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后传:两晋五胡演义 上部第一卷:剑指东吴 第01集、窥神器三马饮槽 祀南郊晋武篡魏2

垂钓桃花岛 收藏 10 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6/[/size][/URL] 曹髦仗剑喝道:“我乃天子,你们突入宫廷,想弑君吗?” 甲兵见了天子,都不敢向前。 贾充大怒,喝大将成济道:“司马公豢养你们正是为了今日,为何不前?!” 成济问道:“要活的还是死的?” 贾充道:“司马公有令,只要死的!” 成济得令,绰戟纵马,直奔辇前。 曹髦大喝道:“匹夫焉敢无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曹髦仗剑喝道:“我乃天子,你们突入宫廷,想弑君吗?”

甲兵见了天子,都不敢向前。

贾充大怒,喝大将成济道:“司马公豢养你们正是为了今日,为何不前?!”

成济问道:“要活的还是死的?”

贾充道:“司马公有令,只要死的!”

成济得令,绰戟纵马,直奔辇前。

曹髦大喝道:“匹夫焉敢无礼?”言未毕,被成济一戟刺中前胸,撞出辇来;再一戟,刃从背后透出,死于辇旁。焦伯大怒,挺枪来战,也被成济一戟刺死。随行三百余人,立时骇散。

天子被弑,朝野震动。司马昭佯装大惊,即召百官商议后事。

百官愤然道:“贾充弑主,当灭三族,方可以谢天下!”

试想,贾充乃司马昭的左膀右臂,第一爪牙,岂有自去臂膀之理?司马昭稍作思忖,反手一指成济,喝道:“此皆成济之罪,擅入兵阵,以致酿成大变,大逆不道,罪不容诛!”指挥甲兵上前,当廷缚了成济。

成济大骂:“非我之罪,是贾充传汝之命也!”

司马昭大怒,即令割断其舌,随后灭其三族。

曹髦既死,贾充心想,如能劝得司马昭此时称帝,自己便自然成了开国的元勋之臣了,于是联络一般党羽,请司马昭趁机受魏禅称帝。司马昭早有篡位称帝之心,不过此时,只因刚刚发生了弑帝事件,众怒未平,反倒有些心虚了,心想,婊子已经做下了,还得为她立座贞洁牌坊遮掩遮掩才行呀,不然,史家那边也不好交代,于是说道:“魏武帝不肯受汉禅,犹吾之不肯受魏禅也。”

贾充等闻言,知道司马昭已留意于其子司马炎了,于是不再劝进。这年六月,司马昭立曹操之孙、常道乡公曹奂为帝,改元景元,暂时继承魏祚。曹奂于是便封司马昭为丞相、晋公。

曹魏景元四年(公元263年),忽有蜀中探子来报,说蜀汉后主刘禅溺于酒色,不理朝政,又听信宦官黄皓之言,疑忌大将军姜维,君臣不和,姜维为了避祸,远离朝政,到陇西沓中种麦屯田去了。司马昭大喜,即以钟会、邓艾为大将,统兵十八万,分路进兵,灭了蜀汉。曹奂于是又以收川灭蜀之功,加封司马昭为晋王,准戴十二旒冠冕,建天子旌旗,出警入跸,乘金根车,驾六马,备五时副车,置旄头云罕,乐舞八佾,设钟虡宫悬,国中可自设官署。

——自嘉平之乱以来,司马氏父子三人把持朝政,上下其手,背信欺诈,剪伐杀戮。只十余年间,曹魏政权便被司马氏父子蚕食殆尽,其名虽存,而实已亡。其间,大将王凌、毋丘俭、文钦、诸葛诞等先后三次起兵于寿春,声讨司马氏父子,都因力弱,被司马氏父子率大军扑灭。朝中内外逼于司马氏父子的威势,或是争先投附,或是委曲求全,或是洁身远避。相传魏武帝曹操死前,曾梦见三马同饮一槽,而不解其中含意;到了这时,世人方才知道,原来此梦竟是司马懿、司马师、司马昭父子三人蚕食曹魏之兆!

