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鬼子都不留 正文 第八章 狙杀

yantianlai252012 收藏 28 5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size][/URL] 在寂静的夜里,那一连串的爆炸声实在是太响了,就连在几公里之外的日军驻军司令部的美津少将也听到了。就在他正要拿起电话派人去查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接到了下面打来的电话。 “巴嘎”,美津愤怒的摔掉电话,转身抽出墙上挂着的武士刀,一刀向桌子劈去,将两寸厚的桌面生生劈断,桌上的东西稀里哗啦飞的满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


在寂静的夜里,那一连串的爆炸声实在是太响了,就连在几公里之外的日军驻军司令部的美津少将也听到了。就在他正要拿起电话派人去查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接到了下面打来的电话。

“巴嘎”,美津愤怒的摔掉电话,转身抽出墙上挂着的武士刀,一刀向桌子劈去,将两寸厚的桌面生生劈断,桌上的东西稀里哗啦飞的满地都是。美津象疯狗一样在屋子里暴跳如雷,屋子里的东西被武士刀劈得一片稀烂。

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美津愤怒的想,到底是什么人干的?一支满员的精锐的帝国特别行动小队的士兵,就那么无声无息地被干掉了,连带还炸死了前去调查的十多个帝国士兵。

进入支那以来,美津第一次感到了深深的无奈。

早上醒来的严骏仔细地回想着来到这个世界上后的十几天所发生的事情,粗粗算了一下,被自己干掉的小鬼子至少已经有100多个了吧,而自己计划中的到北平要办的寻找自己班底的大事还没有什么进展,想来想去,他决定再干一件轰动性的事就停下来集中精力去寻找人员。想想就觉得头都大了。

范希同,55岁,年轻时曾留学日本,原国民政府北平市政府秘书长。

北平沦陷后,原政府人员绝大部分都随之南撤了,但范希同却留了下来。原来,日军在攻陷北平前,其潜伏的特工人员就已经和范希同取得了联系,并暗中达成协议,答应在日进占领北平后由他出任北平市长,并保证他的利益,条件是他必须向日军提供大量的情报和战后出面维持北平的表面秩序,组织保安力量镇压和迫害胆敢反抗日军侵略的抗日力量。

当日军占领北平后,马上便推出了范希同这个北平市长。范希同也确实没有让日本主子失望,他在短短两个月内便组建了警察局和保安团,对游行示威的学生和市民大开杀戒,同时也大范围地搜捕和屠杀抗日民众,把北平弄的是血雨腥风,成了北平市第一个神憎鬼厌的名副其实的大汉奸。为此,他还受到了日本侵略者的表彰。

国民党特务组织了多次针对这个大汉奸的锄奸行动,最终都因为他防伪严密而没能得手,反倒有四个人丢了性命,不得不暂时放弃。

严骏在茶馆喝茶的时候就多次听到了有关这个大汉奸的事情,他决定就拿这个汉奸开刀,让他知道当汉奸的代价。

决定了,就开始准备行动。

严骏坐着黄包车来到了东华门,绕着一个大宅子观察了一圈,看来这个大汉奸遭到过几次暗杀后也确实害怕了,宅子守卫的相当严密。宅子周围的街口都有伪警察站岗,还不时有成队的警察巡逻队走来走去。宅子四周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只不过都换做了是保安兵,院子门口是两个站岗的小鬼子,门口两侧更是设了两个用沙包布置的小鬼子的机枪阵地。看着院外如此紧张的布置,虽然大院里面的布置严骏无法看到,但想想也应该知道肯定是更加严密。看来,潜进去动手的计划是无法实现的,风险太大了,虽说他对自己的身手有相当的自信,对此也只能是束手无策,徒唤奈何了。

潜入大院内部动手的想法被严骏否决后,他又开始考虑能不能在大汉奸出外的路上动手。

严骏选择了一个能够清楚地看到大汉奸院门口的茶楼,花了两天的时间,观察大汉奸的进出情况。观察清楚后,严骏的心里也不禁拔凉拔凉地,为什么呢?

大汉奸每次外出的时候,前面是一辆小鬼子的摩托车开路,摩托车上黑洞洞的机关枪口不停地瞄着前面和两侧的一切可疑目标,紧接着是两辆一模一样的小汽车,不知道大汉奸坐在哪辆车里面,后面也是一辆殿后的日军摩托车,车队的两侧则是跑步跟着的伪警察。看来,在大汉奸出行的路上动手成功的可能性也也是非常小了。关键是,严骏现在只能一个人行动,他不禁非常怀念以前的特种部队,那个时候,别说一个特种战斗小队了,只要有一个三人小组就能够轻松地收拾掉这个汉奸了。心里暗暗决定,无论如何下一步得把特战队给建立起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毕竟太小了。

就在严骏束手无策伤脑筋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消息:日军要在两天后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向西方记者介绍北平被占领后的各个方面的情况,以粉饰太平,据说美津少将将会参加发布会,也要求范希同作为市政府的代表必须参加,还要在发布会上为范希同颁发帝国荣誉勋章。这些都是他的邻居——同春西药房的张老板——聊天时无意中向严骏透露的,他还透露,发布会举行的地点就选择在德胜门城楼下。而张老板之所以知道这么详细的信息,则是他那个曲里拐弯的日本关系喝酒时说的。

