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巢边的小姐们回来了

宋海峰 收藏 0 399
导读:和八月那会儿比,鸟巢边儿的游人多了,车子多了,银行多了,拣破烂的也多了,还有多了很多其它……   周末夜里,北辰附近的马路上給行人递名片的人会冷不丁斜刺里出现你眼前,不由分说地塞給你一堆片子,一时间叫你应接不暇。我问他们:“你有好眼力,就知道給谁不给谁?”递片子的小伙子用很专业地口气说:“当然,我们干什么吃的!不过得承认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有一次递给了一个老头,这不怪我,那老头是长得年轻,路灯下也暗,递出去了才发现不对劲,老头嗓子眼儿吭哧着,咳嗽半晌,才拿那片子走到路灯下看,又问片子上的女人要干

和八月那会儿比,鸟巢边儿的游人多了,车子多了,银行多了,拣破烂的也多了,还有多了很多其它……

周末夜里,北辰附近的马路上給行人递名片的人会冷不丁斜刺里出现你眼前,不由分说地塞給你一堆片子,一时间叫你应接不暇。我问他们:“你有好眼力,就知道給谁不给谁?”递片子的小伙子用很专业地口气说:“当然,我们干什么吃的!不过得承认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有一次递给了一个老头,这不怪我,那老头是长得年轻,路灯下也暗,递出去了才发现不对劲,老头嗓子眼儿吭哧着,咳嗽半晌,才拿那片子走到路灯下看,又问片子上的女人要干吗……不知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后来走到花坛那儿,把片子扔了,还好,没说什么。有一回我一哥们儿被个老头抓着衣领不放,说是侮辱他人格……纠缠不清,招来忒多人看。我那哥哥赶紧说赔你不行吗?后来就给了50块钱……嘿,老头抢钱似的,一把拿了就走,一声也不言语。”

一递片子的姑娘凑过来说:“递片子的事儿也不好干,老板有任务,定了指标。完不成的话扣钱,发现有扔掉的,一张罚十块,也不问是不是顾客丢掉的,万一是顾客丢的呢?老板就不言语了,也不说是谁的错儿,我们只好跟出去十几米,见有人扔了就赶紧捡回来。干这活儿就像走钢丝……”

还是个姑娘,操浓重的大连口音,“我刚干,老看不准银(人),有一回递给一个长头发的中年(男)人,还没转身,就被后边赶上来的一个女人揪领子不放,原来是他老婆……”

我问姑娘,奥运那会都到哪去了?姑娘说那会儿我还在学校,上的是中专,刚刚毕业就失业了,干这个也是权宜之计,没什么前途。旁里凑过来一个姑娘,插嘴问:“是作家吧?体验生活?那先体验一下我这些……”说着塞我一把名片,打眼看至少八张。小姑娘又说,“哪怕你打个电话不做呢,只要打电话我就算完事。”我心想“完事”大概就是完成了宣传任务的意思吧。

“干这个哪有长干的,奥运那会儿,我还站街上欢迎北京的火炬呢,‘中国加油’、‘奥运加油’我还站街上喊呐,那是当时最时髦的口号。没想到现在我就在鸟巢边儿上撒广告……想起来真有意义不是!”上边这话是个小伙子说的,声大了点,说的也多了点,就有一女孩儿捅捅他腰,“怕吧你卖了?”我就想他那话里的“想起来真有意义不是”大概是想说很有“意思”吧?

“怕啥?都是实话,谁給我安排了工作,我也不说这些,连这儿来都不来。”小伙子似很懊丧,“说话都不能大声。”

我忽然想到同样问题:“有警察干涉吗?”

小伙子又大声了说,“能叫警察抓住吗?要抓住了,也就失业了。没有老板敢再要你……没事儿,警察对我们不感兴趣。”

……

现在正变天气,每每下班就路经那街口,每每就遇了那小伙子,那姑娘,每每他们就总病态地问我,“还要吗,片子?”好像总是头回见面,头会相识。

有一天晚上,下班回来晚了点。在路灯下的黑影儿里站着个年岁约莫中年的妇女。经过她的时候,他对我想说什么?我抢了话头,先对她说:“发票不要,毛片也不要。”

“大哥……不是……”她似乎腼腆,嗫嚅着。我走过去几步,回头再看,她又在和一男人说话……

什么也不是,难道她是遇了麻烦?就在路灯下的暗里,我那时认出了她的面孔。

七月天,我跑泛奥运圈市场,了解日常商品行情。去过她的摊子。那时候她卖菜,说是成本小,当天见钱,就是摊位太贵。老公和她一同起早贪黑地干,刚刚够养活自己。老家的女儿已经六岁,“我们那儿上学晚,再晚不得晚过明年,得送学校,不送的话就耽误了。”奥运前,这里大整顿,关了超市,压缩了菜市场。从那以后,他们两口就失踪了。

我从这边的暗里望去那边灯下的暗里,她在和所有经过的男人打招呼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