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鬼子都不留 正文 第七章 绝不放过你

yantianlai252012 收藏 35 320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size][/URL] 10月2日,北平传出了一个轰动性的消息,日军驻北平守军司令官渡边少将大白天在北平火车站被枪杀,紧接着驻北平日军特务机关长佐藤当日既被宪兵押解回日本接受军事法庭的审判,而宪兵队长松尾则剖腹自杀。 后来,灵通人士从日军那里打听到的事情是这样的: 因为日军占领北平已经两个月了,大本营便派出了由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


10月2日,北平传出了一个轰动性的消息,日军驻北平守军司令官渡边少将大白天在北平火车站被枪杀,紧接着驻北平日军特务机关长佐藤当日既被宪兵押解回日本接受军事法庭的审判,而宪兵队长松尾则剖腹自杀。

后来,灵通人士从日军那里打听到的事情是这样的:

因为日军占领北平已经两个月了,大本营便派出了由美津少将率领的战地考察团来北平考察占领情况和治理情况,以备为今后占领的地方提供参考。渡边少将为表现对战地考察团的重视,决定亲自到火车战迎接美津少将一行。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渡边少将前往迎接考察团的消息提前就泄露了出去。当渡边到达北平火车站,在等候到达的考察团时,一声枪响,一颗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的子弹准确地渡边的脑袋左后侧穿了进去又从右眼穿了出来,渡边当场死亡,车站的日军陷入一片混乱。

后来日军在距离火车站500多米远的一个早已经荒废的三层小楼楼顶上找到了一支被丢弃的三八式步枪,经检测,确认杀死渡边的子弹就是从这把枪里射出去的。同时,在距此不远的臭水沟里又发现了一具脖子被扭断的日军尸体,楼顶上找到的三八式步枪确认是这个死了的小鬼子的。(有点YY了,实际上,三八式步枪的有效射程为300米左右。)

此后,率领考察团前来的日军美津少将被任命为日军驻北平守军司令,押解佐藤回国接受军事审判和勒令松尾剖腹自裁的就是美津。

紧接着,北平城开始全城戒严,搜查一个络腮胡子、脸上有刀疤的一只眼睛的中国人。

最后,军统北平工作站不得不暂时撤出了北平。而他们给戴老板的情报中是这样写的“率日军首先攻入北平的敌酋渡边少将,被不明人士枪杀在北平火车战,驻北平日军司令部和特务机关分析认为是我军统所为,对我部进行严查,损失惨重,部分情报人员不得不暂时撤出北平,保存实力以待机而动。”


无聊地坐在一个小茶馆里,临窗,严骏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看着外面经过的形形色色的人。离他所在的窗口不远的地方,一个上了年级的乞丐一手拿根棍子,一手拿着一个破了口的粗瓷大碗,对着来来往往的人点头哈腰。

远远的走过来了两个日本兵,边走边低头商量着什么,因为比较远说话的声音又很低,严骏一句也没有听清。

“嗨!老头,你的,过来,钱的有!”

日本兵所叫的老头,在严骏所能看到的地方,只有一个,就是那个乞丐。果然,听到日本兵叫自己,他赶忙转过身,习惯地,手里的破碗伸了出去,也弯下了自己的腰。

“小鬼子难道转性了?”严骏很诧异,小鬼子能够主动给乞丐钱,自己还从来没有听过呢。

还没等他继续往下想,两个小鬼子就在乞丐转身弯下腰的同时,突然取下了肩上的三八大盖。

“砰!” “砰”

老乞丐捂着胸口向后倒了下去,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手上拿的破碗也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摔的粉碎,用手指着行凶的日本士兵,带血的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仰面躺在地上,一双无辜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竟是死不瞑目!街上的人象炸了窝似的,一边尖叫,一边四处逃散。

还没等街上的人散尽,两个日本士兵站在那里,其中一个放下枪眉开眼笑地拍着另外一个满脸沮丧的士兵大声说着什么。说了好一会,那个满脸沮丧的日本士兵才磨磨蹭蹭地从身上掏出一些东西。

等那些东西叮当作响地掉入那个眉开眼笑的日本兵手上时,严骏呆住了,彻底的呆住了,也彻底被激怒了!

