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鬼子都不留 正文 第十五章 野狼斩首

yantianlai252012 收藏 27 38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


几天来,早回到山洞驻地的严骏他们也没有闲着,几个人花了一天的时间把运到山脚下的两汽车物资搬进山洞,两辆汽车也被彻底分解了,能搬的东西全部弄回了山洞,最后把不能搬的汽车架子合力给推下了路边的山沟,弄了许多枯枝杂草给盖了起来,彻底地灭迹了。

回到山洞的严骏在山洞的大厅拉起了电线,装好电灯,弄好了发电机,一合闸,大厅里面便马上变得亮堂堂地,解决了照明问题。搬回来的物资也被严骏指挥众人分门别类地各归其位。一块平展的石头上则展开了从鬼子据点弄来的日军军用地图,用两辆汽车上拆下的车帮和用小鬼子武士刀做斧子砍来的木头给每个队员弄好了睡觉的床铺,铺上从据点弄来的被服,一个像模像样的山洞营房就这样成形了。觉得还缺点什么的严骏思索片刻,找来一匹从据点缴获的白布,三两下撕下两块,用歪歪牛牛的毛笔字写好挂在中央的石柱上,自己歪着头边欣赏便YY地点头傻笑。

回到狼窝的“狼崽子”门也不出严骏意外,首先看到的是亮堂堂的山洞紧接着便注意到了两块挂在山洞里的写满了字的白布,一块上写的是严骏制订的军规另一条上则是严骏从后世网络上剽窃篡改的流传很广的一首愤青抗日诗。

“万里长城十亿兵,国耻岂待儿孙平。愿提十万虎狼旅,跃马扬鞭入东京。借我虎贲,扬我国威,旌麾指处,所向披靡,钢刀所向,倭奴授首。逆我中华龙鳞者,虽远必诛。”看得队员们热血沸腾,心中充满了壮志豪情,看严骏的眼神也是一脸的敬佩,想不到他们的头狼居然还有这一手。至于写得歪歪扭扭的字,也就没有人多鄙视了。

之后,听着围在自己周围的队员们叽叽喳喳、七嘴八舌兴奋地在交流着“磨牙”行动中发生的事情,一股自豪感不由从严骏内心深处攸然升起。

“呵呵,老子是谁啊?对这些狼崽子来说,那是神仙。凭借着几十年来无数的战士总结出来的经验所训练出来的部队,如果连这几个小鬼子都灭不了,那老子也干脆找块豆腐撞死得了。”心里想着,嘴里也禁不住地得意的象白痴一样地发出“呵呵”的笑声,笑得无比地YY和阴险。

看着自己的大队长这幅白痴样,队员们反倒是不知所措了。还是我们的严玉连着轻轻喊了几声“哥”才把神飞天外的严骏的魂给叫了回来。看到队员们疑惑的眼神,尴尬地说道:“呵呵,我没事,想事情呢,呵呵。”

队员们舒舒服服地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严骏就召集了严玉、邬安、夏振宇、侯宁、李皓召开了“野狼”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全体干部会议,主要讨论分工、整编和下一步行动。最后经过讨论并确定下来的结果是:

1.关于分工和整编,严骏为“野狼”突击大队的大队长兼总教官,严玉为暂时的后勤部长,邬安作为军医归严玉管辖不再外出参加战斗任务,夏振宇为“狼牙”突击队队长,侯宁为“狼群”突击队队长,李皓为刚成立的教导队队长。至于编制,后勤部暂时只有严玉和邬安两人,“狼牙”和“狼群”分别下辖两个战术小组,每个战术小组都有六个人。李皓的教导队有四个人,就是在“磨牙”行动中严骏提前带回来的那几个人。

2.关于下一步的行动问题,讨论后大家都觉得现在人还少,不能跟小鬼子和汉奸硬拼,还是以展开象磨牙行动时那样进行小部队的突袭作战,积蓄力量,等队伍发展壮大了再和鬼子大干。

算来算去,严骏来到这个国家内忧外辱战火纷飞的世界上已经三个月了,队伍已经初步建立了起来,虽然还很弱小但却是极其精锐的特战队,只要不是愚蠢的和小鬼子硬拼其战斗力已经足足抵得上一个正规建制的营了。下一步,野狼必须先行动起来再找机会发展壮大自己。


留下心情极度郁闷和不满的严玉、邬安,严骏带领着他的“狼牙”、“狼群”以及教导队开始出发捕猎。

北平,自从看守俘虏的一个鬼子小队被消灭后,那个神秘的到处刺杀小鬼子和汉奸的高手也似乎突然消失了,两个多月来在小鬼子的高压管制下,北平城里也是表面上风平浪静,虽然还不时的有一个或两个小鬼子被杀,但比起两个月前那个神秘高手在城里制造的动静来已经是小了很多,鬼子的戒备也慢慢地开始松懈下来。

