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七卷 马来半岛 第二十一章节 海底深蓝

月亮下的船 收藏 33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2007年12月19日,法国-瑟堡,这座位于科唐坦半岛北端、临近拉芒什海峡(英吉利海峡)的法国西北部海港城市在这天似乎于平日里没有什么两样。这座重要的海港内总是停满了从世界各地而来的邮轮和各种各样的货轮。3730米的防波堤所环卫着的是法国本土最为重要的海军基地,此外这里自古以来便是最为重要的军事要塞,海军造船工业的重要地。

这一天,在隶属于法国海军舰艇制造局的瑟堡船厂内举行了一个简短的仪式。

一块长7.5米、宽3.3米的钢板被整齐地切割而下。这是法国海军新型攻击核潜艇-‘梭鱼’级攻击核子潜艇的首艇‘索芬suffren’号的第一块钢板。

这块钢板将会用于位于船尾部中间的第七舱段位置上。出席开工仪式的有法国海军的多名高级官员和国防采办局驻船厂的代表官员。

而仅仅不到一年之前,海军舰艇制造局方才签订下了6艘‘梭鱼’级攻击核潜艇的制造合同。

从这一天起,以此为节点,标志着法国海军攻击核潜艇更新计划这一重大项目正式开始进入到了制造生产阶段。

2006年的12月23日,法国武器装备总署(DGA)正式授予海军舰艇制造局和Areva-TA公司制造6艘新一级‘梭鱼’级攻击核潜艇的合同。根据协议,海军舰艇制造局是主合同商,负责舰艇制造,而Areva-TA公司则是负责核动力装置。

作为法国海军新一代核动力攻击型潜艇,这种由DCN设计、用来替代红宝石级核潜艇( Rubis class submarine )的‘梭鱼’级让法国人几乎是动用了一切技术手段和科技精英。

从当初提出构想的那天起,海军舰艇制造局-潜艇部门就计划使用15年甚至更多的时间,集中所有精力致力于‘梭鱼’级核潜艇的相应项目。为此,几乎行业里的所有精英部门都被法国人给动用了。瑟堡船厂的工程生产团队、南特Indret的推进器生产部、Ruelle的海军装备部和Toulon-Le Mourillon的安全和信息系统公司总部。

瑟堡船厂所负责的是工程生产和合同的整体管理、超高耐压艇体的建造、各种作战武器和系统的组装与调配;推进器生产部和海军装备部负责推进系统和轴线、武器装备以及指控作战平台的相应管理系统;Toulon-Le Mourillon的安全和信息系统公司负责作战火控系统。

客观上来说,‘梭鱼’级攻击核潜艇是集中了整个法国海军造船工业的精华,因为从一开始,法国海军提出的要求便是‘海军最为有效水下武器投送平台’。除了具有极强的反舰和反潜能力之外,‘梭鱼’级还装备着MDCN巡航导弹,用以实现远距离深入打击。

除了担负起最为简单基本的反舰、反潜作战、对地攻击之外,‘梭鱼’级攻击核潜艇海装备有情报搜集系统、电磁压制系统,并可以部署特种作战部队。这样一来,‘梭鱼’级在情报收集,危机处理、特种作战等作战性能上,已经和美国海军的‘海狼’级不相上下了。

潜艇的设计采用了法国海军最为先进的弹道导弹核潜艇-凯旋级弹道导弹核潜艇( Triomphant class submarine )的技术,不过在螺旋桨推进器方面,却是采用了全新的设计概念。水上吃水7.3米,水上排水量3500吨,潜航排水4600吨。

这种长97米、宽8.8米的‘钢铁之鱼’在K15型核反应堆和2套涡轮减速机组的作用下,水下极速可以大于25节。全艇拥有8名军官和48名技术士官、4名舵手。4个533毫米鱼雷发射管可以发射‘黑鲨’型重型鱼雷、Scalp 导弹、SM39反舰导弹。

尽管是单壳体艇身结构,单是由于大量采用耐压合金材料和超高密钢板,‘梭鱼’级核潜艇的最大潜深超过400米,K15型核反应堆则是使得潜艇拥有10年的续航力和50天的自持力。

转眼数年之久,当初切下第一块钢板的‘索芬suffren’号此时已经悄然潜行在南中国海寂冷的海水之中。穿破海水而来的阳光隐约带来了一丝的亮彩,一些鱼群迫使兴奋地冲向那阳光留下的点点光线之处。亚热带的阳光并没有能够温暖这片海水。深蓝的寒冷依旧轻柔地包裹着这通体黝黑的钢铁巨兽。螺旋桨缓缓的搅开阵阵的暗流。

