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鬼子都不留 正文 第四章 出路

yantianlai252012 收藏 32 3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size][/URL] 当天晚上,严骏和黄玉(我们的严大侠当然不能称呼小地主婆为小地主婆,所以小地主婆在路上告诉了严骏她的名字到达了位于北平西郊的高粱桥附近。 严骏站的远远地观察了许久,他真的不敢相信,在他来的那个时代,高楼鳞次栉比、车水马龙、繁华热闹的高粱桥地区,在眼前看上去一片荒凉,可以这么说,除了能远远看到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


当天晚上,严骏和黄玉(我们的严大侠当然不能称呼小地主婆为小地主婆,所以小地主婆在路上告诉了严骏她的名字到达了位于北平西郊的高粱桥附近。

严骏站的远远地观察了许久,他真的不敢相信,在他来的那个时代,高楼鳞次栉比、车水马龙、繁华热闹的高粱桥地区,在眼前看上去一片荒凉,可以这么说,除了能远远看到北京城高大的城墙外,这里看不到一丝丝古都或城市的影子。在找到一个荒废、破败的房子后,两人打算在这里将就一晚上,休息一下然后第二天再决定以后怎么办。

就着昏暗的月光,吃完细心的黄玉带出来的一点点干粮,严骏躺在一张残破、看起来脏兮兮的凉席上,看着蜷缩在凉席另一头的黄玉很快发出了欢快的小呼噜,象一只吃饱了鱼的猫,那么安静和满足。也许复仇后什么都不在乎了,也许是直觉上对严骏放心,也许是东躲西藏赶了一天路确实累了,她就那么睡着了。

但严骏却无法入睡,在他来说过去的24小时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离奇,在21世纪的网络上看到的穿越的故事竟然真实地发生在他的身上了。尤其是居然穿越到了这个国家战火风飞、外敌肆意侵略、民众灾难深重的民国年间。他该怎么办呢?从清楚地知道所发生的事情后,他除了对慈爱的母亲、严厉的父亲以及漂亮的女朋友的思念外,隐隐地心底反倒有一点兴奋,出身军人世家的他对抗日战争有着相当的了解、作为军人的他对战斗有着强烈的渴望。

毫无疑问,凭借他一身所学和所受到的爱国主义教育,他必须为自己的国家做点什么。可问题是,他该怎么做,从何做起?

去寻找共产党,不行,虽说他在来的那个世界里是一名共产党员,但在现在,象他这样一个来历不明、出身不清的人,根本无法避过共产党以后进行的各种党内清查和整风运动,更不要说文革了。去找国民党,也不行,一是了解未来的他知道国民党未来的命运,二是他在那个世纪里是一个GCD员,从心底里对GMD有点排斥,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受不了GMD内部那种派系林立互相内部倾轧的做法。

想来想去,最后他决定既不去找共产党也不去找国民党,独立于两党之外自己想办法拉队伍打鬼子。反正都是抗日,都是保家卫国,怎么抗日都是抗日,当然他也不会拒绝和GMD以及GCD在抗日战场上的配合作战。至于抗战后吗,大不了解散队伍,出国,等几十年再回国定居,对内战他可一点兴趣都没有。或者抗战后把队伍交给GCD,他们一定会给自己一大笔资金的,他是谁啊,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和“神仙”那是一个级别的,他带的兵,那能差的了吗?

想清楚这些后,心里不禁一阵畅快,觉得热血沸腾,豪气冲天,禁不住大喊一声:“小日本,你爷爷我来了……”

一声大喊也让旁边的黄玉倏然而醒,怯怯地看着面前这个“恩公”,不知道倒底什么让他象个疯子样大喊大叫。

看着黄玉不解的眼神,严骏尴尬地笑笑:“没什么,啊,呵呵,没什么,兴奋的。”

“什么事那么兴奋?”

