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鬼子都不留 正文 第十四章 磨牙行动

yantianlai252012 收藏 22 1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size][/URL] 严骏他们其实离开那个村子并不是太远,因为他打算拿小鬼子或者汉奸练练手,野狼也就该出世来狠狠咬鬼子了,到那个时候难保不被无孔不入的鬼子汉奸特务查出他们曾经在这个不知名的小村住过而给村民带了灾难,所以他不得不找一个安全的藏身之地(严骏一直对当年的共产党军队藏军于民的做法有点腹诽,他固执地认为那在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


严骏他们其实离开那个村子并不是太远,因为他打算拿小鬼子或者汉奸练练手,野狼也就该出世来狠狠咬鬼子了,到那个时候难保不被无孔不入的鬼子汉奸特务查出他们曾经在这个不知名的小村住过而给村民带了灾难,所以他不得不找一个安全的藏身之地(严骏一直对当年的共产党军队藏军于民的做法有点腹诽,他固执地认为那在很大程度上加大了平民的伤亡)。这样他就突然想起来,在21世纪的时候,他曾经到这附近陪自己的漂亮女朋友旅过游,记得还钻过一个很大的山洞,那个山洞是在八十年代才被发现的,依稀觉得就在这山的那边。所以他带着他的队伍,正在那里找那个山洞呢。

功夫不负有心人,到中午的时候,他们终于找到了那个被浓密的杂草和树木遮挡的严严实实的山洞,如果不是走近到洞口五米之内,根本不可能找到它。洞口很小,仅仅能够容得下他们除了人以外的另一个伙伴——骡子进得去,可比21世纪他看到的那个经过加工开阔的洞口小多了,不过这样也好,更容易隐蔽。进洞也就两三米远,洞内的空间一下开阔起来,点着火把看去,足足有十多米高,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还一直往里延伸进去,看不到底,并且周边还有很多小洞,小的仅仅能够容得下一个人,大的有两三间屋子那么大,冬暖夏凉,作为藏身之地是再理想不过了。众人无不兴奋,匆匆忙忙地卸下身上的东西,开始寻幽探胜,给自己划地盘。最后,众人一致同意把这里作为暂时的栖身之地,至于灯光问题,严大队长说了,明天就出去开始见血训练,找一个小鬼子的据点什么的,弄个发电机来,就完全可以解决了。

等规划好山洞的使用,严骏把依旧沉醉在发现山洞的喜悦中的所有人员到召集到了山洞的“大厅”开始商量下一步练兵的事情。其实,说是商量,很大程度上都是严骏作出决定,然后提出要求和下达命令。现在山洞里面还不能够也没有准备家当所以还不能够生火做饭解决吃饭问题,所以决定今天晚上,所有人就出发,拿小鬼子练兵。因为与涞源驻地比较近,那边鬼子的据点什么的也比较多,所以决定行动的目的地就定在河北涞源境内的小鬼子和民愤极大的汉奸。刚出发时所有人集体行动,等攻打下一个据点后,最好能够缴获到一辆汽车,严骏将带邬安、严玉、李皓、张琪、王海、张海涛将缴获的东西用车运回山洞,其它人分别由夏振宇和侯宁两个小队长带领本队的队员分别行动。至于行动目标由其自行商量决定,严骏的要求是尽量远距离狙杀敌人或者采用战术小队协同作战的方式甚至暗杀的方式消灭敌人,首先是保存自己,然后才能消灭敌人。一旦采用强攻这种作战方式,务求全歼敌人,省的把鬼子引过来麻烦自己,现在还不是野狼曝光的时候。不得出现伤亡,如果情况危险,行动可以放弃。另外,严骏特别强调,“野狼”突击队在对小鬼子作战的时候,绝不留活口,俘虏对野狼来说除了浪费宝贵的粮食外没有其它任何用处。另外特别交代,在打扫战场收集战利品的时候,不管鬼子是死了还是活着,先在其脑袋上开一枪再动手,至于理由,严骏没有解释。

然后,严骏开始盘点自己的家底并按照训练中的成绩将两个小队进行了确定,每个小队12人。

第一小队,代号“狼牙”,队长夏振宇,副队长李剑峰。

第二小队,代号“狼群”,队长侯宁,副队长李海波。

每个小队包括两名善于伪装的斥候、两名狙击手、四名突击手、两名机枪手和两个臂立较大的投弹手,狙击手由队长和副队长担任。把每一个小队拆分开来,就是两个完整的战术小组。分组后,趁着距离出发还有一点时间,严骏指挥两个小队进行了各种战术的配合训练。


一夜强行军五十公里,天将要亮时“野狼”突击队到达了涞源境内的一座无名山下,斥候300米警戒,其它队员就地隐蔽就餐,补充体力。天亮后,两名斥候外出化装侦查,寻找行动目标以及收集相关情报。

