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鬼子都不留 正文 第十章 这样的国共合作

yantianlai252012 收藏 31 1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size][/URL] 早上严骏没有出门,不用想都知道夜里附近出了那么大事,小鬼子肯定会象疯狗一样四处乱咬,果不其然,八点多钟的时候听到了外面到处是脚步声和小鬼子叽里咕噜的说话,期间偶尔还夹杂几声狗叫。但很快,声音就向远处传去,严骏估计是他布的疑阵起作用了。 上午的邬安估计是失血过多,精力大损,一直在沉睡中没有醒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


早上严骏没有出门,不用想都知道夜里附近出了那么大事,小鬼子肯定会象疯狗一样四处乱咬,果不其然,八点多钟的时候听到了外面到处是脚步声和小鬼子叽里咕噜的说话,期间偶尔还夹杂几声狗叫。但很快,声音就向远处传去,严骏估计是他布的疑阵起作用了。

上午的邬安估计是失血过多,精力大损,一直在沉睡中没有醒来。

吃过午饭后严骏便出去了,特意交代严玉不要和邬安在屋里大声说话,也不要出去,安心在家里等他。

快到吃完饭的时候,严骏回到家中,严玉和邬安已经坐在桌边等他了。吃饭的时候他告诉邬安,他家周围还要很多看起来很可疑的人在转来转去,这几天必须在这里安心养伤,不要出去。

邬安的精神气色已经好多了,当知道严骏昨晚杀了整整十二个小鬼子后,那是相当的佩服啊,佩服的如那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随着他的嘴巴就流了出来,他如果知道其中有一半是严玉的功劳的话,估计那他的脑袋又该短路了。饭桌上,邬安直接就说了,以后就跟着严老大混饭吃了,水里火里绝不皱眉头,当然他有要求,那就是严骏必须帮他干掉那个名义上是做生意实际上是小日本侵华帮凶的洋行老板。我们的严大侠也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了下来,对于他来说那是基本上没有难度的要求。当然,现在邬安仅仅知道的是严骏昨天夜里干掉了十二个小鬼子,如果他知道前面严骏杀小鬼子的事情的话,估计他那脑袋该彻底死机。

就这样,我们的严大虾有了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个跟随着。

邬安告诉严骏的另外两件事,更是让他大喜若望。

第一件事是,在他家,他爸屋里的大炕下面有有一个地洞,那是几年前就弄好的,他爸几年前赚的钱全藏在了里面,大概有大洋30万、金条几十根,后来就把洞给封了然后在地洞上面砌了现在的炕,那是他爸告诉他的,至于洞里还有什么东西他不清楚。邬安说了,他现在要跟着严老大混饭吃,只要严老大有本事在鬼子的眼皮地下把东西取出来,所有那些东西都归了严老大。

第二件事是,他知道鬼子在某一个地方关着一些人,大概有四五十个,全都是抗日分子,很多是学生也有些曾经是国军俘虏。都很年轻,鬼子打算全部把他们弄到什么地方去干苦力,年级大的或者伤势重的都已经被处决了。邬安知道这件事,是因为他的同学曾经就是其中之一,后来他同学的父母花了很多钱,托了七大姨八大姑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并且写了悔过书保证不再从事抗日的事情,才给保了出来。就在他烧工厂的那天,他同学告诉了他这件事,然后就被父母给逼着漂洋过海去英吉利了。

严骏的心里那个高兴的啊,简直就是瞌睡遇到枕头了,又说是三伏天来一大杯冰镇的啤酒,那是爽透了。只要这两件事情办好了,那就能解决自己的大问题。

高兴之余,他有点后悔,后悔不该在救邬安回来的时候还要蒙上他的眼睛,打算有什么问题的话再蒙上眼睛弄出去,让他找不到自己到底住在哪里,后悔直到现在也没有告诉邬安这里的具体位置。甚至自己白天出去调查了邬安所说的事情的真假,甚至于找人问了邬安的相貌。严骏觉得自己有点卑鄙,疑心太重,但再想想这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考虑,心里也就释然了。

第二天,严骏拿着邬安画的鬼子关押俘虏的地方的草图,就直奔那里,首先他得摸清楚看押的小鬼子的实力以及活动规律,看看哪里的交通路线以及周围的环境,才好制订营救计划。

来到那个地方附近,他找了一个酒楼,从这个酒楼能够很清楚的观察到那个关押俘虏的大院。临窗就坐,要了四个小菜京酱肉丝、宫保鸡丁、香酥鸭头、菠菜粉,叫了一壶小酒就开始吃喝,不过他吃喝的速度很慢,边吃边盯着远处的院子看。这顿饭吃了足足三个小时,越到后来,严骏吃饭喝酒的速度是越慢,眉头也是皱的越来越紧。他却没有想到,就在他身后的另一张桌子旁,也坐着两个人在边吃边盯着关押俘虏的院子,来的比他还要早,到后来眉头也皱的比他还要紧。而且,显然地,他们注意到了严骏,并且借着去洗手的机会很快地瞄了一眼他的面貌和表情。

就在严骏结完帐下楼的时候,那两个人也跟着结完了帐,远远地跟上了他。他们跟踪的技巧相当高明,直到他回到家走进家门的时候也没有被发现,看到他进了家门,那两个人才若无其事地从他门口走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严骏再次来到了那家酒楼,坐在了同一张桌子上开始从早上的早点到中午的饭,慢慢地吃了一整天。而饭店的另一边,也一直有人在观察和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不过不是一个人,总共换了三人盯他。到晚饭前,他结帐离开,这次没有人跟着他回家。


