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屈辱史:日本人残忍的“艺术”

东风依旧吹 收藏 31 50214

(民间抗日故事二)


当年的鲁西南,当保长并不是普通的农民,至少要有几十亩地,要有一定的祖宗势力和经济势力,常年打仗,土匪横行,经济实力在当时不过就是有几头牛;祖宗势力才是根本,就是老祖宗时代有着过往的辉煌之类的。这种人当保长,第一个是很守祖宗家法,在处理矛盾的时候大多是公平的。也有着一股霸气,也就有着不可反抗的威信。第二个是讨厌外国人,在这一点上他们有着几乎共同的固执:不是名正言顺的反对,只是无言的对抗。对抗的结果就是被杀。现在和老一辈的人聊天,他们常常提到日本人杀了什么人,怎么杀的。等等,这种人大多是当时的保长,或者是族长。


日本人杀了老保长,更换的保长就不好说了,大多是二流子,反正就是很混蛋的那种。我听到一个当时日本人更换的保长简直就是一个赖皮:所有的新媳妇都要和他先睡,出嫁的也是,连他的亲侄女也不放过,他哥哥找他求情,他说:谁的女人不是女人?既然一如既往的享用了初夜权。喝醉酒后曾在农民家里晒的黄酱里拉屎,等到人家吃完了之后才告诉人家等等。等到枪毙他的时候,村上的人无不拍手称快。你想这种人当了保长,自然死心塌地的为日本人服务。至于无言的对抗日本人的事情就交给了麻木但是固执的每个个体的中国人了。他们的无言的对抗往往就是刷小聪明,只扫门前雪,孤单的对抗着。日本人在伪保长的帮助下,很轻松的就打到了他们,这是后话。


日本人到了鲁西南,就到处是这种更换保长的把戏,先残杀不听话的人民,之后再找一个听话的保长,这个也可以称为日本人的领导“艺术”,残忍的“艺术”。



上回说到鬼子残杀了许福来,更换了保长。我们现在称之为伪保长。伪保长就是一个五毒俱全的人物,吃喝嫖赌,样样俱全。敲个寡妇门的事情没少干,每家每户有什么他当然一清二楚,这回当了保长,自然要好好的表现一番。


先是催着收割、打粮食,之后瞪着眼睛看着农民晒干。各家各户的宣传交'“皇粮”的好处:皇军给吃的,给喝的,还给吸得。不交的自然是一顿吓唬:做老虎凳,打板子。等等。


农民自有农民的反抗办法,趁着天黑,偷偷的将粮食装在陶罐里,埋起来,再将麦与子(就是脱粒没有脱干净的麦糠)掺进去,反正老百姓家里不准留一粒粮食,都是鬼子的,也好说话。


当时交皇粮是有讲究的:不准留一粒小麦,也就是农民不准吃白面,包括地主和保长家,全都一样的。打下粮食交给保长,保长在找人送到伪镇公所。


到了交“皇粮”的那天,伪保长早早的起来,穿体体面面的,吆喝着都去交“皇粮”。用“独牛子”(一种独轮车)推的,用扁担担着的。当时的小麦产量可怜,有个一两亩地也就是百十来斤的粮食。所以倒也好运。


一路上伪保长叔叔大爷的叫的欢快。就到了伪镇公所,就先看到鬼子兵耀武扬威的扛着大枪站岗。进到院子,中间是一溜长桌,桌子上摆着一摞烙饼,冒着热气,旁边还有几个妇女在烙着。还有几十个碗,旁边的炉子上烧着茶,一波罗烟叶,几个烟袋锅子。左边有几十个农民坐在扁担上有吃着大饼的,有吸着烟袋锅子的,还有喝着水的。右边是收粮食的,几个鬼子正眉开眼笑的交粮食的人民们。伪保长过去和鬼子说了几句。鬼子哈哈哈大笑了。伪保长回来让排好队,一个鬼子就来验看粮食,点点头,这单粮食就通过了,后面有一台杆子称,调在歪脖子槐树上,到哪里幺一下,就过来鬼子兵抬着粮食进屋了,一回功夫出来将空筐还给农民。往烙饼哪里一指,意思就是可以去吃了。


农民很拘束,直到走到正吃着的农民中间,大爷,他叔叔的一叫,才放松了。胆大的去拿大饼,胆小的先去到了碗茶喝着。


都交完了,也吃完了,鬼子叫农民都站起来,呼啦啦过来了几个鬼子兵,用枪指上了。百十号农民楞了,不知道怎么办好。还好领头的鬼子只是讲了一通中日亲善,表杨了一下伪保长的辛苦和农民的“明事理”。之后,又押着农民来到了后院。


后院里,十几个人被吊在木架子上,浑身是血,苍蝇哄哄的围着这十几个人转。领头的鬼子用鞭子狠狠的抽了一个人几下子,才说这几个人原来是不交“皇粮”的,或者是没交完家里留着粮食的。如果不改,统统枪毙!!


领头的鬼子笑了,又说,你们是不会这样的。就让人民回家了。


家里藏着粮食的农民过了好几个噩梦连连的夜晚。


怀柔政策,这个也算是日本人的一种残暴统治的“艺术”吧。

本文内容于 2008-11-25 14:48:50 被东风依旧吹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