曹魏咸熙二年(公元265年)八月,司马昭又中风而亡,于是即由晋王太子司马炎继为丞相、晋王。——司马昭娶王肃之女为妻,生有二子:长子司马炎,字安世,姿表过人,发长垂地,两手过膝,时人已知其有非常之相;次子司马攸,字大猷,恭俭孝悌,饱读经籍,才名过于其兄,更得司马昭的钟爱,因司马师膝下无子,于是便将司马攸过继给了司马师。司马昭承掌大权后,常与其党说道:“天下者,吾兄之天下也。百年之后,大业当归攸儿。”司马昭受封晋王后,便想立司马攸为晋王太子。贾充谏道:“安世宽仁,且又居长,有人君之德,宜奉社稷,不可易也。”司马昭犹豫不决,召百官来问。议郎裴秀、司徒何曾也都谏道:“安世聪明神武,有超世之才;发委地,手过膝,人望既茂,天表如此,固非人臣之相也。”司马昭这才立了司马炎为晋王太子。

司马炎既已继承了丞相、晋王之位,葬父已毕,即欲篡位,召贾充、裴秀、何曾等人问道:“先王在世时,果曾有‘魏武帝不肯受汉禅,犹吾之不肯受魏禅’之言乎?”

贾充等连声答道:“先王在世时确有此言,一点不假。先王承父兄之业,东诛叛逆,西平蜀汉,元功盛勋,超过桓文。现在魏室虚弱,天下早已归心于晋了,殿下正当效法曹丕绍汉故事,筑坛于南郊,受魏之禅,布告天下!”

司马炎大喜道:“曹丕能禅汉,孤岂不能禅魏么?”次日,与贾充、裴秀、何曾等带剑而出,直入帝宫。

曹奂忽见司马炎等带甲而入,大惊失色,慌下御榻迎接。

司马炎坐定,问道:“魏之天下,谁之力也?”

曹奂站立一旁,小心答道:“全靠晋王父祖之赐。”

司马炎道:“我看陛下,文不能论道,武不能经邦。何不将天下让与有才德之贤者?”

曹奂大惊,口噤不能言。黄门侍郎张节正在一旁侍驾,见司马炎如此无礼,厉声喝道:“晋王之言差矣!魏武祖皇帝,东荡西除,南征北讨几十年,非容易才得此天下;现在天子有德无罪,何故要让与他人?”

司马炎道:“此社稷本是大汉之社稷。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自立为魏,篡夺汉室。我祖父三世,尽心辅魏,得天下者,非曹氏之能,实我司马氏之力也!四海皆知,我岂不能绍魏天下?且我与汉家报仇,有何不可?”

张节大骂道:“司马氏世受魏禄,若行此事,乃篡国之贼也!”

司马炎大怒,喝令武士将张节乱棒打死,昂然下殿,扬长而去。

曹奂颤栗不已,拉着贾充等人泣道:“卿等久食魏禄,中间多有功臣子孙,如何忍见江山易帜,作此不臣之事?”

贾充大怒,拔剑一横,喝道:“汝欲效仿曹髦么?”

曹奂惊倒。裴秀等都劝道:“魏室气数已尽,陛下不可逆天,当照汉献帝故事,重修受禅坛,具备大礼,禅位与晋王,则陛下可保无虞。”也都扬长而去。

曹奂知朝臣都已归心于晋,大势已去,无法挽回,只得令太常院去南郊筑受禅坛。就于曹魏咸熙二年(公元265年)十二月丙寅日,将帝位禅与司马炎。

司马炎大喜,就于坛上即了帝位,改元为泰始,大赦天下,立国号为晋,史称西晋。

追谥其祖司马懿为宣帝,庙号高祖;伯考司马师为景帝,庙号世宗;父考司马昭为文帝,庙号太祖。以贾充功大,封为车骑大将军,进爵为鲁公。其余百官都加官进爵,不在话下。

曹奂跪于坛下。司马炎降旨,封曹奂为陈留王,食邑万户,即日起,迁往邺宫居住,无诏不许入京。时值严冬,北风飘雪,天地肃杀。曹奂不敢停留,泣拜而去。

百官请司马炎答谢天地。司马炎正要下拜,坛前忽起一阵怪风,将坛上火烛尽皆吹灭,立时,天昏地暗,急风骤雨,电闪雷鸣。司马炎大惊,不及礼毕,匆匆回宫,召群臣问道:“今日受禅大典,本是千秋之喜,忽然遇此天变,不知吉凶如何?”