当天晚上,在距离严骏住的四合院大概一公里的地方,一间破旧的平房中,两个人正在低声地讨论着,赫然就是跟踪严骏回家的两个人。

军统北平工作站站长,时先忠,一个没有任何面部特征的三十多岁的矮壮的汉子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低声开始说话。

“根据我们的调查,那人叫严骏,民国26年9月21日到北平,当日即从经营绸缎生意的李姓商人手上以500大洋买下了现在他们所居住的宅子,与其妹妹严玉居住在一起,家里没有雇佣任何下人,需要注意的是这个价格基本上是北平沦陷前那个宅子的大概市场价格;9月27日夜,即发生十多个小鬼子夜里被神秘高手杀掉的事情,而后几天有发生了一连串鬼子被杀的事情。10月4日,也就是五六十个鬼子被杀又引发爆炸的前一天,我们的人曾经目睹严骏跟踪当街枪杀乞丐的鬼子到了鬼子驻地,当夜就发生了鬼子被杀和爆炸事件;更为蹊跷的是,范希同被刺杀的当天临晨,有人曾经看到他出去,直到上午11点半左右返回。如果我们把所有发现的鬼子被杀的地点连线,发现这些地方到严骏现在所居住的地方距离都在步行两个小时之内。而从范希同被刺杀的时间看,10点半被刺杀,如果刺杀完成就往回赶的话恰好是11点半可以到严骏家。如果不是发现他注意日军看押俘虏的院子,我们也不可能注意到他,活做的太干净了。但是现在想来,这么多的事情,这么多的事情都能与他扯上点关系,也太巧了些。我个人认为,北平近期出现的神秘高手,就是他,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和目击者。”

“时老兄,请问是谁在范希同被刺的当天看到过严骏出去并那么准确地记住了时间?能够确认吗?”

“是的,能够确认。注意到他的也是我们的一个潜伏多年的老同志,严骏的邻居,四明瓷器店的齐老板。还有疑问吗?”

“没有了。”

“这次我们军统和中共北平地下党行动组联合营救被捕的同志,不知李老弟有何高见?”

“高见谈不上,我们一起商量。”两个人就开始列出了各种营救办法,包括强攻、投毒等等,但是都因为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无法解决而被否决了。

中共北平地下党行动组组长,李文豪,站起来说道:“不如我们和这个严骏先接触一下,探探他的底,免得节外生枝,然后再想办法如何?”

时先忠低头度了几步,考虑片刻说道:“我看可以,但我们要想想如何和他接触。”

说完以后,两个人又开始仔细讨论如何与严骏接触的细节问题。


为如何营救那些抗日英雄而发愁了一夜头发也掉了几根的严骏刚吃过早点,就听到有人敲门,他马上示意邬安避到了旁边一间屋里,看看屋里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在袖里藏了几枚钢针,把军刀也放在了顺手的地方,才示意严玉去开门。

严玉打开门,时先忠和李文豪就站在门外。

“你们找谁?”

“是严小姐吧,请问令兄在家吗?我们有笔生意想和令兄谈谈。”说话的是时先忠。

“我们暂时不做生意,两位请回吧!”说着就要关门。

“不,严小姐,稍安勿躁,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我们这笔生意令兄一定会感兴趣的。”

“那,好吧,两位请进!”等两人进来后,严玉探头向外看了看,关上门,将两人引向客厅,严骏已经在客厅等候。

他站起身迎客,抱拳拱手对进来的两人道:“在下严骏,欢迎两位仁兄光临寒舍。”肃客入座,严玉早已经端来茶水,却并不退出,而是站在严骏身后。

入座后,李文豪向严骏拱了拱手说道:“在下李文豪,冒昧打扰,还望严老板海涵!”时先忠也拱手道:“在下时先忠,一大早打扰严老板休息,万望见谅啊!”

“原来是李兄、时兄,二位客气了。造访寒舍,不知有何贵干,还请指教。”严骏早就看出来了,这两个人根本不是什么商人,便不再客气,直奔主题。

“那好,我们是有一笔生意想与严老板谈谈…….”

“好了,二位,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二位根本不是什么生意人,有什么话还请直说,兜来兜去的,在下实在是觉得太累。”

“哈哈,严老板痛快。那兄弟我就直接说了。”时先忠接着便直接将前一天晚上曾经对李文豪说国的对他的分析说了出来。严骏越听心里越惊,但脸上是丝毫不露声色。严玉也是越听越吃惊,但她吃惊的是时先忠说的事有些她听说过有些是第一次听说,她没想到的是来北平仅仅十多天的时间,严骏竟然干了那么多事情。听到后来,她不自觉地手伸进了口袋,那里装着严骏送给他的波兰宁。严骏看了看她,示意她不用紧张。

对时先忠说的话,严骏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喝了口茶,问道:“两位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对在下一个初来贵地的生意人如此感兴趣?”

“兄弟我是军统北平站站长,那位是中共北平地下党行动组组长,姓名都是真的。”

“共产党?国民党?”严骏张大了的嘴巴成了“O”型,虽然他知道在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与共产党的地下组织在针对惩处小日本及汉奸的问题上有过非常紧密的合作,但这也太突然了吧。

“你说的那些事我都不知道,也不是我干的。”严骏直接予以否认,他们怀疑归怀疑,如果自己一旦承认,那问题可就大了,麻烦也就大了。

“既然严老板不想居功,我看时兄也不必强求。明人不说暗话,严老板也对被小鬼子关押的俘虏感兴趣吧?”李文豪说。

“李先生有何见教?”严骏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我们合作,把人救出来。”

“你们凭什么认为我会和你们合作?我凭什么相信你们?”

“凭我们都是中国人。”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