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公开“电子眼”有纵容交通违章之嫌








公安部22日公布的《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征求意见稿)》中,涉及规范滞纳金上限、电子眼设置地点公开、违章记录及时告知、拍摄记录25日内提供查询等项内容(2008年11月24日《长江商报》)。前述的设定滞纳金上限、违章后及时告知和查询之类的确很有必要,但是将维护车辆交通安全秩序监督辅助手段的“电子眼”位置也全部公开,就非常值得商榷了。这样做非但无益于开车人法制观念的增强和交通秩序的井然,客观上反而会进一步加剧其守法意识的淡化、纵容了违反交通法规现象的泛化。

毋庸置疑。一个有职业道德和社会公德的机动车驾驶员,无论有无“电子眼”在监视,都能始终如一地遵守交通法规,因此他们从不在意什么地方有或者没有电子眼。可是对那些缺乏法制观念和道德感的司驾人等就大不一样了,他们在投机心理支配下,特别关注电子眼的所在位置,以便于遂行使狡耍猾的把戏。某省会城市的一家晚报,将该市市区所有道路的“电子眼”位置公布于版面,于是这张报纸成为司机中道德和守法意识皆差者的抢手物,辗转迂回也要志在必得以为开车“指南”。在有电子眼的地方便尽量控制自己少违章,没有电子眼则如同被“大赦”般,肆无忌惮地闯红灯、乱停车、当“野马”,直至成为违章连连、肇事夺命的道路杀手。所以,随机的、不动声色的监控,正是制约缺乏法治意识和公德者的利器。

首先,不公开的“电子眼”等执法有助于增强违法者的守法观念。有的司机热衷于耍弄小伎俩,只要没有公开的警察就像“野马”,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违反交通法规破坏交通秩序,增加了肇事可能并威胁他人生命财产安全。而电子眼“暗中执法”的存在,却能有效地遏止这部分人的违法。由于不知道哪里有电子眼在监视,所以即使没有警察也不敢轻易违规。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的守法意识将因此而慢慢积累起来,看不到警察就“撒野”的投机心理亦将逐步淡化。不能说一有“争议”就弱化正当的执法,要看属于什么样的争议。在道德下滑之今日,什么事情没有“争议”?再正当、再合法的事,被处罚者也要诡词狡辩。因此,有人胡搅蛮缠不能作为“公开电子眼”的理由和根据!

其次,不公开的“电子眼”能降低执法成本。由于现在不遵守交通法规的司机和行人与日俱增,使得有限的警察不堪重负。而暗中执法的存在,即便道路上少设几个警察也不致产生大量违规情形,仍能够收到交通秩序的较好效果。“暗中执法”的存在,使那些根据有无公开的警察而决定守法还是违法的“经验”失灵了。这就使有限的警力取得了一定的机动性和主动权。《现代司机报》披露,违法超速行车已成为道路车辆事故的罪魁祸首,是交通肇事的第一杀手。

另外,公开的电子眼和测速装置不可能覆盖所有道路等区域,这就决定了它们的极大局限性。不否认在极少数安装有公开的电子眼和公开测速的路段或路口,行车秩序会好一些。可是在广大的没有公开的电子眼和测速装置的地方呢?缺乏职业道德和社会公德的司机必然要无所顾忌了,他们的“横冲直撞”将给其他车辆和行人以严重威胁。若出现这种不应有的情形,不正是“公开”电子眼造成的吗?如果公开的电子眼和测速装置不能全面覆盖,就不要将那为数极少的电子眼公开。因为这种“公开、不公开”之别,已经无形中诱发和助长了“缺德”者的习惯性违章驾驶。

对于“电子眼”的不同态度,成为折射司机们道德和法制素质的一面镜子。暗中的监督和测速应该是交通执法部门的一种工作常态,是无可非议的一种执法方式。可以把违章事实及时告知,却决不可公布电子眼及测速位置。践行法律的要义是合法与公正,并不因公开或暗中之分而形成弃取。因此,是否公开并非判断执法的价值尺度。执意强调“公开”,除了客观上给肆意违反交通规则者创造了“撒野”的便利和条件之外,看不出还有什么其他必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