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那些堕落的日子 蜕变 初遇颜小燕

您拨的号码是空号 收藏 6 1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4/[/size][/URL] 回想昨天的遭遇,其实谭子庚到现在都没法相信,怎么以往让他魂牵梦绕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甚至是痴人做梦的艳遇就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呢,而且是那样的凑巧,在他刚刚度过三十个光棍节的第三天。难道真的是因为光棍节那天的慷慨表现,让一个和他一样身居光棍行列的年轻乞丐吃上了汉堡? 也许真是这样,谭子庚现在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4.html


1. 初识颜小燕

回想昨天的遭遇,其实谭子庚到现在都没法相信,怎么以往让他魂牵梦绕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甚至是痴人做梦的艳遇就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呢,而且是那样的凑巧,在他刚刚度过三十个光棍节的第三天。难道真的是因为光棍节那天的慷慨表现,让一个和他一样身居光棍行列的年轻乞丐吃上了汉堡?

也许真是这样,谭子庚现在都清楚的记得那个年轻乞丐拿到汉堡后的欢快表情,他边吃边大声说:“谢谢大伯,您好人好报!”幸好他说这个话的时候,谭子庚已经做出了离开的姿势,不然谭子庚还真想把汉堡从他嘴里夺过来。什么跟什么嘛,小屁孩太不懂味了,想谭子庚仪表堂堂气质不凡,怎么着也跟大伯一流扯不上关系呀。不过,他的话后半句还真是说对了,谭子庚是好人,自然就会有好报。

昨天下班后,谭子庚约了王杰吃饭,吃罢饭本来准备去HAPPY下,可是屁股刚离开座位,王杰的女朋友就来电话了,呼他回去。靠,什么意思什么态度嘛,刚放出来就要收回去。王杰无奈的看看谭子庚,那意思是准备屈服在他女人的淫威之下了。谭子庚挥挥手,滚吧滚吧,早点回你的安乐窝去,记得别动作太大,现在天气冷了当心感冒!王杰擂了谭子庚一拳,谭子庚一边惨叫一边和王杰说拜拜。

走在车水马龙的街上,谭子庚一个人百无聊赖。自从两年前和肖子陵的那场情感纠葛后,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如今,肖子陵顺从父母之命嫁入了豪门,他却仍然茕茕孑立孤身一人,对于感情,谭子庚已经有些不敢奢望,经历了那么一场让人心痛不已的感情,他对爱情开始有些畏惧,对女人也有了一种不信任感。看着来来往往的美女从身边经过,谭子庚只有用他的眼神发泄心中的不满。祸不单行,谭子庚正失意着呢,一家破音像店的音响欢叫了起来,“……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你想不想找个人来陪,你的快乐伤悲只有我能体会,让我再陪你走一回……”靠,听得谭子庚浑身直冒火,心想要是那破店的位置再偏僻点,说不定老子就学古惑仔了。

唉,回家太早了点,还是找个地方坐坐发发呆吧。这是谭子庚的一个好习惯,只要是无聊没地方去了,谭子庚就会这样。他喜欢坐在那里看来来往往的行人,看他们的表情,然后揣测他们的心理,特别是看那些落单的女人,谭子庚很快就可以从他们的表情和动作中分析出她们有没有男朋友,是恋爱中还是婚姻中,甚至从那些女人走路的姿势他还能看出来这个女人平时的性生活多不多,是否和谐。比如,性生活不和谐的人,走路的姿势是腿朝两边倾斜的,那是给硬上弓所致,性生活和谐的人,走路的姿势一定是昂首挺胸的,因为胸部给抚摸过之后往往略微松弛,所以一定要昂首挺胸,以便让胸部往上提。

当然,这些都是谭子庚自己瞎掰出来的,他也知道,这些话是绝对不能在女人面前说的,除非谭子庚自己想头破血流。当然,现在就是他想说也没机会。其实,很多时候,谭子庚都有想冲上前去询问一下的冲动,以便证实一下自己的分析是否正确。当然,这也只是冲动而已,其实没办法实施的。

那天也是这样,谭子庚又一次来到了正宁广场的星巴客。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这个店的地理位置很好,人流量大,而且是众多美女晚上集合的地方。每次来这里谭子庚都会产生一种满足感,四周都是美女,这种感觉就好像身在花丛中似的。虽然脱离不了意淫的嫌疑,但也确是实情。

谭子庚到那里的时候人还不多,他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要了一杯拿铁。他其实并不喜欢喝咖啡,更不懂咖啡,至于原因,说出来也许没人会相信,咖啡对别人来说可以提神,可是对谭子庚来讲,却只能催眠。这种现象从谭子庚接触咖啡开始就存在了,他一直为此苦恼。不过后来,谭子庚还是为自己找了个理由,所谓咖啡,其实只是一种道具,不在于结果如何,而在于你怎么用。于是很多时候谭子庚去星巴客都是拿咖啡当做道具,然后心安理得地坐在那里窥视别人。