那些叮当作响的东西,竟然是――大洋!两个日本士兵竟然用人,进行射击速度比赛!

一个活生生的人啊,虽然他是个乞丐!

严骏无法理解这两个还叫“人”的日本兵到底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把他们叫做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后,他第一次真正看到了日本兵残暴的本性。

拿到了钱,拉着那个倒霉鬼,两个小鬼子大摇大摆地往前走去。对于死者,对于街上的其他人,看也不看一眼。

杀机刹那间充满了严骏的心里,他要找到那两个凶手,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那他们,用他们的血来告慰死者的在天之灵,否则的话那双无辜的死不瞑目的眼睛会时时煎熬他的心。

“这些畜生!”严骏在心里大骂着,他绝不允许这几个畜生再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朝那两个小鬼子追去。

他不能大白天在街上动手,再说他身上也没带武器,所以他远远地跟着。转过街角,严骏就看到他们走到了一个独立的院子,与门口有两个站岗的日本兵打着招呼走了进去。他绕着这个大院走了一圈,心里有了底,便往家里走去。

当夜幕深深地把北平的天空覆盖的时候,严骏象一个幽灵一样闪出了后门,顺着白天观察好的路线,向那三个日本兵进去的大院潜了过去。

隐身在大院对面的暗影里,严骏紧贴着一棵大树,静静地观察和倾听周围的动静,这个时候如果不是走近到3米以内,谁也不会发现他的存在。直到等一队巡逻的日本兵走过后,他一个箭步从暗影里跃了出来,几步就来到了院墙下。三米高的院墙对特种兵出身的他来说,翻越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但他并没有直接翻越,而是用手扒着院墙慢慢地探出头,紧接着腰上一用力,人就平平地躺在了墙上,转过头,仔细地观察着院中的情形。

这是一个两进的典型的四合院,除了有一间屋子亮着等以外,其它的屋子都黑乎乎的。也许是太大意了,小日本没有想到会有人对日本兵集中的地方打注意,观察了许久,没有发现暗哨,严骏悄无声息地跳下地,俯下身,停了一下,弯腰向亮着等的屋子快步走去。他必须先解决这个屋里的日军,不然变数就太大了,一个不小心自己就要吃不了兜着走。慢慢地抬起头向屋里看去,屋子里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部电话,两个日本兵爬在桌上呼呼大睡,丝毫没有意识到将要来临的危险。严骏摸进门,蹑手蹑脚地来到仍旧呼呼大睡的一个鬼子身后,右手虎牙军刀直接就扎进了鬼子的右颈窝,颈部大动脉激射而出的血喷的到处都是,短短几秒钟,小鬼子就为他的天皇陛下效忠了。紧接着他用同样的手法将另一个鬼子送往了他姥姥家。

拔掉电话线,严骏摸到了隔壁的屋里,十几个鬼子在横七竖八地“挺尸”。按道理来讲,鬼子是应该警觉的,可事实恰恰相反,可能是因为白天的“劳作”奔波,鬼子的神经和身体都异常的紧绷,现在好不容易歇息下来了,早就已经呼噜声大作。严骏表演了一手极其高超的杀人技巧,他拔出军刀,无声无息地摸到了一个鬼子身边,一只手捂着他的嘴巴,然后另一只手握着军刀非常准确的在他的肋骨中间穿过去扎入他的心脏里,那个小鬼子弹了两下就在梦中为天皇陛下“效忠”了,然后是另一个鬼子,紧接着下一个。严骏杀人的手法极其熟练,报销十多个小鬼子仅仅用了不到五分钟时间。另外几间屋子的情况也差不多,只是在处理最好一间屋子里的小鬼子的时候,出了一点点有惊无险的小状况。在严骏潜行到最后一间屋子的时候,恰巧有一个小鬼子,也许是要起夜去撒尿,看到了门外的严骏,就在他张惊恐地大嘴巴要叫的时候,严骏的飞刀已经准确地扎在了他的咽喉,严骏同时也到达了他的身前,托住他的身体,轻轻放在了地下。

