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不祭李潭州”:长沙抗元之战 zt


积贫积弱的南宋王朝到了它统治的末期,当道的外戚奸臣奢恣淫乐,卖官鬻爵,残害忠良,政治更加腐朽,“国库空虚,州县罄竭”,经济日益萧条。

当南宋王朝国力虚弱难支,摇摇欲坠的时候,北方的蒙古族迅速倔起,于1206年建立了统一的蒙古政权。其后成吉思汗和他的子孙们发动了一系列大规模的扩张战争,先后征服和攻灭畏兀儿、吐善、西夏和金国。随后展开了大规模的攻宋战争。

在蒙古军大举南进之时,南宋许多地方的军民为了保卫家园,浴血奋战。潭州军民也展开了抗击蒙军的英勇斗争。

1258年,蒙古军正式发动了对南宋的全面进攻。蒙哥可汗亲率主力进攻四川,命其弟忽必烈攻鄂州,同时命元帅兀良哈台自云南攻广西、湖南,并“约明年正月会军长沙”。

1259年,死良哈台率“四王骑兵三干”及西南蛮族军万人从大理出发,经邕桂之境,进入湖南,连破辰、沅二州,直抵潭州城下。潭州军民抗击蒙古军队的战斗随即开始。湖南制置副使向士璧亲率潭州军民血战,击退蒙军前锋,并遣将王辅佑、易正大率500精兵,在南岳阻击蒙军后队。兀良哈台所部自进入宋朝内地,“转斗千里,未尝败北”,似乎还没有遇到过这么顽强的抵抗,“壁城下月余”不能取胜。此时,蒙哥所部正败于钓鱼城(今四川合州)下,蒙哥重伤身死。忽必烈虽已突破长江进围鄂州,但听到蒙哥死讯,即令兄良哈台北返,以夺取汗位,并派大将铁迈赤率“练卒一千、铁骑三千”南下岳州迎接。于是,兀良合台率部北归,潭州之围完全解除。这是潭州军民的第一次抗蒙元之战。

忽必烈北返后,经过一系列策划,终于夺得汗位,接着又于1271年(元至元八年)正式定国号为元。在这一系列变故发生的过程中,忽必烈的大军也加紧了灭宋的进程。1273年元军攻下华中重镇襄阳、樊城,南宋门户洞开,形势急转直下。元军顺汉水长驱东下,强渡长江,次年鄂州投降。元右巫阿里海牙率元军一部南下直逼湖南。1275年3月,元军攻打岳州,驻军于洞庭湖中的高世杰先降,既而总制孟之绍以城降。4月,江陵陷落,常德府、鼎州、澧州守将相继出降。元兵驻巴陵县黄沙,一部成兵常德,并继续南进,围攻潭州。潭州军民在知潭州兼湖南安抚使李芾率领下,又展开了一场英勇的保卫战。

李芾,字叔章,衡阳人。初以祖荫补南安司户,累官至临安府尹。他为人刚介,办事公正,不畏强暴。他在湖南几处地方当过官,作祁阳尉时,赈荒即有声名;到永州做官时,有一伙强盗为患,李芾与参议邓带1300人破其巢,将匪首蒋时选父子擒拿,余党遂平。湘潭县多大家,常常使以前的县官束手无策,李芾到任后,稽籍征赋,不避贵势,赋役大均,受到百姓拥护。但因得罪当权的贾似道,被免职为民。

元军攻陷鄂州后,宋朝廷重新起用李芾为荆湖提刑使,以加强地方守备。贾似道兵溃芜湖后,李芾知潭州兼荆湖南路安抚使。当时北路州郡都已失陷,潭州形势严峻,有人劝他不必赴任。李芾慷慨地说:“吾世受国恩,虽废弃中,犹思所以报者,今幸用我,我以家许国矣!”

1275年7月,李芾携家眷赴潭州任。此时,元朝大将阿里海牙的数万大军已经南下,元军游骑已到湘阴、益阳诸县,潭州守军早已调赴前线。潭州城内,人心惶惶,一夕数惊。受命于危难之际,李芾镇定自若,加紧进行守城的准备。他紧急召集城内尚能作战的军民约3干人,又约请湘西苗民为援,同时储备粮食,整修器械,加固城垣。

9月,元军抵达潭州城下,李芾督率诸将分兵守御,城中丁壮皆编为什伍,协同作战。围城日久,城中矢尽,李芾令百姓将废箭磨光,配上羽毛,用以再射;盐尽,则将库中盐席焚毁,取灰再熬,分给兵民食用;粮绝,则捕雀捉鼠充饥。有将士受伤,李芾亲自抚慰,给以医药。他又日夜巡视城堡,深入兵民之中,以忠义勉励部属。元兵派人来招降,被李芾抓住,即当场诛杀。

经过3个多月的苦守,援兵不至,城池危在旦夕。和李芾一道守城的长沙人尹谷(字务实,被聘为参谋)听到元兵已登城,乃积薪闭户,全家人坐在一起,举火自焚。邻居来救,只见尹谷正冠端绩危坐于烈焰中,全家老少葬身火海。李芾闻讯赶到,感叹不已,以酒祭奠,叹道:“务实真男子也,先我就义矣!”尹谷殉难的那一天正是农历除夕之日,李芾留宾佐会饮,晚上传令,手书“尽忠”二宇为号,决心与长沙共存亡。眼看城破在即,李芾端坐熊湘阁,令部将沈忠将他的全家老少一一处死后,积薪焚尸,然后自刎而死。沈忠放火焚烧熊湘阁,再回家杀了自己的妻子,然后纵身火海。

消息传出后,全城官兵居民杀身殉国者甚众。岳麓书院的几百学生,在保卫潭州的战斗中,英勇无畏,城破后,大多自杀殉国。与李芾协力困守城池的安抚使参议衡山人杨疆,善于出奇应变,奋勇守城多次立功,城破后也跳水自尽,妻妾奔救无及,也一道殉难。长沙百姓在城破后,亦坚强不屈,誓死不为元军浮虏,“多举家自尽,城无虚井,缆林木者,累累相比。”

激烈而悲壮的潭州保卫战虽然失败了,但是李芾率领长沙军民死守潭州的壮举,表现了崇高的民族气节,在长沙灿烂辉煌的历史上写下了不朽的一页。明成化年间,人们为了纪念李芾,在他殉难的熊湘阁修建了李忠节公祠。大学士李东阳并为此作记,还在《长沙竹校词》里称颂李芾的气节:

“马殷宫前江水流,定王台下暮云收。有井犹名贾太傅,无人不祭李潭洲。”

潭州军民抗击元军的战斗长达3个月之久,使元军遭受重大伤亡,元诸将十分恼怒,准备屠城报复。其时在潭州的宁乡人欧道获悉后,不顾安危,立即前往阿里海牙大营。临行前有人劝阻,他答道:“我一人即使受刀砍斧劈,又有什么可惋惜的!假如能使百万性命免于杀戮,我此行不是很值得吧?”阿里海牙被他的勇气和言辞所打动,答应不再掠杀。长沙城终于得以保全。欧道的学问胆识与李芾等人的道德节操一样有口皆碑,传诵千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