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华政权结构的历史变迁



悠悠华夏文明,绵延五千余年,然而真正的华夏文明甚至还能上推几千年乃至几万年。百草止水认为,尧舜禹之前的时代,才是中华文明的真正源头。本篇既然要探讨中华政权结构的历史变迁,自然就要从华夏文明的源头说起。


尧舜禹三帝之所以在华夏文明中享有盛名,不仅因为有流传于今的众多文字记载,更因为三帝之间相互禅让的博大胸怀。正因为这三帝的高贵品德和不朽功业,“神州尽舜尧”才是中华民族的永恒梦想。既然尧舜禹以相互禅位而闻名,就说明之前的相当长历史内,中国人不曾有禅位之举。这之前的帝位仍是世代相传,但间或有世代被打断或血缘关系发生变更,这要么是王国消失或帝王被更换。


尧舜禹三代时期,帝是天下的统领,其下就是王公贵族和各诸侯国。然帝位虽贵,权力却没有后世王朝帝王那么大,不仅因为臣民意志未被奴化,而且因为各诸侯国高度自治且相对独立。诸侯国的王侯虽由帝册封,但候选人基本限于王侯世家。诸侯国有自己的朝廷、大臣和军队,而帝除了以自己的领地为生外,朝廷及帝家的开支多仰赖于各诸侯国的进贡。诸侯国虽各有自己的律条,但都不能违背帝所颁布的法令,天下以帝之法为纲,各诸侯国之律为辅。


这种制度非常类似于现在的联邦体制,而且各诸侯国也比现在联邦国中的各组成邦联自由度更高,权力更大。除了没有现在的民主选举外,尧舜禹时期的联邦存在世袭制度,只是尧舜二人没有加以利用,所以才会盛名卓著。现在联邦秉行的是民主选举,世袭制度早就从根本上消失。不过尧舜禹时期的世袭制度并没有后世那么顽固,因为那时的帝王侯虽然非常高贵,却不能目空一切高高在上。当时的权力传承除世袭和禅让外,还有“公推”,即下属各王公诸侯群集,通过集体协商方式推出新帝。这个帝一般要优先从前任的子孙后代中寻找,若找不到大家认同的理想人选,就要从旁系中寻找。如果旁系中也没有合适的帝,就会从全社会中寻找有圣德贤才的人担任。


事实上,公推就是贵族内部的民主,这一制度和传统并非始自尧舜,而是之前就极为盛行。尧舜禹之前的帝出现了众多的血脉断裂,其中的一部分就是公推所致。在尧舜禹之前的帝权传承中,不仅存在世袭、公推,还存在另一种奇妙的权力传承模式,百草止水强字之曰“归服”。何谓“归服”?天下虽有帝,但某诸侯国国王圣德贤能,天下王公臣民一起倾服,纷纷自愿接受他的领导和教化,这就成了新帝,原来的帝因失去民心便自动在自己的领地里降格为诸侯。这种“归服”,自然就是另一个类型的民主选举,尽管没有投票仪式和竞选制度,但各诸侯国、贵族、百姓用他们的心和脚做出了一致的选择。伏羲、女娲、神农主领天下的时候就是这样子的。但是,这种制度也有缺陷,当公众的选择无法一致时,天下就会有两个以上的帝共存。为了解决这一分歧,不同的帝及其拥护者之间,就会通过战争手段作为最后的仲裁,炎帝和黄帝的争斗就是这样子的。


“归服”这种权力建构模式,在尧舜禹时代早就终结,因为真正能够让天下心悦诚服的人已经没有了,无论王公贵族还是百姓再也找不到大家都可以“归服”的对象。但是,“归服”作为最高权力传承模式虽不存在,但作为一种局部社会现象还是流传至今。古往今来多少王侯将相达官富豪统帅部下的时候,除了恩威并用和奸巧机诈外,也有五体投地敬仰膜拜而来的,后者的投靠就是一种归服现象。再比如古代中国,一旦王朝稳定和中兴,周边小国中很多都会自动称臣,并且不少这样的国家最终并入了中华版图。这也是一种归服,因为他们仰慕和崇拜中华文化和国势,心悦诚服地进行学习和交好。当然后世的归服毕竟无法和中华远古时代相比,因为那个时代正是老子所说的道德盛行时代,“归服”自然能够大规模大面积地存在。