这天早上,十多个小鬼子在一个鬼子少佐的带领下,向北平城的阜成门走了过来。看守城门的鬼子宪兵走到那个少佐的跟前,敬过礼,尽职地要求他出示证件。

少佐冷冷地看着他,然后向后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一个鬼子少尉。

“巴嘎”,那个鬼子少尉走上前来,嘴里骂着,甩手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这是帝国苑平占领军的秋田少佐,进城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你竟敢检查,巴嘎。”

“哈依,但是……”刚想解释。

“巴嘎”,解释的话还没有出口,又挨了一个耳光。

“哈依,请少佐阁下进城。”听到对方说一口流利的日语,守门鬼子宪兵的疑心尽去,赶快放行。

那个少佐这才举步走进城中。那个打他的少尉,临走还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们就是化装进城的严骏带领的教导队和“狼牙”小队,“狼群”小队则在城外潜伏接应,至于鬼子军装则是在拔掉虎头据点后从里面缴获的。鬼子少佐是由李皓假扮的,因为不会说日语,所以只好装出一副凶恶的样子不说话,严骏则装做了鬼子少尉负责与城内的小鬼子打交道。一整天,他们假扮的鬼子小队就在城里的街道上到处转悠,甚至还到驻军司令部附近转了一圈,到吃饭时则找到一家比较偏僻的小饭馆解决。碰到巡逻的小鬼子时,他们则昂首挺胸地假装也在巡逻,小鬼子丝毫也没有怀疑到他们,只是以为他们是另一支帝国队伍的巡逻队。

当天夜里,严骏带领着“狼崽子”来到了邬安的家里,因为两个月的时间了没有发现邬安回家的迹象,小鬼子以为邬安早逃亡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了,因此监视邬家的鬼子特务早撤走了。

三下两下拆掉炕,打开炕下的一块石板,露出了邬安他父亲的藏宝密室的洞口。留下其他人在外面警戒,严骏带着李皓和夏振宇用手电照亮,爬下两米高的洞口,来到了足有一间房子大小的地下密室。密室里面除了五口箱子以外没有其它东西,严骏挨个儿打开箱子,情不自禁的惊呼起来,连李皓和张琪也是看得目瞪口呆。除了一口小箱子里面放着一把锋利的六寸长短的小刀、一把与严骏送给严玉的波兰宁一模一样的手枪和两盒子弹以及邬安他爸留给邬安的一封信之外,其它的四口箱子里全都放着整理的整整齐齐的大洋和金条,大洋没有邬安说的三十万那么多,但十万是怎么也有的。金条则比邬安告诉严骏的多得多,整整一箱,大概三百跟左右,估计是邬自有把大洋换做了金条给留了下来。仔细地看了看密室里,确定再没有起他东西了,估计邬自有作为一个商人深知“乱世金银,盛世收藏”的道理,什么字画古董一件没有。

老办法,严骏命令人连夜找到了一辆运粪的驴车,高价买了下来,把从密室中搬出的东西装上车做好伪装,让李皓假扮送粪的车夫,起他三人远远跟随保护,趁早上鬼子开城门后出城会合“狼群”的一个战术小组,将财物送回驻地。

第二天早上,远远跟随的严骏和“狼牙”小队看得李皓他们安全出了城,便转身继续开始他们的“巡逻”。

晚上,日军驻军司令部,一座三层的用围墙围起来的洋房。淡淡的月光洒满了大地,远远看去,围墙围着的司令部就象一只凶猛的怪兽。爬在200米外房顶上的严骏和夏振宇用望远镜仔细地观察着那里的动静,起他队员则在房子里待命。很奇怪,观察了很久的他们发现,偌大的司令部里并没有多少警卫人员。夜里一点,不能再等了,严骏打出了出发的手势,狙击手则爬到了刚才观察的地方开开始全神贯注地准备狙击,随时清除行动时可能面临的危险。

看着从远处走过来的巡逻队,大门口站岗的小鬼子不由得疑惑起来,巡逻队不是几分钟前才刚过去吗,怎么又来了一支呢?没等他明白过来,巡逻队已经来到了大门口,似乎是想吸烟找不到火,靠近大门口的巡逻队中一个鬼子兵手上夹着烟,向他走来,一边用日语说着:“您辛苦了,有火吗?点烟。”走到一个站岗的鬼子身前,有意无意地用身体挡住了另一个站岗鬼子的视线。就在鬼子哨兵低头找火的时候,拿着烟的鬼子突然两手齐出,一手托哨兵的下巴、一手夹住了头顶一转,随着轻微的“咔嚓”声,鬼子哨兵就软软地摊了下去。几乎在同时,夏振宇在另一个鬼子身后也动手了。

站在门内的两个鬼子兵看到巡逻队居然队居然对哨兵动手,居然愣住了,也就零点几秒的时间,意识到不对的时候,两把飞刀已经分别向他们飞来,准确地刺进了他们的咽喉,同时有两个人已经飞快地跨到他们跟前,扶住了他们倒下去的尸体,缓缓放在地下。至于在楼顶爬着的鬼子机枪手,在严骏他们到达大门口的时候已经被两百米外飞来的子弹准确命中眉心,一点声息都没发出就被天照大婶照走了。至此,鬼子司令部的外部警戒力量被全部清除,门口站岗的已经换上了突击队队员。