下午一点,外出侦查的斥候回报,距离他们的隐蔽点大概15公里,有鬼子的一个大据点,叫虎头据点,这个据点是扼守着涞源县城通往虎头山的唯一通道,是一个咽喉要道,据点里面设有炮楼。据说,虎头山里有抗日队伍活动,设立虎头据点也是为了防止山里的抗日队伍到涞源城里活动。经过观察,守卫虎头据点的是一个鬼子的步兵中队,防守比较严密,经常有鬼子的汽车往返于据点和涞源县城之间往返运送物资。

听完斥候的回报,严骏又仔细地问了一些细节问题,看着斥候在地上划的草图,一拳砸在地上,拍板决定,“磨牙行动”第一枪,就在这里打响。


夜,黑沉沉的,那令人感觉到透骨阴冷的秋风不停地刮过四野已经枯黄的杂草发出“沙沙”的声音,偶尔传来一声猫头鹰的叫声,令据点炮楼上站岗的井岅一木感到那么的凄厉和恐怖。看着黑沉沉的据点外面和死气沉沉的据点里面,井岅一木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家,想起了自己柔顺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井岅自己也感觉到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想家。


据点外面,严骏举着望远镜,仔细地观察着。片刻,他放下望远镜,打出了手势,身上插满野草的两个狙击手李剑锋和李海波哥儿俩就无声无息地爬了出去,寻找有利的狙击点,不久严骏就听到了他们发来的暗号声,狙击手已经准备就绪。

当雪亮的鬼子探照灯扫过以后,严骏手一挥,便猫腰向据点围墙跑去,秋风吹着野草发出的沙沙声完全掩盖了突击队员跑动时发出的声音。

随着严骏的手势,两声“噗噗”的轻微声响过后,就见据点门口两个站岗的小鬼子象木头一样载到了下去。而突击队员,已经悄悄地摸到了门口的地堡后面。严骏指了指两个队员,指指地堡,队员作出“OK”的手势,便向地堡通道摸去,正在地堡里裹着军大衣酣睡中两个小鬼子根本不知道,死神已经来临。

悄无声息地移开横在据点门口小鬼子设的路障,严骏指指炮楼上的鬼子哨兵,打出了清除手势,他知道狙击手通过狙击镜能够清除的看到他的手势。

此时的井岅正在尽职地走来走去,目光则随着探照灯移动。当一声轻微的“噗”声响起时,他只感觉到头一震,眼睛仿佛看到了绚丽的樱花丛中,妻子抱着可爱的女儿在向他招手。“好美的樱花啊!”这是他最后的念头,然后便软软的象煮熟的面条一样,缓缓倒了下去。

收到狙击手传出的清除的暗号后,严骏带领着突击队员无声无息地摸进了鬼子的虎头据点。进去后,严骏带领严玉、邬安、李皓、张琪、王海、张海涛摸向鬼子的炮楼,而夏振宇和侯宁则分别带领着自己的队员在有利的攻击位置隐伏下来等待严骏的指令。

两层高的鬼子炮楼里,一楼只有十多个小鬼子,有的爬在桌上、有的横七竖八地躺在地铺上沉沉入睡。没费多大劲,十多个小鬼子就在睡梦中向天皇尽忠了,只有邬安处理了一个小鬼子后因为手法生涩、紧张,没有能够一刀毙命,就在小鬼子张口欲叫的时候,李皓适时地甩出了自己的虎牙准确地插进来小鬼子的喉咙,严骏也狠狠瞪了一眼邬安,而李皓则拍了拍邬安的肩,示意他跟上,几个人便向二楼摸去。二楼只有两个鬼子,严骏用手势止住了起他人动手,指指邬安意思全部由他动手,起他人戒备。在队友们鼓励的眼神中,邬安这次倒是没有犯错,但脸色确实苍白了不少,看到邬安准确地、一刀致命地解决了鬼子后,严骏向他伸出了大拇指。

看到严骏用探照灯打出的信号,外面潜伏的李剑锋、李海波两个狙击手很快便摸到了炮楼上并建立了狙击点,至此虎头据点内唯一的制高点便被“狼崽子”完全控制了。说来话长,其实占领炮楼严骏他们不过用了五分钟而已。严骏操作着探照灯向据点大院扫了一遍,居然发现了两辆汽车停放在据点里最后一排房子前面。

将控制炮楼的职责交代给里面的队员,并指定由李皓负责后,严骏用布包着所有找到的鬼子手雷摸到了外面隐伏的队员身边,把三十多颗手雷分给了队员。就在严骏刚要打手势行动的时候,据点大院中的一间屋子突然亮起了灯光,然后灯光熄灭了,紧接着便走出了四个荷枪实弹的鬼子兵来,排成一列纵队开始在据点里面开始巡查,逐步向严骏他们隐伏的地方走来。意外情况出现,容不得严骏犹豫,他向夏振宇、侯宁和另外一个叫葛新锋的队员一指,便借着阴影的掩护,绕到另一边,走近的四个小鬼子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异常,就这他们要从肩上拿下枪的时候,严骏四人从他们身后一跃而出,扑到鬼子身后,左手一伸捂住鬼子的嘴,右手用锋利的军刀在鬼子的咽喉一抹。

