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梦 第一卷 台湾行省 第○○九节 南北成功会师

jany_chan 收藏 4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2/[/size][/URL] 上回说到胡德先与刘义为何出现在战场上,胡德先还救了陈羽一命,情况是这样的,当胡德先与刘义的潜艇击沉了日寇佐久间左马太的船队后已是下午五点出,拍电报给赵献与陈羽告诉他们潜艇大获全胜,胡德先与刘义想借着腊月一天中仅存的一缕阳光,去附近搜索一下海域情况,看一下是否有‘漏网之鱼’,不然始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02/

上回说到胡德先与刘义为何出现在战场上,胡德先还救了陈羽一命,情况是这样的,当胡德先与刘义的潜艇击沉了日寇佐久间左马太的船队后已是下午五点出,拍电报给赵献与陈羽告诉他们潜艇大获全胜,胡德先与刘义想借着腊月一天中仅存的一缕阳光,去附近搜索一下海域情况,看一下是否有‘漏网之鱼’,不然始终是不放心,大概在附近游弋了半个多钟,不见一艘船或舰,只见海面上飘浮着僵硬的尸体,有些尸体下还集满了肉食鱼类,估计可给它们饱食几天,这些可不是他们两人想看的东西,就返航回基隆基地去(跟陈羽他们通电报的自然知道基隆已光复,这些常识就不介绍太多)

在胡德先与刘义回到基隆港已是夜里十点,本来他们回来不用那么久的,但天已经黑啦,而且两人对这一带的海域也不熟,幸好艇上有导航才不至于迷路

靠好艇并上岸已进入了夜里十一点多,当胡德先与刘义两人刚走近基隆港守卫处,只听有人用紧张的口吻问道:“别动,你们是谁”

胡德先与刘义听得出这个声音是杨桢的又一得力干将两张中的张义是也,胡德先抢先说:“张兄弟,我们是胡德先与刘义啊”

胡德先与刘义两人边答边走近了张义的戒备处,张义此时也看的真切,果真是胡德先与刘义两人,脸上露出了笑容道:“胡大哥与刘大哥回来啦,”

他们两方都是认识的,前段日子就是杨桢手下两张与吴顺在与陈羽等联系的,在陈羽出发前的收到海战大获全胜的消息并告诉众人,这使的众人,当然也包括张义在内,对这两个在另一个时空的早已是海上战功显赫的人来说多了一份敬重之情,虽然他们不知道胡德先与刘义用什么的武器让日寇佐久间左马太的船队全军覆没,但这不是重要的,重要是怎么赶出鬼子,光复台湾

胡德先与刘义问了张义现时是个什么情况,在张义的口中才得知陈羽与江河等早已出发,两人也不多说的挑了几个人跟他们追大部队去,毕竟路还不是很熟,本来张义也要去的,但想到陈羽交待他守港有责,同样光荣(领导就是喜欢给人家带虚的高帽)

话说胡德先与刘义两带着众人快步的向着他们计划的路线一路追来,一路来多见死人,不过都是鬼子的,这说明他们还是在基隆地界,

不知过了多久,胡德先,刘义与众人到了白马,却只见吴顺与刘子梅和众人在白马驻点处,不是在处理尸体就是在看护伤者,两人询问了一番,才知道这场景的来龙去脉,现这两个人更是停不住,心想死了那么多兄弟,可能是海战之时大获全胜对方自己又没人伤亡,一时无法接受,怀着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的心思,刘义也顾不上与刘子梅‘久别重逢’的‘叙旧’,跟刘子梅说先赶上一步,刘子梅也理解的点点头,并对他们说:“你们先去吧,我们这里处理完也会随后赶去的”,不得不说,此时的理解已是胜过千言万语

当胡德先与刘义赶到陈羽与井上对峙处时,只见战斗也已结束,两人走到众人面前喘息息的说道:“怎么,战斗又结束啦”

众人知道他们言外之意的呵呵大笑,心想这两人还真‘贪’,海上的日寇船队已让你们‘独吞’了八千人,这时还惦记着来这里捞一点,心又转着想,也是,要是换成我,我也还要,看来这些人是打鬼子打上瘾啦

