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鬼子都不留 正文 第三章 鬼子汉奸一起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

就在他找到衣服的屋子隔壁,散发出一阵阵的恶臭,来自现代的他很容易就知道是那种酒后呕吐物发出的臭味,伴随着阵阵恶臭,屋里还发出轻轻的鼾声。就在他打算要进去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一阵人走路时发出的踢踢踏踏的声音,他马上闪身回到了找到衣服的屋子,隐身在门后的暗影里向外看去。

从一间屋子里出来一个人,那人刚站在回廊的边上,严骏就听到一阵“哗哗”声音,不用想他就知道那是撒尿的声音。借助自己练就的超强的眼力和昏暗的星光,严骏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正站在回廊的边上在往外撒尿,悄悄地、没有发出任何声息严骏已经站到了那人的身后,那人似乎有感觉,就在他要回头的一瞬间,后脑一震,一声未吭就向下倒去。

不能耽搁了,严骏往下一蹲那个正在倒下的人就趴在了他的肩膀上,很快走进他已经搜查过的屋子里最远的一间(他已经查过了,那是一间厨房),找出一个碗,舀了一碗水,一只手捂住那人的嘴、另一只手拿着碗将水浇在那人的头上。

很快,那人就清醒过来,眼里发出恐怖的光芒、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凑近他的耳朵,严骏低声说:“别叫,我不杀你!我只想问你几个问题。听明白了吗?”

那人一边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一边忙不叠的点着头。

“这里是什么地方?”慢慢地松开捂嘴的手,严骏低声问。

“好汉饶命,我只是一个下人。”

“别废话,我不杀你。我问什么你答什么,知道吗?”

“这里是杜家庄,这是冯财主家。”

慢慢地,严骏搞清楚了这里的情况:这个杜家庄离苑平城有六七公里,冯财主是杜家庄唯一的地主,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苑平城里的日本洋行做事,小儿子就在给守卫卢沟桥据点的鬼子大队长山本一郎中佐做翻译。日本鬼子打来的时候,因为有他两个儿子的关系,另外他还给山本送了一千个大洋、十根小黄鱼外加两个还没开脸的丫鬟,才让他的庄子免于被炮火摧毁。而那两个丫鬟,在送去的第二天就被山本把他叫去给拉了回来,但拉回来的却是两具惨不忍睹的冰冷的尸体,满身伤痕、乳房已被割掉、下身则插着粗硬的木棒,拉回来后就被冯财主让长工拉到远处的乱葬岗上埋了。这件事吓坏了庄中的其他长工和丫鬟,所以都借着各种机会跑了。他姓吴,是长工头,和冯财主有些亲戚关系,所以才和自己的老婆放胆留了下来。

冯财主和大老婆今晚住在西面的厢房中,北面的厢房中住着冯财主今天的贵宾——山本一郎和冯财主的小老婆,厢房的外屋住着两个鬼子兵和汉奸翻译冯财主的小儿子冯希德,而严骏找到衣服的屋子则是财主的大儿子冯希义回家时住的房子。

原来山本一郎一次来冯家时,看到了冯财主才二十岁的小老婆——以前也是一个佃户的女儿因为交不起租子被冯财主强抢来做了小老婆——当晚便留了下来,心领神会的冯财主也不管他的小老婆又哭又闹,让人捆了起来送到了山本住的屋子里去让她陪小鬼子,以后隔三差五山本就会来住上一夜,一般是晚上天擦黑时来早上天亮时有车过来把他接走。

今天恰好山本来了。

严骏听完后,不禁怒火翻腾,血直往上涌,牙关紧咬,双拳直握得格格做响,低声但是愤怒地骂道:“操你妈的小鬼子,你既然来了,老子今天就送你们去见你们的狗屁的天照大婶。”他之所以发怒,还因为在王大伯家的时候,就听说过那两个丫鬟遭遇的事情,他已经确定是真的了。

骂完,他轻快地一掌将这个长工头劈晕。他不能杀死这个人,这人也仅仅是个长工,他没有杀死他的理由。

仔细听听外面的动静,严骏快步闪身出来,贴着墙根直奔长工头住的屋子,他必须先将长工头的婆娘打晕,以免她看到自己丈夫出去这么长时间不回来起疑心。

戴好头套,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了听,轻轻推了推,发现门并没有上闩,悄悄地推开门,严骏脚步象猫一样轻灵的走到睡着三个人的炕前,用手捂住其中一个的嘴巴,另一只手同时紧紧掐住了他的脖子五指一使劲,只听一声轻微的“咔嚓”声,一个小鬼子已经从遥远的中国先那个小岛上的天照大婶飞去。紧接着,又是两声“咔嚓”声,两个游魂野鬼又被天照大婶收走了。也许是喝多了,也许是在妖娆的小地主婆身上耗尽了体力,当严骏解决了两个小鬼子警卫和狗汉奸翻译推开里间的门时,仍然听到山本一郎咬牙放屁和打呼噜的声音。当他用同样的手法送山本回家后,却意外的发现两个黑黑的眼睛正死死盯着他,小嘴微张,身子象筛糠样发抖,也许是吓坏了,嘴里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对不起了,你再睡会儿!”说完,严骏毫不客气地在小地主婆的颈根劈了一掌,当然,力道掌握的很好,不至于劈断她的脖子,从长工头的叙述中,严骏知道,她虽然是冯财主的小老婆,但也是个佃户的女儿,一个可怜人。

处理冯财主和地主婆变得非常简单,严骏根本没有打算弄醒他们,不打算听他们的任何解释和借口,仅仅那两个丫鬟的事情就足够他们死一百次。

在冯财主住的西厢房点起灯,严骏开始拿着灯在西厢房和山本住的北厢房搜寻钱财和有用的东西。

“哇,老子发财了!”

