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江湖,江湖却没有我的传说。

问客杀鸡,麓山脚下不起眼的一小店,正餐时间,却车水马笼的人满为患。店里贴满张扬而诙谐的条幅,字体如同小学一年纪调皮男生抓狂所写,不由得让你佩服这写字人的勇气,如此这般竟然敢满墙涂鸦。

这是我的根据地,算算时间有五年了,物是人是,满世界都在变化,这里却依然如故,连同字体都没有跳到初中毕业。带着眼镜掩藏精明的老板一样没有岁月流痕的依旧儒雅帅气;依旧笑咪咪的和来往客人打着招呼,不卑不亢,不同的是他的交通工具已经从铁骑换成本田。几年下来,早成面熟人了,偶尔笑问他:老板是不是生意做大了开分店?他却摇头:守好这一亩三分田,够收成,挺好。

想想这五年,自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跳来跳去的从事过很多行业,不得不对这里心生敬佩,其实坚守,对很多人来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店名其实有些古怪,问客杀鸡,感觉多少带些古意和江湖气息。马车停靠,客官几位?于是开始磨刀杀鸡,麓山脚下,过客如云,走南闯北的跑江湖的,时间长了,积累的都是些老面孔,失意的得意的,开怀的郁闷的,才子俏佳人等等,渐渐的对此地滋生些旧感情,不知不觉中,望着墙上张扬的字体,竟也感觉几分亲切。举杯饮茶,总有回忆在脑海晃悠。

或许,江湖的传说已经开始。。。。。。。四方坪桥下又一欧式风情的农家小院开始漫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