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华盛顿”号核动力航母:太平洋上最重要的看护犬

fengyimin 收藏 1 554

[美国《西雅图时报》网站11月16日文章]题:美国“乔治·华盛顿”号核动力航母:太平洋上最重要的看护犬(作者埃里克·塔尔梅奇)非同一般的看护犬

海军少将里克·雷恩的办公室就在位于两座核反应堆之上的飞行甲板附近。当心情不好时.他会到舰桥甲板上散散步,四处看看,尽管大多数时候放眼望去四周全是碧蓝的海水。

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有像“乔洽·华盛顿”号这样的庞然大物。它是一个流动的空军基地,有67架飞机随时准备起飞;它本身就是一个5000人左右的小型城市;它是一个拥有400万磅炸弹的军械库。雷恩喜欢说,它是该地区的一只大型看护犬。看护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守护。

一年中它有大约一半的时间呆在海上,由运输机补充给养。

水手们当中有传闻说,一艘中国潜艇正在某个地方追踪着“乔治-华盛顿”号及其战斗群——两艘巡洋舰,加上一艘潜艇和一艘驱逐舰。

雷恩丝毫没有怀疑他正在受到监视。毕竟,这也是游戏的一部分。但是,到了具体细节上他开始变得闪烁其辞。他说:“我所做的大部分事情都是保密的。”

“中国”是个敏感字眼

“敌人”和“威胁”是“乔治·华盛顿”号上的军官们避免提及的词。

“中国”是另外一个敏感的字眼儿。

雷恩是舰上最高级的军官,对于前两个词他也毫不例外地保持缄默。但是,他很快就谈到了中国,以及它所构成的挑战。雷恩说:“我们要找的潜艇就在这一带活动,我们每天两次搜寻中国的潜艇。”

雷恩说,当航母抵达某地后,其首要任务之一就是“清理”周边海域。这意味着使用主动声呐和被动声呐、直升机以及一些秘密的小型设备,在周边大片海域进行巡查,看看有没有中国潜艇在活动。他说:“很难追踪到他们。”

双方的遭遇很少被公开。但两年前,在远离中国海域的日本冲绳岛,一艘中国潜艇出现在“小鹰”号航空母舰的附近。第二年,“小鹰”号被拒绝在香港靠岸,中国方面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中国军队,特别是其潜艇部队正在迅速走向现代化,这些及其他意外事件使得许多美军决策者颇为担忧。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把注意力放在中国对台湾的敌视上。在“乔治·华盛顿”号开始进行太平洋巡航之际,华盛顿和北京再次就数十亿美元的对台军售问题发生争执。雷恩说,中国日益成为一个重要的战略对手。

雷恩说:“我们认为,我们的存在增强了太平洋战区的稳定和安全性。我们一直鼓励中国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全球参与者。但是,他们发展其军事的方式令人非常困惑。如果你只是一支防御性军队,那为什么还需要能够打到数千公里之外的导弹?他们所拥有的潜艇数量以及性能,肯定不是他们所谓的防御或者‘积极防御部队’所需要的。在我看来,他们想要建立一支进攻性的深海海军。”

不过,雷恩强调,“没有人希望同中国发生对抗”。“如果我们开战,这绝对是非常错误的。”

负责监督庞大区域

航空母舰是一种特别的武器。

每艘航母的造价约为50亿美元。在美国海军所拥有的l2艘航母中,只有“乔治·华盛顿”号是永久部署在海外的。

“乔治·华盛顿”号航母是美国第七舰队的一颗璀璨明珠。第七舰队是一支拥有60到70艘军舰,200到300架战机,以及两万名水兵的庞大舰队,其中大多数都像“乔治·华盛顿”号一样驻扎在东京以南的那个港口城市,这样一旦他们所在的防区出现任何问题,就可以即时采取行动。这是全球的一个庞大区域。

该舰队负责从国际日期变更线到非洲东海岸的广大区域,覆盖面积达5200万平方英里。在这一海域内,有五个军事大国——中国、俄罗斯、印度、朝鲜和韩国。

第七舰队的辖区内居住着全球一半以上的人口,该区域各国与美国的双边贸易额高达4350亿美元以上,比全球其他任何地区都高。美国与亚洲的几乎所有贸易都是经由海上运输的。

“乔治·华盛顿”号的副舰长卡尔·托马斯上校说:“力量对比总是在变化的,这一地区相对于欧洲而言其影响力也在发生着改变。该地区国家的经济增长率比世界其他地区国家要快得多,因此势必会有些——冲突可能不是最好的词——摩擦。”

战略家们喜欢拿一个重要的海上航道和一种重要的商品来说事,那就是马六甲海峡和石油。

每年有5万多船次穿越马六甲海峡,这里是将石油从中东运往太平洋沿岸各国的咽喉要道。据美国能源部情报局说,关闭位于新加坡与印度尼西亚之间的这一要道,将会迫使全球近一半的船只改变航线,威胁到了每天1500万桶石油的运输。托马斯上校说,“乔治·华盛顿”号的存在可能是美国对于维护地区稳定作出的最强有力的声明。

飞行员的预备训练

“乔洽-华盛顿”号的战斗机飞行员正在待命室里上课,教室前面的白板上投影出了一张毛泽东的照片,底下有一行字:“我们站起来了。”

来自麻省理工学院和梅军研究生学院的专家们刚刚给飞行员们上了一堂关于地区政治局势的课程,目的是让他们知己知彼。飞行员们被分成几个小组,讨论他们所学到的内容,以便更好地领会。一旦危机爆发,这些大都20来岁的飞行员势必会任务繁重。

但是,飞行联队长迈克尔·怀特上校说,对于飞行员而言,母舰所处的位置——无论是在西太平洋还是在巴林附近的海湾——没有多大关系。他们可以执行多重任务,而且可以在多种状况下飞行。不过,当部署在这一复杂以及日益拥挤的海域时,政治局势是不可完全忽视的。他说:“在这一地区执行任务,我们必须要了解自己的主要对手,了解它们的政府、经济以及战斗力。”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