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二卷:南美洲 第十五章:菊之十刃(一)上

红色猎隼 收藏 14 5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塔克纳省(西班牙语Región Tacna)是秘鲁共和国25个一级行政区之一,位于秘鲁南部,东部与玻利维亚、南部与智利接壤。这片俯卧于的喀喀高原之下的土地,地理环境多变,星罗分布着火山及沙漠。卡普利纳河蜿蜒着从高山荒原及高原流过,不仅为这片土地带来丰厚的水利资源。更为这片秘鲁面积最小的省份,带来了丰富的农业及矿业资源以及有多样化的气候及物产。

位于安第斯山麓、卡普利纳河畔的塔克纳市是这个省份的行政中心。虽然这片土地早在一万年前就已经有了文明的遗迹。通过采集及狩猎维生的印第安人人在著名的托克帕拉洞穴(Toquepala Cave)便曾留下过记录他们生活的岩壁绘画。但是这片土地最终为文明世界所接纳却是1537年西班牙的征服者到达之后。公元1631年西班牙殖民者在印加帝国原有版图的南部兴建了塔克纳市。便逐渐赋予了其烟草、葡萄、棉花、甘蔗、蔬菜等农产品贸易中心的职能。在西班牙的南美殖民体系之中,秘鲁总督区曾是商业的核心,来自伊比利亚半岛的商人操纵着大部分南美的进出口贸易,西班牙人从南美掠夺的贵重金属及其他物资均从秘鲁运出。而塔克纳市也正是在那个时期迅速的走向了繁荣。

或许正是这一地区的繁荣和富饶,使得1879年—1883年的南太平洋战争之中攻占了秘鲁首都—利马的智利军队将塔克纳和阿里卡两地区交给智利管辖10年作为了恩赐和平的条件。虽然根据智利和秘鲁在利马北部的安孔城签订的《安孔条约》将塔克纳和阿里卡两地区属于智利的时间仅有10年。但是在国际社会之中承诺永远没有实力来得有效。

南太平洋战争之后,由于战争破坏、军费开支扩大以及主要硝石产区的丧失,秘鲁财政支绌,外债高达1.5亿美元。1889年,英国的“秘鲁公司”代表债权人接管秘鲁铁路,为期66年,以抵偿外债;秘鲁还向债权人每年提供300万吨鸟粪,并在33年内每年偿还8万英镑债务。在如此拮据的情况之下,秘鲁自然无力要求强悍的邻居履行条约。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秘鲁出口增多,美国垄断资本掌握了秘鲁的森、银和石油等主要生产部门之后,秘鲁的当权者们才欣欣然的在华盛顿的“调停”之下与智利展开关于争议领土的谈判。圣地亚哥虽然强硬,但是奈何《安孔条约》是白纸黑字早已写明,何况背后还有处于上升期的美洲霸主。禀承着“不看僧面看佛面”的态度,智利于1929年将塔克纳省归还了秘鲁,但是距离塔克纳市64公里的阿里卡港却至今还飘扬着智利的国旗(注1)

随着阿根廷成功鲸吞乌拉圭,将南美传统霸主—巴西威严扫地,与智利有着世仇积怨的秘鲁和玻利维亚也在北部的战线之上公开的集结兵力。事实上当阿根廷军队在智利南部的“闪电攻势”得手之后,秘鲁和玻利维亚便有参战的打算。但是颇于巴西的压力,这两个南美弱国更多的时候只能徒负呼呼。以至于民间要求趁此机会收复失地的热情高涨,而秘鲁和玻利维亚政府却投鼠忌器。

就在阿根廷空军所驾御的“中国飞豹”在智利的国土上散布死亡的同时。秘鲁民间的黑客也频繁的攻击智利政府和军方的网站,他们侵入智利总统米歇尔.巴切莱特的官方网站,在那里“挂上”一面秘鲁国旗,还留下“秘鲁万岁”字样,导致网站关闭18个小时,直到一天之后才恢复运行。而数千名秘鲁示威者更计划在秘鲁智利边界示威,最终在赶往边界途中被秘鲁警方拦截,双方爆发了激烈冲突,甚至有示威者受伤。由于智利与阿根廷的战争,秘鲁反对派近日加大了对政府的压力,要求总统加西亚尽快解决有关秘鲁智利两国边界问题。为了防止事态进一步恶化,秘鲁法庭甚至要求该国主要反对派领导人都不得离开首都利马前往边界地区组织示威游行。但法庭的决定引起了反对派支持者的强烈不满,并表示“不论他们的领导人是否参与,他们都会去示威”。

