想回到祖国。


岳昆仑又一次举起水壶,干裂的嘴唇张开,希望壶口能滴下一滴水珠。阳光刺得眼睛生痛,却没有水珠落下。岳昆仑朝前后看看,三排十几个人混在人流里走得无精打采,每个人都嘴唇焦干。

“听人说……曼德勒也丢了。”排里一个弟兄说。

“我就不明白了,前方仗打得好好的,怎么就败成了这样……”田永贵垂头丧气的。

“这样逃回去,真是丢丑。”牛牯的脸上还是没有多少血色。

“最高统帅部那些都是饭桶!”队伍里的弟兄骂开了。

杨玉成低着头不说话,那天要不把大伙踢着屁股赶出了腊戍,就连这十几个弟兄都不会剩下。杨玉成想清楚了,这路上再遇见什么仗,都不打了,他一定要把这些弟兄活着带回去。

“杨伯……我饿。”狗蛋看着边上的一个小女孩咽唾沫。小女孩手上拿了个咬了几口的面饼。

杨玉成又一次把手伸进干粮袋,里头只有空气。

“囡囡,给哥哥一半好吗?”说话的中年人脸上刻着愁苦与彷徨,还有一丝对这些国军士兵的惧怕。

“哥哥,给你。”小女孩把一张饼递给了狗蛋,脸上是花儿样的笑容。

“别别,哪能跟孩子抢吃的……”

杨玉成刚伸手过去拦,触上了狗蛋哀求的眼神,杨玉成的手慢慢地缩了回去。狗蛋把饼卷起来使劲往嘴里塞,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把饼拿下来撕成了几份。

“昆仑哥。”狗蛋递一角饼过去,岳昆仑摇摇头。

“老乡,谢谢了,你们这是?”杨玉成看中年人两手空空,只带个六七岁的小女孩赶路。

“唉……看你们几个老总也是好人……”中年人神情愈发悲苦起来,“我是云南腾冲人,自幼下了南洋做苦力,后来做生意赚了些钱,在当地也算富商。日本人打到新加坡,我带全家逃到了仰光,又逃到了曼德勒。路上妻子被打死了,两个儿子也走散了,随身带的金条、美钞、卢比都被国军老总抢光了……”中年人声音被哽住,眼泪刷刷地往下淌。

“国军抢的?”杨玉成两眼圆睁。一路上他都看见一些溃兵不带枪,只背着花花绿绿的大包裹。

“要被日本人欺负我们没话说,可被自己祖国的士兵……”中年人不停地抹眼泪。

“爸爸,你不要哭。”小女孩扯着中年人袖子来回摆。

“不哭……爸爸不哭,等回到了祖国……爸爸就给你买很多好吃的……”中年人把女孩抱起来,脸埋在女孩的肩上,发出压抑的哭声。

“王八蛋!”大刀拳头捏得格格作响。

“以后咋办?”杨玉成想起了自己的孩子。

中年人抬起头来,呆滞的目光望向茫茫远方,不知何处是归宿。

“拿着防身。”杨玉成把自己的驳壳枪递过去,这是他能提供帮助的唯一方式。

“不……不!”中年人使劲往后缩着身子,眼里写满惊恐。

杨玉成正想劝中年人拿着枪,天空一阵马达声传来。

“离开公路——!”杨玉成猛地把一对父女扑进路边的凹坎里。

三排散开往路边的树林里奔跑,马达声伴随着机枪声刺痛耳膜。公路上的叫声惊怖凄惨,呼儿唤女,哭爹喊娘,呻吟声,嚎叫声……

“呀——!”大刀吼叫着返身举枪,机枪子弹挟着悲愤泻向空中。三排的弟兄停住脚步,一起往空中射击。

子弹打在机身上丁当作响,却没有丝毫用处。飞机仄着翅膀盘旋半圈,奔着三排方向俯冲过来,机关炮子弹在地上犁出的两道深沟在快速接近。

“走——!”杨玉成扯着大刀往树林里狂奔。

十几个士兵在林子里散开奔跑,浓密的树冠下偶尔闪过一个青灰色的身影。日军飞行员嗷嗷吼叫,机关炮火焰不断,一丛丛树冠被子弹劈开,灌木跟着弹道烧出两条火龙。


“走……了吧?”田永贵双手叉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气,每一个毛孔都在往外喷着汗水。鬼子的飞机追了一路,他们也不知道跑出了多远,头顶的马达声盘旋几圈后,不甘心地渐渐远去。

