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鬼子都不留 正文 第二章 回到1937

yantianlai252012 收藏 41 29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size][/URL] 严骏正躺在一座山上,周围是苍翠的树木,地上是稀疏的逐渐开始发黄的不知名的野草,到处裸露的岩石象癞皮狗身上的烂斑一样在阳光下那么刺眼。唯有清新的空气中散发着阵阵清香和偶尔传来的鸟鸣声让人心旷神怡。 当然,严骏是不知道的,他还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直到太阳已经下山,晚霞也快要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


严骏正躺在一座山上,周围是苍翠的树木,地上是稀疏的逐渐开始发黄的不知名的野草,到处裸露的岩石象癞皮狗身上的烂斑一样在阳光下那么刺眼。唯有清新的空气中散发着阵阵清香和偶尔传来的鸟鸣声让人心旷神怡。

当然,严骏是不知道的,他还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直到太阳已经下山,晚霞也快要消失在天边的时候,他醒来了。先是慢慢地坐起来,看了看四周,再猛地摇了摇头,又仔细地看了看自己,试探地站起来,狠狠地跺了几下脚。当他确定脚下踩的是坚实的土地时,便快步走向一个看起来很高的小山顶。

放眼望去,群山环绕、山峦重叠、奇峰壁立,偶或有清泉在远处流淌,山脚下到处都是树木,更远的地方有升起的淡淡轻烟。

“我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怎么会到这里?”

“我死了还是活着”

......

严骏一连声的问着自己,他是真的糊涂了,他只记得当他向恐怖分子冲过去时,已经来不及开枪,恐怖分子的手已经按上了起爆器,他也冲到了炸弹跟前,紧接着就看见炸弹爆炸时产生出的强烈的光球包围了自己,然后就脑袋一响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却发现在这么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身上所有的装备都不见了。周围没有战友甚至连一个人都没有。

看来只能下山了,只有下了山找人问问,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想完,便转朝山下冒起轻烟的地方走去。

越往下走,严骏就越觉得不对劲,作为一名受过严格的野外生存训练的特种军官,他的眉头也随着看到的东西而皱的越来越紧,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奇异的、不可思议的事情。

山脚下,冒起轻烟的地方,是一个小村子,一个只有几十栋破旧的小土房的小村子。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绝大多数的房子里没有灯光,泥泞的土路上到处是牛羊粪。他来自于21世纪的中国北京,他知道,北京已经没有这样落后和贫穷的地方,甚至那个时候的中国也基本上没有象现在看到的这么样的地方了。这里,到底是哪里?

“嘭、嘭、嘭”严骏敲响了一个有灯光溢出的小土房的粗糙的木门,明显感觉到扎手的木刺。

“谁呀?”屋里传出一声很显然胆怯的声音。

“你好,我是过路的,迷路了,想问问路。”

“过路的?过路的怎么会到这里来,这又不是大路?”随着说话声,闷“吇喽”一声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上了年级的大妈,年龄大概在60岁开外了。看着严骏怪异的装束,大妈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严骏也打眼看去,大妈穿着打着补丁的黑色大褂,很旧的看不出颜色的灯笼裤,膝盖上打着补丁,尤其令严骏大为诧异的是大妈居然是小脚。

“大妈,请问这里是哪里啊?”

“啊,这里是大王庄。”

“大王庄?这离北京有多远啊?”

“北京?没听过这个地方啊。”说了几句话的大妈似乎已经不再紧张,回头向里面问道“孩子他爹,你知道北京在哪里吗?”边说着,边把严骏往屋里让。

严骏走进屋,看到这是一个小套房,进门是一个客厅吧(我们暂且称之为客厅),对门摆放着一个长长的条案,供着几个牌位,条案上还有一个小油灯,发出微弱的灯光。屋子当地放一张粗糙的桌子,两三把粗制的座椅。

正在严骏疑惑的时候,从一个侧门里出来一个老人,佝偻着身子,披着衣服,并且不停的咳嗽。出门看到严骏的时候,明显地也被他那种从来没有见过的装束一惊。

“咳、咳、咳,客人坐、坐啊。”老人一边咳嗽,一边给严骏让座。“没听过有个北京啊,小哥儿。你从哪里来啊?”

“这......”严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瞬间就想出了办法,据他所知,“野狼”特种部队的驻地丰台从清朝就叫丰台了,看这个老人家知不知道丰台。

“我从丰台来。”

“丰台?丰台不是教小日本占了吗?”

“啊,大伯,今天是几月几号啊?”