“没什么,呵呵,没什么。”严骏现在可不会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任何人,他支吾着,一转话题:“给我说说你的事情吧!”反正现在他已经想通了,再说现在也兴奋的没法睡觉,干脆和这个自认丫鬟的黄玉聊聊,阴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看到严骏主动和自己聊天,黄玉也开始慢慢地向严骏讲述起自己的事情。

我家在离杜家庄不远的黄各庄,还有一个弟弟,佃户人家,就租种冯财主的土地来过日子。三前年,弟弟得了一场大病,为了给弟弟看病,借下了冯老财的高利贷,还是没有能够救下弟弟的命。两年来,为了还清高利贷,全家人过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穷寒生活,种出来的粮食还了高利贷的利息就交不了租子,所以欠冯财主的租子是越欠越多,自己也到苑平城里的大户人家做佣人来减少家里的负担,挣些微薄的工钱来贴补家用。

一年前,冯财主带着家丁到我家收租子,碰巧遇到了回家的黄玉,马上被黄玉的美貌和气质所吸引,引发了歹毒的念头。第二天,就逼我爹妈要交清所有欠的租子和高利贷本息,逼得我爹妈要上吊自杀。然后派媒人到我家对我爹妈说,如果我答应给冯老财做小,就免了租子和高利贷,要不然就立即交清欠的租子和高利贷。我不能看着他们被逼死,万般无奈之下,答应做了冯老财的小妾。

半年前,已经对我失去兴趣的冯老财,又派人逼我爹妈缴纳早就答应免掉的租子,逼得我爹妈生生上吊自杀了,还一把火烧了我的家。从此,在冯老财家,我就是一个完全的佣人丫鬟,过着连猪狗都不如的生活。从那个时候我就发誓要报仇,可我一个弱女子,有什么办法可想呢。两个月前,山本那头日本猪到冯老财家的时候,看到了我,他那个狗翻译儿子冯希德马上领会了主子的意思,当天晚上就把我捆到了山本的床上。我想死,可爹妈的仇没有报,我不甘心,就忍了下来,我想总会找到报仇的机会的。天幸遇到恩公,替我报了仇……

一边低低的诉说,一边泪流满面发出压抑的哭泣声,总算把她身上发生的事情说清楚了。

听完黄玉的诉说,严骏眼睛里喷射出愤怒的火焰,牙关紧咬,听到最后,愤怒地一拳将躺的土炕砸了一个洞。

“以后不要叫我恩公了,以后你就叫我大哥吧,在这个世界上我也是一个人,你就是我的妹妹,我看谁还敢欺负你。”

“哥…….”黄玉一下扑到了严骏怀里,放声大哭起来,当真是梨花带雨、海棠着露,把压抑了许久的感情喷发了出来。

足足哭了有一个小时,黄玉才止住了哭声,但瘦削的肩膀仍在不停地抖动。

“我姓严,叫严骏”看黄玉已经不哭了,表情也平静了下来,严骏才第一次告诉了黄玉自己的名字。当然他也瞎编了一个来历,有些东西是不能说的。

这一夜,严骏把自己要走的未来的道路仔细的想了一遍,进行了详细的规划(职业生涯规划,很小资啊,呵呵),看着依偎在自己身边沉沉入睡的黄玉,他觉得肩上的担子有重了不少。

而也就在这一夜,日军驻苑平司令部,联队长井上支助大佐则是暴跳如雷,堂堂的帝国一线部队军官和两个英勇的帝国士兵,没有战死在征服支那的战场上,却死在了一个低贱的支那人家里,并且被大火烧了个尸骨无存,死的莫名其妙。

死因无法调查,什么人干的无法调查,最后只好以被溃散的国军士兵无耻的谋杀为理由向大本营汇报。

“巴嘎”听完汇报的日军驻北平司令官渡边少将气的暴跳如雷,却又无可奈何,他总不能告诉所有人山本是死在一个支那女人的肚皮上的吧,最后只得命令特高科注意搜寻相关信息,期望有一天能够查明山本一郎被杀的真相。

正因为这样,小鬼子为了隐藏山本被杀的真相,没有进行大搜查,也没有通知各处岗哨严查,所以为我们的主人公后面在北平的活动减少了很多麻烦,当然这是后话了。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