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鬼子都不留 正文 第十一章 营救行动

yantianlai252012 收藏 21 28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


“不错的理由。”严骏说道。

此时的他心里是极端矛盾,他也想救人,但是他看了那个日军关押俘虏的地方,防守之严密,凭他一个人的力量要把人救出来那基本上没有可能,现在他又没有可用的力量。面前的两个人,他也是一无所知,他也没有办法短期内去核实两人的身份。看起来也似乎不象是小日本的特务,因为如果是小日本的特务,他们根本没有必要来跟自己玩这一套,直接把院子一包围,自己三人那是插翅难飞。考虑良久,一咬牙,两害相权取其轻,赌了。

“好,我同意,合作,但有条件。”

“严老板请讲。”

“不知里面有时兄的几位朋友?有李兄的几位朋友?”

“据我们了解,里面有三位兄弟是我们军统的人。”

“有我党的一位重要人员。”

“那么说,两位要救的人有四位。那好,我的条件是,除了这四位,其他的人,我要。当然,如果他们不愿意,另当别论。”

“啊?”听到这个奇怪的条件,时先忠和李文豪又是一惊:“不知严老板…”

“请不要多问,我自有道理。”

两人对视一眼,时先忠说道:“那好,只要他们愿意,我们没有意见,如果他们不愿意,还请严老板不要勉强。”

“那是当然,就这么说定了。”严骏肯定地说。

“那,关押俘虏的地方我们都已经看过了,严老板不知有什么好办法?”

“目前还没有什么好办法,但是我们可以商量商量,有道是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我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我们一起来研究研究。”

严骏拿出纸,画出了大院的草图,指着图说道:“大家看,这是一个独立的院子,四面都是比较宽阔的平地,没有可以利用的能够隐蔽的地方。院墙高大概2.5米,上面有1米高的铁丝网。大院里面有两排房子,我看小鬼子在后面一排房子的两端都有站岗,所有我估计俘虏就是被关押在这一排。大院的大门口有两个站岗的日本兵,左右两侧还有两个用沙包设置的机枪阵地,院子的四个拐角上有四个哨位,每个哨位有一个小鬼子。据我观察,看守的小鬼子应该是一个步兵小队,除去站岗的院子里面还有46个小鬼子,站岗的鬼子每四个小时换一次。这是我观察的结果,不知道对不对。”

时先忠和李文豪象白痴一样地看着严骏,眼睛直直的,嘴巴更是张成了“O”,才一天的时间就把情况摸的这么透,这也太那个了吧。而严骏看到他们白痴一样的目光,心里则是得意极了,心里想“专业,这就是专业,呵呵”,享受着别人崇拜的注目礼,那是爽透了。

“佩服,实在是佩服。”首先回过神来的李文豪对严骏说到,他们观察了这么久,也没有弄清楚里面到底有多少小鬼子。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不知时兄、李兄有和良策啊?”

“兄弟我实在是佩服严老板的观察能力啊。这个,办法吗,我们也没有找到好的办法,实话说,如果有好办法,我们也就不会来到严老板这里冒险了。”

李文豪听完时先忠的话,也是无奈地点头,三个人盯着图,谁都不说话了。

在旁边看了半天的严玉,这时候突然说道:“为什么不把所有的难题都列出了,然后再一个一个解决呢?”

“对啊。”时先忠马上说道。

严骏则欣赏地看了一眼严玉,用行动表达了对她的肯定,用笔在草图的旁边自顾自的开始列出困难。

“一、绝对不能开枪,距离大院大概1000米的地方有鬼子的另一个驻军的地方,如果一旦开枪,就意味着行动失败。

二、如何在不被门口和院子四角的鬼子哨兵发现的情况下跨国院子四周的开阔地。

三、如何同时处理掉院子四角的鬼子哨兵。”

四个人看着严骏列出的问题,也是连连点头,只要能解决掉这三个问题,所有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可难就难在如何解决啊。

严骏使劲地想着后世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想来想去也是一筹莫展,如果是21世纪,这都是再简单不过的问题了,只要四个狙击手同时出手就是了,可问题是现在就算有四个狙击手也没有消音器啊。

李文豪在旁边走来走去,让他搞搞暗杀什么的可以,象这样的行动可不是他所擅长的,不禁说道:“这个院子就象是鬼子的一个大堡垒啊,怎么解决啊?”