尧帝虽因禅位而盛名卓著,但他也是有私心的。他知道自己的儿子不贤,即便勉强世袭帝位,最终也免不了在公推中被废弃。所以,按照传统体制,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世时不指定儿子为继承人,从而放手让贵族集团在自己死后进行公推。但是尧不甘心,那样的话,他的家族在自己死后就肯定迅速没落。于是尧就想,与其死后让大家费事公推,还不如趁在世的时候物色一个贤人接位,这样既能因利天下而获得好名声,还能让继任者因感恩戴德而眷顾自己的后人。果然,他为天下找了个称职的舜,天下不仅因此赞尧仁慈圣贤,而且感激涕零的舜对尧的子孙果然优遇有加。舜即位后,虽然自己很贤能,但毕竟出身卑贱贫寒,且恩师尧禅位在前已成公例,自己当然不好意思让儿子接位。再加上大禹治水奇功至伟,天下早就归心,帝位已非他莫属。所以舜便自然而然地将帝位禅让给了禹。


禹虽获舜之禅位,但感激之情不若舜对于尧。因为禹知道,他不像舜那样被尧发掘和提拔,而是本身就出自世家,且靠不世之功累积而起。即便舜不禅位于他,舜亡后,王公诸侯还会通过公推选择他,帝位还是他的囊中之物。所以禹即位后,便不再对尧创立的禅位制感兴趣,转而大力提拔和培养他的儿子。但是临命终时却有些为难,尧舜二世相禅,禅位的美德天下盛传,如果就此坏在自己手里,岂不坏了自己的一世英名?聪明的禹想到了一个办法,他便找了个虽然贤能但才能不及儿子的人接位,此人接位后自然不敢承受,因为大家都明白禹的儿子启可以接位。就这样,禹死后,被禹禅位的人又赶忙将帝位让给了启,自此禅位之制遂绝。


启即位后,便一步步地加强帝的权力,诸侯国的自由度相对缩减,公推制度自此终结,家族世袭成为了权力传承的唯一模式。从此以后,中国古代权力的和平民主的传承方式便荡然无存,伴随着独裁政体的全面确立,只有当天下黎民忍无可忍时才会通过暴力民主改朝换代。可是,尽管夏商周三王时期均为独裁政体模式,但诸侯国依然存在,他们还有自己的朝廷、大臣和军队,只不过受到国王的制约力比以前更大。也就是说,那时的联邦机制尚存,百草止水将这种政治模式称之为“独裁联邦”政体或“诸侯联邦制”。


然而,世袭独裁制度的完全确立,不仅容易造成国王的暴戾和无德,而且王国道德水平也会跟着跌落。尧舜禹时期的仁善之风一去不再复返,退而求其次的“忠义”成了新道德核心。“忠”就是忠于父母祖宗和长官国王,“义”就是知恩图报不相背叛。然而,夏朝因桀的残暴而民怨沸腾中道衰落,迅速壮大的诸侯国商便灭夏称王。但是,这一朝代更迭既非世袭亦非禅让和公推,而且有悖当时的忠义道德,所以商人初治天下始终颤颤巍巍,求神问卜遂蔚然成风。随着商朝统治的持续和天下日益安定,忠义道德体系便重新建立,并一直伴随商朝度过漫长的时光。然而独裁政体的弊端再度轮回出现,商纣王的贪婪暴虐令天下人神共愤,悄悄发展壮大的诸侯国“周”便迅速灭商称王。可是周灭商仍然有违忠义之道,只是因为有了商汤灭夏的先例,才未招致道德上的严重责罚。尽管如此,民心在独裁暴虐统治和王朝暴力更迭的双重打击之下,“忠义”之风面临空前危机,周朝想和商朝初始那样进行道德的艰难重建都无法办到。怎么办?周王朝的圣人周公便开始“制礼”,通过制定一整套完备的礼仪来规制和教化人民,这就是孔子所倡的“礼”之肇始,整个周朝正是通过“周礼”来治天下的。


