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之推波助澜 首混上海 一、初到上海

elbt 收藏 17 4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


对不起各位读者大了,我坦白:从十月二十七日到现在,我从湛江到广州到深圳到香港又回到深圳,不要想象其它,我是普通打工人员,今年基本是处于下岗状态,一直找不到好点的工作,写这个小说是因为用手机看小说看多了才动笔的,小说的构思也有大半年了,我真的从没写过这玩意,我也知道自己的事,读书时的作文也不咋的,但我对催我的J小编保证了,不管如何?这本小说都会写完。不要担心它会TJ。我这是在网吧的干活。

说说一些废话,我到香港是因为一位朋友把我拉去了,说是介绍工作,原来是一个直销团伙,我得以见识了他们的狂热,相信不会逊色于什么圣战分子和轮子功分子。但我坚决不加入,因此也在那过了一夜,对香港的印象是环境挺整洁,但人很多,坐车等要排长队是常事,凌晨一点,一些街道上也是人流如鲫。我到的是铜锣湾,在那有一个地方叫维园,那天是周日,我到那转了转,看到很多印度和菲律宾的女性,应是女佣工。草地上和四周的荫道、荫径都是她们的身影,长得很差劲,个子也不高,但他们都很爱笑,你一看过去,她们的眼睛就会眨啊眨的(我想,为什么那两个国家的人可以轻易以到香港打工,而大陆人却不行,香港是她们的还是我们的),我在金紫荆广场还和一位包着黑头巾的印度姑娘合了一照(用的是二吊子的英文,打着中印友好的幌子,嘿嘿)。

————————————————————————————————————————————————————————————————————————————————————

次日一早,我就叫齐村里的小伙伴,共六男一女,我们来到山顶,我很严肃的对他们说:“各位,过一段时间,我就要去上海了,我全家都会去的。你们在村里,要好好的向吴文先生学多点学问, 我最多过个七、八年就会回来的。”小山(全名:陈华山)急了“要这么长时间啊!我也要去”,李大春,章武,黄有富,黄有财(黄有富哥哥),马彩霞(女) 都跟着说也要去,我道:“你们爸妈会让你们去吗?再说这么多人一起去,地方也不够住的。这样吧,我先去,等落下脚安定以后,我会回来接你们去的,你们必须先把学问给我学好,小学学完学中学的,能学多少是多少,学得越多越好。再说了,就算是七、八年,也不是很长吧!你们不要这么长的时间也没学到什么东西。到时看我怎么收拾你们(我同时扬了扬我的拳头),另外,不要急着娶媳妇或嫁人,听到了没有。”“听到了!” 为了不让外人来欺负他们,我决定再留多一支手枪(最早捡的那一支)下来给他们,我说:“我走了以后,你们有事多在一起商量,我会教会你们打枪的,也会把枪留下来给你们,但你们要勤擦拭,免得枪长锈。”说着就从腰里拔出两支只有空弹匣的手枪,他们除了小山,都兴奋得不得了,对于他们来说,这只是传说中的东西。小山这个“老兵”则在一旁望着,目光中透着鄙视。“小山,你教他们。”“好咧”。一个上午,他们都学会了如何使用和手枪的擦拭。我又把枪先收回来,并要他们发誓:不会告诉别的人有关枪的事!

在此后的一个月里,我又从山洞中取出了二十公斤的黄金放在家里,就对老爹说是上次那个树洞里的剩货,老爸也不多问我。村里一个在上海当警察的大叔曾义,回来探亲,我和老爹商量后,决定全家跟这个大叔到上海去。曾义大叔听说我们要跟他去上海,也对要去上海求学的四个青少年勉励一番。这个曾义大叔以前当过北洋军,后来在上海当了一个警察,倒是认识几个教育界的人,他说入学的事可以帮我们解决。

临行前的晚上,我又把那几个伙伴叫到一起,我把两支手枪、六个弹匣和200发子弹交到陈华山手里,又拿出六条金条,每人发了一条,他们的眼都瞪得象牛眼那么大,嘴巴大张着合不拢。我告诉他们,钱必须用到求学上,读得越多越好,在我回来前,不要急着成亲,绝对不得当兵,更不得当土匪,不到万不得已的关头,不得动用手枪,你们要互相提醒,互相监督。将来我保证会回来接他们,带他们见见外面大城市的繁华。

家里的东西也收拾好了,五个人共带黄金二十五公斤,银元若干,一些换洗衣服,雨具,适量的干粮。我则带近百发子弹、手枪两支和上次到北京剩下的美元。房子则留给小伙伴们使用。

曾义大叔和我们出发的时候,村里的人都来送行,那时的邻里关系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我的那些小伙伴们则哽咽着叫道:老大,早点回来接我们!我的眼睛也湿湿的,怎么回事?哦!原来有沙子入眼了。

一行六人,一路顺利的到达上海。家里那四位自是头次见过如此繁华的城市。看得只恨少长了两只眼睛。到了那大叔家里先安顿下来,那位婶婶对我们也很热情。我对老爹说:“买间房子吧!这么多人住这,很不方便的。”“那倒也是。”就托大叔去打听,看有否适合的房子,大叔虽然对老爹的发迹有疑问,但也没有详细探问。倒底是做警察的,不几天就找到了,一手钱一手房的成交了。房子就在一所中学附近,大小也合适,两层,共有六个房间和一个杂物房每人一间还有多,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一应家用物品全部换新,哥姐们也吃了不少零食,他们到现在也不知道钱是哪来的,只是以为是老爹做义和团时弄的。楼上楼下,有电灯没电话,注定有四个人要失眠。一个星期后,大家都认得了附近的路,但还是一眼可以看出是刚进城的。那些黄金则分批的换成了大洋,大部分分散存了起来。我掌握着25000大洋,剩下几千大洋刚由老爹掌握。我的武器也藏了起来,弹匣空着,时不时的拿出来擦拭。

有钱真是好办事,在大叔的帮助下,当新学期来临时,哥姐四个全部入读初一(我本想考中三的,想想还是算了,不能太惊人,反正我也只是来混一张初中毕业证的),要考试的。就这也花了好几十好处费。这是我假借老爹的名义让大叔去办的。又送了十块大洋给大叔。送多了太扬眼了。叫他有空多到家里来坐。他也告诉了我们他的警察局地址和电话,叫我们不要惹事,实在有什么就找他(后来知道他早巳加入青帮)。几个哥哥姐姐,按新学来说,基础太差了,我出主意请了个穷但成绩好的高中学生杨家声为他们补课。我呢,则大多时候都和那些教英语的混一堆,看到外国人,我总是想法和他们说上一说。有些东西还是要找点掩护的,我可是会英语、日语和德语的哦!

那时的上海可以分为三个部分:一为上海城区,一为美、英、日等国共同管辖的公共租界;一为单独划分出来的法租界。它既是中国工业的中心,长江流域的主要港口,又是各种势力范围犬牙交错、相互重叠之地。大批洋货通过这个港口源源而来,中外投资都集中在这里。人们都把上海当成是遍地黄金,外国人也把这当成了他们冒险的乐园,但不是每个人都会发财,很多人在街上流浪,每人都有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投入黄浦江的怀抱。霓虹灯下不知掩藏着多少的罪恶和肮脏。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