严骏手一挥,打出一连串的手势,夏振宇和侯宁便带领着“狼牙”和“狼群”两个小队分别扑向两排房子,到达房门后,每两人从左右两边把住房门,机枪手爬到在地上,黑洞洞的枪口则直直指向房门。看到队员都已经到位,严骏把手往下用力一挥,站在房门口的队员一脚踹开门,早已经握在手中的手雷向墙上一磕便从踹开的房门扔了进去。

突然之间的爆炸让鬼子的房子里马上开始鬼哭狼嚎,没等鬼子反应过来,从门口、窗户又有数不清的手雷扔了进来。扔完手雷的突击队员一个翻滚,就从鬼子门口远远滚了开来。由于屋子在爆炸中起火,残存的几个小鬼子刚从房门跑出来,就遭到了机枪手的无情屠杀和狙击手的冷酷点射。一个中队的鬼子甚至没有来得及开一枪,就被成建制地全部歼灭。而那些“狼崽子”们,仅有一个被房子里爆炸是崩起的木块擦破了点皮。

看着一片狼籍的现场和一地的小鬼子尸体,“狼崽子”就连和严骏参加过营救行动的严玉也是一脸的目瞪口呆白痴样,这也太厉害了吧,一个完整的鬼子步兵中队,就这么完了吗?都有点不敢相信是自己干的。

严骏则一阵命令,把这些脑袋已经当机的“狼崽子”给唤清醒了过来开始马上打扫战场。

半个小时的时间,据点里能够被带走的严骏认为有价值的东西已经全部被装上两辆汽车,包括了武器弹药、被服、鬼子军装、药品、食品、甚至鬼子生火做饭的全套家什也被搬上了车。当然了,鬼子据点里的柴油发电机、几大桶柴油、割下来的一捆电线和摘下来的电灯是万万不会缺少的。至于搬不走的东西,很简单,集中到一起设置简单的定时爆炸装置。至此,严骏针对“狼崽子”的磨牙行动中的第一奇袭战完美结束。

一个小时后,两辆装满物资的汽车由严骏和曾经在29军时摸过车的李皓缓缓从据点里面开出,拉着严玉等五人开向他们的驻地。而“狼牙”和“狼群”两个小队则将在消除掉汽车去向的痕迹后在他们小队长的带领下继续在外面磨牙十天,然后返回驻地。

十天来,涞源和涞源县城周边的小鬼子是仿佛掉进了地狱,继虎头据点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神秘支那部队拔掉后,城外不时有小鬼子被不知从何处射出的子弹送回老家。城墙上巡逻的鬼子也不敢露头,因为只要露头,就会有子弹帮他们向天皇尽忠。鬼子少佐派出大队的鬼子兵出去搜查,又毫无踪迹。后来小鬼子再也不敢派出少于一个小队的鬼子的力量出城执行任务,但就这样还是有一个出城执行任务的鬼子小队成建制地失踪了。这样闹了五六天后,小鬼子干脆关闭城门,不再出城了。但就这样也不安全,城里也开始闹了起来,而且城里鬼子的死法更是千奇百怪,被吊死的、勒死的、枪杀的、抹了脖子的还有直接把脑袋给砍了的,吓得小鬼子是龟缩在驻守的据点内不敢露面。

鬼子是躲在据点内不出面了,但汉奸没处躲啊,涞源的几个死硬的汉奸便倒了霉,不仅人被杀了,家里的浮财也是全部被拿走。最离谱的是,在鬼子的虎头据点被拔掉九天后的夜里,鬼子在城内的据点里面的弹药库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咆哮着拿着指挥刀站在据点大院里指挥救火的鬼子宪兵队长平田一郎少佐被不知从何处射来的子弹击中,当场毙命。同时弹药库的爆炸还至少炸死了有一个小队的小鬼子。

十天下来,驻守在涞源县城的一个中队的鬼子兵已经损失过半,物资被损毁的更是不计其数。

无计可施也找不到报复对象的小鬼子只好把这一切都归功于山里活动着的那支支那抗日游击队。

“狼崽子”们的牙在这十天里是越磨越历,他们时而两个小队联合心动,时而两个小队分开单独行动,时而按照战术小组的划分来行动,十天来把涞源的小鬼子闹了个乌烟瘴气鸡飞狗跳。

十天后,夏振宇和侯宁带着他们的“狼牙”小队和“狼群”小队一个不少地回到了驻地,还带来了大笔的大洋和金条,只有“狼群”的一个队员在两个小队联合作战围歼鬼子小队时被横飞过来的弹片在屁股上划了一个口子,这已经是整个磨牙行动中受伤最重的了,为此一路上这位叫陆涛的队员没少受到侯宁和起他队员的数落。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