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眉吐气:中国可以对外输出价值观了 (ZT)

shan..lin 收藏 6 5496

一、绪论

社会化调节模式和资本化调节模式,前者属于在必要时,政府参与宏观经济调控,影响资本的用途;后者属于依靠资本市场自行调节,而政府不参与影响资本用途。这也是是目前世界两种经济模式的争论焦点。然,当今世界,究竟哪些国家是资本化调节模式,那些国家是社会化调节模式?

就当前的主要经济体来说,美国是真正的资本化调节模式,在美国经济体系中,政府少有参与对资金用途的干预,美国政府做的是向市场注入资金和回收市场资金,美国政府所作事情是确保美国资金为美国服务。美国金融机构可以按照自己的好恶和判断来确定资金的扶持方向,这就是美国推广的自由经济体系。其他国家不是,不管的欧洲法国还是亚洲的中国,还是其他相关国家,在对待经济的态度上,都具有政府政府干预经济的实际情况。

由于存在着两种对待经济模式的态度不同,孰优孰劣的争论始终没有停止过,甚至把这个问题上升到意识形态高度,有好事者甚至以此来划分政治政营,制造不必要的对抗。其实这实施这两种模式,还是要看具体情况。实行资本化调节的自由经济模式,一定要具有资本优势。现在看来只有美国具备这个条件,美元是全球储备货币,关键物资都是用美元来交易,而且美国具有铸币权。就获取美元的难易程度的途径上,服务于美国的经济实体当然的就优先于其他国家的经济体,这就形成了美国的资本优势。如果想搞点货币阴谋,也会不露声色。

二、美元价值是如何实现的?

依靠印刷机引出的美元纸币,如果不在市场上流通,最多只能算彩色印刷品,没有任何价值。只有当人们对这种图案赋予相应价值之后,其价值才得以体现。历史上,美国的经济总量曾经占到世界经济的50%以上。二战后,很多国家百毁待新,唯美国生产力得以保存,持有美元就能在美国市场上购得所需要的商品。美元开始在西欧国家成为硬通货币,从而建立了一个以美元为支柱的有利于美国的对外经济扩张的国际货币体系,称为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

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同时期,存在着北约和华约两大阵营,这两大阵营同时进行着军事对抗和经济对抗,各自具有独立系统。此时的美元体系还不能称之为全球货币体系。其作用范围主要还是西欧国家和美国的其他地区盟友。此时美国依托其强大的生产能力和综合供给能力保证了美元在这些地区的强势,我们可以把美国的社会运行模式称为供给模式,此时美国供给其体系中的国家不仅仅是生产力和美元,同时还向这些国家提供了一个安全体系。

普遍认为,前期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是以黄金为基础的,从计价体系来说,这没有什么问题,仍然可以称为"美元黄金体系"。然而从形成因素来看,还是依靠美国强大的制造业基础和强势安全背景。正是这个基础支撑着布雷顿森林美元体系,也正是这些因素赋予了华盛顿头像的价值,美元的价值得到体现。

我们发现,美国在供给的同时,也事实上形成了对这些国家的经济和安全渗透和控制。但随着欧洲的国家和亚洲的日本、韩国等相关国家生产力的发展提高,对美国生产力的需求急速降低,自给能力增强,甚至出现反向输出。加上美国发动侵越战争,大量发行美元导致美元价值降低,石油涨价,造成通货膨胀。美国这种供给型(或叫渗透型)的运作模式开始举步维艰,世界各国开始将自己手中的美元换成黄金,在多次出现金融危机后,于70年代末,布雷顿森林体系终结。但由于西方阵营面对前苏联的博弈还在继续,安全威胁仍然存在,美国塑造的安全体系得以保留。

当"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崩溃时,美国人神奇的完成了以美元作为国际石油交易的唯一计价及结算货币。美国财政部可以通过印刷钞票来购买石油, 随着美元与黄金脱钩,转而和石油挂上钩,那么就可以将这个时期归结为"石油美元货币体系",支撑这个体系的物资是石油,前面我们说美元的价值定义是依靠生产力为基础的综合供给和军事安全供给。那么在完成石油与美元挂钩后,美元更多的体现在交换价值上,似乎拥有美元就拥有能源,在能源紧张的时候,这种美元和能源等值,是定义美元价值的主要基础。