外面霓虹闪烁,谭子庚一边无聊的搅拌着咖啡,一边四处散开视线寻找那些能让他眼睛发光的猎物,事实上,窗外的景色宜人也没让他失望。坐在那里看了十来分钟,谭子庚粗略数了一下,可视范围内,称得上性感的有37人,算得上漂亮的大概有15人,可以说是尤物的有5人,不过可惜,5个尤物女人身边都有了护花使者,这让谭子庚不由得感慨,都说女人离不开钱,其实,男人更离不开钱哪。谭子庚想起了不久前无聊时写的一首诗:

夜,

给了女人完美的面容和曲线,

让她们可以肆意的绽放妖冶,

夜,

给了男人黑色的眼睛,

让他可以释放心中的烈火;

夜,

让女人炙热,

让男人沉沦……

真的是好诗啊……正当谭子庚陶醉在自己的感慨里的时候,一个女声传了过来,“先生,请问这里有人吗?”当时谭子庚根本就没意识到她是在问自己,更没有想到问话的人会是个美女。直到这声音又出现一次之后,谭子庚才意识到她已经站在对面了。谭子庚迅速的转头,目光从下而上,先是两条修长的腿呈现在眼前,然后是纤细的腰,再往上,是令人喷血的部位,白嫩的脖颈,当谭子庚的视线最后定格的时候,一个完美的微笑正面对着他。老天,不是在做梦吧?!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如此标致的动物,啊,对不起,是女人,真是个完美的尤物。谭子庚的眼神开始迷离,不是他没出息,实在是太惊艳了。谭子庚只觉得自己呼吸都开始困难,有一种被人窒息的感觉。

见谭子庚傻愣愣的盯着自己,那女人脸一红转身准备离开。谭子庚方才醒悟过来,连忙慌不择语地说道:“对不起,不好意思,这里就谭子庚一个人,谭子庚不是在等人……”女人给他逗笑了:“那,不介意我坐这里吧?”“不,不,不介意!”谭子庚赶忙说道。唉,真没出息,看到美女就这德性,可是当时没有办法,谭子庚心里清醒着可嘴巴却不听使唤。好在她最终没有离开,在谭子庚对面坐了下来。

“你好,认识一下!我叫颜小燕。”女人很大方的跟谭子庚打着招呼。

“哦,哦,你好,你好,我叫谭子庚,你真的好性感!”谭子庚的嘴巴又一次背叛了他。话一出口,谭子庚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的嘴巴。这张破嘴,老是在关键时刻让自己出丑。好在颜小燕没有介意,她笑了笑,说:“你还真直接呢,头一回听陌生男人这样和我打招呼,呵!”

“现在不算陌生男人了,你看,我们都知道了对方的名字,不算陌生人了。”谭子庚心里松了口气,这次自己的嘴巴还算表现不错,按照以往对女人表情和话语的分析经验,颜小燕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

“怎么一个人?”颜小燕一边搅拌着咖啡一边抬头望向谭子庚。

“这不是在等你么?”谭子庚的嘴巴又开始失去控制了。

“呵呵,你真会说话,是不是对每一个女孩子都这样?”颜小燕莞尔一笑,然后轻轻的抿了一口咖啡。颜小燕穿了一身职业套装,白色的衬衣随着她喝咖啡的动作微微上提,露出一小段蛮腰,这让谭子庚的心跳立马加速。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谭子庚也端起了桌上的咖啡,装模做样的喝了一口,“好苦啊!”他心里一阵哆嗦,该死的服务生忘记加糖了。

谭子庚这边还没开口,那边颜小燕先笑了起来,“你喝咖啡的样子好有意思的。”

“是吧,”此刻谭子庚心里尴尬的要死,自己刚刚喝咖啡流露出来的那一脸凄苦的表情一定全给人看到了,可是却又不得不进行形象修复,“其实,我很少喝咖啡的。”

“难怪,看你刚才的样子……”说着,颜小燕又笑了起来,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这让谭子庚又伤心起来。一直以来,谭子庚都为自己那参差不齐的牙齿苦恼,虽然其他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可是就是这一口牙齿,一到关键时刻就给自己减分。谭子庚不敢笑,生怕破坏了颜小燕对自己的印象,“严肃点,严肃点!”谭子庚装作生气的样子,“你看看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女孩子应该笑不露齿,知道不。”

颜小燕听了脸一红,“谁说的啊,哼,看不出来啊,你还是个十足的卫道士。”谭子庚暗叹自己遇到了对手,而且是一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对手。这让谭子庚一下来了兴致,萌生了要将颜小燕就地正法的念头。于是,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互不相让。说到最后,谭子庚发觉自己错了,颜小燕的急智很厉害,在她面前,他没有任何的语言优势。于是,谭子庚只得拿出自己的看箱本领——傻盯,一动不动地盯着颜小燕。

颜小燕见谭子庚怔怔的看着自己,开始不自在起来,嗔怒道:“喂,你怎么老盯着人家啊。”没等谭子庚说话,颜小燕站起身,朝他挥挥手说:“再见啦,我得走了,我朋友来了。”谭子庚顺着颜小燕的视线方向看去,一个同样非常漂亮的女生正笑着跑过来。“喂,等一下,我们以后还能再见面么?能不能把你的电话给我啊?”谭子庚赶忙说道。

“不给,有缘自会相见的啦,再见,呵呵。”颜小燕头也不回的走了,只剩下谭子庚一个人傻呆呆坐在那里,回味着颜小燕离开后留下的阵阵余香。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