而对于秘鲁民间的这种仇视智利的情绪,圣地亚哥表面上依旧从容不迫。智利政府官员一度表示,他们对边界示威游行表示忧虑,不过主要是担心会也有智利人前往边界示威。智利政府还警告秘鲁示威者会踩到边界地区埋设的地雷。那些地雷是上世纪70年代埋设的,虽然两国政府后来曾动用大量人力物力清理,但地雷仍不时被民众误踩。不过虽然态度从容,但是智利政府对于两线作战的不利同样不敢掉以轻心。因此在米歇尔.巴切莱特总统的主持之下,智利当局还是作出一系列缓和关系的姿态。比如就在战争期间智利政府向秘鲁国家图书馆送还3778本图书,这些书是智利126年前获得的战利品。

智利军队于1881年太平洋战争期间攻下秘鲁首都利马,随后洗劫了秘鲁国家图书馆。智利士兵劫走大批希腊文、拉丁文、法文和西班牙文书籍,其中一些属16至19世纪的珍贵图书,一些书中还保有殖民时期的整页地图。现在智利政府终于委托一家快递公司将书籍送还秘鲁。智利国家图书档案和博物馆长妮维亚.帕尔马在将这些书籍移交秘鲁官员的同时表示此举“集中体现了我们关于建立两国间兄弟般合作关系的承诺”。对于智利的这一举措。秘鲁外交部长何塞,加西亚.贝朗德也虚以委蛇对智利归还书籍表示感谢。他说,两国需加强合作,增进友谊。

但是表面上的友好并不抹平两国之间在领土权益上的纠纷,就在智利和秘鲁两国其乐融融的背后,双方的军队却已在边境之上展开了剑拔弩张的对峙。秘鲁海、陆、空三军开始从各个军区抽调精锐赶赴南线战场。玻利维亚方面也开始动员精干的步兵分队进入一线阵地,而智利军方则在南线战局吃紧的情况依旧在北部边境之上保留着2个主力陆军师。同时空军剩余的F—16型战斗机也全部集中到北线,除了躲避阿根廷空军的打击之外,威慑秘鲁和玻利维亚显然也是他们所承担的主要任务之一。

而随着阿根廷陆军对乌拉圭的全面控制,巴西政府在最后关头选择了退让。无疑使得原本便处于战争边缘的智利北部边境局势更为恶化。就在阿根廷军政府宣布出于乌拉圭国内紧张的局势的考虑,接受乌拉圭总统巴特列的“邀请”向乌拉圭派遣地面部队之时,秘鲁总统阿兰.加西亚随即表示,由于秘智两国海疆划分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秘鲁政府决定将不等海牙国际法庭裁决结果。既按照秘鲁方面的理解划定与智利之间的领海权益。秘鲁海军将派遣战舰为在本国领海内作业的渔船提供保护,同时准备抗击任何国家对本国领海的入侵。秘鲁国防部长阿兰.瓦格纳则声称:“如果智利的F-16型战斗机敢于靠近国境,那么我们的幻影2000型战机也随时准备升空。”


世界上因为战争而形成领土、领海纠纷问题并不在少数,但是像秘鲁与智利两国之间长达100多年的纠纷却不多见。虽然1883年秘智两国发生的太平洋战争结束后,两国签署了《安孔条约》,后来又在1929年签署了《利马条约》,解决了两国的领土划界问题。但是,这两个条约都没有提及两国领海划分问题。

两国领土的划分是以秘鲁的柳塔河大桥和智利的阿里卡铁路的中间地区向东,以玻利维亚行政首都拉巴斯为基点,划出一条斜线。然而,也正是这条“斜线”给两国带来了日后的领海纠纷。


智利于1947年提出两国的领海边界线与赤道平行,向太平洋延伸200海里;而秘鲁要求根据两国陆上边界线的走向,向太平洋延伸200海里作为领海边界线。由于两国的陆上边界线是条“斜线”,因此,根据两国海上边界线划分主张,就出现了一个约3.5万平方公里的有争议海域。 秘鲁国会2005年11月通过了一项领海基准线法案,重新确定秘鲁200海里领海范围。但是2006年初,智利政府宣布纠纷海域为智利所有,并写入宪法。对此秘鲁政府只能再次提出其上述划分两国海疆的主张,并对智利的做法提出抗议。