严骏马上意识到,这可能是杀范大汉奸的最好的机会,还可以乘机扩大影响力,如果连范希同这样受到日军严密防护的大汉奸都被杀了,那么以后谁想当汉奸,都得心里掂量掂量。

遵循着以前在部队所学到的东西,严骏用一天的时间对德胜门周边的情况做了仔细的观察,找到了个无人居住、视野开阔并且交通方便的三层楼房,在第三层设置好了自己的狙击阵地,这次,他打算用自己最拿手的本事来刺杀大汉奸范希同——狙杀。

当夜,临晨四点,严骏准时醒了过来,洗漱完,穿好西装(白天狙杀,如果穿着作战服,撤退时岂不惊世骇俗?)严玉早已经为严骏准备好了可口的早餐,煎鸡蛋、炸馒头片、小米粥,耐心地看着严骏。

“小玉,哥要去办点事,如果……”

“哥,没有如果,我在家等你。”严玉眼中闪着泪光,却坚定地说。不用问,她知道严骏要去干什么,也知道他就是这一段时间外面纷纷扰扰传说中的给鬼子带来极大杀伤的神秘杀手,她藏在院中石椅下暗洞中的东西已经很明确地证明了这一点。

严骏没说话,拍了拍严玉的肩膀,拿起用布包着的97式狙击步枪从后门走了出去。

来到土楼三层自己准备好的狙击阵地,打开枪放好,做好周围的伪装,天已经发白了,外面路上已经传来了行人的脚步声,他闭上眼睛开始假寐。

上午九点,严骏探头看着远处德胜门耸立的德胜门城楼,高大雄伟,可惜,它今天却要见证这座伟大城市最耻辱的一刻。远远看去,警察、保安兵、小鬼子已经将划定的会场围的严严实实,只留了一个缺口,由小鬼子对所有进入会场的人进行严格的身份核对和搜身。通过狙击步枪上的望远镜,他看到,来参加新闻发布会的不仅有记者,还有很多北平的士绅。

九点十分,伪北平市长、大汉奸范希同的车队准时出现在了会场,一辆车里出来的是荷枪实弹的日本兵,另一辆车里出来的是两个便衣大汉左右扶持着的范希同,一下车马上就被几个小鬼子包围了起来。十点整,日军驻军司令美津少将的车队也准时来到了会场,防卫的严密程度较之范希同是更加严密。日军驻军和当地政府名义上的最高长官就这样在便衣特务和小鬼子的簇拥下来到了主席台就坐。直到这时,严骏也没有找到合适的狙杀机会。只好继续耐心地等待着,全神贯注地通过狙击镜盯着会场。

会场上不时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不知道美津在说些什么。

而就在这时,等候多时的机会出现了,可能是为了向到场的记者和士绅致意,范希同站了起来,向到会的人鞠起躬来,范希同的头完整地出现在严骏的狙击镜里。出现在狙击镜里的脸怎么也无法和严骏脑子里汉奸肥头大耳的丑恶脸庞重合,那是一张戴着金丝眼镜的瘦削的脸,有点苍白,怎么看上去都是一个温文尔雅文质彬彬的做学问的人的脸。这个念头,在他的脑子里只是电光石火地一闪而过,手指却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砰”随着一声枪响,通过狙击镜,他清楚地看到大汉奸的眉心开出了一朵绚丽的血花。

几秒钟的时间,严骏就将97式狙击步枪拆卸开来,用布包好,提在手上快步跑下楼,趁行人不注意,一部跨出楼门,顺手带上门,融入到了街上的人群中。

远处,警笛声和哨子声刚刚响起。

此时,德胜门城楼下,主席台就坐的美津象呆了一样,愣愣地看着仰面躺在地上的范希同,那个额头上的小洞还在不停地往外冒着血水。

敬业的记者,尤其是西方记者则蜂拥到前面,手中的照相机“咔嚓、咔嚓”响个不停。

而会场上参加发布会的那些士绅则是一片混乱,急急忙忙往外跑,有人摔倒在地上不等站起来马上就会有好几只脚从身上踩过。

当天下午,北平城的日军象疯了一样全都出动,在大街上严查所有看起来可疑的人,所有城门也都加强了管制,一律不准外出。

而此时的严骏,正在自己的小院里悠闲地喝着茶看着院子里挥汗如雨训练的严玉,不时地出声指点着。

当天晚上,军统特务头子戴笠收到了从北平发来的情报“伪北平市长、大汉奸范希同在新闻发布会会场被刺杀,当场身亡。行刺者身份不详。”

而美津也在当天向大本营发了电报“继上百名英勇地帝国军士为天皇效忠和渡边少将被刺杀后,皇军忠诚的朋友范希同又被不明身份的杀手所刺杀,北平治安状况不佳,局势堪忧。”

第二天,后方重庆的《中央日报》、共产党的《新华日报》都在头版头条刊登了大汉奸范希同被刺杀的消息,警告国人不要去当汉奸卖国贼,否则就会得到和范希同一样的下场,并且配了大幅照片,照片上的美津象死了一样瘫坐在椅子上而他旁边地上就躺着死了的大汉奸范希同。

另外据可靠消息,在范希同被杀的第二天,北平大学、燕京大学、清华大学都有很多学生在食堂门前燃放鞭炮,因为惊吓了女同学而受到了学校教务处的严厉批评。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