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时6天的“全球流亡藏人特别大会”22日在印度达兰萨拉结束。D赖不但巩固了他在流亡藏人中的“领袖地位”,而且会议决议毫无意外地重申对其“中间道路”的支持,同时拿 “寻求完全独立”等极端主张威胁中央政府。


D赖(准确地说应该叫丹增嘉措)自流亡海外以来,全然不顾自己仅仅是宗教领袖的身份,热衷于进行政治活动,一心想着西藏“独立”。为了实现其政治目的,他紧抱西方的大腿,与所有反华势力相勾结,不断地上演一幕幕闹剧。


他公然歪曲西藏的历史,将自己打扮成一副慈善的模样,到处造谣撞骗,谋取支持。他全然不管西藏几十年来的发展与藏文化保护方面的成就,颠倒黑白地进行抹杀,使很多西方人深受蒙骗。他为了实现目的不惜采取各种暴力手段,在西藏及其他藏区制造事端,完全违背了藏传佛教的基本教义。面对中央政府有理由接的斗争,他又摆出一副可怜的模样,不断玩弄各种花招,随时丢出各种说辞,全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政客。


当国际局势对中国不利时,他撕下伪装叫嚣独立,而当国际局势对中国有利时,他又改口说不谋求独立。在奥运火炬在海外传递期间,他一方面游说世界,一方面指使在西藏的极端分子制造骇人听闻的打砸烧杀。他的丑恶行径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公愤后,他在此抛出建立中央政府只负责国防和外交“大藏区”的所谓“中间路线”,其低劣的骗人手法一览无遗。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对于包括藏族同胞在内近八万人的死亡,他非但没有怜悯之心,反而继续着丑恶的政治表演。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他感到非常失落,担心自己的“权威”旁落,一方面与中央政府进行毫无诚意的谈判,一方面又紧锣密鼓地筹办所谓的“全球流亡藏人特别大会”,企图纠合残余势力,与中央政府进行“最后一搏”。


所有这些丑陋行径,似乎都在表明他是藏独的总代表。但是,只要结合国际国内形式稍加分析,我们就不难看出,他其实是一个极度自私的政客,“藏独”对于他只是一个巩固其地位的招牌,与陈水扁一般无二。所有藏独势力与台独势力,其实都只不过是想借“谋求独立”以获取自己所期望达到的私欲。因此,D赖及其集团明在闹“独立”,实则谋私利,是典型的卖身求荣之徒,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公敌。


西藏自古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解放前的西藏实行的农奴制度,生产力水平极度落后,绝大多数藏族人民连生命都无法保证,完全是连都牛马不如,D赖对此是一清二楚的。即使他的这个头衔也是当时的中央政府授予的,而且他也曾对新中国成立后的西藏和平解放与土地改革给予了热情支持。但是,在对新中国的一片赞扬声中他突然叛逃祖国,充分暴露了他的阴谋家本色。


随着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他所依靠的西方势力正日渐衰落,而中国的国际地位更加凸显。稍有理性的人都知道,所谓的“独立”或“中间路线”都是十足的伪命题,根本不可能实现,D赖及其同伙其实同样清楚。如果确实是为了藏族同胞的利益着想,如果确实是为了藏文化的发扬光大,他们就应该放弃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与中央政府开展真诚的交流谈判,可他们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如果放弃“藏独”,他们将失去西方主子的支持,现有作威作福的“好日子”将一去不复返,这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失败,因而是不会甘心的。


可是,随着D赖的行将入土,他们的危机感日盛,在不可能从中央政府那里得到所要东西的情况下,他们要狗急跳墙了。通过“全球流亡藏人特别大会”向中央政府集体发声示威,继而很可能继续在西藏制造事端。这哪里是在为藏族人民着想?


西方有句俗语:上帝要一个人灭亡,首先就让他疯狂。D赖集团的所作所为绝对是他们灭亡前回光返照式的疯狂。全体中华儿女一方面要从战略上藐视他们,一方面也要高度重视他们疯狂的危害,给予坚决的批判和严厉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