“堡垒?”严骏听到后,心头豁然一亮,对啊,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自己怎么把这句话给忘了。很快地,严骏就有了一个计划,他把计划说了出来,几个人都觉得实在有点冒险,但还是值得一试的。然后几个人又七嘴八舌地对计划做了一点补充,觉得没什么问题了,时先忠和李文豪便先告辞了,开始分头去做准备。

行动就定在了第二天晚上。


也许是老天也对小鬼子在中国的暴行感到愤怒了,第二天是一个阴天,还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整整一天了太阳都没有露头。到晚上的时候,深秋了又下了雨,天气是无比的阴冷,街上很早就没有人外出的人了。

十点钟的时候,街上出现了六个小鬼子,似乎是鬼子的巡逻队,排成整齐的一行向关押俘虏的院子方向走去。不知道为什么,在距离院子还有两百米左右的时候,领头的一个小鬼子突然打了一个手势,几个人便隐在了旁边的阴影里。

在院子四个拐角的哨位上,鬼子哨兵仍旧在尽责地走来走去,丝毫没有觉察到外面、地上有几块地方与周围地上的颜色似乎不太协调。其实,他就是看了也不会在意,天太黑了。而此时,穿着鬼子军装的严骏等六个人在身上披着的黑布的隐蔽下,已经爬行到了大院的墙脚。几个人贴墙爬到,而严骏则拔出自己的军刀,有力而又缓缓地划着,而另一个人则把带的皮袋中的水不停地倒在严骏划的地方。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墙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六七十公分的大洞,足够他们中间最壮实的人能够轻松地穿过。侧耳倾听片刻,严骏带头从洞里爬了进去。

院中,在关押俘虏的那排房子的两端,两个直挺挺地站岗的小鬼子突然之间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一块黑布很快便盖在了他们的身上,紧接着在他们站岗的地方,两个人站了起来,继续站岗,除了空气中漂浮着一点淡淡的血腥味之外,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又过来片刻功夫,第一排房子的四个房门被缓缓地缓缓地推开了,又无声无息地关上了。过来很久,没有一点动静,只是有一间房里似乎隐隐约约地传出了一声闷“哼”声,然后再也没有了声息。

夜里十二点,到了大院四周的鬼子哨兵换岗的时间,从小鬼子住的四个屋里各走出了一个日本兵,肩上跨着枪,低着头走向四个哨位。就在已经尽责地站了四个小时的鬼子哨兵和刚刚上来的换岗的“同伴”交接的时候,等待他们的不是他们习惯了的“***君,辛苦了”的问候,而是四把锋利的匕首,从前面、后面、咽喉或嘴巴插进了他们的身体。

当听到传来的一声猫叫时,后面,在看押俘虏的房子两侧站岗的两个鬼子兵便很快地向大门走去。

走近门口的严骏看着两个站的笔直的鬼子哨兵,心里确实是非常地佩服,这么冷的天气,如此尽责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那个时候日本兵的单兵素质真的不是盖的。

“可惜,你们来错了地方!”严骏不禁有一点点惋惜。

“叽里咕噜叽里咕噜”,一个鬼子兵看到走进的严骏和严玉,突然开口说了一连串的鬼子话。

严骏听懂了,意思是他们的站岗时间还有两个小时,不到换岗的时间,问他怎么出来了。严骏装作发呆了一下,也是一阵的“叽里咕噜”,意思是睡糊涂了,搞错了时间,但走向他们的脚步并没有停下。就在鬼子哨兵的讥笑声中,严骏转头看了一下,幸喜的发现,好像鬼子机枪阵地上的两个小鬼子正在裹着大衣蒙头大睡,也是啊,有那么两个尽职的同伴,不睡才怪呢。严骏暗暗向严玉打了一个手势,两人几乎同时出手,两把锋利的虎牙就从小鬼子的前胸刺了进去。两个沉睡的小鬼子这时还没有醒来,严骏向严玉笑笑,指了指两个鬼子,意思是这两个都归你了,然后自顾自地把两个已经向天皇尽忠了的鬼子尸体拖了进去,扔在门后。然后出去把被严玉收拾了的那两个鬼子机枪兵的尸体帮严玉拖了进来,当然机枪和子弹也带了进来。