陈羽面带微笑道:“呵呵,来得早不如来的巧,刚好又有的打啦,怕是难啃”,此话一出,个个义气凌然,怒气冲天的表示愿往执行,让众头领看着就提气,最后还是听陈羽的安排

陈羽吩咐按刚刚部署的计划执行,就是把鬼子损的不是很严重的衣服扒下来做伪装,算了一下才三十七件不算太破的日寇装,本来众人不让陈羽去的,他现在可是众人的主心骨啦,不是没了他不行,而是没了他心里不踏实,你还别说,打战的第一条就是军心安定方可谈其它的,但无奈的是这里除了陈羽会日语外,就没有别人会说啦,赵献在三里乡的大本营(临时的),陈子丰在他们同时从基隆港出之时发就带着十几个人分道抄小路途经宜兰进入桃园,所以这个要说‘鬼话’的‘日寇’陈羽是唯一的人选,胡德先从旁协助(实为保护,这么大的一个人还要人保护,做领导的就是好),这这样,三十多人从距康宁巡逻驻点联络处三千来米处,‘慌张’的跑去,所以才有了上节的那一幕

**************************************************************

话说那个三个日寇在陈羽等人后面放冷枪也是具有戏剧性的一幕,原来那三个鬼子在众日寇冲出去时就刚好去解手去,所以才落单以致于陈羽与胡德先光荣受伤

****************************************************************

1907年1月7日,农历腊月二十七,只见陈羽开完纪念碑不收他的玩笑后,严肃的说:“兵贵神速,刘义你与江河带着众人直扑富台,现在已是下午一点啦,力争今晚能拿下它,晚啦,对于我们不利,让铁生留十几个弟兄与我们垫底就行”

刘义与江河知道此时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起程向富台进军,刘义走时不忘关心的嘱咐说:“你们走慢点,子梅他们随后就到”,陈羽与胡德先点点头表示知道,心里却想着时不我待啊

却说刘义与江河带领的抗日军风风火火的途经新东成,龙华等地,直到富台的日寇驻点处已是下午五点多啦,幸运的是不管是台北宪兵总部还是富台驻点联络处目前还没收到消息,原因有二,一是这一年来台湾的抗日军浪潮已不比前十几年,由于台北是台湾统治中心更是相安无事,因此造成了驻点日寇的麻痹,二是前面的白马与康宁驻点联络处的中村与井上两位‘大队长’轻敌所致,因此也减轻了接下来打富台驻点联络处的压力

江河与刘义已然到达富台驻点联络处,这也是台北宪兵总部的最后一道防线,只要突破这道路防线就可剑指目的地——台北宪兵总部

有了前面两战的宝贵经验,江河选好位置立即命人架好那十三座榴弹炮(加上在康宁驻点缴获的三座,要比那‘打劫’威力要小一些,可见这批在基隆截到的武器有多先进),量好射程与瞄准目标,只听嘴里喊道:“嘣,嘣——”声不绝于耳,炮声“隆隆——”十几响,富台驻点的日寇守军见这突然是故,反应不及,有的已被炸的血肉横飞,特别是包堆与堡垒处的守军,这个是江河特别交待招呼的,只见那包堆里横尸满满,东倒西歪,脸上已是血流满面,看不清是谁是谁了,

堡垒两处那里更是‘悲壮’,只见众小鬼被埋的只剩下手指天脚朝上的,其它的人见这般情景,纷纷放下手头里的活隐蔽了起来

外面的江河与刘义等抗日战士看得真切,江河觉得还不够火候的再次命令发一次炮弹,,又是一次震耳的“嘣,嘣——”,日寇守军的心里底线再次的被摧垮,日寇心里想着再过些日子就要回国接受国人的顶礼膜拜啦,那是何等的光荣啊,现在发生此变故,看来是凶多吉少,就在众日寇胡思乱想之际,江河与刘义在随着第二波炮弹炸完后带着众热血儿郎,杀入富台驻点处,一路来稍有抵抗者就当地解决,其实即使没有抵抗也是如此,他们现在可不要什么俘虏,再说了现在众热血青年也不同意留下着鬼子,这不,那些‘杀人不眨眼’男儿已杀眼红啦

虽然抗日军尽占优势,但还是由于富台驻点处的地方大(比前面两据点大一倍不止),日寇也多,有两百多人,江河与众在‘清扫’据点时,又牺牲了四十多人,大多是不知情况下突然闪出几个鬼子出来放冷枪的而进了纪念碑,江河心想这一路来已陆陆续续的牺牲了一百多人,但也无奈这就是战争,而战争就是要死人的