但我们发现,美国所拥有的石油并不多,而是分布在世界很多国家。主要是中东、俄罗斯和非洲国家。如果某种因素造成美国对石油资源的失控,就会动摇"石油美元货币体系"。那美国如何来保证对石油的绝对控制权呢?最好的办法就是武力压制,强制产油国执行美国的货币政策。这不仅对产油国是巨大的威胁,而且是对所有受油国也是威胁。美国一旦用武力掌握了石油资源,便可任意左右石油价格,需要高时便高,需要低时便低,完全可以按照美国的意图左右,不稳定因素骤现。所以我们称"石油美元"是一种霸权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武力货币体系",此时的美元对军事力量等硬实力依赖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强。

三、强势资本的保障和两种模式的博弈

石油是庄大买卖,由此造成了世界对美元需求量大大量增加。美国为满足这些需求,大量发行美元。但美元发行过多必然影响其价值,此时就开始回收美元。不管是华尔街还是美国国债,都是在做这个事情。美国国债的目的就是将其他国家的资金套在美国,使其他国家手里的美元只是在账面上存在,而没有实际运用的可能。美元一贬值,美国国债价值降低,吸取一部分财富。更为狠毒的是华尔街制造金融衍生品,称之为风险投资,吹起金融泡泡,回流美元就是这些泡泡里的气体,那天泡泡一破,投入华尔街的美元灰灰湮灭,连账面上都会消失,直接消化,这是大战略。以股票、金融衍生品成为套利工具,其价值给定被按照操纵者的意愿随意化,失去了杠杆的制约,虚拟经济注定是一个美国的吸取财富的经济工具,难道美国人会让国际社会把美元赚走,使市场上流通的纸币持续增多?那确实太天真了。

但,当这些印刷品投入到市场上流通时,美国人可以利用这些回流资金做很多事情。

一、投入各级市场,从经济上掌控世界经济命脉;

二、加强军备建设,增强对世界硬实力的遏制和威胁,必要时直接打击。

所以美国的资本调节模式是一种攻击性质的政治经济模式,全方位的强势力量是其依存的基础,而社会化模式是防御性模式。

资本化模式攻击的武器就是强大的资本流动和强大的军力背景支撑,自由经济是建立在全方位强大的基础之上。而社会化模式只能重点突破,而无法全面开花,包括不得不使用国家机器,这叫宏观调控,但随着资本力量的增强,这种局面应该适时变革,增强资本流动性。在资本市场上,欧洲、亚洲、中国都处于防御位置。处于防御的一方,这些国家必须依靠资本以外的力量来平衡资本攻势,实施弱势保护。这就是欧洲、亚洲与美国矛盾的症结所在,就是自由经济(美国式自由经济)与要求加强经济监管博弈过程中的交汇点。作为强势的一方,一旦突破这个战略隘口,就可以向弱势一方全面推进。

在中国,永远不可能放弃宏观调控政策,宏观调控政策是合理合法的,甚至所有弱势资本经济体都应该注意宏观调控。直到货币实力平衡,否则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弱势经济体将被美国或其他强大的资本力量冲的七零八落。为了平衡这种资本力量的不平衡,就得运用资本以外的力量。

四、强势美元的消散

这次金融危机,实际上是由几个方面造成的,

一、华尔街银行家太贪婪,没能控制好资本风险,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二、90年代以来,美国发动了几次较大规模的战争,掏空了国库,从而使美国在华尔街出了问题后没有足够的资金救济;

三、美国错误的推动了石油涨价机制,使居民消费支出增加,影响力美国人消费的积极性。消费经济是美国赖以生存的经济环境,美国人消费支出的增加,影响了居民还贷能力,从而引发次贷危机的爆发;

四、居民还贷能力下降,银行破产;基于美元石油价格涨价,是美元的价值降低,这不仅动摇了美国国内民众的消费信心,同时也动摇了国际上对美元的信心,减持美元的呼声此起彼伏,先有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声称放弃美元交易,这使得美元更处于尴尬的境地。

在国际经济发展逐渐走向平衡,可以大胆预测,美元的优势将不可能再现,世界将进入储备货币多样化时代,美国式自由经济将从此淹没于历史中。也因此,美国为维护其主导地位,将变成世界上最为危险的国家,其发起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在逐渐增大,特别是针对能源富有国家。

五、结束语

宏观调控却也要注意很多问题,比如要避免滥用调控权利,防止滋生腐败。据思广议,防止盲目决策。相对于自由经济,宏观调控经济对社会管理者,和政府官员的能力要求和责任心要求高许多,这不得不非常注意这个问题。



转自昆仑军事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