听到严骏发出的暗号声,四个假扮鬼子放哨的国共两党的特工人员很快地跑了过来,他们是时先忠和一个军统杀手、李文豪和一个中共地下党行动组的组员。看着严骏,他们脸上都露出了兴奋的表情。严骏和他们每一个人轻轻击掌相庆,没有说话,带着他们走向关押俘虏的房子。从行动开始到结束,几个人没有说一句话,所有的行动细节都是事先计划好的,每一步都是严丝合缝,没有出现任何差错。

所有被关押的人,很快便被集中到了一起,严骏只给他们说了很简单的几句话或者说要求:“我们是来救你们的,不要说话,不要问问题,到前面房子里拿起鬼子的武器跟我们走,没有衣服的可以换上鬼子的衣服。”

撤出大院,严骏他们带领着刚刚被解救出来的人,按照预订的计划,来到了一个废弃的工厂厂房里面。

李文豪找到了那位中共北平地下党的重要人员,时先忠只找到了两个失陷在里面的军统人员,另一个已经因为反抗被小鬼子折磨死了。按照约定,找到人的李文豪和时先忠先一步告辞了,告辞的时候,严骏告诉他们,不要再来找他,两天后他也将离开北平。

现在,被解救出来的人还有三十八个,从这三十八人中,严骏挑出五个显得太过瘦弱的人、两个曾经受过伤没有在小鬼子这里得到及时治疗已经留下轻微残疾国军士兵站在一边,现在他的面前只剩下三十一人,他这才开口说话。

“弟兄们,我不是国民党,也不是共产党,我仅仅是一个中国人,一个想为把小鬼子赶出中国而尽一份力的中国人。但是我只有一个人,要把小鬼子赶出中国一个人不行,需要千千万万的人共同努力,不瞒各位弟兄这也是我今晚冒险潜去救你们的一点私心。我知道,你们都是英雄,都是不想做亡国奴的中国人,你们也是为了尽一个中国人的责任而被小日本逮捕得。现在,我问你们,还想不想再和小鬼子干?还有没有胆子和小鬼子干?愿不愿意跟着我继续为咱们的国家、为咱们的民族尽一份力?我要说明白的是,跟着我会吃很多的苦,同时我也不能够保证你能够活着看到小鬼子被赶出中国,但是我保证,不管我们是活着还是死了,所有知道的人都会对我们竖大拇指,都会说真他妈是一帮爷们,是一群好汉子。现在,不愿意或者因为有各种特殊原因不能够的人,请出来和他们站在一起。”又有三个人放下肩上背着的从小鬼子那里拣来的枪站了过去,其他的人则用热切的眼神看着严骏。

严骏向严玉递了个眼神,严玉拿出一个布袋来,里面装着几根金条和一大堆大洋,那是刚才从大院里被杀死的小日本那里搜来的。严玉给挑出来的十个人每人发了二十个大洋和一根金条,便退到了严骏的身后。

“弟兄们,你们已经尽到了一个中国人的责任,现在,拿着这些钱就可以走了,我只有一个希望,希望你们今后象以前一样活得象一个堂堂正正的、有骨气的中国人。”

从那些人里面走出了一个人,来到严骏身前,默默地把已经发到手上的钱放到地下,犹豫了一下,拿起一个大洋揣进口袋,盯着严骏说:“我只拿一块,其它的你们可以买些子弹,杀鬼子的子弹,拜托了!”说完向严骏和留下来的二十八个人深深地鞠了一躬,转身向外面走去。

有样学样,最后所有出去的人都只拿了一个大洋,也都深深地向仍旧和严骏站在一起的曾经共同患难同胞鞠躬致敬。

带着留下的二十八个人和从鬼子那里弄来的枪枝弹药,趁着黑夜他们回到了严骏家中。

藏好枪支弹药,严骏让严玉赶快拿来早就准备好的衣服,有学生穿的、有西装、有小贩穿的,让他们马上换上。严骏协助严玉端来早已经变的冰凉的饭菜,让早就饥肠辘辘的他们赶快吃完。他们必须在天一亮时,趁鬼子还没有发现时出城。吃完饭,简单地洗漱后,天已经蒙蒙亮了,严玉便带着他们还有邬安向出城的方向走去,他们甚至每人都带了一包干粮和菜。而严骏要到一天后再出城去和他们会合,约定会面的地点就是在他和严玉曾经住过一晚的高梁桥那个荒废了的小屋。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