下午六点多钟,富台驻点完全结束战斗,江河交待一百多人留下来处理据点与接应陈羽与胡德先等人,自己与刘义带着两千五百多(本来有三千以上的,但一路过来分兵守据点与牺牲了一百多人,所以这时才有多人)热血男儿继续向着他们的目的地——台北宪兵总部前进

***********************************************************

1907年1月7日,农历腊月二十七,下午七点钟左右,太阳已完成了一天的温暖下山了,陆子丰带领的十几个人也已于五个小时前到达南方临时大本营——桃园与新竹的交界处关西指挥室,只见陆子丰此时正在看刚刚收到的电报陈羽与赵献二人的电报,不同的地方发来的,内容的意思大致却一样的,他们在电报中写道:“富台据点已拿下,大军正向目的地——台北宪兵总部进军中,请抗日南方军(由于此时要南北两条线同行动,所以分为南方抗日军(以桃园与新竹的交界处关西指挥部的抗日军)和北方抗日军(以三里乡为本部的与陈羽领导的抗日军)两军),请南方抗日军做好准备以配合北方抗日军的行动,力取光复台湾北方失地,实现南北会师”

陆子丰此时的心里已有了计划,在自基隆出发就一路在想如何配合北方抗日军的行动,以最小的伤亡与最快的速度来实现,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心理战

这时蔡明琳与黄盛走进了关西南方抗日临时作战室,只见陆子丰正与林阿锦,姜绍之,陈澄,吴汤等人围在一起说着陆子丰的计划与商量着下一步的部署,蔡明琳与黄盛走近他们,蔡明琳开口对陆子丰说道:“陆兄弟,后藤新平开始在调兵啦,可能今晚会出发,”因是陆子丰叫他们去打听消息的,不存在眼里只有陆子丰一个人的问题

陆子丰问道:“调多少人知道吗?”

黄盛不敢肯定的回答:“可能是一千人,因后藤新平来这里之后把日寇援队分成三个团队,现在只有其中的一个团队在调动,我想这也是他们目前能抽出来支援北方的,因以前南下的三千兵力虽然目前为止还在,但以前原先据在桃园与新竹日寇不是在我们的‘破坏行动’人数锐减(不敢说是暗杀的)就是被后藤新平调回苗粟等以南的地方,我想后藤新平此举是怕在这两地的日寇被我等搞的心慌影响到他那三千从台北宪兵总部来才有此动作”

黄盛虽然刚开始是用不肯定的口气答道,但到后面却是有见地的说出了自己的分析,也让众人刮目相看的点点头表示分析的有道理,这也说明了这段黄盛下了很大的功夫才能在此时‘高谈大论’,侃侃而谈得说自己的想法,话说的好: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也可以说是:是金子总会发光的,黄盛也就在此时发光啦

黄盛看着众人点头表示自己的观点,兴奋的继续说道:“所以我估计最多也只能调一千人北上支援,因为我们这几天闹得很凶(常是黄带队闹的),谅后藤新平势必不敢轻动太多的日寇”

陆子丰欣赏的说道:“黄兄弟分析的很有道理啊”,虽说带队的是黄盛等人,偶尔还策划,但大的方针却是陆子丰回去时制定的,前段日子与众人在一起,陆子丰的才能也是有目共睹的,黄盛等这段日子只是按照大方针根变化稍改计划执行的,就是以最大限度的‘破坏’,以最小的伤亡闹最大的声势这大方针

因此能得到陆子丰的肯定,黄盛还是很满足的,也因此次的初露锋芒让他以后得到了提拔

陆子丰最后说:“要走就走吧(指后藤新平北上支援),现在也该我们南方抗日军减些压力的时候”,众人呵呵的笑了出来,是啊,这些日子以来为了全力配合北方抗日军的行动压力确实不少啊

众人商量定后,决定连夜散发北方抗日军的捷报,即:北方抗日军连克基隆港口与基隆界内的各个据点,又力攻台北三道防线,即“白马、康宁、富台三道日寇重点据地,并这三地与台北界内其它地方皆已落入北方抗日军的手中,现北方抗日大军正向台北日寇最后一个据点——台湾总督与台北宪兵总部进军,此地不久也将落入北方抗日军的囊中”

此消息很就传了出去,你想啊,这个消息是桃园与新竹两那差不多五千人特意去散发的,那样的效果会多大,那就可想而知

而不同的反应,也可说是两极的反应,也就是对敌双方的反应。桃园与新竹两地的民众(包括南方抗日军)是情绪激动,斗志昂扬,众想光复台湾指日可待也,而日寇那边可说是军心涣散,人人着急,加上后藤新平要带一千兵力北上支援更是加重了众日寇的猜疑