‘中华神盾Ⅲ’级-‘荆州’号导弹驱逐舰,作为整个第1-1航母分舰队的前哨舰,‘荆州’舰在这场危机之中恰好的处于在风尖浪口。CIC(战情中心)到反潜情报指挥中心,从舰桥到声纳室,几乎所有的技术士官和指挥军官们都是秉紧了眉头。

舰长沈存之中校紧盯着作战显控台,由战术决策支援系统和水下情报系统反馈上下来的各种讯号乱七八糟的堆满了显控台上的LCD显示屏,作战情报官和反潜情报官的头都快大了,然而所有的一切却都是显示正常。而从防空作战系统显示来的资料却同样是一片安宁。

“问题出现在哪里?”舰长沈存之中校是一个典型的海军军官,他的思维性同样很是海军化。这一点和世界上的所有海军同僚们一样,具有着不界定性和广域性。

不管是哪一个国家、不管是什么样的意识形态,海军永远都是海军。

当二战中的日本陆军穿得破破烂烂、到处打家劫舍、当日本本土都出现了食物危机的时候,日本海军依然三餐西式用餐。从江田岛海军学校到舰上军官,海军习惯于衣冠楚楚、在音乐声中刀叉并用。无论物资怎么紧张,黄油、面包、砂糖是从来不缺少餐桌的。这让很多人后来感到匪夷所思。

同样在东方,中国海军从诞生之初,便是具有着极其西式的风采。无论是当初的闽系海军还是后来的共和国海军,从北洋舰队时很多人留洋英国-朴茨茅斯海军军校到后来的共和国-大连舰艇指挥学院,中国海军人从来都是拥有着海军那股子永恒不变的气度。

无论什么时候,大连舰艇指挥学院的出操方阵都永远是那抹靓丽之彩。张学思将军办校的时候,便是提出了‘放开手脚而干’的豪言壮语。

在建国初期,西方国家再怎么嘲笑中国陆军是游击队军队、空军是农民飞行员,却从来都不敢嘲笑海军一声。奇袭太平、攻击沱江、西沙用兵、东海扬威,几乎共和国的海军战史上从来都不缺少的便是那股子傲气。

就如同大英帝国的陆军再怎么无能,但皇家海军永远都是‘联合杰克旗’的骄傲那般。海军永远是军中的绅士。以至于在中国军队内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陆军土、空军狂、海军洋。”

的确,在中国之内,几乎每一个士官、军官都有有着极高的学历和技术等级。

辩证性的看待问题是海军思维观的传统,也许是因为大海的宽阔让海军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永远不会局限于一点。

“APAR(相控阵雷达)并没有任何异常,这说明空中方面的安全性是可以放心的。”沈存之中校独自的喃喃自语着“WECDIS(海图显示和信息系统)也没有问题。”

“而‘中华神盾Ⅲ’级的ECCM电子反对抗与反子战能力是极强的。普通的ECM电子对抗和电子战是根本无法压制的了‘中华神盾Ⅲ’级的COMINT通信情报和ELINT电子情报的”

独自思考的沈舰长似乎多少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释放SURTASS(水面拖曳阵列声纳系统)我们刚刚的方位点在哪里?”转身向身旁的作战情报官问道。

“1041区域点!”作战情报官看了眼WECDIS,回答说道。

“那好,以此为WYPT路径点,通知反潜情报指挥中心和声纳室,以此路径点建立基准点,区域基准线为1040-1042,向两翼做一次扇形扫描。”沈舰长命令说奥。

“在1040-1042域基准线位置向两翼再做一次扇形扫描。1041区域点为WYPT路径点。”抓着内线电话的作战情报官很快将命令传达到反潜指挥中心和声纳室。

“然他们将每时每刻发送来的声纳资料和水下情报系统仔细梳理一遍。”舰长说道“让反潜直升机以本舰为中心点,建立起反潜作战半径区。仔细搜索每一片海域。”

“舰长,您认为是潜艇在作祟?”作战情报官疑问到。

“这我也说不好,我们暂时能够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些了。”沈存之中校苦笑着说道。

‘唐太宗’号航空母舰,舰桥,南方舰队司令员-吴新量中将回首过来对身后的第1-1航母分舰队指挥官-韩海洋大校和‘唐太宗’号航空母舰舰长-曹阳上校说道“接总参,请他们协调航天空间司令部,我们需要SAR(太空卫星合成孔径雷达)的支援。”

“让卫星对整个海域进行一次区间扫描。”吴新量中将说道“等等,让他们也协调下渔业部门,使用海洋监测卫星对区域内所有的异常鱼群活动进行大范围的跟踪监测。”

波涛之间,艘艘战舰劈波斩浪,天空之中,反潜直升机盘旋着,不时地投下声纳浮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