可是,独裁体制的弊端在周朝多次发作,多位无德昏庸暴虐之君出现,他们要么为北方犬戎所害,要么被百姓流放。及至末期,王室式微,各诸侯国坐大,整个周王朝便只剩下徒有其名的空洞骨架,这就是有名的春秋战国时代。这个时代里,原本大家都想效法商易夏、周易商的模式建政天下,奈何各诸侯国同步崛起且都虎视眈眈,于是便无一国敢于效法商汤和周武。聪明而又弱势的周王室又大打平衡战术,甚至主动尊称诸侯国最强者为霸主,从而又让周室苟延残喘了很多年。这个时侯,周王室势力最弱,各诸侯国都能轻而易举地予以灭亡,唯一阻碍新的一统天下者出现的恰恰是其他诸侯国,所以战争便在各诸侯国之间展开。起初,诸侯国虽有强弱之分,但无一国有足够实力一统天下,所以各国又于攻伐之间相互妥协或结盟,从而让天下一统的时刻变得异常遥远。这个战乱频仍却又动态平衡的时期,非常适合学术探讨和谋略滋长,诸子百家于是兴焉。他们或探讨自然规律和社会规律,或探讨社会治理体系和攻伐战术谋略,或探讨人文人性和人生,从而汇成了中华文明的巨大宝藏,华夏文明的理论体系恰恰奠基于此时!


最终,秦在商鞅变法和厉兵秣马之下迅速打破诸侯国实力之间的平衡,通过各个击破的方式以武力灭亡了各个诸侯王国。由于秦朝统一天下的方式,是通过蚕食鲸吞并逐步将其他国家领土并入秦国体制而实现的,所以秦统一天下之后便没有了诸侯国。再加上秦皇吸取诸侯国商灭夏和诸侯国周灭商的教训,便立志不再分封诸侯,因为拥有独立朝廷和军队的诸侯国始终是王朝的心病。就这样,秦皇嬴政废除了诸侯联邦制,改为高度中央集权的大一统的郡县体制。独立的军队没有了,军权全部收归中央王朝所有;独立的朝廷不见了,一切官吏的任免权尽属中央。如果说诸侯联邦制是帝王和王公贵族共享天下的话,秦王朝的确立就正式宣告了天下共享时代的终结,彻头彻尾的独裁而又集权的家天下模式正式确立,从此以后天下就正式成了帝王家族的私产。


秦朝是马上得天下,又在马上治天下,从王朝建立至终结,严刑峻法和武力压迫便贯穿始终,这也是秦朝二世而亡的根本原因。后来,汉代秦统治天下,由于汉王朝的建立得益于诸位功臣战将,贸然沿袭秦制独享天下就异常艰难,于是汉便在一定程度上回复了诸侯分封制,从而让一干功臣和王公有了自己的世袭领地。但是,各诸侯国的存在始终是汉王朝的眼中钉肉中刺,于是才有了后来的削藩和收并诸侯的举动,汉之初对韩信等功臣的诛杀在很大程度上就基于此。由于秦之暴政使其早夭,汉初便使用黄老之术治天下,后来又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并使后世王朝都将儒学尊为国学,以礼治天下从此便横行于华夏世界。


老子曰“礼者,道之华而乱之始”,百草止水信然。儒礼治天下虽然使华夏文明继续稳定地绵延了两千年,但仁和义与国人渐行渐远,外表儒礼彬彬而内心卑鄙龌龊者在天下逐渐横行。尤其是,家天下中央集权的独裁体制,将儒家学说阉割后当成了统治人民的工具,从而让儒礼对统治集团尤其是帝王自身失去了应有的约束力。更重要的是,家天下中央集权的独裁体制,使得统治者尤其是帝王更加有恃无恐,贪婪、腐败和残暴就像幽灵一样如影相随,从而让忍无可忍的人民一次又一次地通过暴力民主手段进行改朝换代。