潜行的非常顺利,突击队距离灯火通明的日军司令部小楼已经不足50米,可以清除地看见洋房前面停着几辆小汽车。透过环绕着洋房的修剪的整整齐齐的半人高的冬青树,严骏发现洋房门前台阶下,距离冬青树大概十五米远,还有三个鬼子在不停地走来走去。

突然,一个鬼子警卫警觉地向突击队员隐藏的冬青树后看来,嘴里发出虚张声势的吆喝声,向冬青树后走来,另外两个鬼子也警觉地站住了脚步,象这面看过来。

严骏很快从树后长身而起,钢针已经化作一道看不见的光线从手中射出,人也飞快地扑了出去。鬼子双手丢掉枪抱着脖子应声而倒,严骏刚要冲向已经端起手中枪的另一个鬼子的时候,耳边掠过一道灼热的气流,小鬼子仰面而倒,被外面的狙击手清除了。而剩下的一个小鬼子,也几乎同时被夏振宇和另一个战士扔出的两把军刀刺中,一中咽喉、还有一把直接从他大张的嘴巴中射了进去。经过他们身边的队员们,分明地看到了从他们死不瞑目的眼中流露出的惊讶与不甘。

把鬼子的尸体拖进冬青树后的阴影里,严骏大摇大摆地向洋房门口走去,剩下的队员跟着踞枪掩护。

走近灯火通明的司令部小楼,严骏手一挥,跟在身后的“狼牙”队员就两很快无声无息地扑向两边的走道,而严骏则和夏振宇紧贴墙紧盯着通往二楼的楼梯。十分钟后,搜杀一楼房间里鬼子的队员重新回到楼梯口,向严骏打出手势,全部清除,但没有发现敌酋美津少将。

又是十分钟,二楼房间里的小鬼子清除完毕,还是没有发现美津。

三楼,只有四个房间,在搜杀完两个个没有开灯的房间后,搜索队员出来对严骏打出无人的手势后,队员们全部踞枪守在了剩下的两个房间门口,其中一个房子里隐隐透出灯光和还有低低的说话声。严骏一指夏振宇,示意他监控一个房间,自己则一把推开另一个有人声传出的房间。这显然是小鬼子的作战值班室,墙上挂着大幅的军事布防图,两个显然是值班参谋的鬼子佐官惊愕地看着闯入的不速之客,没有将官,严骏手一挥,四个队员便扑了上去,在两个鬼子军官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被送回了老家。

走出作战值班室,严骏向夏振宇一打手势,夏振宇打个明白的手势,便一脚踹开了房门,这是一个套间,正对着房门的墙上挂着“武运长久”横幅。打眼一看外间没有人,严骏正要踹开里间门时,门开了。一个衣裳不整、手提武士刀的矮个子鬼子走了出来,他显然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严骏仔细地看着这个小鬼子,大概四十多岁,满脸横肉,仁丹胡,目光象鹰一样锐利。

“美津?”严骏用日语问。

“巴嘎,你是谁?”

“中国人!”严骏不再说话,他已经确定,他面前的这个小鬼子就是今天斩首的目标——日军驻北平司令部司令官——美津少将。放下枪,右手握着虎牙向鬼子少将走去,其他队员则端枪瞄准。

“巴嘎”美津“嗷”一声大叫,双手挥刀向严骏头顶劈下。严骏一侧身,右手的虎牙便狠狠从美津的胸口刺了进去。看着美津死都不相信的目光,严骏冷冷地说了句:“你不该到中国来。”虎牙在鬼子少将的体内一搅,拔了出来。

从地下捡起武士刀,刀光一闪,砍下美津的脑袋,用布包好。找到笔和墨,在一张纸上几笔画出了一匹简单的却形神兼具的狼,写上“野狼”两个歪歪牛牛的字,扔在了美津那没有了脑袋的尸体上。

队员们也开始打扫战场,主要寻找一些容易携带的轻便东西。

花了一会功夫,打开美津房里的保险柜,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装进一个包里,严骏亲自带好。到作战室,扯下墙上的北平军事布防图,又弄了一些有用的小玩意拿好,严骏向队员们打出了撤退的手势。

一个小时后,当一支小鬼子的巡逻队经过司令部门口时,发现平常在门口站岗的哨兵居然不见了,紧接着发现哨兵死在门后,当意识到出了大事的鬼子巡逻队冲进司令部小楼时,发现所有的警卫和军官无一生还全部毙命。英勇的司令官美津少将的脑袋也不见了,大惊失色的鬼子巡逻兵直接拉响了司令部大院里的警报。

随着城里到处响起凄厉的警报声,北平城里乱成了一团糟。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