“好像是走了……”周简赖倒在一棵树下,浑身被汗水浸透,身体已快虚脱。

“其他人呐?”大刀扶着树把气喘匀。

“不……不知道,跑散了……去房子那等……”田永贵的脑袋在嗡嗡地响,他想喝水,一刻也不能再忍耐。大刀顺着田永贵指的方向看过去,有褐色的屋顶在树木浓密的山坳里探出。


三个人走到房子跟前,是几间竹屋,树皮覆顶。

“有人吗?”田永贵冲着屋里喊,没有人应声。

周简打量下周围——屋外是一片拾掇得很齐整的空地,空地上一口井,十几个小马扎散落在一块黑板前边。田永贵顾不上别的,吱吱呀呀摇上一桶井水,一头扎进桶里牛饮。

几人喝完水又歇了会儿,渴是解了,胃里却饿得一阵阵地绞痛。

“有活人吭一声!”田永贵扛不住了,端着步枪往屋里去,现在就是头生猪他也能吞下。


竹门吱呀一声推开。屋里布置得清雅洁净,一个女人靠墙站着,双手死死地护住身后的门。田永贵两眼直了。好看的女人他不是没见过,但跟面前这个女人一比,那些能让他裤裆支帐篷的女人都成了泥巴。田永贵说不上这女人好看在哪,就觉得干净,干净得像山涧里流出的泉水,一眼看过去,眼珠子都像洗过一遍。田永贵张着嘴傻在那,直到周简和大刀进来才回过了神。

“有……有吃的吗?”田永贵说话都不利索了。

女人也许是被吓着了,既不回答也不动,双手死死地扣着背后那扇门。

“你别怕,我们是中国的士兵,想问你要点食物。”周简看一下自己和大刀田永贵,三人破烂的军装布满血污,也难怪对方害怕。

“我们向你买,吃完就走。”周简掏出几张缅甸卢比递过去。

女人终于把手从门上拿下来,看着周简摇摇头,把钱又推了回去。

“是个哑巴?”大刀说。

女人向仨人微微鞠下身子,迈着小碎步往后屋走,不时回头望下那扇房门。

“里头藏着啥值钱玩意儿?”田永贵看女人走进了后屋,伸手想去推那扇门。

“田永贵!”周简一声吼,田永贵讪讪把手放下,“我也不想要,就是想看看。”


一会儿女人搬出一张矮木桌,弯着腰向仨人伸伸手掌,意思是让仨人围桌子坐下。桌前没有凳子,只有几块方席,三个人别别扭扭地盘腿坐下。田永贵看着一叠叠的点心摆上来,咕咚吞下口口水,这些吃的叫不出名堂,都很精致。

“缅甸人做的东西……还真他娘的香!”

东西也没堵住田永贵的嘴,田永贵一口一个,没有嚼,都是吞。大刀也是饿急了,吃得风卷残云。周简拿着一个紫菜饭卷发愣,他隐约猜出了女人的身份。

“愣着干啥?不吃给我……”田永贵把周简手里的饭卷抢过去。


吃完饭女人上了一壶茶、三个小盏。茶很香,喝下去吸口气,嘴里就沁出甘甜。吃饱喝足了,三人觉得浑身舒泰。

“你俩说这女人干啥的?”田永贵嘬着牙花,一双绿豆眼在那扇门上踅摸。

“走吧,去找队伍。”周简站起来,往桌上放几张钱。

大刀走到门口一伸懒腰,浑身骨节啪啪作响:“打搅了。”

女人的微笑像春风拂过湖面。


几人走到门口的柱廊上,女人追出来,双手捧个布包。布包打开,是一包烤得焦黄的米饼。

周简说:“谢谢。”女人羞涩地一笑,如凉风吹过朵朵水莲。田永贵的口水都快流脚面上了。

三人转身刚下柱廊,背后传来一声清脆的“沙扬娜拉(再见)!”

“日本人?!”大刀和田永贵的脚步猛然顿住。

周简的一颗心倏忽沉了下去。就差这最后一会儿了,女人还是没能掩饰住。周简只能跟着转过身去。女人紧紧地捂着嘴,神情惊恐,好像想把刚才的那声告别捂回嘴里。

“你是日本人?”

大刀一步一步地逼了上去,眼里有火焰一样的东西。女人拼命地摇头,一步一步退进了屋里。

“大刀!”周简拦在大刀前边,“你不能伤害她。”

“让开。”大刀的牙缝里逼出两个字。

“她是无辜的,战争和女人无关!”周简把女人护在身后。

大刀瞳孔一缩,周简还没看清动作就被甩到门外,田永贵利索地下了他的枪。

“呀——!”周简朝大刀扑上。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