纠纷海域丰富的渔业资源是秘智两国争夺该海域的主要原因之一。前些年,智利对进入纠纷海域的秘鲁渔船只是扣押遣返,而现在智利宪法明确规定了纠纷海域为己所有,智利就可以据此出兵“保卫”本国领海。那么如果秘鲁的渔船再次进入该海域,有可能引起军事冲突。而仅对比秘鲁和智利海军的实力,秘鲁无意处于劣势。因此乞求于海牙国际法庭的裁决便成为了唯一的出路。但是随着阿根廷对智利的猛烈攻势,秘鲁显然也显得底气十足。

就在秘鲁总统阿兰.加西亚发表声明的同时,一支规模庞大的秘鲁海军舰队已经在海上集结,并开赴两国有争议海域。这支由秘鲁海军旗舰“格劳海军上将”号巡洋舰率领的庞大舰队,拥有”卡瓦哈尔”级(意大利制狼级改进型)护卫舰3艘、“卡斯马”级(德制209 /1200级)潜艇3艘,“贝拉德”级(法制PR-72级)快艇4艘从圣洛伦索岛海军基地出发,途中这支舰队还会合了由3艘“派塔”级坦克登陆舰为主组成的两栖登陆舰队,这无疑使得这次宣示主权的海上行动的最终目标更为复杂化。

对于秘鲁的来势汹汹,智利政府显然已经感觉到了避无可避。关于领海的划分已经写入了智利宪法,如果秘鲁海军进入这一海域那无疑就意味着入侵,战争将不可避免。事实智利上长期不接受谈判这一问题的初衷是认为海上的边界已经通过一项渔区的协定确定了,但是秘鲁政府不承认它是一个边界条约。在漫长的口水仗之后,兵戎相见似乎已经势在难免。不过经历了麦哲伦海峡的惨败之后,智利海军已经严重失血,再也无力组织起庞大的舰队进行海上迎击。智利海军仅能派出2艘以色列生产的“萨尔”4型导弹艇进行象征性的拦截。与此同时智利空军部署在康多斯空军基地的智利空军第一旅(智利空军的旅相当于美国空军的飞行联队)第三飞行中队的F—16型战斗机随即升空。不过这些战机的目标并不是支援海上的战斗,而是那些正高速扑来的秘鲁空军战机。

秘鲁是南美地区第一个与前苏联开展军事合作的国家,现在其仍是俄罗斯在军事技术合作领域的传统伙伴之一。因此第一波次突入智利北部领空的战机多为南美洲国家之中少见的俄系战斗机—由米格—29“支点”型战斗机护航的苏—22“装配匠”J型战斗轰炸机。此刻智利空军的4架F-16 Block 50型战斗机正在进行密集编队飞行,它们蓝灰色的冷色调机身喷漆与智利北部阿塔卡马沙漠红棕色背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些敏捷的战隼时而飞过沙漠、盐盆,时而飞过熔岩流和废弃的硝酸盐矿―这里是地球上最干燥的地方。阿塔卡马沙漠在过去的400年间从未有过降水,其中的一些河床已经干涸了12万年之久,科学家们甚至将这里的土壤拿来与火星上采集到的土壤样本进行对比。

荒凉的背景容易让人产生错觉,事实上这一地区并不是仅仅如此。这里的铜矿井是世界上最高产的铜矿井。而捕鱼业的发展也使贫瘠的沿海变得热闹起来。因此在智利北部伊奇凯地区的商业机场,它的运输能力仅次于圣地亚哥国际机场。在康多斯空军之外,执行任务的智利空军的F-16 Block 50战机和其它的军用飞机也会使用这个机场的跑道。此刻驾御着战鹰的埃杜阿多.玛恩上校便负责指挥着部署在康多斯空军基地的第三飞行中队,战备状态之下他和他的中队便被疏散到了伊奇凯的民用机场。

这一地区的渔业使用这个商业机场,伊奇凯和高原铜矿之间往来的飞机也使用这个机场,每年四月到六月的三个月时间里,每天从这个机场起飞到美国去的飞机达到将近10个架次,这些飞机向美国运送玉米种子。那些运输飞行任务一部分由747型飞机担任,在满载的情况下,飞机要跑完全部3000米的跑道才能起飞。伊奇凯机场繁忙的运输活动凸显了这一地区在智利经济中的重要性。虽然它本不属于智利,但是此刻智利却必须为了自己的明天而保卫它。