后藤新平那边已是安排完毕,他想明天天一亮就北上支援台北宪兵总部,虽然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急得要他尽快北上回援,但后藤新平心想第一现在军心涣散,在这里多留一夜可多弹压一些‘贼军’与稳定军心,这第二是这夜幕已是落下,连夜起程对军事行动多有不便,如让‘贼军’偷袭将得不偿失,这种教训可是不少啊,因此决定明天再北上支援

**************************************************************************

而我们此时也得回到起初那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与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伊东祐亨的通电为何迟了两天,原因是现在的日本内阁为了完全占领朝鲜进而向中国的东北进军,遭到日本国会的质疑,内阁这两的时间一直消磨在向国会解释上而没有打电话告知台湾,因在这当时的内阁眼里没有比侵略中国更重要的,即使是自己的亲信也比不他们日越膨胀的野心,这时也是刚想起才紧急跟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通电

*******************************************************

1907年1月7日,农历腊月二十七,夜里十点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距台北宪兵总部的三百米处的隐蔽处,北方抗日军已然全部到位,陈羽与胡德先的伤也让刘子梅给包扎啦,这不,看到两人的手是被吊在脖子的布托着的,现众聚集在一起想办法,刚刚双方已激战了一个多钟,由于日寇在台湾占据多年,特别是台北做为台湾的统治中心,经营多年,防御工事做的很严密也很坚固,因此刚才的那一个多钟用十三座榴弹炮轰炸也没有起到效果,并且互有死伤,因台北宪兵总部里也有榴弹炮,

在聚集想办法的人堆里,只听江河提议的说:“由我带领突击连(由于是打头阵现只剩下六十多人),迂回宪兵总部后面来个前后夹击,一可打乱日寇的阵脚,二可防范日寇漏网”

众人觉得的可行的点了点头,陈羽也同意的道:“这个计划可以执行,但主要是打击日寇的心里防线,使日寇无心恋战,至于是否全歼防止漏网之鱼,就要看我们的本事,不可强求啊,等有了据地再说,子丰发来电报说:南方日寇后藤新平已开始异动”

江河与执行任务的突击连表示明白其中的道理点点头准备出发去

陈羽命令榴弹炮手开炮以更好的掩护江河的突击连的迂回行动,其实江河的突击连可不用炮火来掩护的,但想到要快速的移动迂回包抄宪兵总部的行动在这个黑灯瞎火的寂静夜里还是会发出声音的,因此请求陈羽配合他们的行动,陈羽也乐意这么做,二波炮火之后在这深夜里大家也默认的‘停火’

一夜双方相安无事,也就是偶尔有几声枪声,因此我们可以想象这个夜里大家是没有安稳觉可睡的

1907年1月8日,农历腊月二十八,凌晨四点左右,虽然腊月的早晨要等到六点半才算是天亮,但只要能看到那么一丁点路,也要争取战斗先机,就像我们在被日寇侵略时期,只要有一口气也作斗争一样。这不,在陈羽先命令开火之后双方已是在互相的开炮啦,

台北宪兵总部防御严密,但也不是铁打一块,在激烈的战斗了三个小时后,炮声与枪声仍‘嘣隆隆’的作响,双方的阵地都是横尸遍野,北方抗日军由于时间关系,防御工事并不坚固,而台北宪兵总部就要坚固的多,因此此刻双方的伤亡人数对比是:北方抗日军阵亡325,伤者,100多人,日寇死者254,伤者不清,可见北方抗日军现处于下风

只见北方抗日军阵地里是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啊,陈羽等人知道如此激烈的战斗,伤亡的这么多人已慢他们最大限度的控制伤亡人数,现在阵地的有差不多两千人,而日寇那边则是一千也不到,看来还是有兵力上的优势,并可给日寇一定的震慑

那上百受伤的战士现已退居二线让刘子梅带人在包扎与处理,个个都在嚷嚷要上第一线打鬼子去,刘子梅流着眼泪,此时刘子梅的眼泪值的说道一番,一是:听到这些个受伤这么重的‘士兵’,嘴里还在嚷嚷的要打鬼子去,感动的叹台湾抗日战士何其壮哉也,中国热血男儿何其多也,爱国热情何何其高涨也,二是:心酸伤者是如此之多,有些还伤得很有危险,故有此之泪,只见她拭着眼泪对众人说:“大家先养伤吧,伤好啦,再打鬼子也不迟,如果你们现在就去不但不能帮上忙,还会让人分心并担心你死我活的伤”,众热血儿郎看到刘子梅流泪已是心软三分,再听她说了还真是这个理,众将士才心稍静的养伤不提