粗略算一下,已经被干掉的小鬼子有五十多个,严骏估计这是一个满员的鬼子小队。只剩下门口站岗的两个小鬼子了,严骏必须要处理掉他们,因为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换岗,留下来会坏事的,严骏不想那么早被发现院里的鬼子已经被全部杀死。

顺着墙根的暗影,严骏来到了鬼子站岗的大门后,静静等候合适的出手机会。

就在一个小鬼子转头他顾的时候,严骏手中的钢针已经无声无息地射出,准确地从小鬼子的咽喉,扎了进去。另一个小鬼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看到同伴把枪丢在地下,双手抱住脖子往下倒便往前走了几步想要低头看清楚的时候,严骏的军刀已经狠狠从他的头顶戳了下去。把两个鬼子的尸体拖进院门扔在门后,他关上大门向一间小屋走去。

那是一间储存弹药的小房子,是严骏在刚才发现的。拉开灯,严骏开始仔细看屋里的弹药。

突然,他眼前一亮,嘴里禁不住叫出声来。

“哈哈哈,真是好东西啊,97式狙击枪,还有驳壳枪。”一个箱子里整齐地摆放放着12支崭新的德国造驳壳枪,还有几盒子弹,另一个箱子里则整齐地摆放着三支日本产的97式狙击步枪,瞄准镜都有,这可是在这个时候有钱也很难买到的神兵利器啊,怪不得连严骏也要惊呼了。而驳壳枪更是让他YY地想起《平原游击队》里李向阳挥舞双枪飒爽英姿的经典造型。(资料:在一战之后,各国几乎都忽视了狙击手的作用,狙击步枪的研制在这一时期也是停滞不前。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这段时间里面,只有少数几个国家仍然坚持对狙击手的训练并设计出新型的狙击步枪,日本便是其中之一。日本于1937年在三八式步枪的基础上设计出九七式狙击步枪,因为三八式步枪本身射击精度较高,所以九七式狙击步枪在设计时并没有作多大的改动,仅为其配上放大倍率为2.5倍的瞄准镜和加装由粗铁丝制成的单脚架。瞄准镜固定在机匣左侧的位置,由于瞄准镜的放大倍率太低,因此只适合对出现在三百米以内的目标进行精确打击。使用瞄准镜之后,为了不影响枪机的操作,九七式狙击步枪将拉机柄改为向下弯折的形状。另外,用粗铁丝制成的单脚架实用价值不大,因为它的强度不足以稳定枪身,且十分容易损坏。九七式狙击步枪曾在太平洋战场上被广泛使用,并一直服役至日本战败投降时为止。)

不再犹豫,为了便于携带,严骏找到一条床单,把驳壳枪和子弹、二十个手里、两个望远镜以及三支狙击步枪包起来背在身上。

他在藏弹药的小屋里用找到的蜡烛设计了一个在大概两个小时以后会爆炸的简单的诡雷,以防万一他又在房门上设计了一个只要有人开门就会爆炸从而引爆小屋里弹药的机关。

悄悄将院门打开一条缝,看看外面的大街上没有什么异常情况,他闪身走出大门然后随手关上门,几步便走到了街边的暗影里。

回到家后,严玉仍旧在他的屋里等他回来。他已经习惯了,每次晚上他出去,严玉都会等他。

就在他躺在床上要睡觉的时候,他隐隐约约听到远处传来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紧接着又传来一连串的爆炸声。

严骏笑了。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