群臣道:“陛下可即召太史令来问,卜算我大晋之历数长久。”

正言间,一人大笑道:“大晋历数无须卜算,臣已知之矣!”

众人寻声望去,原来说话之人乃侍中裴楷,此人容仪俊爽,博涉群书,特精理义,有“玉人”之号。

司马炎问道:“大晋历数可得几何?”

裴楷伸出一个指头,说道:“可得一也。”

司马炎一听,容颜顿失。满朝公卿也皆失色,纷纷责道:“大晋基业初建,裴侍中何故说出这等讳言?”

裴楷却很镇定,从容而言道:“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王侯得一则天下太平。故曰一也。”

司马炎听了,立时转怒为喜。群臣也皆欢悦,俯首舞蹈,唱道:“大晋历数长久,必能千秋万载!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司马炎龙心大悦。

随后大封宗王:叔祖司马孚,叔父司马干、司马亮、司马伷、司马骏、司马肜、司马伦,胞弟司马攸,异母弟司马鉴、司马机,还有堂叔、堂伯、堂兄、堂弟等一共二十七人,各封王号。

各王以郡为国,国中可置军队:有民二万户者为大国,可置上中下三军,兵五千人;有民一万户者为次国,可置上下二军,兵三千人;有民五千户者为小国,可置一军,兵一千五百人。列作屏藩,以拱卫王室。只留齐王司马攸在朝辅政,其余归藩。

原来,司马炎篡位成功后,探究曹魏之所以会由强盛失国的原由,以为皆因曹丕刻薄宗亲之故:曹丕为确保其嫡脉子孙皇权的稳固,常常对兄弟子侄、皇室宗亲刻意打压,极力防范,不给宗室封王以统兵之权,封国中仅给低能老弱卫兵百余人而已,活动区域不得超出三十里,无诏不得进京,宗室封王之间不得互相往来。又怕他们久居一地后,勾结地方,对抗中央,频频改换他们的封地,且派辅监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因此,魏室宗亲皆徒有王侯之号,完全失去了宗国屏藩的作用,以致司马氏蚕食、篡位之时,曹氏宗室竟无一人可以出来与之抗衡,只好眼睁睁看着大好的江山被司马氏篡夺了去。

司马炎既已篡得曹魏天下,不能不以此为鉴,力除曹魏弊制,遂授宗王兵权,使各领方面之重。——以为如此,便可长治久安,江山永固。却不道世事难料,晋朝仅传一世,等到司马炎一死,傻子司马衷继位,便起“八王之乱”,祸起萧墙,伦常乖舛,骨肉相残,信义沦丧。于是,本已降顺了的匈奴趁隙起兵,铁蹄南掠,毁洛阳,破长安,两掳晋主,青衣行酒,魂断狄庭,灭了西晋。

西晋既灭,晋室余裔逃往江南,依托江淮之险,再建东晋。一向生活在北部边塞的羯、氐、羌、鲜卑等游牧民族也纷纷兴起,逐鹿中原,争战不休,你方唱罢我登场,先后建立二十余国,俗称“十六国”,史称“五胡乱华”。——终于演绎出了我中华史上最为悲苍、纷乱而又铁血、壮烈的一页。

话分两头。再说司马炎篡魏建晋成功,大事已定,遂有吞灭东吴之志。泰始五年,特以尚书左仆射羊祜为荆州都督,坐镇襄阳,经营南疆。

羊祜,字叔子,泰山南城人,自从受命镇守襄阳以来,安抚远近,深得江、汉人心。羊祜在军中,常常轻裘缓带,身不被甲,铃阁之下,侍卫不过十数人。又裁减守边、巡逻将士,使其垦田八百余顷。羊祜刚到襄阳时,军无百日之粮,等过了三年,便积有十年之谷,真是粮草充足,兵强马壮。

司马炎大悦,加封羊祜为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正当会议伐吴,不料却有秦州急奏飞到,报说:河西鲜卑酋秃发树机能聚众数万,起兵造反;秦州刺史胡烈率兵去剿,反被秃发树机能诱入万斛山中,全军覆灭。司马炎大惊,遂罢伐吴之议,先剿秃发树机能。

不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分解。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