在起飞之前,在机场的整备中心内埃杜阿多.玛恩上校曾这样对新近加入的部下们说道。“我们这个国家的重心例来偏重于北方地区,因此我们的军队总是把它主要的飞行中队配置于这一地区。第三飞行中队是这个地区空军驻军中历史最久的部队之一,仅次于第一飞行中队。”智利空军第一飞行旅第一飞行中队最早部署在阿里卡港(智利最北端的一个城市),后来被重新部署于伊奇凯。不过此刻它已经改组为智利空军的战斗武器学校,编制的战机使A-36和T-36型教练机。

“这一地区的沙漠不仅为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飞行条件,还为我们的训练提供了广阔无垠空情极好的空域。”不过第三中队的昔日精英都已经毁灭在了南部战线阿根廷人的翼刀之下了。虽然美国军方提前在加利福尼亚的爱德华兹空军基地交付了第二批次的10架F-16 Block 50型战斗机。但是有经验的飞行员却并容易补充。由于战前仅有10架F-16 Block 50型战斗机在服役,所以智利空军没有保有大量的F-16飞行员。加上每年会有两名飞行员退役,需要补充两名飞行员。事实上后备飞行员的数量极其有限。因此在来袭的秘鲁空军面前,智利空军仅能凑出4名有经验的F-16战斗机驾驶员。其中除了中队负责人埃杜阿多.玛恩上校和飞行教官—马里奥.莫拉格上尉之外,剩下的两名飞行员事实上也是刚刚从F-5E型战斗机中队抽调过来的。

智利空军一直对 F-5 型战斗机有强烈的兴趣。但在 1973 年前,由于其政体问题,智利空军求购 F-5 的尝试始终没有成功。但在 1973 年军事政变之后,美国与智利的关系迅速改善,智利空军采购 15 架 F-5E 和 3 架 F-5F 的要求很快得到批准。1976 年,首批“虎 II”交付智利空军。这批飞机在外观上和巴西的 F-5E 具有相同的特征,装备智利空军第 7 战斗机大队,主要担负智利北部区域的防空任务,智利南部地区防空由幻影 50C 负责。但就在“虎 II”交付完不久,美国以智利人权纪录太差为由,对智利实施武器禁运,这使得智利的“虎 II”机群备件供应受到严重影响,到 1980 年代中,智利只剩4 架F-5E “虎 II”型战斗机可以继续飞行了。尽管F-16和F-5在航空电子装备方面二者看起来相差无几,但在某些方面,如整体战斗力和飞机性能方面,F-16型战斗机要高出一截。因此这两名补充的飞行员还需要时间来磨合、适应。

“我们的作战方案很简单,那就是避其锋芒,击其惰归。”仅以4架F-16型战斗机去正面应敌秘鲁空军的6架米格—29型战斗机及其护航的4架苏—22型战斗轰炸机显然是不明智的。因此玛恩上校为自己的编队制定了一个堪称完美的作战计划。当秘鲁空军大举来袭之初,智利空军将所有的战机疏散转移,而由他本身亲自率领的4机编队便在阿塔卡马沙漠的深处低空盘旋,等待着秘鲁空军空手而归。

作为一种前线战斗机米格-29的气动布局相当优秀,加上 RD-33发动机,可以做出许多让西方飞行员为之兴叹的机动动作,例如著名的“吊钟”机动(又称“尾冲”)。其火控系统、武器配置也足以完成前线战斗机应承担的任务,在近距格斗中有一定优势。米格-29具有优秀的飞行性能,同时存在严重的缺陷,从而限制了其应有性能的发 挥。这些缺陷包括航程过短、雷达系统可靠性差、维护困难,导航系统性能差,人机工程落后而难以操纵。航程过短对于野战前线战斗机来说,本不是致命弱点。但 外国用户没有苏联空军空战体系,米格-29在外国用户手里必须担当原本由苏-27承担的一些远距任务,这样航程就显得捉襟见肘。且敌机可以与米格-29磨 时间。在美国"红旗"演习期间,开始时德国的米格-29屡屡战胜美军F-16。后来F-16就多次用打了跑,跑了回来再打的办法折磨航程短、留空时间短的 米格-29。这简直就是朝鲜战争中F-86和米格-15兜圈子、斗续航时间长短的战术的现代演绎。因此针对秘鲁空军的米格—29型战斗机,玛恩上校也打算如法炮制。但是他并不知道,此刻他所面对的并不仅仅是秘鲁空军的战鹰,还有来自中国的空战皇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