自汉朝稍微恢复一定程度的诸侯联邦制后,唐朝也稍微沿袭了一下,不过称王侯的只是少数,多数以藩镇节度使的形式存在。同诸侯国不同的是,藩镇节度使虽拥有庞大的军政大权,却没有自己的正式朝廷,而且也不能世袭。但是,藩镇节度使毕竟是一股庞大的地方割据势力,唐朝中道衰落和最终为其他王朝取代,接二连三的藩镇造反就是最重要的原因。所以宋王朝初立,吸取唐王朝藩镇割据之弊,兼之自己就是地方武装夺权而就的缘故,重文臣弱武将和将军马大权收归中央就成了必然的选择,宋太祖上演的杯酒释兵权的好戏就是基于这种考量。南宋在大好形势下拒绝乘胜进击直捣黄龙,反而杀岳飞乞和谈,并非仅仅害怕迎回二帝,担心武人坐大难以驾御也是极为重要的内心之忧。至明清,绝对的中央集权已经完备,任何可能的地方割据势力都已无影无踪,除了儒家学说、佛教和道教大行天下之外,一切都和秦王朝毫无二致。


辛亥革命后,以孙中山为首的国民党人试图从西方引进权力制衡的民主模式,可惜国人的家天下独裁意识过于浓厚,于是先后出现了以袁世凯为代表的复辟现象。当家天下帝制越来越不得人心的时候,以蒋介石为代表的以一小撮人利益为绝对核心的党天下模式便应运而生,这就是极富中国特色的由利益集团取代帝王家族的新型中央集权的独裁体制。然而,无论舆论宣传将这种体制描绘得多么天花乱坠,公众面对的始终都是绝对权威、绝对统治和不受人民监督约束的一小撮人的绝对利益,于是各种荒谬、痛苦、冤案和悲哀便由此而生。


伴随着辛亥革命的胜利和帝制的消失,一直居于统治地位的儒家学说日渐衰败,于是一个礼崩乐坏道德废弛的时代正式来临。这个时代里,人们开始讨厌礼的约束,主张物质主义和自由主义。而物欲横流的结果,就是催生了各种聪明机巧,就是纵容了人类欲望。这个时代里,各种智谋层出不穷,虚伪欺骗和相互愚弄大行其道,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基础惨遭破坏,而相互之间的伤害也就络绎不绝。我们废除了礼教,解放了欲望,却收获了混乱。老子云,“智慧出,有大伪”,我们大家恰恰就生活在智慧时代。这个时代里,圣贤已绝,几乎所有的人一旦靠近权力和财富就会变得异常疯狂,贪污腐败和暴戾狂妄就会大行天下。所以最适合这个时代的权力体制已非独裁,而是民主和法制,民主能反映大多数人的意愿,法制能够提供一个公平透明的游戏规则。


时至今日,仰望天下,民主显然已是大势所趋。但是中国是否也要建立世界上颇为流行的联邦制?百草止水以为不可,因为联邦制存在潜在的分裂倾向,在没有外力参与的情况下,加拿大魁北克省的独立风潮就是如此。放眼世界,无论魁北克省独立、埃塔分离势力还是苏格兰英格兰兄弟闹分家的传闻,都对所在国人民的利益非常不利。为了人类更加和平稳定和幸福,百草止水认为民主而又集权的共和制才是最好的。当然,此民主集中非彼民主集中,首先从中央到地方的所有主要官员都必须是民主选举产生,其次下级政权又必须接受上级政权的领导和约束。也就是说,民主的集权体制就是:第一,任何地方都无权自行决定独立,除非获得举国多数民众的同意;第二,地方政权的法规政策不得与上级冲突,一些上级认为有害或危险的地方决策,上级有权依法提请法院裁决是否继续执行;第三,地方政权执行国家法律或上级决策不利者,上级有权提请司法裁决是否予以罢免。当然,所有这些的前提是,行政、议会、检察、审判和立法必须相互独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