看着眼前一堆大洋、三十多根金条还有一堆金银珠宝首饰(搜寻的时候他甚至没有忘了扒开财主和财主婆的嘴巴看看有没有金牙,让他非常失望的是——没有),一把武士刀,一把波兰宁手枪,两支王八盒子手枪,一个望远镜,六个手雷,两支三八大盖和几百发子弹,严骏禁不住睁大了眼睛。

解开背着的布包,他把首饰和金条全部放了进去,大洋也放进去了大半,又打好包裹背在自己身上。

将长工头夫妇俩和小地主婆弄到西厢房(当然没忘了在小地主婆的身上裹件衣服),一碗凉水泼去,三个人几乎同时醒了。

看着大炕上一动不动的老财主和财主婆,三个人全都浑身发抖,长工头吴有财也抖抖索索地对老婆说了发生的事情。看着戴着头套的严骏,三个人恐惧的眼神就象看的是魔鬼。

“我把日本鬼子和地主汉奸全杀了!现在,你们,怎么办?”严骏问。

也许是吓傻了,三个人没有一个人出声,都用恐惧的眼神看着他。

慢慢地,意外地,小地主婆似乎首先清醒过来了,转过头看了一眼炕上躺着的死人,眼睛里出现泪光,继而泪流满面,爬起来走到严骏的面前,慢慢跪下,在严骏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会事的时候已经重重地磕了三个头。

“多谢恩公!”

“谢我?”轮到严骏露出诧异的表情,当然,别人是看不到的。

“多谢恩公替我杀了杀父辱身的仇人。”小地主婆说完,没等严骏明白过来,从地上拿起武士刀、爬上炕、走向一动不动的冯财主,然后用武士刀狠狠向冯财主的身上戳去,一下一下一下……不停地戳了很多刀,然后向南跪下,嘴里喃喃地说:“爹、妈,我给你们报仇了,我终于给你们报仇了……”

小地主婆从炕上下来,再次和吴长工夫妇站在一起,紧紧地抿着嘴,也不再发抖,表情也不再恐惧,反倒是一脸如释重负后的轻松。连严骏都看的惊讶不已,心中暗暗佩服,他也猜到了其中的原因。

“好了,这样,鬼子肯定不会放过你们,这两百个大洋给你们俩,等会赶快拿着收拾收拾东西,逃命去吧,记住往山里跑,千万不要去城里。”

“这一百个大洋你拿着,也去逃命吧。”

小地主婆什么也没说,拿起钱,默默地走了出去。由于太过于兴奋了,严骏根本句没有注意到小地主婆出去的时候手里还提着武士刀。

严骏将波兰宁和王八盒子手枪、子弹和手雷包起来,背在身上。拣了一支看起来很新的鬼子三八大盖步枪和所有的子弹挎在肩上,转身走出了西厢房。一出门就看到小地主婆提着仍在滴血的武士刀从北厢房走了出来,严骏大惊,几步跨进去一看,山本身上已经血肉模糊,尤其下身已经成了乱糟糟的一团。看看没有什么别的异常,严骏才放下心来。

吴有财夫妇俩已经收拾好要带的东西,一人一个大大的包裹背在身上,走了出去。严骏也将所有死的人扛到了一起,将找的的一桶煤油倒在了他们身上和屋里,并且用找到的半根蜡烛设计了自动起火装置,半个小时后天亮时这里将燃起熊熊大火,将自己来这里的所有踪迹以及几个人的死因彻底焚毁。

当严骏走出院门时,前面吴有财夫妇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蒙蒙的夜色里,他们虽然是长工但却不傻,逃得远远的、躲得稳稳的才是他们唯一的生路。

而小地主婆,则提着一个小小的包袱,穿着一身可能是找到的丫鬟的衣服,亦步亦趋地跟在严骏的后面走出院门。

走了一段后,严骏紧皱着眉头,站住转过身面对身后跟着的小地主婆。

“为什么跟着我?”

小地主婆倔强地看了一眼严骏,低下头,一声不吭。

严骏转身便走,走了一段后,脚步声仍旧紧紧地跟在后面。

严骏在此站住,还没等他转身,身后就传来小地主婆的声音:“我爹妈都被冯老财逼死了,房子也被一把火烧了,也没有亲戚能去投奔,我没地方去。”

“那你也不能跟着我啊。”

“我看得出,恩公是个好人。我什么都能干,洗衣做饭什么的,让我跟着你,做牛做马都行。你要不让我跟着,在这个乱世里我一个人也是个死,不如现在就死了,还有恩公给我挖个坑埋了。”

话说到这里,我们的严大虾还能说什么呢。既然救了出来,他不可能再杀了人家;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小地主婆死在自己面前。他只能苦笑而已。其实从心底里说,当他看到小地主婆报杀父辱身之仇的过程后,心里确实有点佩服她的坚强和果刚,也就默许她跟着自己了。

“也许,培养培养会是个好帮手。”他心里想。

因为严骏背着三八大盖步枪,他们不能走大路,也不能进城,所以他们绕过了苑平城和卢沟桥,向远处走去。

天亮时,当他们走上一个高地时,回头看去,远处正火光冲天,冒起浓浓的黑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