“今天是民国26年9月18日。”

一听到老人家的话,严骏的脑子刹那间彻底的当机了。虽然早有预感,但当证实的时候,是谁都没有办法接受的,也没有办法理解的。

民国26年9月18日,不就是1937年9月18日吗?距离严骏来的那个世界真正71年。

看着严骏脸色苍白,双眼呆滞的样子,老头吓坏了,赶忙叫到“客人,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在老头一连声的叫声中,严骏回过神来,歉然地朝老头笑笑说:“我没事儿,大伯。刚才想到一个问题,有些走神了。”嘴里说着,不争气的肚子却在这时候发出了“咕噜噜”的叫声。

看了看严骏,严骏脸色已经涨紫(本来黝黑的脸因为宭迫害羞发紫了,呵呵),老人家说:“咳、咳,饿了吧?”

“是啊,大伯,实在不好意思。”严骏豁出去了,虽然特种部队出身的他三天三夜不吃不喝没有什么问题,在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比这更长的饥渴也忍受过,可毕竟又饿又渴的滋味不好受啊。

“老伴,弄点吃的,再烧点水给客人啊。”

吃得很简单,三个发黑的窝窝头、一碟咸菜、一大碗白开水。

在吃饭的过程中,严骏和老头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中,知道了这里是位于北京燕山脚下的大王庄。老头姓王,祖宗八辈都住在这里,老两口无儿无女,相依为命。同时他也知道,王大伯才53岁、大妈还不到50岁,都没有看上去那么老。由于地方比较偏远,日本鬼子暂时还没有到过他们村子,但村子里已经是人心惶惶,到处在传说鬼子杀人放火的事。

吃喝过后,严骏婉拒了王大伯让他留下歇一宿明天再走的好意,告辞出来。毕竟黑夜才是特种兵的天下,另外他也必须走,他那身在那个时代看来怪异的装束是见不得光的。

借着浓浓的夜色,严骏向北京走去,边走边想,下一步该怎么办?他已经想过了,既然来的了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就必须要适应这个时代,为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做点什么。

首先他得去为自己弄身衣裳,这个世界上现在还没有这么好的做衣服材料和这样的衣服,白天如果别人看到他,肯定会引起轰动;其次还要解决吃饭问题,毕竟他身上现在没有一分钱。

早上四点左右的时候,严骏经过一夜的潜行已经赶到了距离苑平城不远的卢沟桥。

远远的看着远处的卢沟桥,两端的桥头堡上的探照灯不停地向远处扫射,桥上的日军巡逻兵更是不停地走来走去。在离桥不远的地方,严骏找到了一个已经被炸毁的民房,并且在旁边看到了一片早已经干褐的血迹,仿佛在诉说着当日发生在这里的悲剧。很显然,小鬼子为了保卫卢沟桥和苑平城的安全,将射界内所有可能隐藏人的地方都夷为了平地。严骏没有在这里找到任何可用的东西,只得向离桥头更远的地方潜去。

在距离卢沟桥约3公里远的地方,严骏发现了一个完好的大院子,黑魆魖地立在那里,没有任何声息。围着院子转了一圈,他找到了一个可以很轻易翻跃的地方潜了进去。

这是一个三面都建了房子的院子,房子建有回廊,显然是这个时候大户人家的家。严骏很难想象,距离苑平城和卢沟桥如此之近的地方,小鬼子居然会容忍这么大一个院子完整村子,看来院子的主人身份肯定不一般。

前面几间屋子里,严骏都没有发现有人住,终于在一间屋子里,他发现了一个大衣柜,打开衣柜,借着星光,发现柜中有一柜子的衣服,有男人的,也有女人的。他找到了一件黑色对襟大褂、一件白色汗衫、一件黑色裤子、还有一双显然没有上脚穿过的黑色园口千层底布鞋。严骏仔细地脱下身上的作战服(但却保留了贴身内衣和来自于21世纪的凯夫拉超薄防弹衣,穿在里面,呵呵,不知道会不会很舒服),穿上找到的衣服,摸摸衣服的质地还不错,自己都暗暗发笑(和电影、电视中看到的汉奸一样一样的)。非常幸运的是,居然在衣柜的暗格里发现了几个大洋、几件首饰和一根沉甸甸的金条。严骏把金条等用找到的一块小布料包好,装在汗衫的衣兜里,然后用一大块布料把身上换下的作战服、作战靴包好系在身后,打算在外面找个地方烧毁。

看看天色,估计还得有一阵子才能够完全放亮,想来院里就算有人也不会那么早起来,他决定冒险再看一看其它的屋子里有什么发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