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十二章十

喀喇魂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size][/URL] 10 姜良驹这几天很兴奋,兴奋极了。他看雪山,雪山雄伟,看战士,战士英武,看哨所,哨所生辉。看什么都顺眼。他宿舍放在窗台上的那盆萝卜花,经过浇水和护养,新蹿出来的叶子鲜绿绿水灵灵的,花蕾绽开,淡紫色的小花,相争开放,使小屋里散发着清新的气息。 姜良驹来边防哨所代职以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10


姜良驹这几天很兴奋,兴奋极了。他看雪山,雪山雄伟,看战士,战士英武,看哨所,哨所生辉。看什么都顺眼。他宿舍放在窗台上的那盆萝卜花,经过浇水和护养,新蹿出来的叶子鲜绿绿水灵灵的,花蕾绽开,淡紫色的小花,相争开放,使小屋里散发着清新的气息。

姜良驹来边防哨所代职以来,哨所的一切事务都落在他一个人身上,经受着严峻的考验,他没有安稳地睡过一晚上觉,他每天忙碌的没有一点空闲,再加上战士韩书田昏迷不醒,后来又患有遗忘症,更使他急的焦头烂额。唐一平带着医疗小组来到,他心里虽踏实些,但他心爱的人突然提出要和他分手,对他的打击比任何时候都严重,几乎有些支撑不住了。韩书田经过唐一平所长和医疗小组的精心治疗,特别是邵世杰医生查出韩书田发病的病因,明确的诊断和针对性的治疗,病情恢复的很快。董冬冬告诉他宋丹丹为什么要分手的理由后,他很后悔,宋丹丹对爱情的忠贞和高尚的情操,他很敬佩,更爱她了。

医疗小组即将完成这次任务,宋丹丹知道她和姜良驹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她非常珍惜剩下的时光,有空就来到姜良驹的宿舍和他呆在一起,她就感到无比的快乐。

宋丹丹想亲手给姜良驹织一件毛衣,半年前开始织毛衣,在医疗站,她每天在病房忙碌,没空闲织,织织停停,断断续续,拖来拖去,到现在都没有织完。这次上山执行任务,她和董冬冬仅护理一个病号,夜间值班由连队卫生员和战士代班,才抽出时间织毛衣,争取在下山前,织完毛衣,她有时候织的很晚才休息,她头疼时而发作,实在坚持不住时,靠麻醉剂支撑着。今天,她织完了一只袖子,把毛衣铺在床上,正在比试,心想,再加把劲,自己的心愿就实现了,她心里美滋滋的。

董冬冬从床上坐起来,说:“丹姐,我笨手笨脚的,有时间也给我织一件。”

宋丹丹边比试边说:“美的你,我主动教你,你都不学,那像一个大姑娘。”

董冬冬满脸不高兴,嘟囔说:“姜良驹真有福,我没那份福气,不给我织就算了,还数落我一顿,真是的。”

宋丹丹说:“好了,像小孩子似的,我答应你,有空给你织一件更好看的。”

董冬冬笑了,说:“真是我的好姐姐。”

这时,门外传来很重的脚步声,停在门口没声了。

宋丹丹知道邵世杰又来找董冬冬了,说:“他来了,我又该走了。”

董冬冬说:“装什么,我早就知道你屁股上长草了。”

宋丹丹来到姜良驹的屋里,自从她怀疑自己患有脑瘤后,经过痛苦的思想斗争,决定和姜良驹断绝关系,用尖刻的语言刺激他,让他打消念头,当她看到姜良驹被感情折磨的极其痛苦的样子时心又软了,她宛转地通过董冬冬把自己的想法和病情告诉姜良驹,他得知自己患有不治之症,不但没有后悔,反而更加爱的深了。姜良驹爱她越深,她心里越不安,她对他越温顺。

宋丹丹每次单独和姜良驹在一起时,他都是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不是她主动让他拥抱、接吻、亲抚,他连一个手指头也不敢碰她。

宋丹丹的到来,姜良驹情绪马上高涨起来,他把煤油灯拨亮,满屋亮堂多了。宋丹丹不吭不响地上前用手把灯捻小,她说,她喜欢较为黯淡的光线。宋丹丹她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她太爱姜良驹了,到了这种地步,她已经无所顾忌,狂热地和他亲吻、爱抚,把自己所有的情感都在这一刻在他身上释放出来,才觉得对得起他。

室外寒风刺骨,屋里春风荡漾。

在昏暗的灯光下,宋丹丹的表情怪怪的,她温顺的像一只小绵羊,两颊微热,她没有一点羞涩,慢慢地一件一件的脱光衣服,身体每一个部位都暴露出来不需任何掩饰,赤裸裸的躺在床上,白嫩光滑的肌体袒露在姜良驹的眼前。这一切来的太突然,太强烈了,

姜良驹和年轻的战士一样都是血气方刚,青春焕发的男子汉,血液燥热时常常产生浪漫的幻想,一旦这种幻想变成事实,却使他手足无措,是梦境,是幻觉,他仿佛在云中,在雾里,他的血液在沸腾,在燃烧,一种原始的欲望在升腾,裤裆那个地方的器官在迅速地充血、膨胀,他的心在颤,身在抖。

“不,不要这样。”

“你不爱我吗?”

“爱。”

“你不和我结婚吗?”

“结。”

“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

“结婚要经过组织批准,要举行仪式......”

宋丹丹从枕头下拿出一张纸递给姜良驹,说:“结婚报告上有我的签名,领导也同意了,只要你在纸上签上你的名字,我们就是合法的夫妻了,仪式只不过是一种形式,今晚咱俩就结婚,和自己所爱的人同房,就是我死了也不后悔。快,冲上来,冻死我了。”

姜良驹疯狂地扑上去,风风火火,缠缠绵绵,俩人肌体粘连在一起......

处男处女笨拙的动作是爱情花落瓜熟的必然,是感情达到顶峰的体现。高潮已过,姜良驹依然沉醉在幸福之中,他紧紧搂着宋丹丹光滑的肌体舍不得松开。宋丹丹轻轻地推开他,说:“良驹,我把心献给了你,把情操、贞节献给了你,我该走了,我这一辈子没有留下一点遗憾。”

姜良驹说:“阿丹,我和你永远在一起。”

宋丹丹说:“你太傻了。”

第二天,唐一平突然接到上级的电报指示,临近哨所有一名战士患胃出血,生命垂危,命令医疗小组尽快赶到哨所抢救病人。唐一平向姜良驹交代完继续治疗方案和注意事项,匆匆上路了。

战士们含泪和医疗小组告别。

宋丹丹和姜良驹难舍难分,拥抱、挥手、再见。

宋丹丹没有掉眼泪,没有再回头,挺直腰板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