早上八点多,也就是说双方已然激战了四个多小时啦,也就在此刻,战场上‘势均力敌’的情况发生了变化,那就是从富台前线迂回过松山,勤工,正东等地的江河突击连突然斜出台北宪兵总部,如天兵神降般的出现在台北宪兵总部的后面,让日寇吃惊不小,加上前面的炮火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虽然人少,但日寇不知虚实,所以这一出现的效果行动上多过于心理上的震慑,让日寇直接闪出了不可恋战的念头,这念头一出,抵抗上就滞泻

陈羽等人对打战的心理学可是颇有研究,虽不同的时空情况可能不一样,但万变不离其宗,看准了此时正是冲锋的好时机,虽此刻没有冲锋号,但陈羽的一声令下,在炮火的掩护下如潮水般的涌向日寇,有些人陈羽下令之前就冲了出去,可见众热血男儿迫不及待啦,众日寇见如此情景心有余悸的向后退,而这一退,正式宣判了日寇的死期已到

**********************************************************

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在江河带领下的突击连出现时,也惊心不已,回过神来见双面的抗日军已是向他们冲锋而来,很多日寇已在慌忙的向后退,想勒也勒不住,一个中佐走过来对着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说:“报告将军,敌军已突破了我阵地的防线,请将军先走吧”

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没好气的问道:“后面不是也有敌军吗,还有后藤新平的援军怎么还没到?”

那中佐答道:“报告将军,我们已查实,后面那是一小股敌军,人数不超过一百人,后藤新平将军来电报说他们已经出发了”

总督儿玉源太郎此时也无能为力,前面的阵地也就只他那四百卫兵在阻击,其他的早溜之大吉,就这样总督儿玉源太郎在中佐官的保护下‘风风火火’撤退南下后藤新平的援兵会合

日寇阵地上已是展开了近身战,用那带着刺刀的枪对刺中,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那总督儿玉源太郎的四百卫兵已是一个不剩了,只见横满的日寇尸体上不是带着一个个的洞(子弹眼),就是怀里抱着一把刀(被刀刺中的),人堆里也夹杂着依稀可辨的北方抗日军(衣服不一样),

江河此时也结束后面的阻击与陈羽等人会合,说是让儿玉源太郎给跑啦

陈羽命令留下两百多人留守,其余全部趁势南下与南方抗日军会合

*******************************************************************

话说儿玉源太郎一路逃命,刚逃出台北地界进入桃园地界的大溪,在此遇到了今早七点出发的后藤新平援队,后藤新平被儿玉源太郎斥责一番后,后藤新平请儿玉源太郎将军回桃园以图反攻,当后藤新平与儿玉源太郎带领一千两百日寇(与儿玉源太郎逃出的有两百人)再次‘风风火火’的走到龙潭时就遇见了后藤新平出来时他交待的树上少佐,并带一百多少慌张奔跑而来,后藤新平问是怎么加速,那树上少佐说出了始末,原来在后藤新平走后,桃园与新竹两地的两千日寇已心慌意乱,被陆子丰带人趁势而起,两千日寇就作鸟飞兽散的各奔东西(大部分是逃到这桃园与新竹两地以南,北方有事他们是知道的),只有上百人跟着树上少佐北上找后藤新平与儿玉源太郎,听到这,总督儿玉源太郎已是在跺脚呼天:“如此的情况,如何向天皇陛下交待”,随即心想还是回据地组织反攻吧,最后带着众日寇斜着南下宜兰而去

******************************************************

等陈羽与陆子丰带领的南北抗日军赶到龙潭,连那日寇的鬼影都没见一个,也就是说陈羽与陆子丰制定的夺取台北与南北抗日军会师的目标实现啦,正当南北抗日军在为会师成功的欢心舞蹈之时,赵献又不合时宜的出现,因众人看到他手上拿着一份类似电报的纸,只见他那不知是高兴还是生气的严肃的表情,只听他说道:“宜兰有变”

不知是如何变故呢,是好还是坏呢,真可谓是一波未一波又起

请各位书友,能送花就送花,能推荐的就推荐一下,多多发书评更好,如拍砖的请捡小块的,本人不胜感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